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称中国拒绝协商:公然在钓鱼岛用军舰威慑日本

fengyimin 收藏 160 75045
导读:日本媒体援引日本对华关系与战略评估社关下海正文章说:中国在目前的尖阁群岛问题上,出人意料的出现的蛮横态度。他们已经2次拒绝就次问题展开日中磋商。而早期中国领导人邓,曾经承诺的20年以后再谈的伟大诺言,就此被忽视。这是中国背叛自己誓言的证据。 关下海正:从FNN了报道得中国海军派遣新型F23T型护卫舰前往协助所谓尖阁群岛科学考察事件,可以看出,中国的野心在今天的极端膨胀之下,以往中国领导人的诺言都是可信程度的笑话。在我前次驱赶了中国官方科学考察船之后,中国政府对此表示不满。而且在派遣到日本国实施访问的中国海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日本媒体援引日本对华关系与战略评估社关下海正文章说:中国在目前的尖阁群岛问题上,出人意料的出现的蛮横态度。他们已经2次拒绝就次问题展开日中磋商。而早期中国领导人邓,曾经承诺的20年以后再谈的伟大诺言,就此被忽视。这是中国背叛自己誓言的证据。 关下海正:从FNN了报道得中国海军派遣新型F23T型护卫舰前往协助所谓尖阁群岛科学考察事件,可以看出,中国的野心在今天的极端膨胀之下,以往中国领导人的诺言都是可信程度的笑话。在我前次驱赶了中国官方科学考察船之后,中国政府对此表示不满。而且在派遣到日本国实施访问的中国海军舰队中,失去了我们期盼见到的170宙斯盾级驱逐舰。而且中国国防长官声言要派遣4艘F23T型护卫舰,再次协助科学考察。而中国与我国的尖阁群岛问题谈判会商组目前处于搁置状态。中国人再一次拒绝了我们为了亲善目的主动谈判要求。


中国此次出人意外宣称:钓鱼岛是中国主权领土,没有谈判的余地与必要。而且随后中国在山东,辽宁增加了120枚弹道导弹的部署部队。这些导弹是经过改进的可以远达我国西部列岛周边,已经东京都附近。这是公开核威慑! 而首相昨天正式在议会宣称日本坚决不发展核武器,发展核武器是日本历史与明天都不能认可的行为。日本是目前世界上唯一遭受了核武器打击的国家。因此,日本国绝对不能发展这种导致人类灭绝的武器。 但是,中国以海军以及强大的战略火箭打击部队,蛮横要求我们交割我们的领土--尖阁群岛这于中国表面上要与我们扩展亲善态度的表示全然相反。这是日本国绝对不能接受的。日本防卫省应该就此问题以武力质问中国军方。迫使其再一次进入冬眠期。 中国军事扩展是肯定。入侵现实也是明显的。而作为日本一贯盟国华盛顿当局对此却是十分默然。华盛顿外交局昨日宣称:日中之间的矛盾原没有到达冲突边缘。双方可以就很多问题进行和平有好的协商。但是,我们面对中国军-政联合的强大攻势,如何去实现现实意义的亲善与协商?我国主动在文化,教育领域对华亲善态度。加深日中两国民间交往亲善,这些努力今天看来十分渺茫。但是这些都是应该归属于中国的错误做法。


中国早期领导人并不反对尖阁群岛说法。而没有强硬表示不接受的。而且他多次说:中国与日本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这么一个小岛,不应该成为中日邦交的问题。我们可以放下来,搁置那里20年后在来谈判。那么现在20年的结局就是如何?现实摆在这里。中国在近些年快速增加军备,特别主意发展其海军与远程空军。在这些手段不断完毕以后,他们的态度的也出现根本改变。 虽然我们目前还依旧可以控制尖阁群岛周边海域。但是是不是在今后这个局面还能继续。那么一旦中国海军的军舰协助科学考察,进入该岛屿周边。我们的部署在那里海上安保警示厅的仅有巡逻功能的船队能否去驱赶中国海军先进的F23T护卫舰?这是一个不得不问的问题。 尖阁群岛是日本领土与领海范围,这是中国早期邓没有否认的实际问题。中国目前现行政府必须遵守这个。必须承认他是我们的。这才是复合承诺的真实做法。



日本海上保安厅巡视船当年曾企图碰撞中国海监船


精心选择巡航时机 宣示主权无可非议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海韬发自北京 2008年12月8日,这一天注定要成为钓鱼岛历史上的重要时刻。中国公务执法船首次进入钓鱼岛12海里区域,在中国钓鱼岛领海内实施了维权执法巡航行动。


中国海监船巡视钓鱼岛的行动,得到了众多网民的支持。有的网民以“海监双雄”称呼此次巡航的两艘舰船,不少网民以“振奋人心”这些赞美之词表达他们的激动心情。有网民认为,此次12月8日的海监维权巡航行动,与6月16日台湾“海巡署”抵近钓鱼岛的行动可谓遥相呼应,是中国海上维权取得的标志性成果。


日方企图“碰撞”中国海监船


2008年12月,经过周密部署,中国海洋局下属的东海海监总队“海监46”号(排水量1100吨,全长70米,隶属东海海监4支队)和“海监 51”号 (排水量1900吨,全长90米,隶属东海海监5支队)分别由宁波港和上海港出发,在东海某海域集结待命。12月8日上午8点左右,海监执法编队正式进入钓鱼岛12海里范围实施维权巡航。


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当地时间8日上午8时10分,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知床”级“国头”号巡视船在钓鱼岛东南约6公里的海域发现了这两艘中国海监船。9时40分左右,“海监46”号和“海监51”号在钓鱼岛东北17公里海域停泊约一个小时,随后开始环绕钓鱼岛顺时针方向环行,最近处距离钓鱼岛约1海里。


对于中国海监编队的巡航行动,日本海上保安厅巡视船通过无线电反复用汉语发出离开“日本领海”的“指令”,并进行跟踪拍照,但中国船只一直置之不理,一直到当地时间17时20分和30分,“海监46”号和“海监51”号离开钓鱼岛海域。


据了解,日方巡视船曾摆出“挤压”、“碰撞”的姿势,并试图干扰中方航线,但最终迫于中方海监执法船的压力,放弃了可能的对峙和干扰行动。


日方设置严密封锁线


一直以来,日本为了达到长期占有钓鱼岛的目的,依托海上保安厅力量,在钓鱼岛周围海域设置了严密的“封锁线”。


据了解,钓鱼岛附近海域的日常监控任务由海上保安厅第10、11管区兵力共同负责,两个管区共下辖各型巡视船47艘、飞机16架,其中3200吨级巡视舰3艘、1000~2000吨级巡视舰8艘。


日本将钓鱼岛周围分为三个巡逻警戒区域:距钓鱼岛12海里范围内为“绝对禁止区”,对进入该海域的大陆及台湾民间船只“不惜代价”地进行驱逐;12 海里~24海里为“严格监控区”,对进入该海域的非日籍船只进行目标识别和喊话驱赶;对24海里以外试图接近钓鱼岛海域的船只,保安厅根据外国军舰、政府船舶、民间“保钓”船只、外国渔船以及“不明国籍船只”等类别,对不同性质目标采取尾随监视、警告、驱离等方式予以密切监控。


同时,海上保安厅还与日本海上自卫队密切协同,将其11个管区与海上自卫队横须贺、吴、佐世保、舞鹤以及大凑5个警备区,实现了相互交叉和重叠。一般情况下,由海上保安厅出面处置海上事端,自卫队舰艇予以保障配合。在钓鱼岛海域,海上保安厅还可根据具体事态,协调自卫队舰艇参与应急行动,两者之间每年还会进行相关的协同演习,并制定有针对中国政府船舶抵近钓鱼岛的海上联合应急响应预案。



中国海监船准备周密


据分析人士向《国际先驱导报》透露,此次中国“海监46”号和“海监51”号轻松突破日本钓鱼岛防线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行动的突然性。近年来,中国海监启动东海定期巡航机制后,在东海及钓鱼岛周围海域的巡航执法行动逐步增加,日方此次并未意识到中国海监编队会突然进入钓鱼岛12海里范围,海上保安厅没有预先准备。


第二,恰当的时机选择。12月8日为周一,日本海上保安厅及自卫队在早晨8点左右基本处于交接班状态,整个钓鱼岛周围海域仅有3艘海上保安厅的巡视船。在发现中国海监编队后,第10、11管区匆忙呼叫支援,不久3艘日本巡视船赶到时,已经无法阻止中国海监船的行动。


第三,中方的周密准备。“海监46”号和“海监51”号均为2005年服役的新建执法船。船上除常规配装外,还装配有现代化的通信导航系统以及计算机网络、专业调查取证设备等,具有机动性强、性能稳定等特点。与当时在场的日本海上保安厅“国头”号巡视船相比,“海监46”号和“海监51”号也具备相当的海上对峙能力。


日本刻意淡化“维权色彩”


据《国际先驱导报》驻日本记者介绍,事发后一些日本电视台进行了“突发性事件报道”,并播放中国海监船的画面。


12月8日下午,在日本首相官邸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日本官房长官河村建夫对中国“入侵”“日本领海”一事表示“非常遗憾”。河村建夫还表示,日本外务省已经派出事务次官薮中三十二向中国驻日本大使崔天凯表示“抗议”,并要求“中国船只立刻离开尖阁诸岛海域”。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在8日晚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很是遗憾,(中国船只)入侵日本领海显而易见”。


不过,尽管日本首相、官房长官对事件表示“遗憾”,但同时表示事件不会影响中日关系。有记者问此事会不会影响到原定于12月13日在日本福冈举行的首届中日韩首脑峰会,日本官房长官河村建夫马上予以否认,说“还没有特别联系到这件事”。


同时,日本媒体也刻意回避了中国海监公务执法船的性质,在报道中称之为“海洋调查船”,还称“没有发现中国船只有采取海水等进行海洋调查的动作”,并将此次巡航行动与自2004年2月中国海洋局“向阳红九号”调查船在钓鱼岛以北22海里处遭日方强行驱赶事件相比较,试图淡化中国在钓鱼岛领海维权执法的色彩。


对此,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国强向本报记者分析指出,“中国海监船巡视钓鱼岛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正常行为,只要需要,中国船只可以随时进入钓鱼岛海域,无须事先告知日方。”此间分析人士也指出,日本的“淡化”处理其实是他们理亏的表现,而且日本在中日韩首脑峰会上还有求于中国。


不排除再派船巡航


对于日本方面的抗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12月8日晚做出回应:“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方有关船只在中国管辖海域进行正常的巡航活动是无可非议的”。对于有记者提问,“未来会否再次派出船只进入钓鱼岛”,刘建超回答说,“至于何时再派出船,这是中方的事情”。


不过,与日韩等周边国家相比,我国的海监、海事、渔政乃至海警力量在船舶吨位、武器配备、人员军事素质、对峙经验等方面都存在一些差距,还不足以与日本海上保安厅等周边国家的海上准军事力量抗衡,一旦发生海上对峙或武装冲突,我方将很有可能处于被动。并且日本建立了军警结合的海上警备体制,在力量运用上突出情报共享和联合监视巡逻。这给中国海洋维权增加了难度。


目前,中国也开始探索建立军警结合的海上警备体制。有台湾媒体曾透露,6月16日当天当台湾海巡艇与海上保安厅船只在钓鱼岛外海对峙时,中国大陆东海舰队悄悄派出两艘现代驱逐舰及一艘护卫舰,在钓鱼岛外海待命,一旦台日双方擦枪走火,东海舰队立即驰援。2007年也曾传出“现代”级驱逐舰与海监船只共同出现在“春晓”油田附近海域的消息,显示出中国海军参与海上维权斗争的决心。




115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