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锋 第四卷 卧虎神枪 第100章 军火(一)

米加步 收藏 5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174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


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是男人的至理名言。

美子自己宽衣解带,奉献上她的身子,她有着日本女人光滑细腻的肌肤,如梦如幻的美丽的乳房。她的身子已经是秦克的了,这是第二次,但是,她还是有些愉悦的激动。毕竟秦克是个中国人,不是日本人,有着一种新鲜刺激的感觉,而且,秦克还是一个中国的军人,男人中的男人,她知足了。她这一辈子就注定要跟着秦克这个男人,留在中国这个美丽而又富饶的土地上,现在虽然还打着仗,但是,战争很快就会过去,人们还要正常的生活,也不能一直打仗,再说了,也不可能一直打下去。美子闭着眼睛,享受着秦克带给她的快乐。

秦克二度把美子按在了木板床上,挺起他那雄性的伟岸,秦克对于美子不完全纯正的爱,有一种男人本性之中的欲求,他猛烈地冲撞着美子,把木板床搞的吱吱呀呀地不间断地响着。杀掉日本小鬼子,把日本的女人也压在自己的身下,揉搓着,蹂躏着,有一种征服者的快感。

“秦克,秦克。”门外传来了侯小玉那银铃般的声音。

秦克的眉头就是一皱,马上没有了性趣。

“美子,侯小玉来了,她可是个醋坛子,你想办法把她给打发走了,我就不见她了。”秦克趴在美子的耳朵边儿小声地说。

说完,秦克以极快的速度把衣服穿上,哧溜一下,就钻到了床底下。美子把床前尽量地向床下拉,挡住了床下,不让秦克的身子露出来。上面用被子压住床单,不让床单掉下来。

美子用和服把自己的光身子一围,光着脚丫子,就去开门。

“我找秦克,高团长找他有事情。”侯小玉站在门口,眼睛很不耐烦地看着美子这个日本女人。

“这是我和渡边小姐的闺房,我们没有见到秦克,你要找他,可以去别的地方。”美子给侯小玉鞠了一躬,很温柔地说。但是,她的身子却挡在门口,并没有想让侯小玉进来的意思。虽然美子不知道秦克和这个叫侯小玉的女人究竟是什么关系,但是,秦克说了,不想见到她,自有他的道理。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也不想过问。就像他和那个叫花如月的女人一样,关系一定也不一般。这就更加说明了,秦克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看来,和如此优秀的男人在一起,还真是她的福气。秦克让她干什么,她就会不折不扣地去执行,去干。

“躲开,我要进去看看。”侯小玉的火爆脾气又上来了,她强忍了忍,没有掏出盒子炮,打烂美子这个日本女人的头,她在这个县衙里面已经打死过一个叫惠子的日本女人,直到现在,侯小玉还不知道被她打死的日本女人的名字。她也不想知道。

“不行,你不能进去。”美子看着侯小玉就要往屋子里闯,就一下子伸出双臂,拦住了侯小玉。

可是,情急之下,美子竟然忘记了,她只是用和服裹着身子,连一件内衣也没有穿。她这么一拦侯小玉,乐子可大了,她那丰满光鲜的乳房,滑溜的身子,和女人最为私密的芳草地,全都春光大泄,侯小玉一看,她的脸也禁不住红了起来,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是,美子却没有注意到她的不雅之态。

侯小玉虽然也注意到了美子房间里的猫腻,但是,她在美子如此豁出去的份儿上,她转过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走了。侯小玉没有像打死惠子那样打死美子,因为美子和惠子不一样,惠子就是鬼子的女人,一个一般的日本女人。而美子就不一样了,她是个功臣,在前后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里,她和渡边小杏已经连着立了两件大功,这可不是一般的日本女人能做到的。侯小玉出于这一番考虑,她才没有拔枪相向,打死美子。她放了美子一马,也放了秦克一马,因为她知道,秦在就在美子的房间里面,因为这是花如月亲口给她说的。而且,说的还相当的肯定。

侯小玉这时才想起来,她被人给耍了,而这个人不是秦克,也不是美子,而是那个还躺在床上养伤的花如月。

花如月还真是狡猾,自己不出面,把她当枪使。

花如月明知道秦克和美子这个日本女人上床干好事,还故意把这个事情说给她听,让她赶过来,捉奸在床,拔枪把美子这个日本女人给杀了。

秦克就会对她产生怨恨,这样一来,花如月在秦克面前就成了最美丽最温柔最好的女人。一箭双雕,真是厉害呀。现在最她最大的威胁不是这个日本女人美子,而是花如月这个漂亮的小寡妇。

侯小玉走了,美子的心才总算平静了一些,她伸手去关门时,才意识到和服全打开了,她的身体全裸露出来了。美子一下子想起了侯小玉刚才那有些差涩的眼神才知道,她把自己看了个精光。这可倒好,和服不是合服了,成了开服了,全让侯小玉给看了去。美子马上又把和服合上,关上了门,插好。回到了床前。

“秦克,你可以出来了,侯小玉她走了。她说,是高团长找你有事情。”美子坐在了床上。

“美子,真是太感谢你了,如果刚才你让侯小玉进来,还不一定会出什么事情呢?”秦克从床底下爬了出来,对美子千恩万谢。

“你还是快去吧,高团长找你,一定有什么大事情的。”美子温柔地说,美子的脸红扑扑的,微笑如花。

日本女人就是好,不管这么多的闲事,不像侯小玉,一会儿什么地方不应,就要发小姐脾气。

“好了,我走了,你是不是也累了,好好地休息一下。”秦克用食指在美子那俏俏的鼻子上面轻轻地刮了一下。

“谢谢你的关心,我还真是有些累了。”美子小声地说,脸更红了。

“您走好。”不能再卿卿我我了,美子给秦克打开了门,秦克出去了。他的心里有一种刚从艳翠楼走出来的感觉。

美子刚把门关上,秦克就被侯小玉抓了个正着。

“秦克,高团长找你,我在这里等你老半天了。”侯小玉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秦克。

“噢,那,我们现在就去吧。”秦克红着脸说。


县衙大堂,高团长和刘阳,吴大力,李九松,都在。

“我们的英雄来了。秦克,你可是大功臣呀,我们都在等你呢。”高团长见秦克进来,笑着说。

“我算什么功臣,差点儿送了花如月的性命。真是的,古人说的好,穷寇莫追。看来这句话是有一些道理的。”秦克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还有一个好消息,刘阳抓了一个俘虏。”高团长说。

秦克一听,眉头就是一皱,怎么还抓俘虏,一枪打死得了,只要是小鬼子,全部打死。

“这可不是一般的俘虏,是一条大鱼呀。”高团长说,“刘阳,你给秦克详细说说吧。”

“是这样的,我们抓住了一个叫横川大介的日本人,他不是军人,是一个商人,他从东边的洪口过来的。”刘阳说,脸上颇有些得意之色。让秦克看了,不是很舒服。

“日本商人?有什么好的?”秦克心里产生了疑问。

“商人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多在的用处,但是,这个叫横川大介的是个地道的军火商人,更让人高兴的是,在他的手里有一批货,正是我们最需要的盒子炮。正好,你的这身小鬼子的黄皮还没有脱,我们就来演一出戏。你可不要演砸了。”刘阳说着,趴在秦克的耳朵边儿小声嘀咕了几句。

秦克就是一皱眉,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就让他头疼了两次,真是的,是谁出的这么一个馊主意。

秦克身上的盒子炮马上就被刘阳拿了去,秦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低眉顺眼地站在了众人的面前,俨然就是一个日本战俘。

刘阳笑着,心里暗暗地高兴,他一扭头,冲着门口喊了一嗓子,“来呀,把横川先生请来。”

“走!快点儿!小鬼子,老实点儿!不然有你好瞧的。”两个八路军战士把一个穿着黄皮的小鬼子推进了屋里。

秦克眼角的余光和那个同样穿着鬼子黄皮的日本商人横川大介狡猾的目光,碰在了一起,秦克的左眼就是一眨,意思是说,你也当了俘虏了?

横川大介就是一愣,这里还有一个日本军人俘虏,是个生人,他从来也没有见过。

“横川,你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松下一郎,是他和他的太太美子都是我们的坐上宾,只要给我们合作,我们八路军是优待俘虏的。”刘阳又一扭头,冲着外面又喊了一嗓子,“来人呀,去把松下美子也请来。”

时间不大,侯小玉和美子一起走了进来。美子脸上还有着一些潮红,刚才和秦克幸福的感觉还没有完全消退。就被侯小玉拉了来,并且,交给她一项很特殊的任务。

“松下太太,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横川大介先生,军火商人,有些道行。”刘阳说着,一扭头,看了看秦克说。

秦克马上又用日语把刘阳说的话给美子又说了一遍。

“横川先生,幸会。我是松下一郎的太太,松下美子,以后还请多多关照。”美子好像这时才听懂,头一低,马上就给横川大介行了礼,并用日语说。

“松下太太,认识你我很高兴,也希望你以后对在下多多关照。”横川大介一下子就被美子那如花的美貌给吸引住了,他此时最嫉妒的就是由秦克假扮的松下一郎,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太太。

“好了,话不多说,横川先生,就照我们说的,你把枪全都卖给我们,我们给你一个最好的价钱。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我们可以用黄金给你付账。具体事情你和松下一郎先生交谈就行了。”刘阳一下子把难题全都甩给了秦克。

秦克看了看高团长,高团长微微一笑,以资鼓励。

“横川君,请随我来。”秦克用日语和横川大介说。横川大介对秦克假扮的这个松下一郎还是比较信任的,因为他有一个美貌的太太美子。

秦克和横川大介以及美子,一起来到了美子的房间。

一进房间,美子把门插好。

“松下君,那个叫刘阳的可把你给坑了,你和我都是日本人,我实话给你说了吧,这一笔买卖可是不好做,我是只管收钱,不管送货的,货要你自己去取,如果你没有本事取到手,那我也没有办法。”横川大介用日语说,虽然他也会说中国话,但是,在日本人面前当然用日语交流是最得心应手的。

“需要多少钱?”秦克问。

“黄金五百两。”横川大介说着,伸出了巴掌。

“货在什么地方?”秦克又问。

“在洪口我军的仓库里,我能给你的,就只有这一张提货单。”横川大介拿出一个黄色的丝绸手绢,上面有字,还盖着一方鲜红的大印,他并没有给秦克,而只是在秦克的面前晃了晃,“这也是在我得到五百两黄金之后才能给你。你要知道,我作为日本的军火商,把一千支毛瑟手枪(中国人管毛瑟手枪叫盒子炮)卖给八路军,而不是一支两支十支八支,而是一千支,这就是犯了死罪了,日本军方如果知道了,一定是要整死我的。所以,他们就想了这么一个点子,让我把枪卖给你,我只管收钱,以后的事情我就不管了。事成之后,我就再也不能露面了,日本我是回不去了,我要到香港,然后去外国,我这一辈子就只有漂泊海外了。”

“八路直接攻打洪口,不是就可以把枪搞到手了吗?”秦克说。

“那是一个军火库,只要战斗一打响,我军就会把军火库炸掉,不会把军火留给八路的。”横川大介说。

“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一只烫手的山芋。”

“不但烫手,就你一个人,如果想把枪从洪口运出来,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好了,就这么多了,我回去,等你的五百两黄金。黄金到手之后,我可以做个顺水人情,我陪着你去洪口提货。松下君,我在舍下等你。”横川大介说完,一转身,美子马上过去把门开开,送他出去。

横川大介贪婪地看了看美子,恋恋不舍地走了。

“秦克,这也太难了,就你我二人,就想去洪口,日本兵的军火库提出一千支毛瑟手枪,还得把枪运回来,这真是太难了。横川大介说的不错,这是不可能的。还有,你有五百两黄金吗?”美子很担心,她是真的替秦克担心。

“美子,你先休息,我出去一趟,回来再说。”秦克说着,就要走。

“秦克,你去干什么?”美子问。

“找金子呀,我肯定是没有,但是,我知道谁有。”秦克笑着说。


秦克脱掉了鬼子的黄皮,换上了八爷灰。他先去看了看花如月,花如月躺在床上睡着了,他就退了出来。却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背上觉得软绵绵的,很舒服。

“小玉,是你?”秦克回头看时,正是侯小玉。

“怎么了,不想见我?”侯小玉一撇嘴。

“哪能呢?你找我?”秦克笑着说。

“不是我要找你,是刘阳让我来,带你去见一个人。”侯小玉脸上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

“一个人?谁?”秦克就是一愣,不会又是一个美女吧。

“去了你就知道了。”侯小玉卖了一个关子,“走吧。”

侯小玉转身走了,秦克马上跟了上去。他们三转两转,来到了离县衙不远的一个小院子,院子门口有两个八路军战士站岗。秦克就是一愣,这里住着什么人,还要加双岗。

“敬礼!”哨兵很有礼貌。

秦克和侯小玉都还了礼。

秦克进到屋里才明白,屋子里有两个人,还有一个仆人。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李霸天和李金龙。秦克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金子有了。

“他们怎么在这里?”秦克问。

侯小玉说:“这都是二毛的功劳,你连夜去追杀小鬼子,他的神炮排没有事情做,就没有事出来闲逛,却发现这个院子竟然有两个小鬼子守着。他就把这两个小鬼子干掉了,进来看时,却发现是李霸天和李金龙父子,你不在,他就把这事给刘阳说了,刘阳也向高团长汇报了,所以,才有了刚才那一出。”

“噢,原来是这样呀,你们布好了局,让我往里面跳呀?”秦克此时才恍然大悟,不过,他心里也挺高兴的,如是真的能把这一千支盒子炮弄到手,不只是他的神枪营,一下子就把整个三团的武器装备大换血,完全可以成立“神枪团”了。他的心里禁不住热血沸腾起来,脸上也露出了难以抑制的笑容。

“看把你美的,刚刚又搞了一个日本女人,感觉就是不一样呀?你说是不是?”侯小玉直到现在,还在生秦克的气。一有机会就要拿小针尖儿刺一刺秦克。


第一百章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