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水浒破坏环境 梁山好汉劫杀黄河湿地

中华苏岩礁 收藏 0 157

导读]在利益面前,他们以艺术的名义,漠视原始生态的不可复制性,对生态环境施以无法补救的伤害。而另一方面,他们肆意破坏背后,也隐含着地方部门的纵容,为追求“卖点”,置环境生态于不顾。

对于追求大片真实视觉感的中国影视剧组来说,环保更多是一种作秀。




108好汉来不及“水泊”梁山,就被下逐客令。


驱逐他们的,是郑州黄河湿地管理方。2010年1月,新《水浒》剧组,由于未经批准,擅自在郑州黄河湿地进行拍摄,对环境造成严重破坏,被下达停拍通知。


梁山好汉上演如此版本的“水泊故事”,无疑是个极大的嘲讽。但是,在中国影视剧组破坏环境事件中,梁山好汉不是第一个,更不是最后一个。陈凯歌张纪中、何平这类的影视大鳄,俨然成为“环境杀手”。


从投资几亿的《无极》,到大制作《神雕侠侣》、新《三国演义》……对于追求大片真实视觉感的中国影视剧组来说,环保更多是一种作秀。在利益面前,他们以艺术的名义,漠视原始生态的不可复制性,对生态环境施以无法补救的伤害。而另一方面,他们肆意破坏背后,也隐含着地方部门的纵容,为追求“卖点”,置环境生态于不顾。


对于追求大片真实视觉感的中国影视剧组来说,环保更多是一种作秀。在利益面前,他们以艺术的名义,漠视原始生态的不可复制性,对生态环境施以无法补救的伤害。而另一方面,他们肆意破坏背后,也隐含着地方部门的纵容,为追求“卖点”,置环境生态于不顾。


梁山好汉劫杀黄河湿地之后




剧组马匹正在吃野生红柳。




新《水浒》剧组的重型机械开进黄河湿地。


同样名导执镜,同样破坏环境,这起似曾相识的“影视剧破坏环境”事件,更像是《无极》“环保门”升级版本,只是破坏者与保护者之间的博弈,更为激烈与暧昧。


南都周刊记者_张守刚 实习生_谢舒舒 河南郑州报道 摄影_陈晓东


鞠觉亮,似乎并没有承受太大压力。作为新《水浒》的导演,从剧组卷入破坏黄河湿地事件之后,他公开发表违规并非剧组单方面的责任。


而这一幕,对他而言应该太熟悉了。2005年,这位83版《射雕英雄传》的导演,在拍摄《楚留香传奇》时就蹂躏了新疆唐代烽燧,经历了舆论谴责与法律追究。更何况,陈凯歌张纪中之类的著名导演破坏环境“榜样”在前。


刘平春,也从容不迫。


这位新《水浒》剧组合作方——郑州富景生态园副总经理,上任刚几个月,就遇到了“新《水浒》剧组破坏湿地”风波。除了遭到强烈谴责的剧组,与之合作的富景园也被指为环境杀手的“帮凶”。


这场环保风波,肇始于富景园的拍摄邀请,而随后的所有争议,都与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富景园密切相关。围绕着一片被破坏的黄河湿地,《水浒》剧组、环境监管机构、警方、媒体、环保主义者、当地政府相继卷入。


相比破坏者与“帮凶”的从容,他们的对手看起来更为紧张些。作为湿地的保护者,郑州市湿地管理中心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甚至还被对手指责为另有企图。


“有什么事情,找富景园去!”


1月16日,破坏湿地事件被曝光10天之后。


记者从郑州市中心出发,一小时后,抵达寒风萧瑟中的富景生态园。在媒体的一番狂轰乱炸后,这里知名度大增,但门口依旧冷清,没多少游客。


然而就在不久前,这里曾是锣鼓喧天、灰尘四起。


1月6日,河南《大河报》记者张弢接到一个热线电话,郑州湿地管理中心一名工作人员爆料说,新《水浒》剧组在富景园附近的黄河湿地拍摄,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环境。


80集新版《水浒传》于2009年7月4日开机,由香港导演鞠觉亮执导,郑晓龙任艺术总监,张涵予饰演宋江,吕良伟饰演晁盖等。该剧拍摄共分三个剧组,这是其中之一。


接到热线电话后,张弢与同事立即驱车前往,看到如此让他们心惊的景象:


“拍摄现场东北侧,有一堆烧过的灰烬……这些被拴在野生红柳上的马匹,不停地啃噬着树皮,很多野生红柳的树皮被马吃掉了一圈,有些小红柳的树皮几乎被啃光了。湿地的地上,东一处西一处地堆着鞋子、饭盒、垃圾、旗帜和道具等。”


“有一辆木车上架着大鼓,一位全身披甲、手持长柄大刀的宋代武士背上系一根长线,被高高的大吊车吊起;与此同时,4辆古代战车分东西两个方向朝中间冲击,战车内各有8人同时推动战车,地面烟尘四起。”


而次日的拍摄场景,则让这片湿地变成了更为惨烈的古战场


“上百名演员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枪、刀、剑、戟和旌旗扔得到处都是,几十匹马在湿地上悲鸣。四个手持火把的人,点燃焰火,湿地上空黑烟滚滚。”


郑州市湿地管理中心工作人员周强(化名),向《南都周刊》记者证实,给媒体打电话爆料的是他一个同事的“私人行为”。 周强透露,1月6日当天,他的同事与剧组当面交涉,要求对方立即停止拍摄,撤出湿地,结果遭到拒绝。


随后,双方发生激烈的言语冲突。


“我们和富景园有合同。有什么事情,找富景园去!”新《水浒》剧组声称,这片位于富景园外以北的湿地是由郑州市惠济区政府管辖,委托富景生态园代管的,区里和富景生态园签有协议。


根据《郑州黄河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办法》,湿地工作人员有执法权,但跟森林公安相比,他们没有强制拘留的权力。湿地管理中心工作人员非常气愤:“你们这种人,就应该公布于众,大白于天下!”


1月7日中午近12时,张弢与执法人员再次来到现场,当时剧组还在拍摄。张弢说,执法人员几经寻找,才找到剧组一个不愿说出姓名、年约60岁的负责人,此人拒不签收通知。


郑州市林业局森林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程梁等几名执法人员,也参与了整个过程。在他们多次宣讲法律、法规后,12时40分,富景园的一位蔡姓经理才在停拍通知上签字。


在森林公安局工作人员严厉督促下,下午5时30分,剧组人员和设备才基本撤离,现场留下一辆出问题的大型吊车在维修。随后,执法人员责令富景生态园负责清理、打扫现场。


被夸大的破坏?


新《水浒》的“好汉”们,到底在湿地上留下了什么?


郑州市湿地管理中心防控科科长段志强概括说,剧组拍摄对原生态荻花进行了肆意践踏,大型机械擅自进入湿地保护区,机械和人的噪声把候鸟驱赶走,野生红柳被啃噬严重,大量人员的践踏使湿地土质变硬,明年恢复不了原状。


据《大河报》报道,剧组被驱散之时,执法人员曾数了数剧组在场人员,约有300人。执法人员用GPS测算,湿地破坏面积约有4万平方米。


在各方强烈谴责的压力之下,1月8日晨,新《水浒》剧组发表了正式的道歉声明,表示“绝不文过饰非,将立即整改,采取措施尽最大可能弥补和恢复生态环境”。


1月10日,在水浒剧组公开道歉两天之后,富景生态园也发出一份《关于新水浒剧组在富景生态园内黄河湿地拍摄的情况说明》,向公众做出道歉,并称邀请剧组拍摄是“出于对祖国文化的热爱和扩大企业知名度的考虑”。


不过,对于媒体报道的破坏程度,富春园副总经理刘平春并不认同。“有破坏是不错,并不是说特别多。”他对《南都周刊》记者提供的是另一种说法,“不是像电影《英雄》那种大的场面,上千人的部队,这里并不是主要场景地,《水浒》剧组就是拍几组的镜头。”


记者:你觉得报道的内容有点夸张了?


刘平春:夸张得多了!


实际情况到底如何?在几位当地村民的指引下,1月16日,记者从富景园门口出发,向西走过一条1000多米尘土飞扬的土路,又转向北艰难爬段几百米的沙丘路后,终于抵达拍摄地。


这里是黄河南岸湿地。河水缓慢流过,水道中的美丽沙洲上,一群群的鸟时而疾飞,时而落下栖息,一艘小船在河中静静停顿。而紧挨南岸,一丛丛的荻花在寒风中瑟瑟摇曳,呈现出萧瑟之美。


但荻花南侧的大片湿地,却是另一番景象。农田开垦,树木砍伐,垃圾遍地,一片满目疮痍的景象。剧组已经撤离,但剧组拍摄用的巨石道具随处散放,被平整过用作剧组休憩的大片场地,更是残破不已。而之前媒体重点提到的红柳树,也四处可见,被马啃坏的树干颜色煞白,令人心惊。


在一大堆未曾燃尽的灰烬中,记者还看到了诸多残片,从上面的图案判断,应该是拍摄古装剧的仿古建筑模型。即使不是《水浒》剧组所为,也是类似的影视剧组拍摄后匆忙留下的。


湿地有“地球之肾”、“生物超市”和“物种基因库”等美称。河南省湿地植物623种,湿地动物940种,其中国家级保护动物39种,这里的黄河湿地是亚洲候鸟迁徙的中线和珍稀水禽重要的栖息地。


郑州黄河湿地自然保护区成立于2004年11月,而郑州湿地管理中心晚些时候才成立,甚至比富景生态园成立时间还要晚一年。


湿地管理中心主要负责维护黄河湿地的生态不被破坏。但当地湿地被破坏的状况,已非偶发。早在2005年的2月2日,即第9个世界“湿地日”期间,《河南日报》就发表报道称,由于管理跟不上、人为活动因素增加和开发不科学,被称为“地球之肾”的黄河湿地地区,“肾功能”已经大大衰退。


新水浒破坏环境 梁山好汉劫杀黄河湿地


新水浒破坏环境 梁山好汉劫杀黄河湿地


新水浒破坏环境 梁山好汉劫杀黄河湿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