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三卷 鹰击长空 第二百十七章 坎坷归途

zjqian96 收藏 45 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176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向来负责断后的赵俊带着部队在虹口区的大街上装模作样的地喊了几句,又胡乱放了几枪后,开着载有全队武器装备的卡车直奔南边苏州河上的外白渡桥。

在当时的上海,这座全钢结构的外白渡桥可谓是地标性建筑,任何一张地图都会非常清除地标明,这座连接沪北和沪东的重要交通要道将再一次见证中华民族抗击侵略、争取自由的历史。

北边枪声不断,桥自然是已经封锁了。迎接赵俊和他的车队的是堵得严严实实的沙袋和沙袋后面黑洞洞的机枪。

“告诉兄弟们,沉着,在咱们手里小鬼子就是纸糊的,看我脸色行事。”

“17混成旅团山崎中队第三小队奉命支援!”“小队长”赵俊下车后一脸严肃地敬了个军礼,然后左右观察了一下桥边鬼子的情况。

守桥的鬼子人数不多,本来心里还有些忐忑不安,这下见到一个小队的援兵总算松了口气,来找麻烦的是支那军中最能打的“神鹰”独立师特种部队,而他们这里的位置又十分重要,保不准人家会从这里冲过来。

赵俊很敬业,“报到”后马上命令队员们进入战斗位置,还很好心地劝说他的这些日本“战友”们休息一下,放松放松紧绷的神经。

外白渡桥以北的大街上没有什么人,四周静悄悄的。只不是能听到远处响起零星的枪声,守桥的日军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他们不知道,面前的赵俊和他的队员只用了一分多钟,就让他们集体永远休息了。

赵俊命令把鬼子的尸体全部搬进机枪掩体背靠背地坐着,然后便敬业地守住铁桥等待师长他们的凯旋。

虹口区鬼子驻地的枪声和火光很快就被无处不在的国民党中统。军统侦知,中统特工们还在纳闷的时候,军统干将蒋安华已经得到上级批准开始集结队伍秘密赶往外白渡桥。

既然桥的北端被日军封锁,桥的南端也不可能风平浪静,公共租界巡捕房和租界的少量驻军如临大敌,在桥南边紧张地等待着。他们的目的是阻止日本人以任何借口进入租界生事。

而附近埋伏的军统蒋安华的第三行动小组却急得不行,北岸不断传来的枪声很明显告诉他们,一定是陈际帆的部队又杀回去了,可是虹口不比闸北,在这里搞事是凶多吉少。

陈际帆此刻是顾不上架设电台和谁联系了,他得带着自己立下大功的部队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鬼子的大部分部队此刻虽在郊区,但是保不准什么时候就杀回来。

南边租界的灯光很显眼,在黑夜里就如同指路的方向标,只是外白渡桥那里黑漆漆的,算时间赵俊也应该得手了。

凌晨三点左右,陈际帆率“雷霆”中队驱车赶到外白渡桥,下车后陈际帆轻声问赵俊:“有什么情况没有?”

“一切顺利,就是那边租界有人把守,过去有点麻烦。”

陈际帆向远处黑漆漆的南岸看了一下,脸上微微露出些微笑,对赵俊说道:“小鬼子到处抓咱们,咱们就当一回鬼子闯进租界抓咱们自己。”

“好主意,可是进了租界往哪儿走呢?”

“进去再说,应该可以和军统联系上,我还准备给他们一点礼物呢。”

果然不出所料,桥南边租界驻军和巡捕们一看到日军卡车往这边直冲过来,个个惊慌失色,鸣枪警告也没用,又不敢真的攻击车队,只好无奈地看着这些“日军”冲过路障,扬长而去。

这一晚上的上海滩,不可能平静了。

一时间租界工部局、巡捕房的电话响个不停,紧接着各国大使纷纷被电话铃声吵醒。电话内容就是一个,日军竟然不顾条约限制,闯进租界来了!

这还了得!日本人进了租界,那就等于是老鼠进了瓷器店,日本人的野蛮早就传遍了全世界。一时间,租界工部局、美、英、法等各国驻华领事纷纷向日本领事馆提出抗议。日本领事开始还有些低声下气的解释,说什么误会啊、遗憾之类的,要求给点时间查明情况再给答复。

可是一会儿日本领事的口气忽然变得强硬起来,要求租界协助日本驻军捉拿中国特种部队。各国使节有些纳闷,这日本人为什么变得强硬起来,难道出了什么事不成?大家互相询问,但得到的结果除了说虹口区被中国人的武装袭击之外,没有更多的收获。

各国外交人员很鄙夷,日本人看起来气势汹汹不可一世,自己的占领区居然被中国人闯了进来打砸一通,连人都抓不到,居然还要趁机闯进租界。各国驻上海人员很快达成共识,决不能妥协!

在他们看来,这件事根本就是小事,可他们万没想到,国内居然也打来电话询问事情的经过,说日本政府已经发出强硬声明,他们必须要进入租界抓捕中国武装。事情好像闹大了!

陈际帆很顺利见到了他曾经的战友蒋安华,蒋安华一见到他们的样子就问:“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杀了鬼子的13军司令官,顺便炸掉了司令部。”

蒋安华和后面几十个手下听得目瞪口呆,这下事情闹大了!陈际帆见他们一个个将信将疑的样子,回头让一个队员双手呈上一把中将指挥刀,然后陈际帆又从口袋了掏出一片肩章和一面军旗。

蒋安华和军统这些特工看着放在桌上的这几样东西,大家几乎都要流下泪来,这些年他们留在上海和鬼子汉奸残酷厮杀,不知牺牲了多少好兄弟,忽然看见这些东西,怎么不叫人心潮澎湃。

“蒋先生,军统的各位兄弟,我们来上海承蒙大家协助,没什么可以感谢的,这两把把军刀和肩章就送给你们了,泽田的军刀麻烦替我送给蒋委员长,能够取得这么大战果,军统居功至伟。”

陈际帆这个礼送得太大,军统特工们一时还反应不过来,陈际帆接着说:“马上将这些东西拍成照片送到各家报馆,让小鬼子把脸丢到全世界,也让全国民众开心一下。”

“那你们怎么办?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蒋安华关切地问。

“先把这些车辆处理了,然后和全上海所有的组织通报战果,但不要泄露我们行踪,至于我们,”陈际帆拍拍他们的肩膀,“不用担心。”

陈际帆叫军统不用担心,可是比尔在住处见到他们的时候担心坏了。因为陈际帆竟然在这个时候要求他安排撤退事宜,比尔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连连说“NO!”

“不是说好的吗,我们就搭这艘军火船走,怎么,有顾虑?”

“你们到76号去执行任务,甚至是杀了日本特工问题都不大,最多也就惊动日本上海驻军,可是现在……”

“现在怎么了,杀一个日本人是杀,杀一堆也是杀。”赵俊插了句。

“陈,我个人很敬佩你和你的同伴的智慧和勇敢,可是你们闯大祸了,事情已经惊动了日本政府,我得到的消息是总统先生都惊动了。现在日本政府的态度很强硬,要求各国下令开放租界让他们搜捕凶手。同时日本海军已经封锁了黄浦江,正在检查过往船只。陈,不是我不帮你,就是上了船你们也走不了。要是让日本人在船上找到你们,会引起外交纠纷的,甚至有可能引发战争。”

“战争?日本人会在这个时候向你们美国人宣战?哈哈-哈哈”陈际帆笑了起来。

“陈你笑什么,你不是经常说日本人会在适当的时机向美利坚合众国开战吗?”

“是!但不是现在!日本联合舰队此刻关注的不是外交纠纷,而是训练你明白吗?如果我是日本人,一定会在宣战的那天长途奔袭北太平洋,将你们在太平洋上最大的海军基地一举摧毁,就像我们端掉日军司令部一样明白吗?没有做好准备之前,只会偷袭的小日本是不会选择战争的。”

“陈,现在说这些无济于事,我帮不了你们。”

“没关系,我们可以等,就在这里等,相信自诩强大的美利坚合众国不会轻易屈服在小日本的恐吓之下。”

正如陈际帆所说,英、美、法、苏等国纷纷向日本政府发出外交照会,声称租界的中立神圣不可侵犯,如果凶手出现在租界,自有租界当局将他们缴械后依照引渡条例引渡,但是中日交战双方的武装人员决不能进入租界。

日本人历来就是欺软怕硬,正如陈际帆所说,他们只能通过外交途径装装样子,至于战争恐吓,不,连恐吓都没有。现在的日本拿什么来宣战,事实上没有哪一个国家会因为一次偶然的事件就匆忙宣战,首先日本海军那儿就过不了关。

山本五十六因为南进还是北上的问题与陆军闹得很僵,他可不能因为陆军那点小小的面子就影响他的计划,对陆军要求他下令中国沿海的军舰封锁长江,他勉强答应了,可这些家伙竟然要求连美国人的船只都要拦截检查,这不是疯了吗?

日本政府也很犹豫,他们正在和美国人进行艰苦的谈判,双方在谈判桌上已经开始剑拔弩张,日本人知道美国人内部的强硬派分子正在寻找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说服国会开战,好趁机渔利。此时他们是万万不敢冒风险得罪美国人的。

日本政府一边在外交场合给各国施加压力,一边有不断询问中国派遣军司令部,支那特种部队的行踪到底掌握多少?有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认为他们逃进了租界?

面对东京方面的不停追问,畑俊六大将哪里敢肯定?现在的上海差不多乱成一锅粥,17旅团的旅团长谷川正宪正在接受调查,整个上海地区的部队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飞。就连“梅”机关的机关长影佐帧昭都一筹莫展,因为的他的情报系统几乎陷于瘫痪。

东京连夜召开五相会议,但是大家吵来吵去毫无结果,事情最后还是惊动了裕仁天皇,这位天皇只有两点要求,一是要尽快抓住凶手,以振奋士气民心,二是在帝国还未准备好的情况下不能激怒英美列强,决不能因此引发新的战争。

天皇的指示自然是要执行的,五相会议最后作出决断,除了上述两项之外,还要向安徽“神鹰”独立师驻地加派特工进行投毒、破坏、暗杀等活动,并伺机收买人员刺探情报。

比尔的船长在一个多小时后给比尔打来电话,经过政府的外交斡旋,合众国商船可以在长江上继续航行,询问货船是否立即起锚。

对于比尔这样的军火商而言,其实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做的,就看利益是不是丰厚,何况他也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人。放下电话后,他对陈际帆耸耸肩,“陈,你又赢了。好吧,能够帮助中国勇士们安全撤退,我感到十分荣幸,只是以后我们的生意……”

“好了老朋友,有我们在,你的生意只会越做越大,也许用不了多久,我们将会有更大的合作,谢谢你!”陈际帆郑重地向比尔敬了个礼。

美国旗昌洋行的招牌很是响亮,其背后有美国政府的影子,所以日本海军的舰艇没有过多阻拦,更何况海军对于陆军的事并不是那么上心。

一路上陈际帆和“雷霆”中队提心吊胆地随着货船过了一关又一关,等到周围没有日本军舰跟着的时候,陈际帆才命令与北岸的部队联系。命令宋关虎秘密调动部队加强和县驻防。他们要回来了!

代理师长宋关虎在北岸早已心急如焚,虽然他现在也能指挥部队,但没有陈际帆他们几个在,他心里一点地都没有。而且在得知师长他们到达上海后,宋关虎亲自调动师警卫部队和第一旅、第三旅的几个团在和县周边驻防,他知道这里是师长他们回家的最短路程。

不过,宋关虎没有将师长他们即将回家的消息公布,越是这个时候就应该越小心。

装成水手的陈际帆和他的战友们看着背后长长的水迹,心情无比激动,此行虽然艰苦,但战果依然辉煌,并且没有一个人伤亡。

胡云峰凑上来道:“头,回去后有得忙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