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淫嫖娼”已经公开合法了吗?  zt

“卖淫嫖娼”已经公开合法了吗?




古彭万俟轩




笔者孤陋寡闻,早在去年(2009年)12月23日就公开发布的一条重要消息,直到昨天(2月18日)晚上我才第一次发现,时间晚了将近两个月。被我漏掉的这条重要消息,就是 2009年12月23日 刊发在浙江省《今日早报》A10版“城市.教卫”版块上的一篇新闻。新闻标题很长,肩题为:杭州市疾控中心干预娱乐场所服务小姐艾滋病防治一年;主题是:安全套使用率提高到近9成。


笔者之所以说这篇文章重要,是因为我从这篇文章里有了重大发现。那就是:改革开放以后,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终于从羞羞答答半遮面的尴尬状态中走了出来,理直气壮地向外界宣布:“卖淫嫖娼”已经公开合法了!


为什么这样说呢?请看这篇新闻所报道的内容。该文介绍说:“杭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陈树昶领衔的科研组,耗时近两年,做了个《杭州市娱乐场所服务小姐艾滋病相关行为干预研究》的课题,探索娱乐场所服务小姐的社区、短信等综合干预形式。昨天,课题顺利通过省级专家组验收。该研究项目于2007年2月开始在上城区实施。2月至7月,科研组对来自宾馆、酒店、夜总会、桑拿、休闲店、卡拉OK、歌舞厅、酒吧和洗脚屋、发廊以及路边店、站街等257名16-51岁的娱乐场所服务小姐进行基线调查。之后,开展了为期一年多的包括社区干预、外展服务、同伴教育、短信干预和转介服务为一体的综合干预。”


看到没有,由省会“城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陈树昶领衔的科研组”,针对“服务小姐”如何预防“艾滋病”这一研究课题进行跟踪“基线调查”,“耗时近两年”时间,终于“顺利通过省级专家组验收”。这个“城市疾控中心”和“省级专家组”,难道不是国家、政府的办事机构吗?


该新闻接着介绍说:“这一年多中,干预工作队伍先后36次深入到348家休闲娱乐场所开展干预工作,宣传和干预近2000人次,发放安全套约7000只。娱乐场所服务小姐的艾滋病相关知识率从干预前的13.23%提高到干预后的33.97%;使用安全套情况,最近一次与客人发生性关系时安全套使用率从干预前的70.50%提高到干预后的88.9%,最近一个月每次与客人发生性行为时均使用安全套的比例从干预前的25.81%提高到干预后的63.42%。”


这就告诉我们,国家“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不仅深入“宾馆、酒店、夜总会、桑拿、休闲店、卡拉OK、歌舞厅、酒吧和洗脚屋、发廊以及路边店”等现场,对“近2000人次”的小姐宣传了“使用安全套”的“相关知识”,还直接给小姐“发放安全套约7000只”。这么细致入微的描写,难道还不能说明“卖淫嫖娼”已经公开合法化了吗?


三十年的羞羞答答,三十年的吞吞吐吐,三十年的欲盖弥彰,三十年的欲说还休,这个一向不敢见人的小“媳妇”终于掀开盖头拜见了“公婆”。伟大的“改革开放”事业,终于进一步开放了“裤腰带”,开放了“红裤头”,为社会主义中国带来了空前绝后的“繁荣娼盛”!


卖淫嫖娼是资本主义制度的一大特色,是不平等社会的一块毒瘤。共产党执政下的社会主义中国,怎么能让妓女合法存在呢?新中国成立以后,毛主席领导的新政权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消灭了娼妓制度,杜绝了卖淫嫖娼等丑恶现象和社会顽疾。但是,改革开放以后,已经消失数十年的丑恶现象再次死灰复燃,短短几年时间就布满城乡的大街小巷。有人一针见血的指出:现在口头上喊的是社会主义,实质上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是典型地“挂着羊头卖狗肉”!


也许改革精英们会狡辩说,卖淫嫖娼公开合法有什么不好?它将带动相关产业的复兴,拉动经济的发展,减少性犯罪,解决性饥渴,是于国于民都有利的事!


既然是这么好的事,这些改革精英们怎么不把自己的姐姐妹妹送到“宾馆、酒店、夜总会、桑拿、休闲店、卡拉OK、歌舞厅、酒吧和洗脚屋、发廊以及路边店”里去服务呢?


我实在不想再说什么了。如果有些人已经不知羞耻为何物的话,你还能说啥好呢?草民们只能面对现实自我解嘲:对于不要脸的人,你说什么都是对牛弹琴!




附件:《今日早报》新闻


杭州市疾控中心干预娱乐场所服务小姐艾滋病防治一年——安全套使用率提高到近9成


□通讯员 施水泉 本报记者 何丽娜


早报讯 娱乐场所服务小姐文化程度、经济社会地位低下,对性病、艾滋病的认识不够,性行为中安全套的使用率低(全国平均仅10%左右)。是我国性病/艾滋病传播的核心人群,杭州也不例外。


杭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陈树昶领衔的科研组,耗时近两年,做了个《杭州市娱乐场所服务小姐艾滋病相关行为干预研究》的课题,探索娱乐场所服务小姐的社区、短信等综合干预形式。昨天,课题顺利通过省级专家组验收。


该研究项目于2007年2月开始在上城区实施。2月至7月,科研组对来自宾馆、酒店、夜总会、桑拿、休闲店、卡拉OK、歌舞厅、酒吧和洗脚屋、发廊以及路边店、站街等257名16-51岁的娱乐场所服务小姐进行基线调查。之后,开展了为期一年多的包括社区干预、外展服务、同伴教育、短信干预和转介服务为一体的综合干预。


这一年多中,干预工作队伍先后36次深入到348家休闲娱乐场所开展干预工作,宣传和干预近2000人次,发放安全套约7000只


娱乐场所服务小姐的艾滋病相关知识率从干预前的13.23%提高到干预后的33.97%;使用安全套情况,最近一次与客人发生性关系时安全套使用率从干预前的70.50%提高到干预后的88.9%,最近一个月每次与客人发生性行为时均使用安全套的比例从干预前的25.81%提高到干预后的63.42%。


“娱乐场所服务小姐性病多发,在最近一年中性病相关症状出现率较高,但干预使她们的求医方式明显改变。”陈树昶说,选择自己买药治疗的比例从干预前的79.35%下降到干预后的23.71%,这使她们及时得到正规、有效的专业治疗。


(原载 2009年12月23日 浙江《今日早报》A10城市.教卫版)




(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