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铁 正文 第一章 劫匪

欧阳乾乾 收藏 12 16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


第一章 劫匪

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

索马里沿海。雾气已经逐渐消去的山中,山下的人稀稀疏疏的穿行于冷清的早市,没有人发觉山上有什么异样。其实就算抬头去看,也不可能发现。因为那一点伪装,实在是逼真到了极点。

如果可以走进细看的话,会发现草丛中有一蓬突出来的草。草里面是一截乌黑的枪管。枪管再往上,是国产最新制式的光学瞄准镜。瞄准镜后面的眼睛已经布满血丝。

没人知道这人已经潜伏了多长时间。他的头朝着领子边的无线通讯稍微一侧,干裂的嘴唇动了动:“报告总部,这里是暗铁九号。一切正常。目标仍未出现。完毕。”然后,依旧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监视着早市。

身如磐石。虽然早已经习惯了这枯燥的潜伏,但思绪有时候会自己飞出,偶尔想起那个让自己命运改变的时刻。

二零零二年春,巨技散打馆。

欧阳莫一个低鞭腿扫倒了对方。

对方刚爬起来,欧阳莫又是一个低扫。对方急忙往后一退,欧阳莫接着紧跟上去,一个高鞭腿“啪”的打在了对方脸上。利落的击倒。

下面围坐的学员响起了掌声。

一个学员扭过头,对另一个学员小声的说:“这已经是欧阳教练打倒的第六个踢馆的啦。”

欧阳莫去洗了把脸,就在这时,手机响了。他接起了电话,说了几句,面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还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欣喜。挂了电话,他就匆匆走过去,敲了敲馆长的房门。

里面的声音说道:“请进。”欧阳莫一推门,进去了。也不说话,一脸的局促。

屋里的馆长坐在椅子上,是一个面相彪悍的中年男子。他看到欧阳莫局促的样子,皱了皱眉头,说道:“欧阳啊,你不用说话,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又想要请假是不是?”

欧阳莫“嘿嘿”笑了一声,说:“这次真是有事。学校组织去安徽古镇写生,研究生必须要去。”

馆长看着面前这位嬉皮笑脸面容白净其实已经老大不小的欧阳教练,无奈的叹了口气,说:“真不知道上学有什么用,上完了本科上硕士,你都快上到三十了!”

欧阳莫听得这话,也不尴尬,辩驳道:“我是为了在学术界能有进一步的发展……”还没等他说完,馆长就打断了他的话,敲着桌子说:“欧阳啊欧阳,你说说你这两个月都请几次假了。你妈过生日你请假,学校上课你请假,公务员考试你请假……唉,对了,你公务员考试过了没?”

欧阳莫笑道:“没戏。没钱没人的,指啥考啊。也就是重在参与,扩大内需。要是考上了,还能在这麻烦你?”

馆长被这一句话逗得憋不住,笑了起来。说道:“好好。请吧请吧。看在你不断的对付来踢馆的份上。我先亲自上阵,带着学员训练,你就疯去吧。对了,你这次请几天啊?”

欧阳莫这时候已经一脚迈出了门槛,回头说了一句:“一个月。”“嗖”的一声,没了踪影。

馆长一听,“哎呀”一声,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

欧阳莫坐在大巴车上,跟同学有说有笑,异常兴奋。他早就盼着出去写生了。倒不是出于对艺术的热爱,而是因为能跟一个同班的女生有更多的接触,虽然人家已经有男朋友了。

欧阳莫在说笑的空挡,偷眼看了看左排的章莉。章莉正在低头跟女同学低声谈论着什么,不时发出窃喜,丝毫没有注意到别人偷偷的注视。欧阳莫的心中有一丝沮丧。

下午到了古镇。从上午九点坐车到现在,大家饿的肚子咕咕叫。带队老师也是饿的吃不住,先带着二十几个学生去了古镇上的饭馆。

欧阳莫一看,哟呵,“清风酒铺”。名字都起的古色古香的。带队老师说,这是古镇上最大的一家饭馆了。

屋里很大,全部是木制桌椅,仿效古时的风格。欧阳莫与同学打趣道,旅游经济搞的不错啊。

二十多人分了四桌坐下。菜上的很快。大家都是饿的紧了,也没大尝出来这古镇饭馆做菜的味道如何,就拼命地往嘴里送。欧阳莫在满口大嚼之际,心里有一点遗憾:怎么就没把自己跟章莉安排在一桌呢?

欧阳莫又转头去偷看章莉,还没转过头去,“哐当”一声巨响,把他吓的差点从板凳上跳起来。所有人都是一惊。大家抬起满嘴是菜的脸,看到四个凶神恶煞般的人踹开了门,走了进来,每个人手里还拿着一把黑亮的枪。

同学们被这瞬间发生的事情惊呆了,不知怎么回事。大家都停止了吃饭,怔怔的看着走进饭馆的四个人。带队的老师马上站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一个背着包的男人就拿着枪对住了他,恶狠狠地喊道:“坐下,全都给我闭嘴!谁敢乱动立马毙了!”

老师马上坐下了。一帮人惊恐的看着这四个拿枪的家伙。没有人敢乱动一下。欧阳莫也怔怔的坐着,心里的惊恐到了极点,再也没心思转头去看章莉。

两个人在饭馆的大厅里,拿枪对着他们。另外两个人去了后面厨房,把三个厨师还有几个服务员赶了出来,全部弄到了饭馆大厅。然后让所有人全部靠墙蹲好,双手放在头上。

欧阳莫跟着他的同学们全部靠墙蹲了下来。双手抱着头。忽然间让欧阳莫感觉极具讽刺意味的是,章莉就蹲在了他的旁边。

刚刚蹲下,就听到了外面的警笛大作。大家一阵骚动。

一个穿牛仔裤拿枪的家伙立即凭空放了一枪,声音震耳欲聋,男生全被吓的心里“咯噔”一下,不少女生已经被吓的小声哭了起来。那穿牛仔裤的家伙喊道:“所有人都别动!谁敢乱动老子就打死谁!”

听到了枪声,外面警察的声音马上透过喇叭传了进来:“里面的劫匪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要伤害人质,罪上加罪。赶紧出来投降,争取宽大处理……”

背包的劫匪躲在门后,朝外面大声的喊:“抢银行已经是死罪了!投降也是死!我们现在手里有三十个人质。给我们一辆防弹汽车,四把冲锋枪。从现在开始,车不来的话,每隔十分钟就杀一个人质!”

蹲在地上的众人听到这话,心里的恐惧到了极点。欧阳莫蹲着的腿已经开始打颤了。他手心里全都是汗。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电视上看过无数次的情节,怎么会这么突然地活生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在这紧张的时刻,欧阳莫的思绪甚至有点模糊。他忽然想对旁边的章莉说几句安慰的话,但他又不敢。他又开始怀念散打馆那个面相不善的馆长了,现在觉得那张脸是那么的亲切。紧张的空气甚至让他有点眩晕。

外面的警察依旧在不停地喊话,里面的劫匪也在不停的提着要求和条件。可欧阳莫什么都听不清楚。他蹲在那里,思维有点模糊,肚子紧张的有些绞痛。他多希望这是一个噩梦,自己马上要从梦中醒来。他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找梦醒后的那种轻松感。

这时候,一个光头的劫匪忽然拉起一个人站了起来,众人一阵小小的骚动。欧阳莫立即清醒了过来。他仔细一看,被拉起来的人是同学张淳。那个劫匪把张淳直接推到了门口,用枪抵住了他的后背。张淳的脸因为恐惧都变形了,颤颤抖抖的说着:“别……别……”

“砰”的一声。张淳倒在了饭馆门口。一身的血。

欧阳莫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恐惧已经麻痹了他的大脑。他已经觉得自己无法思考了。

一些胆小的女生再也承受不了,嚎啕大哭起来。那背包的劫匪喊了一声:“都给我闭嘴!谁敢再出一声,现在就死!”

这一嗓子喊过,那些女生的嚎啕都变成了小声的啜泣。

外面的警察又在喊话:“不要再负隅顽抗,不要伤害人质。赶快出来投降,争取宽大处理。”

那背包的劫匪不答话。过了一阵,对着外面的警察喊道:“又过十分钟了!”说完对着那光头的劫匪使了个手势,示意他再揪一个人质出来。

那光头的劫匪点了点头。拿着枪就朝着欧阳莫的方向走了过来。

欧阳莫的心“怦怦”的乱跳。他看着那光头的劫匪,脸上惊恐的神色如同待宰的羔羊。

光头劫匪走了过来,在欧阳莫身边停住了。他伸出手,抓的却不是欧阳莫。他抓住的,是蹲在欧阳莫旁边的,章莉的头发。

章莉开始撕心裂肺的哭喊了起来。她拼命甩动着头发,想要挣开光头劫匪的手。凄惨的喊着:“放开我,放开我……”

光头劫匪就像拎着一只小鸡一般,把章莉朝门口拖去,让她面对着外面的世界。然后,用乌黑的手枪抵住了她的后背。

章莉已不再挣扎。她缓缓的回过了头,脸上尽是哀怨的泪水。

她对着身后的众人,看了一眼。

欧阳莫知道,她这一眼,想看的只是一个人。一个暗恋着她的人。

欧阳莫抬头看过去。看着那一双哀怨的眼睛,有怨恨,有不舍,有无助。

临死之前,那一丝丝的羁绊。

“砰”的一声巨响,章莉倒下了。

一地鲜血。

这一枪,让欧阳莫完成了从人到兽的转变。


后记:此小说是古风诗圣欧阳乾乾继《踢馆日记》、《对神之战》之后的又一篇力作。与以往不同的是,此篇十二月份新番的小说,写作于寒风呼啸的北方。寒冷的气候让作者的热血变成冰冷的铁流。

通过这部小说,大家将看到一个读书的少年,如何转变为冷漠的杀人机器。将看到一场牵涉到国际巨变的残酷,冷漠,现实,而又热血的军事硝烟。敬请期待下章:《困兽》。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