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的归宿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遭遇(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56.html


“要不要来点?”看着卡尔递过来的头盔,捏在手指往嘴里送。

“这事不能怪你。”卡尔鼓着腮帮子说。

“什么事。”

“左连长怪你把胖连长一个人留下,他生气里。”

“他没生气,只是没办法。”

“不管怎样,谁都不怪,只能怪该死的德国鬼子。”卡尔夺过我手里的头盔,嘴里说给我留点,我还没吃饱。

我咳了一口痰,重重吐在地上,卡尔往一边挪了挪,看他委屈的样子着实可爱。

“你见过腐烂的尸体流出的油没?”我抬头看这天空漫不经心的问。

“什么?”我没理吃惊的卡尔继续说。

“那东西从头流到脖子,用手一摸跟猪油一样。”

“你还让不让我吃饭了?”

“我足足呆了好几天,出来的时候全身恶臭,连左轮都离我远远的。”

“但我一点都没感到难闻,那都是兄弟们身上的东西,一点都不难闻,真的,一点都不难闻。”想到这鼻子发酸眼睛发红让我心碎的无法站立,我想大哭可就是发不出声来,我把头埋在双膝里极力压抑着,我一生无法释怀,无论怎么清洗都无法驱走那特殊味道,我的魂被他们带走了,回不来了。

“没什么吃不下的,想想死去的他们,活着真好。”卡尔完全哭出来,一个人哭惹来一帮子人哭,看着一个个满脸鼻涕眼泪的他们,不知说什么好。

“砰——”

“准备战斗。”远处传来的枪声把所有人从刚在的情绪中拉回来,所有人整装待发向着枪声穿梭而去,不断传来的枪声除了左轮的斯普林菲尔德还有98K,MP,汤姆逊,看来左轮真的有麻烦了。

陡峭的高崖上,左轮边射击边撤退,前面还有两人,一个是胖子,一个事苏纳,我一声令下。

“打,狠狠的打。”十几名德军被突入起来的我们打的死的死伤的伤,左轮一看来了救兵,恨不得把枪变成机枪。

“小三儿,狗日的怎么才来。”我三步凑做两步来到他们面前,胖子把苏纳交给我,从一旁的苏军手里夺过他的捷克式机枪。

“你干嘛去?”我问。

“这一路让德国鬼子撵得屁都不在腚里,把老子憋坏了。”胖子大踏步冲上前去,突突就是一阵猛扫,德军被封锁在树后不敢露头,得,一梭子子弹敲死两名德军,胖子大喊弹匣,左轮夺过副射手身上的弹匣来到胖子跟前,所有人看着两个神经病似得连长在一旁发愣。

“你奶奶的枪法烂到家了。”左轮骂道。

“你也不咋地,还没打呢,就先跑了。”

“我那是等待援兵。”

“援个屁兵,就这么几个人还援兵呢。”胖子突突又是一梭子,左轮捂着耳朵大骂。

“你大爷的,离我远点,震死我了。”

“就这么几个鸟人,你俩磨叽什么。”所有人一拥而上,瞬间德军一个没留。

回到营地,所有人围着胖子坐在地,苏纳是这里唯一的女性,自然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苏纳被看的不好意思,低头看着地面。

“都看什么,没见过啊?”左轮呵斥着。左轮也看了两眼,转身对胖子说。

“这就是救你的?”

“啊!怎么啦?”胖子接过水壶咕咚咕咚牛饮。

“你小子艳福不浅啊。”

“不浅个屁,差点没死在外面。”

“外面,什么外面?们外面?”

“什么门外面啊,刚走到丛林边上,就遇到一小股德军,老子正和他们耗着呢,苏纳过来正好遭遇,在他们没注意的时候,老子上去就是一阵猛打,被我消灭了。”

“你们说来,刚才那些和之前的是一伙的?”

“废话,德军都是一伙的,都是冲着我们来的。”胖子吃着野菜继续说道。

“我看啊,我们得换个地方了,说不准什么时候那帮家伙又摸过来,到时候麻烦大了。”

“是啊,你不说我也打算迁移,这个地方呆的时间也够长了。”

“打算啥啊,马上迁移营地。”左轮站起身指挥大家收拾家伙。

“哎,一天安生日子都过不了。”左轮抱怨。

“吆喝,这家伙你们都使上了。”胖子看着手里的弓,兴致勃勃的问。

“没枪没炮的,只能拿这捕猎,再说了,一放枪还不得把德军引来。”

“这东西好,杀人于无形,不比枪差,就是射程远了点。”

“打猎用的家伙,你还打算用来杀敌人啊。”左轮急着德军大皮鞋说道。

“能捕猎就能杀人,最起码不会引来更多的德军。”胖子一句话提醒了我们。

“用这家伙杀人,行不行?”左轮再一次拿起弓箭研究着。

“你没去过缅甸不知道,那里的丛林不比这里小,当地的原始住民就用这家伙杀小日本。

“不会使啊,你会?”

“拿来。”胖子语气坚定,左轮把弓递给胖子,就见他左手弓,右手挑了一支长箭搭在弓上,把弓拉满,对着三十米远的一棵大树上的乌鸦,嗖一声,乌鸦扑腾这翅膀从树上掉下来。

“怎么样?”胖子得意的问左轮。

“行啊,李广在世啊,不过是个瘸李广。”转移完营地,大家还没安顿下来,胖子就吩咐着找粗一点的树枝,用火烤干之后把黑熊的筋拧成股做弦,把打完的弹头镶在原来的箭上加大杀伤力。

“这家伙别说杀人,连大象都能杀死。”胖子炫耀着自己的杰作。

在以后丛林的生活中,我们用弓箭捕猎和杀人,这样大大降低了风险,不用每场战斗打完之后就急着转移营地,我们变成了这里的主人,周围的一切都在我们掌握之中,天山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能吃的都吃,加上自制的食盐,生活无限美好。

“走,陪我走一趟。”左轮踢着正在小憩的胖子。

“不去,还没睡醒呢。”胖子很不耐烦。丛里生长着一种植物,叶子短细,呈深绿上,味苦干涩,有麻醉作用,我们称之为花椒草,把它捣碎敷在伤口上可以消炎止痛,涂在身上可以驱蚊,有毒的爬行动物就不敢接近。以前左轮采集都叫上我,胖子来了之后就是他俩。

“我发现了一种新植物,可以——”

“别可以了,你啥时候变郎中了。”胖子打断左轮的话。

“什么郎中不郎中的,还不是为你好。”

“不用,已经好了。”左轮叫胖子不成,拉了个苏军就走开了,胖子转身看着远去的身影,大喊,什么植物啊,能吃不?左路头也没回的摇摇手不愿理他。

“最近有大蛇出现,小心点。”话没说完,左轮一转身消失了。

“小三儿,过来。”

“有什么话就说。”我不耐烦的说。

“你有一次遇到蟒蛇了?”

“怎么了?”

“有多大?”

“一口吞下一头牛都有可能。”

“吹吧。”胖子不屑一顾的撇着嘴。

“有什么吹的,下次遇到之后,保管你尿了。”

“那怎么没吃你?”

“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下次别让我遇到,否则有它好看。”胖子扬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