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1937年的南京 正文 第二十四章,西北狼

西西河小米 收藏 0 6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


走出西安城的米强,一路向北,越过北面的泾河冲积平原,进入黄土高原和关中平原交界的山区。在耀州补充自己的生活物品,米强继续如驴友穿越一般,企图避开国民党设在金锁关拦截进步青年投奔延安的哨卡。胸怀利器杀心自起,腰别二十响的盒子炮,米强刀山火海也有闯一闯的勇气。


牵着马行走在两岸的山梁上,有草有植被的地方还有残雪,大部分地方时一片苍凉的土黄色,米强用指北针判断方向,故技重施,不走寻常路,避开村庄。慢慢的枯黄的蒿草少了,米强估计已经进入黄陵地区的森林地带,周围的树木开始遮挡阳光了,阴森之气慢慢弥漫,在森林里面危险的气氛越来越浓厚。米强心里有些着急,心想坏事了,必须赶快走出这片山林,一路米强靠着一把马刀披荆斩棘在前面开路。


下午吃完晚饭的干粮不久,山林里面天色已经变暗,焦急的米强砍下一节油松,做了个火把,赶紧前行。天开始阴沉下来,按照惯例米强应该就地宿营。但是呆在山林里面米强想多赶一些路,早点离开山林。


走了不久,公爵好像闻到危险的气息,开始战栗,嘶鸣米强也暗自提高了精神,但是看别着腰间的二十响盒子炮,子弹压的满满的,只是为了安全枪机还没有打开,打开枪机就可以开火。心中胆气壮了不少,正在考虑当中不知谁的手搭上了米强的右肩,米强准备回头看看,米强突然一个机灵,毛发倒立,以前常听人说起,在野外穿越有东西突然拍你肩膀,千万别回头,因为可能是狼,它正等着你回头,一口咬断你的颈动脉。


米强缓缓斜过眼睛,赫然看见自己肩膀上打着一只毛茸茸的爪子。深米强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马刀插在土地上,双手突然发力握住爪子,猛然弯腰一个背摔将背后的东西摔在前面。


那口袋一样的东西,一摔在前面,一个打滚就站起来,猛的向米强扑过来,米强来不及掏枪,只能拾起插在面前马刀,低垂刀身护住下半身。准备狠狠给这个家伙开个膛,结果对方扑到米强跟前一个侧转身跑跑开了,米强由下往上挥起的一刀什么也没砍上,那头畜生跑出十来米。远远蹲下观察着米强。


米强出了一头冷汗,右手握刀,左手用袖子,擦额头的豆大的冷汗。看见远处那匹毛色发亮狼大如小牛的狼,与众不同是,这匹狼的毛皮发白,一种苍白皮毛。


米强换到左手拿刀,右手悄悄掏出大肚匣子,蹭开枪机,对准那头狼,为了节省子弹选择了单发射击。一发子弹脱膛而出,只见那头苍狼看见火光就势打了滚,卷起一团雪沫,消失在一排蒿草当中。米强连忙往前追了几步,发现雪地上没有血迹。


米强暗自骂了一句:“靠,脱靶了。”返回原地,心想再不能走了,得要赶紧宿营。点燃火把,将火把插在地上,找了一棵碗口粗的树拴好马,砍了一堆树枝杈,弄着一堆篝火。

这是天色已经慢慢黑了,只听见远处穿来,一阵婴儿的啼哭,米强顿时心中一紧,打着火把,提着大肚匣子,这时将大肚匣子调成连发,准备一看势头不好,就是一梭子。


往前行几步,顺着哭声,米强发现哭声处有一双闪着绿光的眼睛,米强顿时头皮发麻,单手抬枪就是一梭子,打起一阵尘土和雪沫,哭声马上消失,只听身后公爵的嘶鸣。“糟糕,调虎离山。”米强马上往回飞奔,只见,公爵正一边躲避,一边用腿踢两头狼。米强赶忙压子弹,抬手瞄准,但是那两头狼,一看见米强来了,马上就跑了,没给米强什么机会。

米强抚摸着公爵的脖子,努力使惊恐的公爵安定下来,这时那个婴儿的哭声,又在周围响起。米强想起,以前打猎的时候有老猎人说,有些狼会学婴儿的哭声,引诱人去上当,或者让赶夜路的精神崩溃,发足狂奔,体力透支,然后狼再吃掉人。


所以这个时候一定要镇静,一定不能慌乱,一旦乱了,就要葬身狼腹了,米强给篝火加了块木头。起身将两把大都匣子,都拿出了压满子弹,王八盒子也从包袱里面拿出来,压满子弹,一拉套筒子弹上膛,放在顺手的地方。准备对付狼群。


做完这一切,抽出马刀,对着栓公爵的那棵树,一刀猛砍上去,刀陷在树中间没砍断,米强拔出刀,接着砍了两刀,使劲推了一下才把这棵树弄断,只在地面上留了一人多高的树干当,拴马桩。


接着米强吸取经验教训,砍一些手腕粗细的小树,或者这样粗细的树枝,因为这样粗细的木头基本上一刀就断。将这些手腕粗细的树枝用马刀削去上面的细枝杈,两头削尖。在栓马的后面插在地上建起一堵两米高篱笆墙,这样自己和公爵背靠这堵,只需专心应对一面就可以了。


完成这一切,米强将没有扎墙的那一面,前面二十米的的蒿草全部砍到,扫清射界。感觉一堆篝火,不放心。背靠篱笆墙,除了正面的篝火,在左右两面个点上一堆篝火。一共三堆篝火。


这时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周围万籁寂静,该死的婴儿的哭声又响起,周围几双绿荧荧在四处晃荡。米强强烈压抑自己想骑着公爵一路飞奔逃离此地的想法,一直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怕,不要逃跑,地形不明逃跑是死路一条,等你跑的人困马乏的时候,就离死亡不远了。


自己此时一定要坚持,一定不要流露出害怕的情况,你越怕它,它越来。真想拿起大肚匣子,冲动的对着前面那几双游离不定的绿荧荧的眼睛扫上一梭子。镇定,镇定,米强一直强迫自己要镇定,姥姥的怎么自己刚才枪法那么挫,二十几发子弹,干不掉一只狼。现在开枪估计也是浪费子弹,等子弹完了,哭都没眼泪。


静夜常思,自己过,生死攸关的时候,越要冷静,米强一边用瑞士军刀削木棒,一边考虑一下自己那些事情做错了,如何改进提高才是正事,回忆一下自己开枪的过程,自己刚才是在慌张中开枪,事先没有瞄准。第二,自己是单手持枪射击,每次打完,枪口都指向天了。还有自己射击的时候做了剧烈运动没有调整呼吸。能想到就这么多了。


想到这一切,米强放下削的顺手的木棒,拿起大肚匣子,将盒子炮和木质枪套接好,准备抵肩射击。可又感觉大肚匣子太重,而且指向性不好,还是放下,到最后危险的时候再来一梭子,扫出去,现在还是先拿王八盒子对付着,节约子弹。


看着眼前游离不定的绿眼睛,好像有几双好像定住了,米强准备开枪先干掉几只狼再说!镇定,镇定,调整呼吸,米强准备调整好急促的呼吸后,再拿大肚匣子,抵肩射击。

正在米压抑心跳,刚强调整下呼吸,的时候听见生后,嗤嗤的声音,什么东西再刨土。“不好,背后有情况。”顿时心脏狂跳。米强连忙回头,之间一头狼从米强背后已经刨开了几根木头,幸好米强扎篱笆的时候排列了两三层,这头狼正用头往进拱,小半个头已经进来了。

一看米强回头,前面的狼,顿时狂吼,还往米强面前扑过来。后面的狼也张开大口准备咬人。“靠。”米强骂道,用王八盒子对着后面的狼头上“蹦”就是一枪,血溅米强一脸。然后回过头看见,三头狼从正面冲了过来,没有急着开枪,反而是后退一步,紧靠墙,双手据枪。抽搐着脸,等狼扑到自己面前五六米远的的地方,在篝火的照耀下,都可以看见,对方的獠牙的时候,对着最前面的狼。“呯”第二声枪响,一头狼因声在底下打开滚。“呯”又是一声枪响,第二头狼在地下抽搐,迎面过来的第三头狼,稍稍迟疑了一下,掉头准备跑,刚转过身,但是米强没有给它机会,在篝火的映照下,双手据枪的米强,调整呼吸,一枪打在这匹狼的后背上。


前面的狼,还在地下抽搐,呜咽。米强没有浪费子弹,一手提起马刀,一手枪小心翼翼的走到旁边,给面前的狼,每个当胸一个穿刺。一时血腥,杀戮之气弥漫整个周围,远处的狼嚎,也变成了哀号。


闻着血腥气味,米钱反倒没有刚开始的惊恐胆怯慌张,慢慢恢复理智,身体里面充满了野性。对着远处的狼,嘲笑道:“爷爷是你们随便吃的吗?有种召唤来个一二百只的狼群,爷爷也能杀的完。今晚爷爷不睡了,陪你们玩。”


米强把身后的狼从,木篱笆里面,拖出来,当头一枪,这头偷袭的狼,死彻底了。加固了一下后面的篱笆,有些不放心,反正狼群环绕,也睡不着觉,又削了十几根木头,加固了一下,后面的篱笆墙。干完这些,米强又往篝火几面添了几根树枝,将着四匹死狼拖过来。

喝口酒,拿出瑞士军刀,将着几匹狼的狼皮剥下来,打成捆,只听周围的狼嚎不断,凄惨无比,米强不管,有种你你们靠近呀。


忙活一宿,东方的天空微微发白,周围狼还没散去,但也没有发动,第二轮进攻,只是在一旁游弋监视。看见天亮,米强知道自己最危险的时刻过去了,狼群该撤了。

接着晨光,米强用望远镜观察远处,偷袭自己的那匹巨大苍狼站在远处,大约一百多米远的地方,周围围着两三匹狼。“姥姥的,原来这家伙是头狼,折腾自己一晚上,几次险些丧命。能这样便宜你。”


米强趴下来,换上加装了木匣子的大肚匣子,把自己的包裹垫在下面,标尺,竖起来调到一百米,枪套抵肩,缓慢的调整呼吸。这时那头白狼竖起身子发出长嚎,看来是缅怀死去的狼,准备撤退。“呯”米强的枪响了,头狼应声倒地,还在抽搐,“呯”又是一枪,补在狼身上,白狼彻底不动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