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可怜的奥巴马,黑色的“yes we can。”

烈鹰少校 收藏 85 34829

大过春节的,本来该是全世界中国人乐和乐和,高兴高兴的时候。但是大洋彼岸的那个老黑总统却不适时宜的给我们添了个堵,去接见西藏分裂势力的奴隶主头子,弄得中国政府一肚子火气——TMD刚给台湾卖完武器就去拜见恐怖分子老大,你丫是纯粹找抽。

说实话,我真的很同情这个老黑的,其实人家也很不容易了,要是接老克的班还好,偏偏接了老布的班。那句“yes we can”相信以后会成为美利坚和众国最后的墓志铭,以及世界上最具黑色幽默的流行用语。“上帝保佑美国。”

老布的这句话是否让上帝真正的保佑了美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给上帝同志出了一个超级难题,估计以后教会宣传的“上帝无所不能”,会遇到一个无法解释的悖论,“上帝是否能拯救美国?”当然,去年的解释是“上帝是黑人。”给大家一个“黑”色幽默,

今年我们已经知道就算上帝是五颜六色的也没用了。或许一个诺贝尔和平奖让小奥同志有些得意忘形,但是他应该回顾一下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戈尔巴乔夫,一个分裂了自己祖国的家伙。达赖——一个丢掉了整个西藏无家可归的奴隶主。和这些人在一起并列,或许这也是“上帝”的意思,正如“上帝”保佑完美国,就发生了新奥尔良水灾,以及后来的金融风暴,让我们知道,起码负责保佑美国的这个上帝还没有因工作“出色”而被炒掉.

不是吗?让我们再来看看奥巴马同志所面临的问题:

首先是财政赤字:健康的财政是一个国家的基本,如果没有基本的财政支持,那么一切都是空谈。华尔街一家机构制作了一个电子告示牌,上面清楚的记着美国的债务,用以警醒政府和民众,但是去年,告示牌被摘掉了,不是因为债务没有了,而是因为原告示牌的位数已经不够用了,必须重新定做新的告示牌(突破9万9999亿9999万9999点99美元)……美国的债务已经是一盘死局了,这是无数美国经济学家的结论,克林顿时期曾经将收支一度平衡并且开始清偿债务,但是随后布什上台,自己把经济搞得一塌糊涂,财政赤字,而且卷入阿富汗和伊拉克两个巨大战争的无底洞。为了挽回支持率,甚至不惜连续减税来讨好选民。能减税大家固然高兴,但是没有人想过,国家财政收入减少了,支出却连年递增,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国家破产,或被迫大量印制美钞导致通货膨胀到难以容忍的地步,甚至让美钞变成废纸。发行巨大的国债,一般来说只是个短期的解决问题,一旦变成长期,就如同一个人染上毒瘾一般,吸的时候固然舒服,但是如果不戒掉,对整个身体带来的伤害是永无止境的,至治死亡。

把时间放到1949年,中国。国民党政府大量举债,大量印制钞票,最后民不聊生,甚至士兵的军饷也形同废纸,军心,民心尽失后仓皇出逃。当然,在这之前,军事上的失败是第一步,就如同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的倒下,引起财政的连锁反应。

那么,美国军队无敌于天下,何来军事上的失败呢?看看伊拉克,看看阿富汗,英勇的美国军队以极小的代价推翻了这两个政府,期战术,期装备,都让军事爱好者为之一振。但是两场战争“结束”了这么多年了,问问一线的美国大兵们,他们最想问的是:“都TMD胜利了,我们还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做什么鸟事儿?”根据美国经济学家的预计,假如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事终结,那么美国的财政,每年可以节约7000到8000亿美元,这足以成为美国经济复苏的第一步。奥巴马同志上台前就很清楚这件事情,也清楚民意也更倾向于从这两处撤兵。但是上台后却发现,撤军,其实,很难。

先说说伊拉克,美国大兵千里迢迢赶到这里,还不是为了人家的石油,不,是民主。现在,美国的石油公司控制着伊拉克的大部分石油资源,(当然为了显示其,其实是为了民主的,也将一小部分招标开发,包给其他国家)。当然,在伊拉克形势复杂的现在,仅靠“黑水”保安公司那点兵力远远不足,于是很多美军部队纷纷前来协助,保护石油设施的安全,以至于一个美国大兵在面对纪录片导演“迈克摩尔”的摄像机面前愤怒的说,“我TM不是来给石油公司打工的。”奥巴马同志当然知道,石油老大们是不能轻易得罪的,那关乎无数的政治投资。于是在撤军计划前加了一行得用放大镜才能看到的先决条件——“确保了所有美国石油公司在伊拉克的利益后。”

伊拉克作为一个中东产油国,只要领导人的智商不是负数就知道没有石油,这个国家屁都不是,无论是哪个政府,都会想办法收回油田,那时候美国石油大亨们的利益如何保障?现在好歹还有“民主”的美国大兵,看哪个不知趣的领导人敢“不民主”,就给他“民主”了。但是如果美国大兵回去了,凭借那几个黑水的保安,和一个政府对抗吗?那时再让美国大兵来“民主”一回就不那么简单了,出兵先是得国会通过,五角大楼部署,等等等等,在这“等等等”的时间内,人家石油公司的损失谁来赔偿?美国政府吗?不仅是美国大亨阶级,很多老百姓也不干,你美国军队前脚离开,后脚伊拉克就不知道是谁说了算了,人家伊拉克最大的教派可是什叶派,那是比萨达姆更极端的派别,反美也是出了名的,萨达姆时期其实反美的水平还不如伊朗,和美国还有很多合作。即使什叶派还好,自从美国“民主”伊拉克以来,原先在伊拉克连脚都站不稳(被老萨干掉了,老萨不许任何组织威胁自己的统治)的基地组织(那可是正派反美组织)势力不断扩大,让他们在伊拉克站住脚,那么美国民众该问个问题——花费数以万亿计美元,牺牲了数千,残废了上万名美国大兵所换来的到底是什么?由一个独裁者换成一个坚决反美的独裁者,还附赠一群对美国苦大仇深的老百姓?换句话说,我们这些年像冤大头一样往里砸钱到底是在干嘛?当然,有人问就得有人回答,有人承担这个责任,但问题是当初发动这场倒霉的战争的人全TM退休了,都在家过着自己“幸福的生活”呢,而且人家是留下了“击败恐怖分子”的名了。现在让好心撤军的人来承担这个责任,来背这个千夫所指的骂名,谁TM愿意和窦娥比冤啊。反正在一线挣扎的又不是自己,自然,能拖就拖了。

伊拉克如此,阿富汗也是一样,虽然阿富汗没有石油,可是现在的阿富汗政府不过就是个“喀布尔市政府”。塔利班的势力远在这个傀儡政府之上,几次清剿,歼灭的塔利班分子都是十位数字的。美军前脚撤走,这个政府后脚就被塔利班颠覆,基地组织于是可以高兴的庆祝“胜利”。于是民众不得不再问一个同样的问题,我们TM的这些年到底在折腾什么?谁负责?那么这个光荣的窦娥只好是谁在位谁承担了。

阿富汗不是还有北约的部队吗?当初拉北约入伙就是为了找几个陪葬的,不过人家荷兰内阁刚就撤军问题集体倒台。其他的北约国家也早就被这个烂摊子弄得焦头烂额。虽然不乏上赶着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比如波兰,韩国这种屁大的小国,但是大国的军队都撤走了,留下这几个“千万里之外”“FAR FAR AWAY”的小国军队有什么用?倾举国之力维持这场战争?结果是给人家送点装备和人命?或许只有意大利军队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因为只有他们可以给塔利班缴“保护费”,又可以相安无事,好一副鸡犬相闻的和谐景象,似乎自二战以来意大利军队就都是这个样子了,只是不知道谁要被气得吐血。

战争问题搞不定,那就不搞了,小黑同志一肚子的委屈,恨不得拿板砖拍了他的前任。没关系,大不了我拖,打死不连任,再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传给下一个倒霉蛋。咱们来弄国内的,医疗,福利,金融风暴……

于是就在2月18号,一个阳光明媚,晴空万里的好日子,一架小飞机撞上了美国税务大楼,当然,这次由于证据确凿,无法赖在拉登同志的头上。显然这个撞击者或许会被载入史册,因为他揭开了一个长期积攒的美国税务问题,现在,这个历史悠久的问题摆在了小黑同志的眼前。

一个在美国生活的哥们儿一跟我说美国的税务部门就是苦大仇深,一提就是“比土匪还狠”。他一个月收入的三分之一到一半都得交给美国的税务部门,而且这个问题不容一丝的失误,因为在美国杀人都可以不用判刑,但是欠税基本等同于被枪毙,不管你是有意或者无意的,当然,跟他们也没有任何道理可讲,人家要你拿多少你就得拿多少,即便你当着他们的面那出美国的税法,想问个明白,说哪些税是你不用交的,其结果将是他们用其他下三滥的手段弄得你生不如死,在美国,得罪中情局都别得罪国税局。还埋怨拉登,说撞掉世贸,他是恐怖分子,撞掉国税局,他将成为美国的英雄。现在,这个英雄诞生了。

美国的税法是一部神出鬼没,变化多端,构思奇特的神奇法律,其基本内容就是税务说了算,敢怀疑者格杀勿论。特点是只针对个人,因为大公司都有自己的法律部门和专属的财务部门,以及足够的保安部门,而且不怕拖延时间,对付这种大公司,税务部门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更何况这些大集团多少跟政府部门,税务部门都有不错的关系,所以一切好说。至于那些平民或者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那就是宰你没商量了。

比如,至今,美国个人税务中比率最大的所得税的征收都是非法的,因为美国没有任何一部法律有对个人所得税的规定,但是税务局收了100多年一点不脸红。有怀疑的,诉诸法律的个人被税务局用各种手段迫害,最后只得乖乖的去交钱。再比如,美国的大企业都是富可敌国的,但是在每年政府财政收入上,这些大企业缴纳的税款只有个人所缴纳税款的三分之一不到。历年来,美国政府为了换取支出率,刺激经济,不断提出了减税政策,但是个人所得税却从来没减过,这样的结果就是民众的个人税款没什么实际上的变化,而大集团的税款确实在递减。这些怪现象在美国的见怪不管才是最让人不可思议的。

当然,当这个问题被拿到小黑同志的桌面上时,他也只能装聋作哑,要知道,总统的卫队不是来自中情局,联邦调查局,也不是来自军队,而是来自财政部,美国历史上那么多总统就那么不明不白的挂了,而这只总统卫队却从未受到任何影响。但是有一点,老百姓是不会去体恤小黑同志的不容易,他们只会问,金融风暴以来,为什么很多中产阶级沦为无产阶级,而华尔街老大们的年终分红却都是数以亿计的?同时政府却在不断用纳税人的钱来补贴这些大公司?

其实美国的老百姓们也是自找,很多人羡慕美国人有车,有房,但是你应该去看看他们的债务就明白了,他们不是比我们有钱,只是已经把自己整个一辈子都栓在债务上了。很多美国人一工作就买了房子,买了车,不用说,自然是成为了所谓的“房奴”“车奴”而这样的生活我是不能忍受的,因为经济好的时候或许还行,哪天经济不好了,你失业了,你的车,你的房子人家都是要收回去的,即使你已经还了几十年的贷款,起码在回收这些东西上,人家是不会手软的。“可谓辛辛苦苦20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过惯了中产阶级生活的人们不可能忍受辛苦奋斗了那么久,最后变成无产阶级。

说远了,小黑的问题就在于,假如美国人民是有存款的传统,而不是不计代价的消费,那么即使金融风暴来临,那么没有收入,我可以靠存款坚持到经济复苏,但是显然他们一旦没有了收入,还有的是不计其数的债务,大量中产阶级变成无产阶级,其结果就是动摇整个美国社会的稳定结构,一个稳定的社会必然是有庞大的中产阶级队伍作为支撑,否则,两级分化的社会将是极不稳定的。比如那位开飞机撞税负大楼的“英雄”,他的养老金已经泡汤,而他的飞机,豪宅,在缴税的同时必然还要偿还贷款,经济不景气的巨大压力,他随时都有可能从有私人飞机,豪宅的“中资”(在美国只能算中资)瞬间变成一无所有的破产赤贫者。相信我,豁出命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除非真的走投无路。而对此,小黑也是毫无办法。

再看看医疗,保险,社会福利,小黑同志都快变ET了,这些东西改革,既触动很多利益集团,又会让政府背上新的债务,甚至很有可

能损害一部分民众的利益,况且这些东西的改革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到的,更不是他一个人说改就能改的,必须经过国会,议员,顾问等等的分析,研究,讨论,听证等等等等等,再加上利益集团雇佣的说客们的说辞,媒体的反应等等等等等,或许等他卸任了都未能有个结果。于是小黑这个美国历史上首位黑人总统,其所能做的也只有先说一通大话,然后等等等等等,说实话,我非常同情他。但是民众是不愿意等等等等等的,于是小黑的支持率一路狂跌,所以明知道是饮鸩止渴,但是他也被迫做出继续减税,增兵阿富汗等举动来获得一部分人的支持,来维持那点可怜的支持率,起码这两件事情是不需要等等的。

奥巴马最大的问题就是他所接手的烂摊子,的前面是万丈悬崖,背后是火山喷发,左边是滔天的巨浪,右边是肆虐的旋风,而脚下的大地正在崩塌,你猜的没错,他正站在2012。当然,他还没忘记中国这个救命稻草。

一个成功的总统背后都是有一群“顾问”,当然失败的毅然。在提高支持率的手段用尽后,不知道是哪个狗头军师建议刺激中国,作为提高支持率的手段。不是吗?我们仔细观察一下美国历任总统,一旦内部事务无法处理,立即去买台湾武器啊,接见达赖什么的来刺激中国,支持率立即回升。不管何时何地,中国外国,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都是转移视线的不二法门。反正美国人从小就不断的看,不断的听,不断的被洗脑说中国怎么不好,共产党怎么不好什么的,媒体为了提高收视,更是不遗余力的编造谎言,把中国描绘成邪恶国家,无赖国家,弄的美国老百姓一提中国,阶级斗争的火焰就开始在心中燃烧,于是大家团结一致,什么医疗啊,福利啊,反恐战争啊,什么都抛在脑后,卷起袖子,对着中国一通叫嚣,又是人权啊,又是民主啊,恨不得马上就让美国大兵们去中国“民主”一回,但是喊归喊,具体有没那个胆子,大家心知肚明,毕竟逼得人家去撞税务局的好像不是中国人。

至于中国,看得很明白,中国的国策就是"不折腾,一心发展。" 你美国人把自己折腾死才好呢,奥巴马越是对中国强硬,实际就是越心虚,因为美国不是克林顿时期的那个美国了,美国自身的承重墙都已经开始出现裂缝,开始变形,这个时候对中国的叫嚣也只说明了他们彻底放弃对国内的努力,决定“击鼓传花”,把这个炸弹传到下一个总统手上,看看那个总统倒霉被炸。想当初,前苏联就是长期对于发展中的错误视而不见,满脑子和美国冷战,军事对抗,后来也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像小平叔叔一样彻底改革来改变国家的

命运,最终毁灭了自己。于是,等能用的招都用完了,小黑同志还是得去当ET,还得面对手上那烂到家的摊子,其实那堆烂摊子在中国或许不算什么问题,反

正是一党执政,有一个目标,不管是10年还是50年,都能一条路走到底。而美国的问题在于任期只有4年,连任也只有8年,一个政策是否能够连续下去,还是换一个总统,就终结一个政策,提出一个新政策,这是谁都不能保证的事情。换句话说,就算小黑是美国版的小平叔,距离他下台有有2年多的时间,之后的政策,他已经无力左右,更何况美国要想走出困境,必须进行较大的改革,甚至会损害到所有人的短期利益,比如增税以平衡国家收支,削减医疗,福利等,先将财政恢复正常,再开始重新建立医疗,福利体系,不过这个过程,可能需要10年以上,而且铁定是会遭到全国反对,甚至抗议的,而提出这个计划的人不可能在选举中获胜,甚至获胜后会被活活赶下台。所以他干脆放弃了,随波逐流或许是最轻松,也是最容易的,最后或许还能在民众的鲜花中体面的下台,但是毛主席说过,“扫帚不到,灰尘是不会自己跑掉的”,对国内问题的选择性失明最终只能让这些问题越来越大,越来越严重,最后是连上

帝也没办法了。

其实美国的问题很简单,就像一个科幻片中著名的悖论,“假如一个人回到过去,在自己出生前杀死了自己的母亲,那么他就不会出

生,既然不会出生,那么他自然不会回到过去杀死自己的母亲,于是他又能出生……”这就是美国所面临的实际问题。

可怜的奥巴马!yes we can?




点击率超1万,奖励100工分,谢谢您对环球风云的支持

本文内容于 2010-2-22 20:11:55 被st9552222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7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