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迟不敢下笔写林屹,怕一不小心就毁了这个人物。只看片花时,就写过一段有关林屹的文字,我说林屹这个年轻的移民官身上,承载了中国文人最为传统也最令人钦敬的精神。如今全剧看完,感觉更甚。

为什么毫无抵抗地喜欢林屹?

论性格的立体多维,论人物的悲剧色彩,他不如周晋,不如平常。悲剧色彩的人物往往更有震憾人心的魅力。周晋有十年的心牢之痛,有救赎与否的激烈矛盾,人物便是在这种强烈的冲突中一步步走进观众的。平常也有刻骨铭心的爱与伤,有恋人的背叛,师傅的出卖,豪侠的误解,信任的背离,充满着四面楚歌的悲凉,英雄末路的哀悯,造化弄人的感慨。林屹的性格甚至比王一民更为单一,王一民本身便承载了时代赋予的悲剧色彩,还有国文教员与特工部长的两种不同身份,两种身份之间会有微弱的冲突,他需要戴着面具活着,他可以是不卑不亢,儒雅沉静的温润君子,也可以是敏捷睿智的特工部长,甚至有时还可以是果决冷酷的杀手,王一民的情感世界里,更有卢秋影与关静娴的两难选择,贯穿于他整个生命的才是忠诚,信仰,坚贞等恒定的性格。

林屹的性格却可以说自始至终是单一不变的。基本体现为对百姓将心比心的仁厚,对强权无畏无惧的抗争,对移民矢志不移的执着,以及办事之时的果断睿智。无论身份地位如何变化,他始终都是孟子笔下那个“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 的大丈夫,固执地沿着自己的移民路线,百折不挠地前进,林屹在公主与苏卿之间也几乎没有任何情感矛盾冲突可言。整个大槐树,围绕着移民这个中心事件,几乎就是正邪分明的两大阵营,其性格基本也是单一发展的。支持移民的基本都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反对移民的基本都是狠毒的坏人,性格最具有多维发展可能的偏偏就是苏卿。因为她是一枚棋子,棋子一旦有了自己的是非善恶的情感取向,痛苦矛盾便不可避免的产生了。

林屹面临的矛盾一是来自百姓的不理解,二是来自反对派的疯狂阻挠,三是来自于家族内部的掣肘,但这三个矛盾事实上可归结到同一个矛盾里,即如何移民的矛盾。站在林屹的角度,只要解决了百姓不理解的问题,其他的问题其实都不是问题,或者说是从属于这个问题的。无论是杀胡涟皇甫嵩,解决潞安聚众抢粮事件,还是智取淮南王的贪污银两事件,巧审林峥被陷案件,其出发点都只有一个,让移民的百姓落地生根,安居乐业。可以说,这种矛盾的单一性造成了他性格的单一性。

但是这种单一的性格,被一连串的凶险一再放大,强化,明枪暗箭,坐牢杀头,一次次生死关头的生死交锋,不畏权贵压迫,不惧斧钺加身,只为给百姓一个满意的答案。“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人物的魅力就在这些反复的迫害与反迫害,正义与反正义的拉锯战中,反而凸显得更为光彩照人,更为震憾。

炉子所有的角色里,被虐的最惨的大概是王一民(那刑戏逼真得令人心惊),被虐得最多的恐怕要数林屹了吧?(俺有些戏米看过,不好说)。大大小小的被抓被绑,平均每五集一次,绝对只多不少。

林屹是有着英雄侠客色彩的文官。侠客肝胆,却书生之身。他与王一民颇多相似之处。都有一身傲骨,坚守着自己的理想,威逼利诱绝不屈服,都不为名利,都清正坚忍。区别在于,王一民本来就具备侠客行侠仗义的特质,一身高强的武功,而林屹却清秀俊雅,手无缚鸡之力。他是绝对的弱势群体,他要斗的是一密密的巨大的网。官僚们朋比为奸,商人们利益钩连,自家族人也忍心软硬相煎,甚至要逼他毒酒一杯。人人欲置他于死地。贼胆之包天,手段之毒辣,实属罕见。与他为敌的对手,不仅官高权重,而且心狠手辣,无法无天。他不是展昭,可以在江湖与官府,动武与动文之间比较自主地选择。他也不是张居正,一段时间内真正掌握着发号施令生杀予夺的大权。更多时候,他这个移民钦差处处受到节制,晋王,淮南王也就罢了,一个二品的陈修文也敢在他面前嚣张跋扈,颐指气使,甚至胡涟之流都敢仗着后台与他正面为敌,抗上不尊。处在权力争斗漩涡中心的林屹,如履薄冰,险象环生,脚下是无底的深渊,刀光剑影四面袭来,他仿佛刀尖之上凌虚高蹈的舞者,有着绝世的美,又有着无限的险,摔下去就粉身碎骨。仅凭着公主一股力量的回护,难免让人时时提心吊胆。也恰恰是这种极致的境界,成就了林屹最为刚毅不屈的形象。但林屹身上更令人着迷的是他对待百姓的态度。那是真正的仁义之心,他真诚地将百姓当作亲人看待。

移民的路途千里迢迢,失去的家园谁人舍得。哭喊声里,他看到的是百姓的流离之痛,家园之悲。视察山西,拼死力阻马荣强行移民,是为无辜的百姓说话,深夜闯宫冒死请命,只为不让百姓受那流离之苦。调查林峰被杀案,他转徙各地,耳闻目睹百姓惨状,坚决请命办理移民,也是因为看到移民真正给百姓带来的好处。因为他明白,有时,必要的牺牲是为了换取更好的幸福。

“我决不强逼移民。”“移不移民,全凭自愿。”短短的话语,字字千钧。这也是一个承诺,对百姓,也是对自己的承诺。至于代价,他没计较。

多少次,他亲临农舍,嘘寒问暖,心忧民生到万家。百姓吃野菜,他心疼,百姓受冻饿,他心焦,百姓被欺侮,他心痛,为救民水火,开官仓,赈灾银,赦囚犯,何惜官帽一顶,头颅一颗。

多少次,他孤身犯险,生死一线。斗倒苏佩文,落得羁押回京,是直面胡岩一党,执意斩杀胡涟皇甫嵩,为平阳百姓除此大害,那是一命换一命。潞安民乱,他力排众议,手无寸铁上山劝说,无非也只因为流民无辜,民心可悯。淮南王府,虎口狼窝,阶下之囚,身陷绝境,重刑之下,依然铁骨峥峥,铿锵掷地金石之音:“我既被你抓了,就不怕你杀。”兄弟睨于墙,相煎何太急。没想到的只有这一点,林峻竟然会是杀害林峰的主谋。面对穷凶极恶丧尽天良的手足兄弟,林屹痛心疾首。

多少次,他中夜不眠,彻夜苦思,只为了把移民办得尽善尽美。从银两的筹措,到银粮的发放方式,到移民的安置问题,到种种突发事故的应对策略,到最终确定洪洞大槐树这个移民的寻根之所,一次错误就是一次经验,林屹处事越来越干练,越来越成熟,移民的大计基本定型。于移民而言,林屹功在千秋。

林屹是睿智的,他颁布政令时果断坚决,行事之时决不拖泥带水。种种难题,到他手里仿佛都能迎刃而解,移民大事,千头万绪他却能快刀斩乱麻,奇计奏效。最让人会心一笑的是,宝儿冤案,他身陷囹圄,小使一下狡黠,轻轻巧巧一句“我愿招”,便让敌人的如意算盘落了空,让那些专门对付他的酷刑全都没了用武之地,这边厢,早已用那惊天纬地的状元之才,写就一张暗藏玄机的供状,大大耍了敌手一番。

林屹的爱情是隐忍念蓄的,他与公主没有激情澎湃的表达倾诉,却始终如不绝的丝缕,相互扶持,相互回护,一丝丝慢慢渗透心灵。直到他从金胜手中脱险归来,方有这爱情的些许表露。从“臣拜见公主”,到“臣叩见公主”,到“臣告退”,小林子露出的是可爱憨直的一面。毕竟,也是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沉稳果决之外,总有些温馨的儿女情长。直到淮南刑场,公主一句“救不出你,我与你同死”,终使这爱情开花结果。其间纵然有苏卿的插曲,又有何妨。

结尾插个题外滴,强烈期待炉子滴新版诸葛亮,俺要炉子滴原音。哇卡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