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地精 正文 18

半残的小兵 收藏 3 9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


日军因为第10师没有占领济宁和杏花村,从而被迫停止了对藤县、临沂等地的进攻,陷入比较被动的局面,而且日军已经失去了空中支援。老蒋趁机将后方几个新建的航空队调到徐州与合肥机场,其中包括一些苏联和美国的志愿者,他们装备有苏制伊15双翼和伊16单翼战斗机及图波列夫SB-2轰炸机,另外还有一些美式P26战斗机和德国He111轰炸机,以图掌握战场制空权。

地精对这些老掉牙的外援战机没什么好感,但他们在徐州和武汉的空战中确实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这些都是目前国民党空军的精锐,能勇敢地升空作战就已经很不错了。于是他制定了独立总队航空兵与国军空军协同作战的方案,派出手头的4架A-1战斗轰炸机、2架伊尔12运输轰炸机和5架改进型97AE战斗机,以沂蒙山区秘密洞库为起点,间接支援国军飞机作战。

97AE战斗机是地精以日军97式陆航战斗机为基础改进的,防护薄弱是日式战机的通病,因此地精在不用钢材的情况下,为其涂上了特种保护膜,从而在提高防护性的同时保持了它原有的灵活性。武器方面包括2门可发射榴霰弹的25毫米96式机炮、双管75毫米火箭炮(也可改为毒刺多用途导弹)和12.7毫米机枪,该机在火力上比A-1略逊一筹,但机动性更佳,方便大规模改装生产。

地精还让一些航空兵和兵工厂的工程师组成顾问团前往徐州,他们转达了查精武少校的意图,无偿向国军空军提供了一批飞机零部件、MK29炸弹(有高能爆破弹和凝固汽油弹)和其它装备,同时改装了一些国军战机并协助训练飞行员和地勤,从而加强了国军空军的战斗力。

老蒋对此大加赞赏,并表示愿意让空军司令部与之展开合作,同意将地精派出的战机独立编队,配合空军主力进行防空作战。同时将查精武提升为上校,不过地面部队的编制依旧是原来的样子。

日军同样也在关注着山东和苏北的空中形势,由于制空权的易手,造成日军后方的作战基地经常遭到国军飞机的轰炸,使其寝食难安,官兵士气大受影响,无法发动攻势。东京方面立即决定增派战机,各种不同用途的96、97式飞机从本土经海上运至天津、青岛和上海等地,然后统一编组,准备反击国军的飞机。

另外日军加大了情报的侦搜力度,重点放在国军后方的机场位置、飞机型号和出勤规律等方面,他们想在必要时发动袭击,就像日后在珍珠港的所作所为一样。同时在没有夺取制空权的时候,地面部队也要发动一些小规模的攻势,以转移国军的注意力,而且也可以在情报部门的配合下、或者直接参与对中国军队后方基础设施的破坏行动。

他们为此组建了一些小规模的部队,专门从事这样的行动,其中比较重要的是菊花特战队,而它的队长人选却是地精的“老朋友”松村,这家伙之所以能够胜任其职是因为在以前有过指挥此类部队的经验。而他手下的人还是来自关东军,这群长期在东北山林里对付游击队的日军在近战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因此他们是那些经常遭到八路、土匪和其他武装打击的一线作战部队所寻求的对象。

松村对这些来自东北的帝国精英战士感到非常满意,他已经有过一段时间没有指挥部队了,他在这段空闲的日子里思考着如何对付猖獗的游击队和抵抗分子,尤其是那个小矮人的威胁他更是挂在心上,因为那家伙的力量确实很强大。

现在他得到了一个新的任务,那就是潜入国军后方,摧毁其在徐州附近的一个小型机场。上级表示这是一次试验性的作战,以考察他们的办法是否有效,并且他还能得到特高科的情报支持。

松村心想这样的好事要是办到了的话那他肯定是前途无量,说不定哪天就会当个将军,他现在毕竟是个大佐,升级的几率还是很高的。

3月16日,日军穿插进攻藤县,王铭章师长手下的川军122师3000余人拼死坚守,但由于装备落后,加上汤恩伯第20军团行动迟缓,使藤县和韩庄落入敌手,从而切断了济宁36师与徐州的联系,刘华庭把战区长官提供的情况告诉了地精。另外李宗仁也按照老蒋的命令,严厉要求汤恩伯必须反击,否则就是韩复榘的下场。

地精马上命令战斗群主力准备反击藤县,归刘华庭指挥。同时亲率航空兵升空作战,所有飞机在第一时间从沂蒙山秘密基地起飞,进入鲁南上空待机。这些飞机采用深海蓝与田野绿双色迷彩涂装,在机身侧后方涂有一个很大的青天白日徽标,机翼上有黄龙腾的图案,寓意飞龙在天。另外他还让运输机搭载了一些伞兵和轻型坦克,准备再来一次空降行动,对藤县日军中心开花。

他这次没有使用那个造型怪异的NSC10载具,而是搭上了一架97式陆航战斗机,作为领头的长机参与空战,只见空中的各式飞机在平飞一阵后,迅速转入护航阵型,97AE战斗机和A-1战斗轰炸机围拢在伊尔12运输轰炸机附近,然后钻入不着边际的云层之中。

与此同时,受到刘华庭指挥的地面独立战斗群也离开了杏花村,配合国军165旅主力秘密向藤县接近。

再说松村这边,菊花特战队配备了MP18花机关和98式汤普森冲锋枪、一些96式和ZB26轻机枪、97式和毛瑟98K狙击枪(上述的两种国军用武器均为缴获所得),他们大约有200多人,有的身穿中国老百姓的服装,有的是国军士兵的装束。因为这次是潜入中国军队的后方作战,为了解决交流上的问题,松村还专门编入了一些甘为日军服务的伪军和汉奸,一旦碰到国军的哨卡或部队的话就让他们来蒙混过关。

没过多久,地精的机群就经过了松村特战队所在的隐蔽处,一片原本没有人的密林。松村见天上有国军的飞机,就对一个操作可通话电台的汉奸说“你的跟他们通话,问一下他们是哪来的。”

地面的语音信号很快就传到了地精的耳朵里“你们是哪点来的飞机啊?”

他那富有智慧的显示器扫描了一下信号的位置,发现那些人就在不远的树林中,从图像上看应该是武装的散兵游勇或者是他手下的特种分队,这样的人混杂装备各种武器是个常见的现象。不过奇怪的是他们没人穿迷彩服,有的人个子还挺矮。刚才通话的声音是苏浙一带的方言,可他的特种兵很少有南方人,这不免让他起疑心。

果然,在对图像进行一番仔细的检查后,地精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脸庞,那人便是松村,这小子不禁哈哈大笑。

同行的飞行员不理解“队长,你笑什么啊?”

地精笑着说“这个老朋友想把徐州的机场给炸了,那我们就给他一个机会吧。”

他马上就用无线电给在沂蒙山进行巡逻活动的独立特种兵发电,要他们火速赶往徐州某机场,具体事宜以密电形式传达,特种兵队长心领神会,马上带人直奔徐州。

“我想这会儿地面部队应该已经到位了吧。”地精的战斗群有着大量的坦克装甲车,长途机动不是问题,很快他就得到刘华庭发来的消息,国军已完成对藤县外侧的秘密包围,就等空军上场了。

地精的航空兵在距离藤县15公里的空域中发现了日军的飞机,有8架中岛97式攻击机、4架三菱96式攻击机和5架陆航97式战斗机,位置就在国军机群的西侧。

几架国军97AE战斗机立即以大迎角的动作开始快速机动,并不停地朝日机开火。日机哪里见过这样高级的飞行动作,全都急速闪避,但还是有一些飞机中弹爆炸。

地精灵活地操作着他的飞机,将2架笨拙的96式攻击机套上了瞄准具,按动了发射扭。随着一声沉闷的呼啸,机翼下方的毒刺导弹冒烟冲出,炽热的弹头很快就将它们化为一团大火球。

这时他旁边的几架97AE战斗机正忙着和日机缠斗,飞行高度也越来越低,虽然这很危险,但国军飞行员沉着冷静,将一连串的子弹射向自己的“同类”。结果日军很快就有9架97式战斗机和攻击机被打得遍体鳞伤,有的当场爆炸起火,有的则失控坠地。

“你们表现不错!”地精朝着跟随他的飞行员竖起了大拇指,机群继续向藤县进发,并且一下子就发现了日军的活动,5架A-1战斗轰炸机迅速俯冲,扔下了一个个火箭弹、鱼叉导弹和小型杀伤炸弹。空降兵和轻型坦克趁机从运输机里放出来,进入县城展开了扫荡。日军刚刚占领藤县,立足未稳,没想到国军的报复会来得这样快,于是纷纷四散而逃。埋伏在外围的刘华庭165旅和独立战斗群主力在炮火掩护下进攻,协助空降兵切断了日军的退路,结果他们成功地收复了藤县。之后又配合汤恩伯军拿下了韩庄,总共歼敌4000余人,给日军濑谷部队造成重创。

此时日军的特战队这边专门朝那些没人管的地方行进,钻山沟穿田野,几乎没有和沿途的中国驻军与老百姓接触。他们一路往南,终于在3月19日来到了一个机场,特高科的人确认这里就是他们要破坏的目标。

松村这才放下心来,几天的辛苦算是没有白费,只见身后伪装的日本兵和汉奸个个疲惫不堪,于是他命令部队暂时停下休息,等到了晚上再行动。

根据特高科事先侦察到的情况,他们发现这个机场的规模很小,驻有一个由国军飞行员与外国志愿者共同组成的战斗机中队,停放有8架国军涂装的苏联伊16战斗机和3架图波列夫SB-2轰炸机,他们一般是夜间起飞,完成任务后便立即返航。机场的警戒不是很严,由第5战区司令部直属的一个营负责,没有配备火炮和装甲车,重机枪也很少。

松村决定在傍晚采取行动,参战的每个人身上都背有大约2.5公斤的捆绑式散装TNT炸弹,足以将飞机摧毁在停机坪上。

晚上6点,日军特战队按计划从机场的正面进入,他们看上去和一般的国军没啥两样,在昏暗的天色中,值班的国军士兵拦住了这支奇怪的队伍。

“站住,请出示您的证件。”一个戴眼镜的国军少尉拿着驳壳枪说道。

那些人里头的一个汉奸拿出士兵证,说道“我们是新来的人,在外面迷了路,能不能让我们进去暂时避一下。”

少尉说“那好吧,你们可以进来,不过这里可是机场。”说着他挥手让士兵搬开了路障,放他们进去,日军特战队就这样过关了。

身穿粗布衣服伪装成民兵的松村四处观察,发现周围的国军都很懒散,有的在抽烟喝酒,有的聚在一起打牌。这在国军中是普遍现象,他们很多人一般都是强拉而来,没有什么知识文化。松村虽然也知道这些情况,但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特战队悄悄地来到了停机坪,将身上的炸药放在飞机起落架的旁边,然后迅速躲闪,随着一声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国军所有的飞机都变成了废铁。附近的国军士兵见状惊慌失措,赶紧离开了机场,有人还呼喊道“快跑啊,失火了!”

松村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可当他再次仔细观察的时候却发现机场变得特别寂静,爆炸产生的火苗熄灭了,忽然他看到了停机坪旁边的一个机库,不祥的预感很快就笼罩在他的心头。

果然,那个机库里跑出来了一大群人,他们手里的武器喊杀着开了火,日军特战队的许多人很快就被打死,松村本人也被手榴弹给炸晕了。这时地精走到他面前,恶狠狠地说“你这个猪头,竟敢违反国际法,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罢几个穿迷彩服的特种兵将这家伙给棍棒伺候了一顿。

原来地精让特种兵来到徐州,是想要请当地驻军配合活动,他们早就掌握了日军的行动路线和目标,于是地精手下的快速工程队就用废钢和硬木弄了几架乱真的假飞机方在机场,并故意摆出放松警惕的样子,就等大鱼上钩。而地精本人在完成了对藤县和韩庄的空中打击后便飞抵徐州,参与这个反制行动,结果这次他们全歼日军特战队,将松村和几个日本人及汉奸全部抓获,大部分人都被击毙,无一漏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