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三十六卷 第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管国池面对着自己的士兵,他大喊道:“弟兄们,你们是哪一国的人?”

“中国人!”六十一军的弟兄们大喊道。

管国池又道:“弟兄们,你们是在哪一国长大的?”

“中国!”,六十一军的士兵接着喊道。

管国池问了最后的一个问题,道:“弟兄们,你们现在的任务是什么?”

六十一军的弟兄们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大吼,道:“杀敌报国!杀敌报国!!杀敌报国!!!”

管国池问完了这三个问题,他是相当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接着道:“弟兄们,今晚你们必须去执行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你们去不去?”

“去!去!!去!!!”

管国池颔首道:“好!弟兄们,出发!”

说完,六十一军的弟兄们就转身走了,他们的身上带的武器都是轻机枪和冲锋枪,没有一把步枪,其实六十一军的弟兄们早就知道了今晚他们的任务是什么,管国池把他们召集起来训话只不过是为了提升士气而已,管国池之所以没有把六十一军中士兵要做的任务在说一遍是因为害怕被五色组听见,并且,反正六十一军的弟兄们已经知道了,知道不知道已经不重要了,管国池也就懒的再说一遍了。

六十一军的弟兄们是小跑前进,今晚这些六十一军这些士兵依然还是管国池带队,管国池本来想跟上队伍,可是秦海夺却把他拦了下来,道:“管团长,这次出城是不是你带队?”

管国池点了点头,道:“是。”

欧承道:“管团长,今晚出城你把我和秦海夺都带上去吧,好不好?”

管国池欣然道:“好呀!我这里正好缺人手,你们两人跟我一起去时正好。”

于广云假装生气,道:“秦海夺,欧承,你们两个好呀,居然好端端不来我和姜玉贞旅长这边,去管团长那里,是不是看不起我和姜玉贞旅长。”

欧承当然知道于广云是在假装生气,前者忙赔笑道:“于旅长,你误会了,只是今晚是管团长出城作战,我想可能会和日军打白刃战,我和秦海夺的肩膀上面都有大刀,所以才和他去的。”

于广云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管国池催促道:“欧承,秦海夺,你们两人不要说话了,还是赶紧跟我走吧,部队都走远了。”

欧承和秦海夺都点了点头,于是他们两人就都和管国池走了,他们三人快跑跟上六十一军的士兵,一起出发出城了。

他们三人走了以后,姜玉贞旅长和于广云两人也要去前沿阵地准备开战的一切了,遂他们两人也走了,随他们两人走的还有原平的老百姓,在今晚这场战斗里面,他们也是一枚相当重要的棋子。

很快,那屋子门前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屋子里面有人,那里面还是梁中国,杜汉星,以及五色组中人,还有那些伤兵。

杜汉星还是对梁中国的态度相当的冷淡,他不温不火的帮助梁中国治好伤以后,他离开梁中国,躲在一旁休息了,梁中国则是继续待在远处,现在是闲来无事,梁中国的脑子是开始胡思乱想,想起了许许多多的东西,一切难以言表。

正在梁中国想入非非之际,忽然他发现有一人一直在看着他,他感觉很奇怪,于是就回看过去,结果梁中国发现是五色组的竹内柳河在看着他。

梁中国好奇道:“竹内柳河,你看我干什么?”

竹内柳河的眼神之中闪烁着迷离不定的神色,她犹豫了良久,最后终于下了决定,道:“梁中国,我教你一套武功怎么样?”

其余的五色组中人听了以后是难以置信的表情,她们纷纷劝阻竹内柳河这么做,要知道梁中国和她们五色组现在关系十分的复杂,绝对不是朋友关系,竹内柳河怎么能把武功教给他呢?

梁中国想出了一种的可能性,他犹犹豫豫道:“竹内柳河,你该不是喜欢上我吧?”

竹内柳河听了这话是又好气又好笑,道:“梁中国,你误会了,我这么做是另有目的的。”

梁中国问道:“什么目的。”

竹内柳河解释道:“梁中国,我不是要帮我们脱离苦海吧,我竹内柳河没有别的什么东西来报答你,所以只好教你一套武功来报答你了。”

梁中国疑惑道:“竹内柳河,你对我有这么好?”

竹内柳河笑了笑,道:“梁中国,事情当然不是这么简单,我只是在想你们中国人一定犹豫到底要不要放过我们,于是我就想要是我教你一套武功的话,你能不能向我保证你们中国人一定放过我们五色组中人?”

梁中国皱眉道:“竹内柳河,你就这么信的过我?”

竹内柳河笑道:“梁中国,因为你喜欢的是南川盛樱,我想你要是出尔反尔的话,这件事情要是被南川盛樱知道了,我想你和她就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对吧!”

梁中国冷冷的吸了一口气,道:“竹内柳河,你可真是厉害,你这招我可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竹内柳河叹道:“梁中国,其实我这也只不过是死马当成活马医,我也没有把握让你方放过我,这也是无奈之中出此下策,碰碰运气罢了。如果,这样你还是不肯放过我,那我只能把你的名声搞臭掉,梁中国,要知道是死人的嘴巴才能保守住秘密的。”

梁中国想了想,道:“竹内柳河,我向你保证,只要你肯教我一套武功,我保证放过你,只不过,你得事先声明,你可不能教我一些粗浅的功夫,这样我可不答应。”

竹内柳河问道:“梁中国,要是我一定要教你这种功夫呢?”

梁中国道:“竹内柳河,那我就不学了,只是,这样的话我还是会放过你们的,因为我也想学上乘的武功,不过我是抱着有则有,无则无的想法,往好处想吧!”

竹内柳河笑道:“那好,梁中国那我就不教你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