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生的 第一卷 试剑城 第四十五章 第二次进场

敌敌畏d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2.html[/size][/URL] “看,现在又摘下他的眼镜用衣服揩了揩。”徐教官不厌其烦的给大家现场直播。 “哈哈哈哈哈哈……”二班的前面一群人因为位置绝佳,刚好听到了徐教官的话,纷纷放纵大笑起来,可一班却因为王教官坐镇其间,竟没一人笑。 这让徐教官感觉很诧异,鸟蛋本来以为徐教官是不在乎评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2.html



“看,现在又摘下他的眼镜用衣服揩了揩。”徐教官不厌其烦的给大家现场直播。

“哈哈哈哈哈哈……”二班的前面一群人因为位置绝佳,刚好听到了徐教官的话,纷纷放纵大笑起来,可一班却因为王教官坐镇其间,竟没一人笑。

这让徐教官感觉很诧异,鸟蛋本来以为徐教官是不在乎评分才这么说的,可他下面的话却暴露了他那阳光的外表下那近乎邪恶的目的,“我让一班人笑,你们笑什么?给我坐好了!”

“我现在是无声胜有声,同学们别理他。”王教官有些得意的说道。

“看,眼镜王擦过他那两块钱的地摊货后又戴了上去了。”徐教官继续滔滔不绝的讲述着他们班的眼镜王传奇。

鸟蛋忍不住朝徐教官看的方向看过去,这一看吓了他一大跳,原来徐教官口中的眼镜王竟是鸟蛋的初中同学,这让他感慨良多,看似一副好学生的样子的眼镜王却被徐教官这样指责,可他却偏偏是心安理得的,这让鸟蛋感觉很惊奇。

这一看让鸟蛋长了不少见识,原来,想笑却不敢笑的感觉是那么好受的,他自己虽然因为伊的缘故而笑不出来,可其他人就不是这样的了,看他们那痛苦的表情,鸟蛋感同身受,因为他竟奇迹般的穿过一道道防线,看到了伊的一片头发,这他马上开心了起来,然后想起了徐教官说过的话,接着就忍俊不禁了。

“这次他更是拿出花了一块钱买的手表看了一下时间。”徐教官继续道。

终于有一个人受不了,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一笑,马上就像瘟疫一样蔓延了起来,连三班也有不少人笑起来,更不必毋庸置疑的说一班了,这让王教官的脸马上沉了下来。

徐教官见状后马上对二班的道:“大家为了我们的王教官,笑一个。”

“哈哈哈哈哈哈……”二班的人得到许可后马上就东倒西歪的大笑起来。

“好了,别傻笑了,跟个傻子似的。”王教官对二班人道。

“听到没有?听到没有?王教官都发言了,还笑?”徐教官的本意是将一班的人弄笑起来,这样只要被主席台上的领导看到后就会被扣分了,而徐教官又因为知道这次恐怕连名次也拿不到,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王教官带的一班也拉下水,可在看到王教官那目无表情的目光后只好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得到王教官的赦免,马上大声喝止。

最后大家都的沉静了下来,徐教官因为怕自己再多说的话会把仅剩的一点分都尽数扣光,所以不再和大家说话了,只是一个人闷闷不乐是坐在草坪上。

鸟蛋看了看天,再看了看伊的方向,这次连伊的头发也没看到,更别提伊的脸蛋以及其他部位了,所以也就只好闷闷不乐的想起了小时候。

在鸟蛋的记忆深处,在他读小学的时候,每次考试都是自己的老师监考的,所以自然不必要害怕什么,可有一次,班主任竟对大家说:“我们学校为和其他学校接轨,决定同其他学校友谊联考。”

“哗!”全班哗然,然后班主任又不停的向大家解释,“这根本就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只不过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去其他学校监考,而其他学校也会有老师会来我们学校监考。”

“那我们不是看不到了你了?”

“我们又不认识他们,他们来我们学校干嘛?”

“会不会很凶的?”

“……”

大家一听说有这样邪门的事情一时就讨论的热火朝天了,那时虽然是儿时心性,所以不知道班主任这么说就是要大家多作弊,可大家竟都把主体对准了老师,这让班主任很无语。

“停下!停下!”前面的人纷纷大叫,然后鸟蛋和其他一些同学也就慢慢的停了下来,鸟蛋刚听到那些前面人叫的时候以为那是这些人在越俎代庖,刚想破口大骂,又看到班主任做着噤声的手势,只好讪讪的闭了嘴。

“不必要这么激动的,你们就当他是一次普通的考试就可以了,不过有一点注意一下,如果哪个老师拉着你问这问那的。看起来是关心你,实际是想让你无法专心的想问题,这样你的成绩就差了,你的成绩一差,我们学校的平均分也就低了,然后和其他学校的比试也就输了。所以碰到这样的老师就不要理他,他是在害你!”班主任对大家叮嘱道。

“哦!”同学们还是第一次被灌输这样的思想,忍不住暗叹人世间的神奇,老师之间竟还有这样的事情,这让大家开了不少眼界,同时也牢牢的记下了这个教训。

等考试的时候,大家发现还真的是一个不认识的老师。不过这个老师并没有怎么和大家说话,只是在考试时间已经过去四分之一的时候,鸟蛋班里最差的一个同学,因为已经在那里扔骰子了,所以那老师走了过去,然后他们两人就这样一直聊天聊到考试结束。

等那老师一走,大家纷纷围了上去,当先一人道:“水牛,你被人害了!”

“没想到竟真的有这样的老师!”

“你们都谈了些什么?”

“……”

最后那个叫水牛的同学毫不在意的道:“有吗?我怎么没感觉到?反正我做试卷从来只花三十分钟,他陪我一起聊天还不好?”

可水牛没想到的是,大家那时的消息很灵通,都才刚刚结束考试,班主任就接到了报告,然后就亲自接见了水牛,水牛最后如实答道:“他问我家在哪里,还问我这边的一些生活状况。”

鸟蛋现在回想起来,皮有一番感慨。虽然那时大家还想不明白那些老师为什么要这么做,但现在是可以想明白了。而且回味了一下曾经那个老师的无用功,再和徐教官对比一下,不难发现,人就是这样,所谓的害别人,是一个大家都挂在嘴边却又永远不会想明白的问题。

这种军训对一个单独的人来说能有什么好处?无非就是帮学校多赚一些钱罢了,而且一个个教官还要这么神棍,这时候碰到一个徐教官这样的教官是一种荣幸。因为以后大家会记的曾经有一个徐教官在军训会演上怎么着了,却不会有人记得王教官教了大家什么什么东西,因为那些东西早就消散在了记忆中。

老师们常说,现在好好读书,将来有的是时间玩,还说,读书对将来工作很重要的,又说对他们严格是为了他们好。

其实这一切都是幌子,为了他们自己的钱,他们不得不这么说。从没有出现过会有一群老人聚在一起看葫芦兄弟的事情,也从没有过一个工作的人会和别人比小学成绩的事情,更不曾有过在学校唯唯诺诺的人走上社会后会有一个很好的前途。

鸟蛋想着想着就想笑,当然,丑话说在前面,鸟蛋现在还不具备思考这么高深的东西的资格。他只是在回忆,然后想着曾经的同学,顺便想了一下那时的弱智,然后就这样又回到了现实。

也就是这时候,主席台上的那些所谓的领导总算把废话都结束掉了。当得知一切都结束的时候,鸟蛋很亢奋,可更多的是不舍,马上就要回家了,那时将再也无法看到伊的身影了,这让鸟蛋若有所失。

大家都在那里兴奋的鼓掌,总算结束了,就算不为领导鼓掌1也要为自己祝贺一番,只有鸟蛋是一个例外,他在收索伊的身影,然而,王教官却在这时候突然站了起来。

“大家别急,还有一次机会的,刚才只是试走,让你们熟悉一下感觉,下面的才是正剧!”王教官不急不缓的对大家道。

这句话让大多数人的心都猛的一沉,只有鸟蛋是一个例外,他知道又可以多看几眼伊了,所以兴奋了不少。

“我说那个徐教官怎么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原来这次是试走!”一人恍然大悟道。

“妈的,害老子白白兴奋了一场。”一人则是大骂。

“……”

最后大家虽然千万分不情愿,可也没任何办法,只能乖乖的往风雨篮球场走去,鸟蛋当然也在这当中,他虽然很迫切的想看到伊,可现在人多脑杂,他根本看不真切,所以一切的准备只是为最后在草坪上坐下的时候,只有在那一段欣赏别人的时间是可以看到伊的,其他时候就算见到了也只是一片头发。

再次重走表演路,所以人都有些马虎大意,毕竟被学校领导这样耍了可不是一件大家乐得见到的事情,但好歹王教官的威严还在,所以大家都不敢怎么放肆,否则就凭到眼前又消失的回家机会,大家肯定会故意做不好,然后就让第一白白送人得了,虽然包括鸟蛋在内,没人相信这个班也能拿什么名次,但希冀是大家都会的。

当再一次走到那个转弯的地方,王教官又慢悠悠的停了下来,对大家道:“还行,我带的班从来都是拿第一的,只有一次失误,但也拿了第三名。这次虽然不太确定,但前三是保了。”

听王教官如此吹牛,大家都放松了下来,可王教官却又非常吊人胃口的道:“等下坐草坪的时候安静一点,那里也有分加的。”

最后大家就这样回到了刚刚离开不久的草坪,鸟蛋甚至认出了一棵被自己把玩过的小草,这让他很无语,真不明白,这样热日炎炎的,做这样的事情有什么意义。

这次鸟蛋很专注,所以五班过来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可问题是,他怎么找也找不到伊的身影。最后无奈,只能把目光在瞄在五班的教官身上。

鸟蛋的眼睛就这样一直盯着五班的那个方向,看着他们所走过的路,等最后看到他们往这里走来,鸟蛋才暗骂自己真笨。反正五班也是要到这里来坐草坪的,那时还怕看不到伊吗?

鸟蛋虽然这样安慰,但还是不敢放松的,怕自己只要一放松下来就会失去伊的线索,可问题是他又不能将脑袋转过去,那样就算王教官没说他,其他同学也要把他鄙视死的。就在他正犹豫的时候,五班的先头部队已经开到草坪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