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三十六卷 第八章

张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原平的老百姓和六十一军中人是下午三点多开始做稻草人的,等他们全部完工的时候是已经到了下午六点多了,他们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才完工。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那些中国人做完了这些活以后,他们的肚子也饿了,于是,姜玉贞旅长就下令让大伙吃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原平的老百姓和六十一军中人是下午三点多开始做稻草人的,等他们全部完工的时候是已经到了下午六点多了,他们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才完工。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那些中国人做完了这些活以后,他们的肚子也饿了,于是,姜玉贞旅长就下令让大伙吃饭,众人在今天忙了半天,肚子就造是饥肠辘辘,他们听见要吃饭了,心里面也是很开心,都是兴高采烈的吃了起来,大伙们一边吃着饭一边聊着今天战斗的胜利,浑然忘记了辛苦。

在屋子门前的老百姓虽然吃的是饭,可是他们吃的饭却是可以照出人影的粥,在门前的六十一军的士兵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吃的虽然是馒头,但是一人只能吃两个,无论是原平的老百姓还是六十一军中人都是吃不饱,可是他们又没有什么方法,谁叫现在是抗日时期,只能艰苦度日了。

在这里的晋绥军两位旅长和管国池是坐在门口,他们三人也是吃的是馒头,吃完馒头以后,他们就是聊着今天晚上的战斗,今晚的战斗事关重大,他们是一刻也不能怠慢,他们三人是讨论了无数遍以后接着讨论,就怕有个万一耽误了大事情。

在驻守原平的晋绥军一零三旅和一九六旅的士兵他们依然还是在原处驻守,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他们吃的也是馒头,是原平的老百姓给他们送去的,同样,他们吃的也是馒头,也是两个馒头。

在屋子里面是灭鬼队的三位当家和杜汉星以及五色组中人,他们吃的也是馒头,两个馒头,杜汉星和欧承以及秦海夺三人在开战到现在都是坐在屋子里面,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战况,本来梁中国和想把战场的事情告诉他们,可是他又害怕被五色组中人给知道了会误事情,所以,梁中国就没有说出来。

五色组中人的上本身的穴道被杜汉星给解开了,所以她们才能吃饭,可是她们的下半身依然还是不能动,只能坐着吃饭。

竹内柳河吃完了馒头,她问道:“梁中国,你到底有没有把握能打赢原平保卫战?”

梁中国淡淡道:“美女,我们现在的身份是对立的,你认为我会把这个事情告诉你吗?”

竹内柳河道:“梁中国,我知道这些不是为了探听什么消息,我只是想早点获得自由,我们这些姐妹在五色组中仿佛被囚禁了这么多年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们想早点自由自在。”

梁中国想了想,他认为有必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竹内柳河,于是,梁中国道:“美女,我实话告诉你,阎锡山要求姜玉贞旅长死守原平七日,今天是第五天,所以你在忍耐两天就没有事情了。”

竹内柳河听了以后是点了点螓首,她和她的同伴们是开心的闭上了眼睛去睡觉了。

五色组中人这么做就当做是闭目养神,她们是忍者,他们绝对做得到这一点。

欧承忽然道:“梁中国,今晚的行动你就不要参加了,由我代替你就行了。”

梁中国断然道:“大哥,这个绝对不行,今晚的作战计划是我想出来的,要是我不参加,那么必然被人误会,我一定要去。”

欧承笑了笑,道:“老三,你也知道这个作战计划是你想出来,既然如此,你就应该顾全大局,为战局多出一点计策,这样才是上策,不然你要是战死了,那我们可就亏大了,再说了,你现在受伤了,刚才已经很拼命,今晚你还去伤口复发了怎么办,那么可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欧承说的是句句在理,梁中国听了以后也是不由得心服口服,遂梁中国就点了点头答应了。

秦海夺接着道:“今晚的行动我也参加。”

欧承道:“老二,你的胳膊有伤,你就不怕伤口复发。”

秦海夺笑了笑,道:“大哥,没事的,经过杜汉星的治疗,我胳膊上面的伤好多了,这点你不用担心。”

欧承看了看秦海夺胳膊上面的伤,前者看后者的伤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大碍,所以,欧承也就点头答应了。

梁中国本来还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可是他忽然觉得胸口一阵剧痛,他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杜汉星眯着一只眼睛看了以后是冷冷,道:“梁中国,你要是还不想死的话,那么你就过来我帮你看看。”

梁中国知道杜汉星还在计较他杀了父亲的事情,前者也不想和后者计较,梁中国也就依言做了,杜汉星便开始帮助梁中国好好的治疗起伤口。

梁中国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表,道:“大哥,老二,今晚的行动是八点开始,你们两人先好好的睡一觉养足了精神在去吧。”

秦海夺和欧承也觉得很累了,他们两人觉得梁中国说的有道理,遂就依照他说的做了。

就这样,这屋子里面恢复了平静,再也没有一个人说话,该睡觉的睡觉,该当医生的当医生,该当病人的当病人,该闭目养神的闭目养神,大家各人都做的自己的事情。

晚上八点准。

到了时间,梁中国把欧承和秦海夺两人给叫醒,虽然后二者还是十分的困倦,可是一听见现在该做正经事情了,于是,他们的困意就全部都没了,他们立即揉了揉眼睛让自己精神抖擞起来,去迎接今晚的惊天动地的战斗。

等到欧承和秦海夺两人出门以后,映入他们两人眼帘的就是他们两人对面的六十一军中人和原平的老百姓,此时的原平老百姓和六十一军中人已经全部都站好了,一左一右,站的整整齐齐。

在这里的两位晋绥军旅长和管国池是站在台阶之上,他们三人是站着笔挺笔挺,由于在这里的士兵是六十一军的士兵,所以管国池站在中间,在他的左右两边分别是姜玉贞旅长和于广云旅长。

欧承和秦海夺看见了这种场面,他们就知道接下来就是训话时间,他们两人不敢动,害怕打断了这个神圣的时刻,他们两人静静聆听着他们三人会说些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