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第239节:通间谍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39节:通间谍者

石川一案,人证物证俱全,大获全胜。尔后半个月内,上海、浙江又相继告捷,接连破获三起日本间谍案,这本是大快人心之事,可是李鸿章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而且还被弄得焦头烂额。美国外交官们出人意外地积极干预此三案,希望中国放人了事,遭到中国严词拒绝。——平山大侠

丰岛海战后,汉纳根回到天津,立即拜见李鸿章,未及寒暄,汉纳根就交给他一封德国人满德写的信。李鸿章拆开一看,全是德文。李鸿章不明就里,看着汉纳根问: “这……?”

“大人,这封信提供的信息十分重要!”汉纳根解释说“满德提醒大人,贵国驻日本使臣未归,日本驻华使臣也未归; 日本驻华使臣不返,非计也!”

“噢,为什么呢?!”李鸿章觉得诧异。

“大人,这样只能有利于日本,而不利于贵国。”

“何以故? ” 李鸿章更感到奇怪。

“大人,请恕我直言冒犯。”

“但说无妨。”

“因为贵国驻日本的使臣,是探听不到日本的任何军情的,而日本驻华使臣却能在京洞悉贵国的所有军机大事!”

李鸿章听了,面色铁青,脸颊的肌肉急剧地抽擞、颤抖、嘴唇哆哆嗦嗦……半晌,猛地一拳砸在桌上,吼道:“倭寇欺人太甚!”

汉纳根接着说:“大人,据德国方面掌握的情报说:有一个在华的日本人,才具甚大,精通华英德法多国语言,高升、爱仁、飞鲸等船载若干兵、若干饷、何人护送、赴何口岸,这个日本人无不知晓,丰岛海战失利,高升号被击沉,就是因为这个日本人向日本联合舰队提供了准确的情报。”

这回儿李鸿章出不得声了。李鸿章想了想,立即召来周馥、袁世凯等人会议。

众人落座,李鸿章简略地通报了一下情况,便盯着袁世凯问:“慰庭,交予你的事办得如何了?”

“大人”, 袁世凯扫视了一下众人说“已经有线索了,这个日本人名叫石川伍一,我早就觉得此人行迹可疑,派专人盯着他,只是宣战之后,突然失去了他的踪迹……”

“你是怎么搞的?”周馥不满地斥道“这么大的事,为何竟让他跑了!”

“慰庭,石川伍一会不会随日本侨民乘船离开天津了?”

薜福成问。

“不会。” 袁世凯肯定地说“ 一来,日本政府组织撤离其在华侨民,是国际公法所允许的,我虽然不能扣留日本船只,但是上船核实侨民身份,也是国际公法所允许的。我亲自带人上船,借核实侨民身份之机,搜捕日本间谍,全船上下搜遍了每一个角落,毫无遗漏,就连又脏又臭的茅坑、煤仓也搜查到了,根本不见其踪影,核对姓名,也没有石川伍一的名字。二来,这家伙并不知道我们巳在跟踪他,他连连得手,定会狂妄自大、志得意满,轻视于我……我分析,他一定还潜伏在天津城里某处,继续刺探情报……”

“不能再让他逍遥法外了”, 李鸿章说“慰庭,你立即采取行动,就是挖地三尺,把天津全城挖个地朝天,也要把石川伍一缉拿归案!”

“是,大人。”袁世凯看了看李鸿章,吞吞吐吐……

“有什么话,尽管说,这里没有外人!”李鸿章不悦地说。

“是,大人。据查,石川伍一与天津军械局一个名叫刘树芬的书吏,来往甚密,经常在刘树芬家中聚会。而近来刘树芬变得财大气粗起来,一掷千金,十分反常……”

“即有形迹,为何不早早拘押审问?听任奸细张狂!”李鸿章骂着。

“大人,我是……投鼠忌器……”

“混账,小小书吏,何来投鼠忌器?!” 李鸿章怒斥道。

周馥在一旁轻声言语:“大人错怪慰庭了。”

“嗯”,李鸿章余怒未消“怎么错怪?”

“大人,这刘树芬还兼着天津军械局总办张士珩的私人秘书。”

“啊!”李鸿章大吃一惊,尤如烈火焚身、雷霆击顶!

众人听了也是五内如焚、胆战心惊!因为在天津城里,无人不知这张士珩非是寻常人可比,他正是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鸿章亲亲的外甥!

有顷,李鸿章发了狠,咬牙切齿、怒目横眉地说: “有通间谍者,既使是皇亲国戚,本部堂也是法不容情、大义灭亲!”

言毕,一拂衣袖,急促离去。

石川伍一确实还潜伏在天津城里。

中日两国在同一天宣战后,日本政府组织撤离其在华侨民,日本大本营也下令石川伍一随日本侨民乘船离开天津。但是傍晚时分,石川伍一上船之后,发现袁世凯带着纠察搜索队,满船上下仔细核实每一个人的身份,盘问得十分要紧。

石川并不担心自已的身份是否已经暴露,他从刘树芬那儿已经了解了袁世凯的为人,知道此人是一个很难缠的主儿,他不想无事生非; 再说,他也不想就此一走了之,他还想再多弄点儿情报。于是乘人不备,他跑到后甲板,攀着缆绳,缒下海面,潜水从无人处上岸,躲藏在城外一处小客栈里。

过了几天,他走进城来,想与自巳人取得联系。只见守门的清兵对过往行人盘向得很仔细,街上有巡逻队往来游查。来到日本驻天津领事馆附近,老远就感觉情况有异,领事馆顶楼的太阳旗不见了,门前站着荷枪实弹的清兵,还有西洋人。他赶紧向小贩打听,这才知道领事馆已经下旗走人,馆舍交由美国托管。石川想了想,别无他法,只好捱到深夜,又悄悄地潜入刘树芬家中。

殊不料,袁世凯在整个天津城里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每一个角落也暗藏着密探,不分白昼地进行监视。很快,袁世凯便得到密报: 刘树芬家中来了一个可疑的人。

袁世凯立即率领侦缉队与天津城防守备营的兵马,将刘树芬家包围得水泄不通。待一切布置妥当后,袁世凯一门当先,破门而入,于次日清晨,将石川伍一与刘树芬就地拿获。

在刘树芬家中搜出了大量间谍罪证。不仅有炸药及间谍用工具,还有不少文件,其中一本厚厚的册子上记载着:大清国各处军队的带兵官姓名、装备、编制等,均十分详尽。

石川一案,人证物证俱全,大获全胜。尔后半个月内,上海、浙江又相继告捷,接连破获两起日本间谍案,这本是大快人心之事,可是李鸿章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而且还被弄得焦头烂额。先是美国外交官们出人意外地积极干预此三案,希望中国放人了事,遭到中国严词拒绝。

美国人瞎起哄,倒也罢了。让李鸿章伤透脑筋的是,除了中美关系之外,朝中清流派们也赶着凑热闹,兴风作浪,这就牵扯到朝廷内部的政治斗争,是非同小可的大事了。得知李鸿章的外甥张士珩,牵涉此案,李鸿章的政敌们如获至宝,连章弹劾,借机痛打落水狗。江南道监察御史张仲炘甚至弹劾李鸿章“通敌”,依据是“风闻”李家父子向日本人出售大米和煤炭,甚至与日本王室攀亲,并在日本开了一家洋行。

石川一案遂成为解决这三案的关键。

此案自然惊动了紫禁城,光绪皇帝亲自给李鸿章连发批示,要求迅速彻查。李鸿章只好一边应对美国人,一边应对朝廷。

李鸿章集中精力去对付美国人,对朝廷中的清流派们,他是无可奈何、无能为力的,也不值得去出头露面,那样反倒会越描越黑、适得其反,不如静观变化。

1894年8月14日傍晚,两名正准备前往辽东前线的日本间谍在上海法租界的同福客栈,被道台衙门的差弁抓获。从他们身上,当场搜出了关东地图和清军军官名录等,证据确凿。随后,南洋大臣刘坤一奏报:抓获的两名日本间谍,一名楠内有次郎、28岁,一名福原林平,26岁。都是日清贸易研究所的毕业生,8月初,奉根津一的指示赴东北搜集情报。他们冒充湖北商人,准备搭乘法轮去营口,因轮船推迟起程,便住在法租界内一家旅馆,后被上海道台衙门的密探识破、当场拿获。

但是根据中法条约,人犯只能交由法国巡捕房,法国方面则将这烫手的山芋塞给了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毕竟美国人受交战国双方委托,作为在对方国家的利益托管人。

两名日本间谍见机行事,立即向美国总领事佐尼干投诉说受到了中国政府的“诬陷”,请求获得避难权。佐尼干立即批准,同时拒绝了中国政府的引渡要求。

刘坤一不敢得罪美国人,又不知晓国际公法,无奈之下,只好奏报总理衙门,请示机宜。

此案发生不久,日本间谍藤岛武彦、高见武夫2人在浙江冒充和尚住在寺中,却因不谙佛事,破绽百出,暴露了行藏,被僧人们拿住、扭送官府。浙江总督也不知该如何处理,便也奏报总理衙门,请示机宜。

总理衙门接到这两份奏报,马上召开会议,讨论来、商量去,众说纷纭、南辕北辙,始终也没有拿出一个行得通的、具体的办法来。庆亲王、总理大臣奕匡见会议了一整天,也没个结果,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进宫觐见西太后、光绪皇帝,请示圣旨。

西太后听了骂道: “窝囊!总理衙门里那么多官员都干什么吃的?朝廷拿出那么多俸禄,就养着这么一群废物嘛!”

转脸看着光绪问: “皇上,你说怎么办?!”

光绪欠欠身: “听老佛爷旨意。”

西太后想了想: “去问问李鸿章吧。”

“那李鸿章外甥……朝臣弹劾的不少……该如何处置?”

“再说吧。”

奕匡出宫,立即发电征询李鸿章的意见。李鸿章态度十分坚决,坚持严厉法办,并派熟悉国际法的薜福成、罗丰禄两人赶赴京师,协助总理衙门办理案件。而清流派们也主张严惩日本间谍。

于是清廷毫不示弱,一方面在北京向美国驻华临时公使小田贝提出严正抗议,另一方面指示中国驻美公使杨儒,立即向美国国务院进行交涉。时任美国国务卿葛礼山闻报大惊,立即指示小田贝,美国外交机构绝无权利庇护任何被中国政府指控有罪的日本人。小田贝却认为既然美国充当了“调停人”,则日本人自然就获得美国人在华享受的治外法权,不应被引渡给中国,而应接受领事裁判。两人为此发生激烈争论,电文往来频繁。葛礼山被犯上的外交官惹毛了,在他的强硬命令下,美国外交官们只得将间谍们引渡给中国,

不久,楠内有次郎与福原林平于9月,在南京被斩首处决。在他们之后,藤岛武彦、高见武夫2人也在浙江被斩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