云南两村民射杀老虎分食与众人

中华苏岩礁 收藏 4 2119
导读:老虎吃人的事听说过,但今年2月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几名村民却分着吃掉了一只老虎。25日,勐腊县法院对此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而被吃老虎的身世也引发关注:2007年5月科研人员曾拍到一张全国唯一野生印支虎活体照片,地点属同一区域,难道这唯一一只正是被吃掉的那只? 事件:一枪放倒一只虎 分完虎肉炖着吃 25日上午8时,得知勐腊县法院要公开审理“村民吃老虎”事件,大臭水村的村民早早就来到当地县法院参与旁听,数十个旁听席均被坐满。 勐腊县曼纳伞大臭水村,位于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尚勇片区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老虎吃人的事听说过,但今年2月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几名村民却分着吃掉了一只老虎。25日,勐腊县法院对此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而被吃老虎的身世也引发关注:2007年5月科研人员曾拍到一张全国唯一野生印支虎活体照片,地点属同一区域,难道这唯一一只正是被吃掉的那只?


事件:一枪放倒一只虎 分完虎肉炖着吃


25日上午8时,得知勐腊县法院要公开审理“村民吃老虎”事件,大臭水村的村民早早就来到当地县法院参与旁听,数十个旁听席均被坐满。


勐腊县曼纳伞大臭水村,位于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尚勇片区边缘,该村是自然保护区管理所重点联系的村寨。


法院查明,今年2月的一天晚上,康万年携带一支单管猎枪,邀约高祖桥到保护区南墩河捉石蚌。当晚10时许,两人行至南墩河食物园下方1000米左右的河边时,康万年发现距河对面30米左右的半山坡草丛中有一只动物,在灯光照射下反射出黄红的亮光。康万年随即抬起枪来对着那两只大眼睛就是一枪。河对岸立即响起了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虎啸。随后,两人发现有什么东西哀嚎着沿河跑出30多米远后,便没了动静。两人匆忙跑到河对岸一探究竟,这才发现那是一只硕大的花斑野生老虎。同时,他们还发现老虎的脖颈处中了枪,倒在地上已经死了。由于深知老虎是濒危的国家保护动物,打死老虎是件大事情,两人当晚便放弃了捉石蚌的计划,一口气跑回了家中。


次日一早,康万年、高祖桥叫了同村的5个村民一起上山,将老虎开膛破肚剥了皮。他们把老虎皮和内脏就地掩埋,随后来到大臭水小组学校旧址的操场上,分割了虎骨、虎肉、虎头及虎爪等,分配完后,村民各自将分到的物品背回家中清炖着吃了。分到虎头和虎爪的村民陈乃斌回家后,掰开虎口一看,发现虎牙磨得只剩牙根,原来被他们炖着吃了的这只野生老虎已经到了迟暮之年。


民间传言虎被杀 警方搜出虎头骨


在参与分老虎的几人看来,整个事件他们做得天衣无缝。然而从2月以来,大臭水村的村民再也没有发现这只老虎的存活踪迹,开始隐约感到了异常。今年3月,保护区内有野生虎被猎杀的消息,陆续在民间流传开来。针对这一传言,西双版纳州有关领导高度重视,指示森林公安进行调查,核实传言的真伪。同时,森林公安机关也加紧了对此线索的挖掘和排查,暗中展开侦查行动。


6月5日,西双版纳州森林公安勐腊保护区派出所结合辖区实际,集中10名警力组成专案组,重点打击进入保护区破坏森林和野生动物资源的违法犯罪活动。6月12日中午,警方在村民陈乃斌家中搜到了他所分得的虎爪、虎头皮以及虎头骨。至此,野生虎被猎杀的传言得到了证实。


随后,陈乃斌父子交代了村民康万年和高祖桥持枪进入保护区猎杀野生虎的事实,同时,随着案情的进一步明了,7个村民上山瓜分虎肉的过程也一一浮出水面。今年6月13日,就在森林公安准备对康万年和高祖桥实施抓捕时,两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到派出所投案自首了。


警方在康万年家中缴获了两支枪,其中一支是康万年自己购买的,另一只是借来的。11月,勐腊县人民检察院以康万年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以高祖桥、陈乃彬、杨建明、周自永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以白治权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向勐腊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另一村民因如实交代不予起诉。


悬疑:中国最后一只印支虎已死?


25日庭审时,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机构对被杀老虎的鉴定结果:这是一只印支虎,属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自从爆出“村民食虎”的新闻以后,网络上提出“中国最后一只印支虎死亡”的声音就没有停止过,大臭水村民所食之虎是不是之前让专家为之雀跃并被红外监测相机扑捉到影像的印支虎?大家对答案的探寻甚至超过了案件本身。


然而,种种迹象都似乎在印证网民的猜测。


2007年5月,保护国际中国项目宣布,在西双版纳国家自然保护区内红外监测相机拍下了野生印支虎的清晰图像,这也是全国唯一的野生印支虎的活体照片,表明印支虎目前还生活在中国云南南部自然环境中。据了解,当时拍摄印支虎照片的地点正是在尚勇自然保护区南墩河附近,和康万年杀虎地点属同一区域。


当时专家根据所拍图像,确定这只老虎为成年雌性印支虎。在法庭上,法官一再问6名被告,所杀印支虎是雌性还是雄性,6人的答案却不一样,在其中一人的供词中提到被告陈乃彬分虎肉时拿走了虎鞭。对此,陈乃彬矢口否认。


另有见到“虎面”的人说,“不大,像一只幼年虎”,但据媒体报道,虎牙已经脱落,是一只迟暮之年的印支虎,符合了红外图像中成年虎的特征。


据了解,自从今年2月份以后,再没有村民或者科研人员在此处发现老虎的信息。今年2月份,国家林业局全国野生动植物研究发展中心与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等多个动物保护组织组成的专家队,赴西双版纳对印支虎及猎物调查进行科考,并对如何保护印支虎提出了意见。由于康万年几人都记不清杀死老虎的准确时间是2月份的哪天,所以不知此时这只印支虎是否安在?


全球印支虎密度极低


印支虎主要分布在东南亚和中国南部,形态与孟加拉虎非常相似,但比孟加拉虎更小而且毛色更暗一些,条纹既短又狭窄。


1998年,据致力于野生虎保护的环保专家彼得·杰克逊的计算,约有736到1225只野生印支虎分布在下列国家:柬埔寨(150-300)、中国(30-40)、缅甸 (106-234)、泰国(250-501)、越南(200)。印支虎的密度极低,并且它们在各地都遭到了野蛮的偷猎,其中柬埔寨泰国的印支虎仅在10年间就绝迹了。


庭审:是自卫还是故意猎杀成焦点


25日庭审时,6名被告人中只有康万年和高祖桥请了辩护律师。庭审中,康万年的辩护人称,主观上康万年带猎枪是为了防身,与老虎偶遇并抬枪猎杀老虎属于自卫;康万年有悔罪表现和立功表现。公诉机关则认为,康万年捉石蚌根本用不着枪,其带枪的目的绝不单纯。


康万年的辩护人还指出,“村子就在保护区旁边,村民遇见野生动物的情况也时有发生,甚至多次出现村民被大型野生动物袭击,致残、致死的情况。”他说,特别是康万年,对于大型野生动物的戒备心更强,这和他们家族的几场变故有关。


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公诉机关提出48万元赔偿


案发后,警方在康万年家中共计缴获两支枪,其中一支便是本案中猎杀野生虎的猎枪。25日在法庭上,康万年称枪是今年1月他在勐伴镇从一老挝妇女手中以2600元购得的。另一支枪是被告人白治权2002年9月以600元欠款从别人手中抵押而来的国产制式56式半自动步枪,去年8月,康万年以狩猎为由,从白治权家中借走了这支枪。


庭审中公诉方认为,康万年的行为已触犯了法律,应以非法持有枪支罪,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另外,公诉机关还提出了48万元的赔偿(枪杀老虎造成的国家损失)。


纵深:人命值钱还是虎命值钱?


在西双版纳,村民和野生动物的较量一直受人关注,也一直是一个难题。仅康万年家30年间就曾三次遇见猛兽。


1979年6月,当时康万年才7岁,他的父亲康家林看护玉米时被“老熊”咬住了面部,因疼痛发出的惨叫声被村民听到,可是等村民把“老熊”赶走,康家林的面部已经血肉模糊,住院两个月才捡回一条命,所有费用全部自己承担。出院后,康家林失去了右半边脸和右眼,从鼻子到下巴的部分只剩下一个恐怖的黑洞,可以直接看到喉咙,每天只能依靠这个“黑洞”送进细软的食物。25日,65岁的康家林看着被告席上的儿子相当激动,发出只有家人才能听懂的咿咿呀呀的声音。


相同的悲剧在16年后再次发生在康家,康家林的哥哥康家富惨死在野象的脚下。1995年5月的一天,康家富在外出放牛时遇见了野象,被大象放倒后踩在脚下。和康家林不同的是,相关部门给了600元钱作为康家富的安葬费,不过这丝毫不能减轻康家人的悲痛。时至今日,他们依然拿出当年的康家富赔偿太少一事证明康万年杀虎情有可原,“人命就不如虎命值钱?”法庭上,公诉机关对康万年杀虎的民事诉讼是“赔偿48万元”。


康万年是康家三次面对猛兽的唯一“胜利者”,不但要了老虎的性命,并且食其肉、取其骨,但是这场胜利的代价也相当沉重,让他可能面临48万元的罚金和牢狱之灾。


25日庭审时,旁听席上坐满了人,他们除了关注康万年的命运外,也想从法律中找到困惑已久的答案,如何面对野生动物?如何在保护村民财产甚至性命的同时保护野生动物,成了难题。(综合《春城晚报》、《云南信息报》、《北京青年报》、新华社报道)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