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蚁族”给中国带来政策难题

fengyimin 收藏 0 174
导读:路透社2月18日文章,原题:“蚁族”给中国政府带来政策难题 在中国,有这样一群贫困的白领员工:他们生活在中国最富有城市的边缘地带,住在昏暗、低矮、有如箱子般狭小的屋子里,花数小时坐公共汽车上下班。这群每天早晨离开拥挤的宿舍,前往城区苦苦谋生的大学毕业生通常被称为“蚁族”。   很多大学毕业生希望过上舒适的中产阶级生活,但飞涨的房价和黯淡的职业前景让他们的雄心壮志备受打击。随着“蚁族”人数的增多,这给中国领导人带来了政策挑战。   在街头满是灰尘的唐家岭——北京郊区的一个村庄--受过大学教

路透社2月18日文章,原题:“蚁族”给中国政府带来政策难题 在中国,有这样一群贫困的白领员工:他们生活在中国最富有城市的边缘地带,住在昏暗、低矮、有如箱子般狭小的屋子里,花数小时坐公共汽车上下班。这群每天早晨离开拥挤的宿舍,前往城区苦苦谋生的大学毕业生通常被称为“蚁族”。



很多大学毕业生希望过上舒适的中产阶级生活,但飞涨的房价和黯淡的职业前景让他们的雄心壮志备受打击。随着“蚁族”人数的增多,这给中国领导人带来了政策挑战。



在街头满是灰尘的唐家岭——北京郊区的一个村庄--受过大学教育的24岁软件技术员孔超(音)说:“很难,但是没有别的办法。” 他还算幸运,因为他拥挤的房间里有厕所和做饭的地方,不用与其他房客同住。孔超每个月房租550元,大约占他月工资的10%。而在北京市中心,差不多大小的房间要花掉他大部分薪水。“你知道北京是个多么拥挤的城市,” 他说,“我们年轻人都来找工作了,但我们能抗得住。”



中国大城市生活在贫困边缘的大学毕业生数量的日益增多可能会给中国政府带来社会经济挑战。中国政府非常担心经济停滞可能引发城市受教育群体不满情绪。“他们长到26、27或者28岁的时候,会说‘我需要买房子’,因为这意味着有能力结婚了。” 上海一位研究消费者趋势的作者Tom Doctoroff说,“如果到了结婚的年龄你还没有买房子,那麽你就会感到焦虑。”



高涨的房价是症结所在。在过去的12个月里,宽松的借贷环境使得家庭和投机者的购房需求上涨,在一些城市房价甚至上升了三分之一,这让很多年轻夫妇们拥有一套自己房子的梦想变得遥不可及。



房地产业对中国经济举足轻重,约占固定资产投资的近四分之一。中国政府一直在竭力平衡经济稳定与普通老百姓需求之间的关系。地方政府被敦促要提供更多土地用于建造经济适用房,最近也有迹象表明,中国可能会收紧货币政策,这可能会有助于缓和中国房地产市场泡沫风险。中国1月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同比上涨9.5%,连续八个月出现上涨,这进一步加剧了房地产泡沫的担忧。



中国的城市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迅速发展,劳动力市场更青睐有学历的求职者,而非传统的国有工厂工人。来自中国贫困地区的人们纷纷来到城市求学,然后找工作。



1996年,中国的大学开始扩招,导致过去十年大学毕业生激增。去年约有610万大学生毕业,比2008年多出近50万。“这是政府好心制定政策、但效果不佳的领域之一,”群邑(GroupM)中国首席执行官李倩玲(Bessie Lee)说,“他们没有考虑到是否有足够工作机会的问题。”有些专家建议,政府应该鼓励年轻人前往成都、厦门等二线城市就业,以减轻北京和上海的压力。



如今毕业生们住在远离工作地点的由农舍改造成的屋子里,因为他们承受不起租私人公寓的费用。



暮色降临,唐家岭的租户们晾起衣服,在不是很好的餐馆里一起吃饭,在便宜的网吧上网。两年来唐家岭的人口从3,000人增加到5万人。



瑞典出生的Maria Troein说,在武汉,刚毕业的大学生8-10个人住在一套公寓里,没有暖气和热水。Troein在武汉学习和教书。“我不会把这称之为绝望,但肯定有焦虑,” 她说,“他们有梦想。(但是)蚁族承受不起。” 她指的是蚁族所追求的富裕的中产阶级生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