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旅生涯 2551-135-108-21-2000 (二十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0.html


苏东坡常以三养告诫自己:“君子倡俭,一曰安分以奉福,二曰宽胃以养气,三曰少费以养财,此乃三养也。”

苏东坡被贬官后,来到黄州。这天晚上,苏东坡坐在桌前,取出4500钱,分成30份,分别装入30只小布袋中,然后将他们依依挂到梁上。

苏东坡的长子苏迈不解地问:“爹,为什么要把钱分成30份挂起来?”

苏东坡说:“这就叫过日子,每天一份,150钱,只准余,不准缺。至于挂在梁上,那是杭州贾耘老的办法。布袋一天比一天少,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它能提醒你不要虚度光阴,要珍惜每一天。”

苏迈点点头。父子俩正在说话,有人敲门,苏东坡的好友邻居庞安常来访。原来城里几个财主合起来修南天门,托庞先生请苏东坡题字,苏东坡一口应允。两人谈的投机,到三更时分,庞安常才离去。

庞安常走后,苏东坡铺开宣纸,欣然挥毫。刚写到“南天”两字,忽然传来苏迈的惊叫声:“抓贼,抓贼!”苏东坡大吃一惊,扔下笔,大步冲出书房,正好与那个盗贼撞个满怀,盗贼倒在地上,浑身发抖。

那盗贼见逃不了了,慌忙掏出小钱袋,连连求饶:“老爷,这是小的刚盗得的钱袋,分文没动,还给您。小的叫阮小三,家住后村,上有老,下有小,日子过不下去了,听过老爷从城里来,钱多得没处放就挂在梁上,所以我才动了这个念头,请老爷饶命啊!”

苏东坡听了不觉笑出声来,他叫阮小三打开钱袋数数,然后说:“这是我一家每天的生活费,那拿一袋,我就要挨一天饿。”阮小三一惊:“这150钱开销跟我们老百姓差不多,人人都说你有钱,老爷怎么这样节俭?”苏东坡微微一笑,回答道:“口腹之欲,何穷之有,每加节俭,亦是惜福延寿之道。”

阮小三听不懂苏东坡文绉绉的话,苏迈解释道:“我爹的意思是,肉体上的欲望是没有限度的,你不注意节俭才沦为盗贼。”

阮小三慌忙申辩,说自己是穷得揭不开锅才出此下策的,而且是第一次。苏东坡听他这么一说,马上就让苏迈请庞安常来作证。

庞安常见是阮小三,便跟苏东坡说,他老母病瘫在床,妻子是个哑巴,还有三个孩子,日子过得很苦。苏东坡听了十分同情,念他被生活所迫,又系初犯,就放了他。阮小三千恩万谢,连连磕头,然后转身要走。

忽然,苏东坡叫住他,自己转身到书房,挥动大笔,在宣纸上点了一个墨点,然后将那宣纸卷好,送给阮小三,跟他说,那梁上的钱袋只有150钱,拿去也派不上用场,这张纸可值一万钱,你好生保存。阮小三接过纸,半信半疑,不便多问,只得告辞回家。

第二天,几个财主来到苏东坡家取墨宝,他们一看题字,苍劲有力,非同一般,心中十分高兴,突然发现南天门的“门”字少了一笔,忙请教苏东坡是何缘故。苏东坡笑笑说:“噢,我想起来了,这一点忘在后村阮小三家里了,你们去取吧!”

此时阮小三正在家里端详那张宣纸上的墨点,他想:这一点就值一万钱,会不会是苏老爷捉弄我?他想得出神,几个财主上门来,他们向阮小三要那个墨点。阮小三想起苏东坡的话,开价一万钱,少一钱也不给,财主知道苏东坡的墨宝值钱,只好答应了。

财主走后,阮小三将一万钱用布包好,给苏东坡送去。苏东坡不肯收,他对阮小三说:“我每天150钱,足矣足矣。”

阮小三不懂,他问苏东坡:“老爷你浑身是宝,写一点就值一万钱,为什么日子过得如此清苦?”

苏东坡笑道:“君子倡俭,一曰安分以奉福,二曰宽胃以养气,三曰少费以养财,此乃三养也。”

金钱固然是个好东西,能让你吃穿用样样都不愁,但是金钱买不来平静的心态和快乐的感觉,因此有了花不完的金钱不一定就有快乐。相反,坦坦荡荡地生活,简简单单地做人,清心寡欲,适度消费,即使每天只有150钱的开销,也是快乐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