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走过的则必留痕迹”,罗卡定律。在这条定律下,罪犯罪下的罪总会暴露在阳光之下,同样对于政治人物,其真相总会露出水面。近十多年来,在网上最具争议的历史人物当数粟裕,粟裕事件是个代表。粟裕算是个历史悲剧人物,刘伯承元帅认为自己不会在生前得到平反是熟悉中国国情,很有政治远见的,所以他离开人世时很平静,而粟裕则认为他的革命历程会证明他的清白。但在漫长岁月的等待中,于1984年带着一身战伤与遗憾走完神奇但极具争议的一生。

文化界君子张闻天先生曾说过粟裕有一颗金子般的心,然而这颗金子在生前不但被尘封,更在死后被文学界败类在尘土上铺上一层西伯利亚狗的狗屎,以方便继续蒙闭天下人。当然此举也会令这些败类的知名度提高,可谓名利双收,站在商业的角度去看,此举很成功,在文学界这些人也先富起来了。

自古以来,正道沧桑。“凡走过的则必留痕迹”罗卡定律。这是世界法证界的基准,是民主法律的有力金盾。随着社会民主法制的进步,在各界人士的推动及在中央的英明决策下,粟裕得以平反,各种原始资料,文件,电报也相应浮出水面。在铁证之下,大众对粟的看法重新定位并给予很高的评价。然而,西伯利亚狗的狗屎气味实在太猛太沉,不可能这么快就散尽。但是,就算散尽又如何?

共和国不应忘记,不应忘记人民英雄用鲜血换来的五星红旗的真正意义,不应忘记老百姓之苦,老百姓之需。不要老打着爱国主义精神,以大局为重的旗号而放弃立国之法制,要重提“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对老百姓进行法制教育的同时,更要尊重法制的精神。

注:教条主义本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就得了。但粟裕还在教条主义上加上骄傲、个人英雄主义、不尊重领导、天下第一阴险小人(人格问题);有二心,向党中央要权(造反);里通外国(叛国,俗称汉奸)。当年批评者没有找出证据将粟裕定罪,但也没有作出说明为粟裕脱罪,这也成了灰色地带,也就是说是疑犯。当年杨尚昆主席带邓小平同志的话对粟说当年批判粟是错误的时,粟不同意,要求以中央文件下达为证。但涉及层面太大,而且很多当事人还健在或居高位,因此邓也不好说,这样就不了了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