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谍 正文 第一章 帝国之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5.html

“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国征服,其他如小中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于我。”

这是日本帝国主义在昭和二年(1927年)召开东方会议后,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在给天皇的秘密折奏中所写的内容。在这一侵略方针的指导下,日本关东军策划于民国二十年(1931年)九月十八日炸毁了南满铁路沈阳北郊柳条湖附近的一段铁轨后,反诬是中国军队所为。随即炮轰中国东北军驻地北大营,次日占领沈阳全城。国民政府的蒋委员长坚持效仿清末老佛爷“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竟电令张学良的几十万东北军绝对不抵抗,退入关内,保存实力,以作剿共之用。致使东北三省不到半年全部沦陷。

日本人为了推行以华制华的侵略方针,于次年三月在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以新京(今长春)为都城。在关东军情报部高级特务土肥原贤二、川岛芳子等人的精心策划和安排之下,将中国清政府的末代皇帝薄仪从天津诱骗到新京当上了傀儡皇帝。此后,日本关东军不断向热河、察哈尔进犯。1937年“卢沟桥事变”所导致的中日大战全面爆发之前,中日军队早已在长城内外激战数年。而国民党中央军的主要兵力全都投入到了围剿红军的“安内”战场上。满洲这块物质资源富饶的宝地,为日军的继续侵略提供了丰富的后勤支援。这里便成另外日本在本土之外的重要战略基地,其地理位置在军事上的优势非常明显:向西南方向的蒙古、华北广大平原入侵,部队能迅速展开和随意选择攻击目标,能和“田中折奏”中的观点相印证;向北可入侵苏联,实行全球性侵略扩张。因此,满洲也就成了中国国民党、共产党、苏联、朝鲜、韩国等各国各派间谍云集之地。日本关东军在这里当然更是建有非常完善的情报系统和反间谍机构。

1937年6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天色朦胧,在哈尔滨市的日军情报机关里,刚从奉天赶来巡视的土肥原贤二正坐在一张红木书桌前仔细地审阅着一份文件。在他的对面站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头戴黑色礼帽的人,帽子前沿压得很低,根本看不到她的脸,但她丰满的胸部却显露了她是女扮男装。这位恨自己不是男儿身的女子就是有“帝国之 花”之称的日军情报部王牌女间谍川岛芳子。土肥原贤二看完文件,神秘而严肃的脸庞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提笔在文件结尾的空白处签了名,将文件合上,文件的封面用日文写着“飞雪行动”。

“芳子小姐真不愧是我们的帝国之花,你所制定的这一计划很有远见,而且非常完美,这一计划就由你亲自负责实施。”土肥原贤二肥胖的圆脸笑得满脸横肉打紧。

川岛芳子谨慎地说:“为了这一计划的实施,学生未经将军批示就秘密回日本做了整容手术,请将军按军法处置。”

土肥原贤二站了起来,笑道:“芳子小姐不必自责,你这也是为了工作需要,为了不暴露身份,现在除了我知道你的身份以外,已经没人能认出你来了,真不愧是我的学生,你早已青出于蓝了。我为你感到骄傲,更为帝国感到骄傲。”

川岛芳子以职业军人常有的口气道:“感谢将军多年来对学生的栽培,不是之处还请将军多多指教。”

土肥原贤二将文件装入一封写有“绝密”字样的档案袋里,递给川岛芳子:“你速返回奉天,将这份文件送交二号档案室,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动这份文件,你的身份也尽量别让自己人知道。”

“哈依!”川岛芳子双手接过档案。

土肥原贤二又严肃地称赞川岛芳子:“你可是我们日满两国之巾帼英雄,两国女性之典范。希望你早日完成这一计划。”

川岛芳子信心十足道:“学生保证在皇军进驻上海前完成这一计划。”

正在这时,门外有人喊“报告”。土肥原贤二道:“进来。”

开门进来的军官五十来岁,身材瘦小,戴着一副眼镜,此人正是哈尔滨特务机关长安藤麟三将军。

“安藤君,是那部苏联电台有消息了吗?”土肥原贤二激动地从办公桌前走出来问道。安滕麟三面色沉重,侧眼打量了下自己已经不认识的川岛芳子,欲言又止。

土肥原贤二挥挥手:“但说无妨。”

安藤麟三垂头道:“不是,是关内发来的情报,通过我们潜伏在共党内部的内线得知,中共特科派遣了一名代号为‘401’的间谍秘密进入我市,来执行一项绝密任务。”

土肥原贤二向窗边走了几步,问道:“关于这个‘401’的情况还知道多少?”

安滕麟三摇头叹息:“目前还不了解‘401’的情况,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他到这里来做什么就更不清楚了。”

土肥原贤二在书桌前来回走动,皱眉沉思着。

川岛芳子突然请命道:“将军,要不我先留下,帮着把这个案子破了再走?”

土肥原贤二止住脚步,摇头道:“上海那边的工作更离不开你,这里的一切我们能处理好,你就放心去吧。”

川岛芳子低头道:“哈依!学生告退。”随即转身离去。

在土肥源贤二看来,中共特科派遣一名间谍到东北来执行任务是很平常的事,战争年代嘛!作战双方如果不派间谍到对方的辖区内活动,那才是不正常呢,就现在潜伏在满洲各地的国共两党的间谍不知道有多少呢,而且还有他们所领导的武装队伍。

川岛芳子离开后,土肥源贤二背着手走动了几步,又平静地说:“我此次来哈尔滨,主要是为了弄清有关苏联国际间谍一案。根据可靠情报,两月前赵尚志的大军攻占舒尔河街就是由于得到了我们那里兵力空虚的情报,而这一情报就是苏联间谍通过哈尔滨的秘密电台发送回莫斯科,再转到中共手中的。哈尔滨紧邻苏联,苏联间谍往返频繁,这里是他们的情报中转站。他们的格柏乌、契卡(即后来的克格勃)、总参四部都打着共产国际的招牌向满洲境内派遣大批间谍,他们在这里的活动最为猖獗,严重威胁到满洲的安宁。关东军宪兵司令东条英机也非常关心你这里的反间工作,严令要加强防谍对策。你们哈尔滨特务机关是侦察苏联情报站的大本营,一定要充分发挥你们的作用。如果再不把潜藏在这座城市的那部秘密电台找出来,不知道还有多少情报会通过它发送到莫斯科去。”

安藤麟三垂头道:“这次有将军阁下亲临指导,我们一定能一举破获这个苏联谍报网。我们已经在全城安装了36架探测器,从各个方位不断搜寻电波,还增派了几辆侦听巡逻车,在各街道穿插搜索,只要他们敢再用这部电台,10分钟之内就能找到他的准确位置。另外,根据浅野大佐的调查,在道里中央大街上岛酒吧上班的苏联籍女服务员玛雅莉是苏联的间谍。浅野大佐已经派人对她进行监视了。她是长期固定在一个地方工作,以接近去喝酒的我军官兵达到收集情报的目的,绝非是一个人单独行动,肯定还有同党,说不定与我们一直在查的那部电台有关。”

土肥原贤二停站在窗户边,转头面向他,以命令的口气道:“要一网打尽。”

安藤麟三语气坚定地回答:“明白,我这就去布置。”

土肥原贤二突然又阴险地笑道:“石井四郎的731部队细菌实验场正从背阴河秘密迁往哈尔滨,他对我说急需大批活人做实验,你就将抓到的这些人通通送给他吧。”

安藤麟三会意地赔笑着:“哈依!”

土肥原贤二漫步走回办公桌前,话题一转:“你的女儿安藤美子小姐快要从北海道间谍学校毕业了吧?听说她在刚进学校时就有了北海道女神之称。”

安藤麟三木讷的脸上掩饰不住喜悦:“她下个月就要到达支那来开始她的使命了,今后还请将军多多指教她。”

土肥原贤二嘉许地说:“有其父必有其女,她一定能为我们帝国的圣战创造辉煌的业绩。”

浅野大佐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独自一人来到了道里中央大街的上岛酒吧门前,他一下车先扫视了一下周围,见稀少的行人在路灯照耀下行走,一片凄凉的景象。他看了下手表,已是六点一刻,刚迈步向酒吧里走去,侧面一个右手拿着竹棍,左手拿着一个烂碗的乞丐拦住了他,哀求道:“先生行行好,给俺一点钱吧,俺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

浅野大佐掏出钱包,取了几张零钞递给乞丐,道:“快点拿去买点吃的吧。”

乞丐接过钱后不停地向他弯腰致谢,小声道:“今天没人与她接头。”

浅野大佐进入酒吧后,在靠门口的座位上坐下,要了瓶红酒,喝着酒游目四顾,时不时地打量着在人群中穿行的服务员玛雅莉。玛雅莉一直保持着服务员特有的微笑,这浅浅的笑容在她一头飘逸的金色秀发下若隐若现,将她的容颜之美发挥到了令人心醉的境界。她还有着苏联成熟女性普遍具有的丰满诱人的身材。

吧台上的挂钟当地敲了七声,时针指到了7点,酒吧里上白班与夜班的服务员开始交接班,玛雅莉与其余几名白班的服务员一同到更衣室里换下了工作服,先后向店外走去。浅野大佐的一瓶红酒还没喝完,正悠闲地玩弄着手中的高脚酒杯,见那名扮作乞丐的日本间谍正坐在对面的街边吃着烧饼,便向他点头暗示,两人交换了下眼色。玛雅莉在三岔路口的路灯下站着环顾周围的行人,随即向岔道中行去。那名乞丐打扮的日本间谍低着头远远跟在后面。浅野大佐随即从酒吧出来,开车向情报部返回。

玛雅莉一直向前走了一里多路,突然回首,见有四人与自己往同一方向行走,相互间都隔了一小段距离,没有任何人因为她的转身而有什么异样的表情。她又行了几米远便迅速向左边的一条岔街行去。日本间谍走进了一间公厕,脱下脏衣裤,里面竟是一身干净整洁的蓝色西装,又将头上的乱发拔掉,却是一个光头,又从身后取出一顶礼帽戴上。出去后又远远地跟在玛雅莉的后面。这名日本间谍是一名侦察经验丰富的老手,他始终与目标保持着很远的距离,只是把她锁定在视线范围之内。

玛雅莉又行了几百米,突然站着去看贴在墙上的治疗性病的广告,斜着眼察看后面的人,她看到只有两人与自己往同一方向行走,她又仔细辨认了两人的外貌,已确定没有与她第一次转身所发现的人外貌相同或相似。她又行了几十米远,便向左边的一条岔道行去,然后躲在墙边又察看了下后面那两人,其中一个穿西装的男子走向了另一条岔道,另一女子仍旧继续直走。于是她就放心的走了。她并不知道那名日本间谍转到岔街口便脱下西装和西裤,又将腰间的一条腰带解开,拴在腰间的裙子放了下去竟是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摘下帽子,从后面取出一头长长的假发戴上,又将皮鞋的后跟拉长,一双男士皮鞋变成了一双高跟鞋,这一系列的动作和第一次一样,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换装后他又迅速跟了上去。

这时天色已晚,小巷里没有安装路灯,只能通过两边住房窗子里透出的灯光依稀看清道路。这条街巷已没有其他的行人,玛雅莉与日本间谍的距离越来越近,她已经能清楚地听见日本间谍的皮鞋踏地声。玛雅莉习惯性地转身看了一眼,日本间谍也正看着她,没有丝毫的紧张。这位日本间谍对于跟踪学与反跟踪学有着很深的研究,在日本中野陆军学校接受间谍训练时,理论课上常常要看此类题材的电影,他就特别反感故事里跟踪者一见目标回头就赶紧跟着转身或者假装买东西,他不知是跟踪者真的有那么愚蠢,还是编剧导演是傻子,竟会拍出那样糟的电影来戏弄观众。他将他的这些观点写进毕业论文中,并得到了教官的高度赞扬。

玛雅莉虽然没有看出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但是职业习惯使她比常人敏感得多,直觉让她有些紧张,于是伸手摸了摸身上的枪,放慢了脚步。日本间谍却依然以原来的速度行走,没过多久就走在了玛雅莉的前面,他心里虽然很担心,因为目标在自己后面,自己又不方便回头,在夜里人少时采用这种跟踪技巧很容易丢失目标,但是他更清楚这名苏联女间谍的反跟踪能力也很强,要让她不起疑心,只能这样冒险。没行多远日本间谍就采取了补救措施,斜穿街道去了另一边,借此机会斜眼察看玛雅莉,见她在一家写着“招待所”的地下旅馆门口停下,正注视着他,他便急忙走入一条岔巷,侧身在墙角偷看玛雅莉。他猜想玛雅莉已走了这么远的距离,应该要进入附近的秘密藏身点了。

玛雅莉看了看巷子两头,见两边都没有人,便向招待所内走去。

日本间谍心中窃喜,心想总算确定了猎物的藏身之处了,但他还要留在那里继续观察一会,因为他清楚地记得教官在讲授反跟踪学时所提到的一个重要细节:如果你在大街上怀疑有人跟踪你,那就往商店、酒吧、旅馆里面走,或上公共汽车,上地铁,但进去或上去之后,一会又出来或下来,如果有人也跟着你这样走一趟,那就能确定被人跟踪了。所以他不敢急于进去,而是点燃一支烟抽了起来,街巷里死一样的寂静,他抽完一支香烟后才向招待所走去。

招待所里坐着一位打扮妖艳的女人,正照着镜子自我欣赏,见他进来,女人问道:“小姐要住房吗?一个还是几个?”

男扮女装的日本间谍学着用女人的声音回答:“我有一个苏联的女同事让我来这里找她,她应该刚到不久,请问她住的是哪间房?”

女老板放下镜子,打量着日本间谍,神秘地笑道:“你们是不是做那生意的?今天可有三个男人,就你们两个女人伺候?怎么也不舍得钱多开间房呀!这外国人也真贱,做那种事也几个人挤在一间房子里。”

日本间谍摸了几张满币递给她,说:“等会少不了你的好处,你快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我可没接过外国客人。”

女老板接过钱,神秘兮兮地说道:“你那同事在二楼六号房,那是一个苏联记者叫什么西比西斯基的长期包的房间,你那女同事经常来陪他过夜,可今天还来了两个男的。”

日本间谍露出一脸喜色:“是吗?那我回去再叫个姐妹来,等会我一定让那两个外国佬多开两间房。”说完便兴奋地出了旅馆。

“那你可快点呀!”女老板随口回了一句,对她来说这类妓女嫖客开房的事情已经司空见惯。

日本间谍来到附近大街上的一个公用电话亭,拨通了特务机关的电话,正守在电话旁的土肥原贤二、安藤麟三、浅野大佐三人都先是一惊,安藤麟三抓起电话,冷静地“喂”了一声,只听电话里传来了期待已久的声音:“将军,我已经找到玛雅莉的位置,他们有几个人正在聚会,这正是一网打尽的大好时机。我过去继续侦察,请将军迅速派人来,地址是在……”电话里突然没了声音。

安藤麟三对着电话大喊了几声,仍旧没有声音传来,已知对方出事。他挂了电话,向浅野命令:“立刻给我查出这个电话是从哪里打来的,行动队马上出发,开往道里中央大街的上岛酒吧附近待命,所有侦察巡逻车都开往那个区域,通知宪兵队配合,封锁那一地区的各条街道,尤其是通往木介街的苏联总领事馆的道路和通往白俄特区的道路。”

浅野大佐立正连声道:“哈依!”

浅野大佐出门后,土肥原贤二和安藤麟三脸上都显露出既兴奋又紧张的神情,他二人都是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老牌谍报人员,深知情报战线的复杂多变,任何行动在没有成功完成之前都会有意想不到的变故发生,打回电话报告情况的间谍突然没有了声音就是最好的证明。

招待所的女老板又拿起镜子照来照去,她心中还奇怪那名妓女去叫人怎么还没回来?这时,一个身着白色西装,白色风衣,白色礼帽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的风衣领子拉得很高,帽檐压得很低,完全看不清他的脸,右手还提着一团衣物。

女老板一见是男人,立刻放下镜子,勾魂似的笑着:“先生是要住房吗?我这里可有上等的客房。”

白衣男子礼貌地回答:“我是来找人的。你这里应该来了一个苏联女人吧?你能告诉我她在哪里吗?”

女老板娇媚地笑道:“哎哟哟!又是来找那洋妞的,这外国女人对咱们中国男人的吸引力也有这么大?”

白衣男子从身上摸出几张日币递给女老板说:“我是真的很爱她,已经追求她好多年了,现在终于有钱了,一定要把她娶回去,希望你能帮帮忙。”

女老板看到钱,笑着说:“看你这么痴情,我就不瞒你,她住在206房,不过那个外国妞可风骚呢,说不定现在正在为三个客人服务呢,你要是真娶到她了,以后可得管紧点。”

白衣男子说了声谢谢,便低着头向楼梯上走去。走上二楼后便放轻了脚步,看着门牌号,一步一步来到了206号房门前。他贴着门隐约听到里面传出小声的俄语谈话声。他轻轻敲了几下房门,房间里的说话戛然而止,一个男人用中文问道:“是谁?”

白衣男子回答:“送开水的。”

房门打开后一名苏联男子挡在了门口,白衣男子一掌将他推进房间,自己也冲了进去,反手关上了房门,里面的三名苏联男子已经用苏式左轮手枪对准了他。

玛雅莉谨慎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白衣男子笑道:“大家别紧张。”说着将手上的衣物包慢慢放到桌子上,道:“这是我送给诸位的见面礼,还请笑纳。”

一男子伸手打开衣物,里面竟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是男人的头,而且没有头发。那名白衣男子又道:“玛雅莉小姐,你今天下班后一路上非常谨慎,一定还记得第一次回头时发现一个乞丐,第二次发现一个穿绿色西装的男人,第三次看见的却是一个穿长裙的女人?其实你看到的那些人都是这个人装扮的,我已经把他的人头割下送来了。”

玛雅莉大惊失色,但随即正色问道:“那你又是什么人?”

白衣男子道:“中共特科侦察员,到这里来执行一项重要任务,现在有事需要你们的帮助。”

三名苏联男子交换了下眼色,都收起了枪,但并没有放松对他的警惕。

玛雅莉打量着他又问:“什么事?”

白衣男子道:“我想请你们帮我发一封电报。”“难道你们在这里没有秘密电台吗?”

玛雅莉感到十分奇怪。白衣男子道:“应该有吧,但我无法找到,因为我一直都是单独行动的,除了和总部单线联系外,没有任何上线下线,此次也是机缘巧合我才找到你们的。”

“可是我们这里非常危险,日本间谍的侦听电台已经注意到我们这部电台了。他们的无线电定位侦察技术非常的先进,我们这几天都不敢打开电台,正决定明天一早就将电台转到郊外,要不我们明天再帮你?”玛雅莉想了片刻才回答。

白衣男子却急切地说:“可是我时间很紧,今晚就得离开此地,必须立刻将情报发回去。电报内容就几句话,希望能得到你们的帮助,而且你们也不能再等到天亮了,必须马上转移。日本人很快就会找到这里。”

玛雅莉用俄语询问那三人,三人都摇了摇头。白衣男子更急了,伸手握紧了风衣口袋里的驳壳枪,但还是冷静地诱导道:“你们到满洲国来收集日本人的情报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因为担心日本人会北侵苏联吗?我们收集日本人的情报也是为了保卫我们的祖国,也就是说日本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因此,我们应该互相帮助。何况,我们党跟你们苏维埃政府一直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且经常互换情报。我党的许多同志都曾到贵国的中山大学、东方大学,伏龙芝军事学院、莫斯科军事学院、莫斯科国际列宁学校等各大学院学习,甚至不少人加入了你们的组织。当年孙中山先生在广东创办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也曾得到贵国大力支持。我们两国有着如此亲密的合作关系,为什么我们之间就不能?”

四名苏联特工交换了下眼色,又用俄语商量了几句,玛雅莉笑着对白衣男子点了点头,说:“先生不但机智勇敢,而且知识渊博。非常荣幸能认识你这样的同行,中国有你这样的能人,一定能取得胜利。战争结束后你倒很适合做一名外交家。”

白衣男子如释重负,欣慰地说道:“谢谢你的夸奖。”

三个男人中有一个是报务员,他坐到电台面前,迅速架好天线,接通电源,打开旋钮开始调整电台。另外两名男子忙着收拾东西,烧毁文件。

报务员调式完毕后对白衣男子说:“可以开始了。”

“非常感谢。”白衣男子说着从身上取出一张纸条递给他,“这是我们电台的频率和呼号,内容在背面。”

报务员看了看背面的内容,是用中文写的,不由得担心地提醒道:“你不译成密码吗?我们这部电台已经被日本人监听了,我一发报,他们肯定能拦截侦抄到。”

白衣男子道:“我对这些不懂,你就用明码发出去好了,反正这些内容我也不大明白。”

苏联报务员戴上耳机,开始呼叫对方电台,几次呼叫后才联系上,喜道:“联系上了,对方向你问好,并且问你喜欢喝咖啡还是奶茶?”

白衣男子道:“我喜欢喝清香淡雅的绿茶。”

玛雅莉提醒地说了声:“如果日本人监听到了你们的求证信号恐怕会对你们不利的。”

白衣男子回答道:“不用担心,我们每次的求证信号都不相同。”

屋子里只能听到报务员按动电键时发出的嘀嘀哒哒的声音。

外面街上的侦听巡逻车幽灵似的穿插着。

在日军情报机关的办公室里,土肥原贤二和安藤麟三正焦急地盯着城区地图分析着。监听室的一名秘书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报告:“我们监听的那部苏联电台终于发报了,但由于时间太短,没能找到准确的位置,不过发报的内容已被我们侦抄到。”

土肥原贤兴奋地问道:“内容是什么?”

秘书打开了文件夹,大声念道:“我喜欢喝清香淡雅的绿茶。朋友已死,并非死于日伪特工之手,而是国民党中统的女特工所为。他临死前还说道,秘密在《玫瑰花图》里,中统的人也在找,你们要小心。另外一定要阻止‘BJC计划’,401报告完毕。”

安藤麟三奇道:“这是什么意思?”

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安藤麟三奇拿起电话,电话里传来浅野大佐的声音:“报告将军,我们已经找到这部苏联电台,可是……人已经全部从后窗逃跑了,不过宪兵队早已封锁了附近各个出口,他们是逃不掉的。我决定进行挨家挨户的搜查。”

安藤麟三果断地命令道:“全部抓活的,还有,和他们一起的那个中国人,就是代号为‘401’ 的共党间谍,那是一条大鱼,绝对不能漏网。”

浅野大佐毫不犹豫地喊道:“哈依!”

次日凌晨,在情报部办公室里,土肥原贤二正背着双手站在窗边。他身后站着的三人分别是负责此案的安藤麟三、行动队长兼宪兵队副队长浅野大佐和随土肥原从奉天来的特高课高级特工山口弘一大尉。

安藤麟三打量了一下几人,心里明白这责任还得由自己承担,哪怕只是口头上的自责,于是首先说:“我们没能完成此次任务,请将军处罚。”

“他们是杀了我们宪兵队的人,换了我们的衣服逃走的,我应负完全责任。”浅野大佐知趣地替长官分担责任。

土肥原贤二挥了几下右手,转过身来,说:“都不用说了,胜败乃兵家常事,能吸取教训就好,对于我们截获的这封电报,你有何看法?”

安藤麟三狡猾地用询问的方式回答:“这份电报的内容不大清楚,前面那句话肯定是验证身份的暗语,后面的是不是也是用的暗语?”

土肥原贤二摇了摇头:“我看不是,这份电文的内容很清楚,主要讲了两件事,一是有关《玫瑰花图》之谜,二是‘BJC’计划。文中所提到的‘朋友’临死前说的话虽然有些不明白,但我认为发报的‘401’可能也不明白。‘朋友’是谁?可能确实是‘401’的一个朋友,也有可能只是一个代号。这个‘朋友’既然刚死,我想从近日城内所有死亡或失踪的人中调查,应该可以查到线索。另外,那个‘朋友’在临死前对‘401’说你们小心,他既然用了‘你们’一词,就证明这个‘朋友’应该不是共党的人,而是其他派系的。这个‘朋友’是死于中统特工之手,那就是说中统的人和共党的‘401’一样,都想通过‘朋友’知道一件秘密,而这秘密却藏于一幅画里。”

“将军的分析非常有道理,他们中国谍报界的人互相斗争,这对我们倒是好事。” 浅野大佐巧妙地迎合着。

“将军,还有一事我不明白。”安藤麟三郑重地说道。

土肥原贤二分析出了他的想法:“你是说‘BJC计划’吧?”

安藤麟三试探性地问道:“是的,不知‘BJC计划’是不是我们哪个情报机关制定的呢?”

土肥原贤二叹了口气:“这个问题我已经查过了,我们任何一个部门都没有制定过这一计划,而我们的民间情报组织也没听说过这一计划。”

安藤麟三以谍报专家的思维方式连分析带提问地说:“那个‘朋友’让‘401’防止‘BJC计划’那证明这个计划对共产党是不利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这一地区,可这一计划又不是我们制定的,那会是谁制定的呢?难不成是国民党的军统或中统?”

土肥原贤二一拳打在桌面上道:“动用我们在中国的所有情报网,一定要查清这些谜底,最重要的是尽快找出这个神秘的‘401’。过不了多久,我们的军队就要大举进攻支那了,前线大规模的部队作战离不开我们的情报来源,因此我们的工作量也会大大的增加。”

安藤麟三应道:“为了帝国的圣战,我们一定会充分发挥我们的能力,确保我大后方的安宁。”

土肥原贤二道:“现在我命令……”安藤麟三、浅野大佐、山口弘一都立正听令,狭小的办公室内弥漫着一派紧张的气氛。土肥原贤二接着说道:“安藤君、浅野君,你们一定要尽快调查清楚与‘401’有关的情报,以及继续追查苏联间谍的下落。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安藤麟三和浅野大佐齐声道:“哈依!”

土肥原贤二续道:“我还要去趟齐齐哈尔,山口君,你就不必与我同行了。你亲自去趟关内,参与北平情报站的工作,收集有关北平的所有情报,为我军进攻北平做最后的准备。”

“哈依!”

“为了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圣战早日胜利,充分发挥你们的特殊才华吧。我们的情报侦察和反侦察工作都要做到世界领先水平,因为我们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军人。”土肥原贤二说着兴奋地用右手食指在墙上一张世界地图上的亚洲区域画了个大圈,“为了早日实现天皇陛下大东亚共荣的愿望,就看你们的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