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一卷 实习 第三章 荒淫生活 (21)拉刘练上贼船

枪通条 收藏 2 10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原本就假装高潮的活跃气氛,被我的一句话搞得异常沉闷,每个人都黑着个脸不说话。


我尴尬地笑了笑说:“干嘛呀干嘛呀,不就是散伙茶嘛,又不是见不到了,搞得跟追悼会告别仪式一样,我可告诉你们啊,我这里不是灵堂!”


原本已经眼眶红红想落泪的小君,被我逗得噗嗤一笑,同时泪水也流了下来,笑中带着哭,正应了伍佰的那句歌词“就算是哭也要带着微笑的眼泪”。


小芹瞪了我一眼说:“你是不是很想走,你马上走啊,走啊,我不想看到你!”


王奇拉了拉小芹笑着打圆场道:“呵呵,那个,其实小生说得也没错,大家还是珍惜一下现在这难能可贵一起喝茶的时光吧,以后可能机会就很少了!”


军哥破天荒地没挑拨也没踢我的屁股,点了点头说:“哎,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就随这狗日的去吧,哈哈哈……反正他还是在深圳,改天我们出去宰他一顿!”


慕容淡然一笑道:“对,以后去深圳特区狠狠地宰一下这个没良心的!”


我哈哈大笑道:“欢迎随时来宰!”


小芹的脸色稍微好看了那么一点,说:“你真的安排好了?”


我笑道:“是的,明天我那朋友会过来,要不要带给师傅亲自审查一下?”


小君破涕为笑道:“原来早预谋!”


我笑了笑,一边冲着茶壶一边很真诚地把刚才吃饭时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慕容叹道:“我真的很羡慕你。大学的时候能尽情地去做自己喜欢的或者承诺的事,工作了也可以自主选择自己的路。我支持你!”


王奇也跟着感叹道:“是啊,有时候真的不希望家里太那个什么,哎!”


小芹白了他一眼说:“你还好意思说啊,你爸让你去东欧学酒店管理,你就私自跑到美国去学心理学,学架子鼓!”


小君拍手笑道:“嫂子,我哥不听话,打他,哈哈哈!”


宁静这个时候洗完了碗筷,擦着手走了进来,笑道:“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军哥看着我竖了竖大拇指说:“果然是贤妻良母啊,手脚太利索了,哈哈哈!”


宁静脸一红,在我身边坐了下来,我给她倒上一杯茶说:“辛苦了,喝茶,呵呵!”


小君瞥了瞥宁静,以为宁静听不懂客家话,阴阴地用方言对我说:“那个咖喱鸡是她留的?”


宁静顿时脸一红,几个人神色各异地看着我,我赶紧打着哈哈说:“哈哈哈,那个,下午你们不用开会了吧,一起去出海潜水吧!”


小君那没心没肺的家伙顿时高兴道:“就是,哥,嫂子,一起去嘛,反正下午是那些老古董们开会,你们又还不是董事!”


慕容笑了笑说:“谁说小芹不是董事了?呵呵!”


王奇黯然道:“上午临时决定,这个会回集团再开!所以等下我们就要走了,不能去出海潜水了!”


小君失望地啊了一声。泪水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慕容虽然也是一脸的失望,但还是表现出一个姐姐应有的镇定,抱着小君的肩膀安慰着她。


我喝了口茶,对小芹说:“给个建议。”


小芹眼一亮,笑道:“说!”


我不顾小芹刀子般的眼光,散了一圈烟,点上,吐了口烟圈,才慢悠悠地说:“其实集团可以不用单独租办公室的,安置到一个有代表性交通又方便的店就可以了。各区域的部门主管也可以不用集中在一起,每个区域选一个店作为区域经理店,就可以了。反正现在的主管也是兼着一家店的经理的不是么。这样可以节约很多成本呢!”


军哥笑道:“就你能想到,上午开会的时候小芹把这个方案提出来,已经讨论通过!”


我笑了笑说:“那就好,那我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我可以放心地辞职了,这里就交给你这些年轻人去搞吧,我老了,想做些自己想做的事了,挖哈哈!“


迎来的是一片“臭美”“不要脸”的笑骂声……


说话间,王奇便接了个电话,放下电话,王奇抱歉地看着我们,我们都知道分别的时候到了。


小君还哭着个脸不愿意走,我笑道:“去了美国,西海岸那么漂亮,多的是潜水的机会啊!”


小君高声哭道:“可是没有师兄你啊,没有猥琐什么都不好玩!”


哦卖糕的,不带这样的,说肉麻的话还要损我一把……


我笑了笑,提起早就装好的笔记本包包递给小芹说:“师傅,你的本本!”


小芹愣了一下说:“这个,你就拿着用吧!”


我摇摇头说:“以后我的生活可能是漂泊的,更有可能背着个包以天为被以地为铺的,带着这么贵重的东西,会招来血光之灾的!”


小芹叹了口气,接过笔记本,很认真地看着我,两久才挽起王奇的手说:“走了,你多保重,有困难尽管打电话回来,记住你说的话,这里不会抛弃任何一个人,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王奇拍了拍我的肩膀,点了点头说:“兄弟,保重!有空常来找我喝酒。再见!”


王奇和小芹转身就走,我知道他们不是绝情,而是不想让我看到他们离别的泪。


小君可怜巴巴地看着我说:“师兄,你不送我们吗?”


本来我是不想送的,也省得看到那几个老家伙心烦,但看到小君这么楚楚动人的样子,我叹了口气,抬脚就要往外走,慕容说:“送君千里,终需一别,还是别送了,免得下去还要哭一场!”


说完,拉着小君头也不回地往楼梯口走去,小君一步一回头地看着我,突然挣脱了慕容的手,冲过来死死地抱住我说:“师兄我恨你,恨死你了!”


我无言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虽然现在的通讯和交通那么发达,但以后我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所以这次分别后,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见面了。


小君在我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转身往楼梯冲去,拉起慕容地手,迅速消失在了楼梯口。


军哥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去送送,呆会上来,宁静你陪下小生!”


我挤出点笑容,点了点头,和宁静回到宿舍。


站在阳台上,看着小君和慕容不时地望着我的阳台,恋恋不舍地上了车,又看着车消失在路口,才叹了口气,回到房间,坐在沙发上抽起了烟。


宁静淡淡地说:“什么感受?解脱还是失望?”


我抬烟乜了她一下说:“呵呵,是压抑!”


宁静大笑道:“得了便宜不用负责任还叫压抑?照你这么说,这世界上压抑的人多了去了。该怎么解脱?都去跳楼自杀?”


我正一肚子郁闷没处发泄呢,这个时候被她一激,扑了过去疯狂地掰着她的衣服说:“发泄?负责任?好,我就好好负责任!”


宁静一把把我推开,整理好衣服站起来说:“忘了过去吧,别想太多了,想太多了不好,以后我们还是朋友!”


我颓废地坐在沙发上,冷笑道:“难道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宁静黯然道:“我不敢有感觉。我不敢把自己交给一个可以把自己女人送到兄弟怀抱去的男人,我不敢和一个身边不知道有多少个女人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对不起,可能是我言重了,但我真的接受不了!”


我仰天长笑道:“哈哈哈……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哎,也罢,怪我当初也错怪了你。真诚地道歉,对不起,请你接受!”


宁静淡淡地说:“我知道,你以为我是那样的女人,确实,我开始的时候是,我可以把自己的一切奉献出去,但不等于是任何男人都可以,我知道你怎么看我,再加一句,我不敢爱一个对我丝毫不信任漠不关心而且带着有色眼光看我的男人。再见,你自己保重!”


宁静把门轻轻地带上,留下我一个人颓然地坐在沙发上。


脑子一片空白,以前的我是多么的快乐无忧,以前的我是多么纯洁天真,现在呢?学校生活的一幕幕像电影一般在我的眼前闪过,然后是这几个月来自己声色犬马的生活熟悉的笑脸,悲伤的脸,愤怒的脸,朋友的,对手的,,一张张在我眼前掠过……


“咚……”


军哥敲着门说:“小生,开门,是我,军哥!”


我抬起手搓了搓脸,整理了下心绪,挤出点笑容,打开门说:“不用上班?”


军哥闪进门,坐到沙发上说:“要,不过奉小芹的命令,今天我的工作任务是陪你!”


我笑了笑,扔给他一支烟说:“呵呵,我不用你陪,我自己能调节!”


军哥拿起王奇送我的101“嚓”一声打着火,点完烟边把火机往口袋里放边说:“越是假装坚强的人,就越脆弱,越需要人陪!”


我叼着烟扑过去一手卡住他的脖子,一手把火机抢了回来,骂道:“娘希皮的,陪我也不用顺我的火机嘛!”


军哥哈哈大笑道:“你小子还能骂人抢东西,真的不用我陪了。哈哈哈,那我走了,晚上别吃饭,叫上阿练,我们去温泉玩一下!”


我笑道:“你小子终于想到把那贱人拉上贼船了?”


军哥重重地拍了下我的肩膀说:“知我者小生也,哈哈,你走了,没人陪我出海很闷的,哈哈哈……对了,打算什么时候走?还是多留一个星期吧,我看洪哥对我们新上马的系统不是很熟,你还是多带一个星期吧!”


我点了点头说:“没问题!”


军哥这才放心地哼着小曲走了。经过和军哥的一阵打闹,我的心情好了许多。不是我无情,而是我早已经经历多了离别,亲人的、朋友的,永远相隔阴阳两地,这些事让我坚强了不少,加上鲁迅先生的阿Q一直住在我的心里,所以我的调节能力还是很强的。


我不知道这是心理变态还是心理素质强,反正过去的,我只会在孤独的时候自己慢慢回想,然后再藏起来,好好地过自己的生活。


“哎哟,怎么不关门啊?”正在我出神地给自己做心理辅导的时候,洪哥一脸笑容地走了进来,顺手把门给带上。


我指了指沙发说:“洪哥来了,请坐,喝茶!”


洪哥笑着坐了下来,递给我一支烟,说:“小生,我明人不说暗话,直截了当一点好了。就是能不能请你多留一两个星期,我对这个新的系统不是很熟悉,你知道现在进入九月了,十一国庆是每年最旺的假日……”


我哈哈大笑道:“行,没问题洪哥,军哥刚才交代过了,我保证交接好了再走。”


洪哥笑道:“好,谢谢你小生。真的要非常感谢你,同时我也深表遗憾,哎,也请你理解,家族企业就这样!”


我摆手道:“打住,洪哥,当我是朋友就别说这样的话,哈哈哈……以后到市里记得找我玩,我一定好好招待你,哈哈哈……”


洪哥一口喝掉杯中的茶,站起来说:“好,今天你就休息一下吧,明天开始给我们上课,呵呵,我去处理下单据!一定要给我站好最后一班岗哦!”


我笑着点了点头,把洪哥送出门外。


呵呵……


站好最后一班岗……


你倒是高兴咯,我一走,这个多少分店经理打破了头想抢的位置,就这么白白给你了……


不过这样也好,把你教会了,我就真的可以轻松地走人了……


哈哈,不想那么多,弹会吉他解解愁,再好好给自己上上心理辅导课,晚上可是要去泡温泉呢,美丽的白金房MM……


厄,我不能这么无情,我还是弹些悲伤的曲儿好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