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15章 出征

寒光在此 收藏 15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172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炮火延伸,3分钟内最大射速3发/分,每发有效覆盖杀伤面积达到200平米的155mm大口径炮弹,就在板垣征四郎对着他的那些发呆的参谋们吼叫时,第二轮延伸射击再次降临!


“轰!”“轰!”“轰!”“轰!”……


惊天动地的巨大威势再一次震憾人心地华丽上演!


“辙!命令所有部队全速辙退!”第二轮炮击才过,板恒中将就痛苦地下达了要他的部队阵前辙退的命令。这对一向自诩为勇将的板恒阁下来说,其痛苦程度,莫此为甚。


“嗨,嗨!”参谋们如蒙大赦,赶紧或拿起电话,或全速奔跑,叫喊着向各支部队下达命令。


板恒心急火燎地下达完辙退令,立即再不停留,冲出了前沿指挥所,向着他的师团通讯部跑去。他要尽快地亲自向大本营报告自己在这里所遇的情况。


从新第十七军那准确而恐怖的重炮威力,现还在原平休整的坦克部队,以及所表现出来的种种,板恒有了明悟:面对这支‘娘子军’,帝国任何陆军部队,都不可能是其对手,既然不是对手,还何谈其征服支那实现大东亚共荣?只有集帝国所有之力,派出所有空军,把那不论是毒气弹,或是航空炸弹,所有能用的,全都丢在新第十七军头上,方或能有那么一丝胜算……


他的反应算是够快的了,只是,没等他跑出几步,他就有绝望地听到,中国人的第三轮重炮齐射就要再次降临了……而且,这一轮齐射的覆盖地域,正是自己的前沿指挥所区域!


板恒征四郎调过头来,呆滞地看着就要临头的黑影,随既无奈且痛苦地闭上了眼皮。


“轰!”“轰!”“轰!”“轰!”……


事实上,早在日军第五师团到达前,王慧敏支队的炮兵观察员就有测量好了射击诸元,按区域划分好了以三巡检司城为中心点的辐射五公里直径的标靶。在日军攻击部队来后,又由炮兵观察员作了相应侦察汇报,如此,方由王慧敏下达了各炮群按照最新调整诸元,十发覆盖射击的命令。


三师重炮团,共有155mm重口径的火控炮76辆,可不是那小矶少将惊呼的30门!


“轰!”“轰!”“轰!”“轰!”……雷鸣般的轰鸣声直是地动山摇,强大的冲击波无情地撕裂血肉之躯,被重炮覆盖的日军部队,那还末来得及下地狱的,都有幸在有生之年提前见识到了地狱的景象,倒是,为他们即将的第十八层旅程多了些心理准备。


1937年12月9日早上11点20分,新第十七军终于停止了山崩海啸般的炮击,日军阵地上总算是获得了一段时间的安宁。


稍停,三巡检司城楼上,王慧敏在一群军官的簇拥下,快步蹬上了城楼。


在城楼上,王慧敏看到,炮兵们忠实的执行了她的命令,那火炮开火的隆隆回声似乎还在耳边回响,巨大的爆炸后遗症在城下入目可见。


现下三巡检司东城五公里范围内情景,看过月球表面埙坑的王慧敏感觉很熟悉,那星罗棋布的坑体,总有那么一种似曾相识。


王慧敏看着劫后的景象,小脸刷白,除此外倒是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只有一个细心的参谋发现,支队长的手现在正在剧烈的颤抖着。


“命令装甲营!出城清扫残敌。命令4营、5营跟进肃清。6营打扫战场。” 许是,查觉到属下的注视,王慧敏回过头命令道,“给军部发电,就说……日军第五师团及酒井旅团已大部团灭,我装甲营正出击以肃清残敌,目前为止,我部尚无一人阵亡,请指示下一步动作。”


…………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九日午十一点三十分,和林格尔县新第十七军军部.


秦丽正与她的军官们坐在战役指挥部的简报室里讨论着雪片似报捷的情报。在这前几天中她主要的工作精力放在了让第二路出击队伍互相进行磨合上面。她命令每天进行一次实战演练,不过所有参加演练的部队都是以连为单位的小分队为基础把现在和林格尔县的部队混合着组合起来的。


经过这几天的演练,现在122mm口径榴弹炮部队和后勤旅的13团的官兵们已经打成了一片。而且还与军直属防空团和以18辆99式坦克组成的特纵坦克团的配合也开始有了起色。经过每天大量的弹药耗费,逼真的实战演练,特纵支队官兵们的士气也被提升到了极点。


最让秦丽高兴的是,通过这些天的演练,她有在队伍中发现了好几个人才.比如现在的特纵坦克营营长,本来是个坦克车长的黄东升,就非常能干,那个闲置起来的林震南,居然还是个土木工程高材生,于是工程团自然也就顺理成章地交给了他兼职。122mm榴弹炮团副团长,本来是特战支队炮连长的澜清,现在他已经和自行火炮团团长叶芳苓一起成了自己的左膀右臂。而特战支队在周骅负气离开后,王存志也爆发出了他的军事才能,带领特战支队与前去接应的李沁梅胜利回归,现在已经任职特战支队的支队长了。


对于特战支队的任用,目前苦于各路奸细大量向和林格尔县进驻的秦丽,焦头烂额之余,只好暂时让他们担当起了密秘警察。


这些人在各自的任内正在慢慢地发挥着他们独特的光芒,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他们将会变得像太阳一样灿烂夺目,为世人所铭记。


“头儿,三巡检司的电报到了。”胡方梅情报长拿着一份电报匆匆忙忙的跑到秦丽跟前。


“哦,又是什么好消息,拿过来。”秦丽兴奋的从胡方梅手中接过了电报,看了一看,然后怔怔出神,良久,方才长嘘了一口气。


她抬起头看向正焦急望着自己的军官们,苦笑道:“看来我们对自己部队的战力还是低估了……各位,不必看我了,电报上就是我们在等待的消息。”她拿起电报读了起来:


“三巡检司致军部,我支队已歼灭日军第五师团及酒井旅团主力,其残敌目前正在进一步肃清中,我方暂无人员阵亡!”


“他们也太夸张了吧!头儿,那三师的坦克部队不是白白跑去平原演了场戏么?”


“也不算白戏吧……最少,对日军第五师团,我们的用兵目的也算是达到了是吧?当前日军在山西的用兵,是第四、第五、第十八、第二十师团以及酒井旅团、腾原旅团、驻屯混成旅团,第一、二、五混成旅团,其中,这四师团六旅团,我军只有第四师团及第五混成旅团尚末交锋……咦?等等,容我想想……”


“哎哟,黄会你给头儿说,山西日军都没剩多少人了,我们特纵队也可以行动了吗?”


“别吵!让头儿想……”


在秦丽若有所思时,那些军官们都开始兴奋地讨论了起来。秦丽沉思有倾,终于抬头望了过去,那些军官们忙闭上了嘴巴,双眼期盼的盯向他们的指挥官。


“我宣布,原定围点打援计划取消。命令二师杨师长,迅速歼灭第十八师团歼余,随后移师茹越口汇合原攻击部队,在二天内攻克茹越口。”


“是。”


“命令一师李师长,对白楼口日军守兵发起歼灭战,告诉李冬,对这支用化学武器的驻屯混成旅团,我不要俘虏!”


“是。”


“命令王慧敏支队,她支队暂缓肃清残敌,通电附近友军后,这就立即向大同方面行军,沿途务要保持通讯畅通,等待我的命令!”


“是。”


“电告金燕,她的装甲部队这就由平原向石家庄出发,后勤供应将由后勤旅第14团及军直属快速装甲反应营押运。装甲部队先期攻克石家庄后,由定州经保定市,再折向北下,直袭张家口。我将在大同与她在张家口一左一右,进军呼和浩特!”


“头儿,您决定要全面反攻了!?”胡灵惊喜道。


“部队越来越成熟,也差不多是时候了。”秦丽感叹道。


“太好了……”


“胡方梅,现在日军除了108、109师团有增援大同迹象外,还有什么异动?”


“暂时还没有新的情报截获。”


“嗯……胡灵,我军若全面高强度作战,战略物质还能支持多久?”


“若全军都参与高强度作战的话,我后勤部有算过,能支持70到75个小时之间,当然,这没把空军算进去……”


“很好,我很满意。”秦丽点点头,说,“各位,现在命令所有第二路出击的部队在军营旁的空地上集合,是时候了。”


“遵命,头儿。”军官们全体起立兴奋地回答,终于要开始了。


期待了很久,现在军营里的士兵们终于听到了他们的指挥官的命令,他们激动地向着各自的住宿地和集结地跑。整个营地瞬间变得像个烧开的水壶一样,嘈杂而又热闹。


半个小时之后,所有的队伍都整装完毕,各种车辆的发动机的轰鸣声震耳欲聋,排出的车尾气弥漫着整个营地。


秦丽站在她的99式战车指挥车前,看着自己雄壮的部队意气风发。这就是自己的钢铁军队,自己的理想和抱负,都将要有这支钢铁部队去实现,虽然前进的道路还充满着障碍与危险,但是秦丽坚信有了这支部队,走向最终的胜利绝不是空想,她的军队将是不可战胜的。


“可以出发了,代琴!”秦丽对着代琴下达了命令。


“遵命,我的军长!”


代琴敬礼回答,然后她一转身小跑向了她的指挥车。


代琴从她那辆国产红旗敞篷车里立着半个身子,对着庞大的车队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对着联上音响的话筒喊到:“特纵支队,出发!”说完她就在车上一直敬起了军礼。


“出发!”


“出发!”


各下属部队的指挥官同时下达了出发的命令。


特纵坦克团侦察连的三辆99式坦克的发动机同时喷出了滚滚的青烟,然后一马当先的充当了领头兵。


紧跟着三辆坦克后面第二个出发的是工兵团的车队,他们现在几乎变成了机械化工兵团了,大量的越野车补充给了这个团。现在那些工兵们都舒服地坐上了机械化交通工具,不用再抗着沉重的背包和工具在烈日下步行行军了,工兵们的热情变得高昂。


现在那些工兵们对秦丽充满着敬仰之情,为了表示他们对自己所热爱与崇敬的秦丽军长的无比忠诚,为了竖立全中国第一工兵团的荣耀,他们发誓要把所有挡在自己面前的恶山险水征服,竖立无与伦比的工兵形象。


紧跟着工兵团,则是后勤旅第十三步兵团的方队。


防空团的车队紧跟着第十三步兵团出发。随在防空团车队后面的是重建的122mm口径榴弹炮团,辖60门火炮(剩43门秦丽留在了军部作为各部队炮火损耗补充物质)现在这些火炮正由普通卡车牵引着缓缓前进。在他们后面的是运输车队,那些油罐车、辎重车缓缓而行,


秦丽转过头来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特纵坦克团团长黄东升说到。


“东升,你的坦克可以出发了。”


“是,军长!”


黄东升爬上了停在一边地他的坦克里。他先向秦丽点了下头致意,然后向着停在身后旷野上的14辆99式坦克手们用力一挥手,14辆坦克同时加大油门,然后一辆跟着一辆排着一列纵队尾随着辎重车队开上了土路。


坦克上搭载的战士们向秦丽敬礼致意。这些兵们,是秦丽特地安排的乘坐坦克战斗兵。这些战士都是专门挑选出来的单兵作战高手,他们将专职配合坦克作战,保护坦克的同时作为尖兵投入进攻。秦丽把他们编了编,划归特纵坦克团指挥。


后面的部队就只剩下军部直属的后勤辎重兵了,这些兵虽战斗力不强,却也缺少不得。


现在秦丽的部队就好像一条长长的钢铁巨龙在北国的辽阔大地上飞速前进着,目标直指日军华北用兵重镇大同的桥头保——阳明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