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血雾 第十七章 智歼龙虎团 涧头集公审汉奸

横笛竖箫 收藏 0 1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URL]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苏联红军进军中国东北,给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关东军以毁灭性的打击。8月,10日和11日,朱德总司令连续发出七道反攻进军命令,命令解放区所属各抗日武装部队,向其附近各城镇及其交通要道之敌军队、机关送出通牒,迫令目伪军投降。8月14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苏联红军进军中国东北,给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关东军以毁灭性的打击。8月,10日和11日,朱德总司令连续发出七道反攻进军命令,命令解放区所属各抗日武装部队,向其附近各城镇及其交通要道之敌军队、机关送出通牒,迫令目伪军投降。8月14日,日军被迫宣布无条件投降。经八年浴血奋战的中国人民,终于迎来了民族解放的胜利。运河地区广大军民也欢欣鼓舞,更增添了战斗的豪情。战士们摩拳擦掌,准备迎接更大的胜利。同日,朱总司令又命令日伪军向抗日军民投降。山东军区也向日军驻山东最高指挥官,第四十三军团长细川中康发出通牒,令其通令所属各部队,立即停止抵抗。并组织了五路大军分别向济南、青岛、徐州、连云港等大中城市进军。

鲁南军区部队在王麓水政委率领下,组成第五路大军,兵分两路,向徐州进军。一路由山东野战军八师二十二团和我们运河支队刚改编成的十八团,组成北路军,由王吉文团长刘春政委统一指挥,西过津浦路南下,占领以九里山为制高点的徐州西北三角地区;另一路由八师二十三团、二十四团组成东路军,沿贾汪煤矿西南进徐州东北地区,在王麓水政委统一指挥下,待机进入徐州。

北路军西进途中,首先遇到的敌人是伪顽合流的游击队。当时他们控制着九里山以北的大片地区。要想占领九里山,首先必须扫清这些障碍。王吉文团长给我们的任务就是歼灭活动于东镇口、西桥、张家圩一带的“龙虎团,,游击队,为占领九里山,进军徐州开辟道路。

“龙虎团”是国民党第十战区苏北挺进军第四分区指挥官耿继勋的团实际只有五六可人。耿继勋外号“耿聋子”。他们的成员大多是本地的地痞流氓,带有浓重的封建迷信色彩。他们的手背或脊梁上多刺有龙虎花纹,所以自.称“龙虎团”。打仗时先念咒吃符,然后脱光上身!拼大刀、朴刀。虽然武器较差,但有一定战斗能力。耿继勋的部队活动在徐州城九里山西北郑集周围的三角地区,不打日军,专门与共产党八路军作对,屠杀抗日群众和地方干部,无恶不作,是当地人民的一大害。当时,他们正奉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意旨,向徐州靠拢,准备进军徐州接受目军投降,作为国民党反动派的先遣军,阻止八路军进入徐州。

8月21日下午5点钟,我部队由杜安出发,通过贾柳铁路和津浦铁路向东镇口、西桥和张家圩一带进军。当部队到达津浦路上茅村车站附近时,接到侦察员的报告:“顽敌‘龙虎团’刚从郑集以西开来,现在正驻扎在东镇口、西桥和张圩一带,兵力分布是:东镇口驻有敌团部和两个连,西桥驻有两个连,张家圩驻有两个连。总共约计五六百人。

根据这一情况,我们立即作出具体部署:第一营的二、三连围歼东镇口敌团部及两个连。三营的七、八连围歼张家圩之敌。一营一连和三营九连围歼西桥之敌。二营作为预备队。当 时,我们一直是在津浦路东活动,而。龙虎团”则活动于津浦路西,投有交过手。他们也没有想刭八路军会突然越过津浦路奔袭。当我们越过漳浦线时,他们正在蒙头大睡,还做着进驻徐州的美梦呢。

8月21日的夜晚,月色朦胧,我们的部队象一支支利箭,沿着小道,悄无声息地向西南方向穿插前进。

走在前边的是一营二连连长单立珍和指导员胡霖。他们带领着部队飞速扑向东镇口。

单立参年青力壮,机智灵活,虽只20多岁,但已是身经百战的老战士了。这时他边走边机警地注视着前方,突然,前面一个人影一晃,接着一声叫喊:“口令!”

单立珍灵机一动,心想这肯定是敌人的哨兵,随即答道:“我们是第二团的。”

“第二团?”那个家伙一楞,当时这地方部队很杂,有伪军,有国民党军,有地方武装,所以敌人一时闹不清第二团是哪个部队。

单立珍又趁机说:“八路已经到前边了,你们碰到投有?”

敌人一听,放下心了:“不知道,我们营长在后面,你可以问我们营长。”

这时单立珍心中突然闪过一计,便说:“快叫你们营长过来,我们团长有情况要交谈。”

这一来,敌人被唬住了。

指导员胡霖从后边赶上来,立即与单立珍商量,准备缴敌人的枪。

一会儿,敌营长果然傻乎乎地带着100多人来了。

通讯员小黄走上去说:“你快整好队去见我们团长。”

敌营长让队伍在路旁一块小场地上站好了队,自己带着一个护兵跟小黄过来了,嘴里不住地问:“团长在哪?”

月光下,单立珍故作傲慢地说:“你就是营长?”

敌营长恭恭敬敬地回答:“是,是,团长。”

“我们好象在哪里见过,你是‘龙虎团’的吧?”单立珍故意拖延时间,好让胡指导员带队伍包围敌人。

“是,是,我是龙虎团的。”敌营长受宠若惊地连连点头哈腰。

单立珍估计,指导员已安排好了,趁着敌人坐在地上休息,于是便对敌营长说:“我去对你们部队讲讲话。”他说完便走,敌营长只好尾随。

快近小场时,单立珍观察判断着战士们已经把敌人包围了,便突然厉声喝道:“我们是八路军,命令你们立即缴枪投降!”

“啊?”敌营长顿时吓得抖起来。

小黄等战士立即上前下了他的枪。

单立珍就逼着敌营长向敌士兵喊话。

敌营长只好照办:“弟兄们,缴枪吧,我们被八路军包围了……”这颤抖的声音,在夜空里传得很远。

就这样,二连旗开得胜。不费_枪一弹,俘虏敌营长以下100余人。

夜里11点,二连在东镇口东面,七连在张家圩北面,组织各种火力同时进行突破。

东镇口、张家圩都有高大的围墙,易守难攻,所以防守不严。

当时敌人都已睡熟,突然被枪声惊醒。有的连衣服都来不及穿,糊里糊涂地打起来。他们平时训练只是吞符、拼命,但没有正规的战术训练,此时只是挥着大刀、朴刀乱砍。而八路军战士每人一支大枪,一柄大刀,都经过严格的训练,又多是与日军作战多年的老战士,经验丰富。特别是夜战更是拿手好戏,短兵相接,更对了战士们的脾气。战斗不到两个小时,二、三连就已经占领了东镇口。除一小部分敌人随团长落荒而逃外,一个团部、两个连的敌人全部被歼。

七、八连也很快占领了张家圩,并紧紧追赶突围的残敌。

在薛桥又将突围的残敌包围,经半小时激战,敌人全部被歼灭。

二、三连在占领东镇口后,立即增援西桥。

连长单立珍和指导员胡霖在北门外察看了地形,很快组织了突击队,布置好了火力,与西门的一连同时发起进攻,迅速将敌人压到村东南角。

接着,九连、三连也突入村中,三面夹击,经一个半小时激战,全歼敌人两个连。

从东镇口突围出来的敌团长等10余人,跑到离村约3里路时,也被八路军侦察部队发现了。

敌团长一看大事不妙,掉头往附近的村子里跑。

侦察部队边遭边打,子弹雨点似的向敌人射击。

顿时,恶贯满盈的敌团长和几个敌军就见阎王去了。其余的几个敌人,赶忙缴枪投降了。

经过四个小时的战斗,全歼了“龙虎团”500多个,毙伤敌团长以下160余人,俘虏300余人(有一部分被迫当兵的当地人,战斗中已跑回家了),缴获步枪310余支,轻机枪6挺,取得了进军津浦路西的第一个胜利,进而控制了九里山以北的大片地区,为进军徐州扫清了障碍。迎接新的斗争。

8月22日晚,二十二团从利国驿南下,与十八团在前刘武、后刘武、上江里、下江里一带会合,整个部队作好了占领九里山的各项准备工作。

当晚两个团的连以上干部到九里山北看了地形,部署了23日晚占领九里山的阵地。

23日上午,突然接到王麓水政委急电,命令停止行动,立即返回运河地区,在黄丘套、涧头集、杜安一带集结待命。

8月26日,王麓水政委召开了爷菌领导干部会议。

王政委在会上讲:“自从1937年‘七·七’事变以来,我革命武装力量在党中央、毛泽东同志的指挥下,开赴抗日的最前线,经过八年浴血奋战,终于迎来了胜利。可是一直躲在峨嵋山上观战的蒋介右却下山抢桃子了。蒋介石一面命令我军原地待命,不许接受日伪投降,一面暗中指令日伪军不准向我解放军投降。同时,命令他的部队迅速开赴各地抢占抗战胜利果实,消灭我八路军。为此,党中央、军委和山东军区指示我们,以战斗迫使日伪军投降,并随时准备迎击敢于向我解放区进攻的国民党军队。在此情况下,我军要主动放弃向大城市的进军,以便放手发动群众,夺取中小城镇,包围大城市,发展革命力量,准备夺取全国革命的胜利”。

会后,十八团根据王政委的指示,于8月26日进驻涧头集。一面总结了进军路西的战斗经验,一面做短期休整,进行思想教育,使指战员认清了由对民族敌人作战到对国内阶级敌人作战的转变,防止干部战士中由胜利而产生享乐思想和松懈战斗意志的现象。

8月底,十八团正式编入山东人民解放军警卫九旅,投入了夺取敌人中小城镇,扩大和巩固根据地的斗争。

9月8日,日军刚宣布投降不几天,峄县城的日军和伪县长还不肯向我军投降。

鲁南八路军的第八师四面包围了峄县城。当日黄昏发起总攻击,枪炮齐鸣,主攻部队在东门连续爆破成功,北门攻城的部队也爬越城墙,全城火光冲天。

伪军兵败如山倒,1500多人死的死,伤的伤,大部分在9甘凌晨交了枪。

“龙瓜屋子”过去仗着日本人耀武扬威,如狼似虎;这时看到大势已去,也吓坏了,把军官服装一脱,跟伙夫要了一套油渍斑斑的破衣穿在身上,夹在伪军中间、企图蒙混过关。没想到碰上了做地方工作的一位同志。这个同志过去是运河支队的一位指导员,跟龙希贞打过多年交道,他在俘虏队前走过的时候,就那么巧,一眼就认出了“龙瓜屋子”,把他从俘虏中揪出来。。。。。。

10月初,十八团配合二十三团进行了攻打宿羊山的战斗。

宿羊山是敌人插在我运河根据地东南沿的最大据点,有敌军2000余人。我团的任务主要是攻占据点北部的山头阵地和阻击南面陇海路增援之敌。十八团的一营、三营担任主攻。

经过一天的激烈战斗,胜利地完成了任务。

战斗中,三营营长刘友三同志身先士卒,勇敢拼杀,不幸光荣牺牲。

宿羊山之战后,国共双方进行和平谈判,革命形势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

十八团指战员加紧整训,厉兵秣马,准备投入新的战斗。

1945年10月15日,是运河县人民难以忘怀的日子。

这一天,抗日民主政府要开大会公审汉奸恶霸龙希贞。消息象长了翅膀,霎时飞进了涧头集周围,飞进了运河南北两岸的每了个村庄。

清晨,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运河县人民政府的所在地润头集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这个沉睡着的小镇象过节一样,到处洋溢着欢乐的气氛。街道打扫得千干净净,两边的土墙上贴漓了红纸黑字的大标语:“庆祝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大汉奸卖国贼龙希贞罪该万死!”。。。。。。人们兴致勃勃地议论着,欢笑着。

早饭后,人们从四面八方陆续涌向涧头集会场。

那肩背长枪的是民兵基干队,他们一个个昂首挺胸,神气十足;那交头接耳、拉手并肩走着的姑娘们,辫子上鲜红的蝴蝶结在朴素的老蓝布衫上飘来飘去,鲜艳夺目;一些儿童夹在大人中间,边走边唱着歌;白发苍苍的老人也拄着拐杖来了,他们活了大半辈子,被日军、汉奸、恶霸地主压得直不起腰来,没想到如今世道大变,抗日战争胜利了,日军汉奸被打倒了,他们要亲眼看一看汉奸卖国贼“龙瓜屋子“的下场;消息传到运河支队,支队的干部、战士无不欢欣鼓舞;后方的留守处、兵工厂和医院的同志们要去参加大会,更是兴高采烈。

自1940年10月龙希贞叛变投敌以后,就当了涧头集日军据点的伪区长兼警备大队长,成了运河支队的死对头。

运河支队和龙希贞的伪军大队整整斗争了5年,许多干部战士英勇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而今,把龙希贞抓住了。他们怎能不欣喜若狂呢?在这大喜的日子里,他们怎不回想起活捉龙希贞的往事呢?

公审龙希贞的会场设在涧头集东门外的空场上。公审棚座东朝西,上悬一条红布横幅,写着“山东省运河县人民政府公审龙希贞大会”17个斗大的黑字。

那天,正是涧头集逢集,至lI会的群众真不少。会场上人山人海,比肩接踵,空场上容不下,大路上、田野里也站满了人。

小孩子们索性爬到树权上,足有万人之多。多少年来,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日军和汉奸、恶霸地主的摧残和墚躏,使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I使多少村庄被烧毁一空,夷为平地。而今,穷凶极恶的日军投降了,不可一世的“龙瓜屋子”被抓住了,人们背上的重负终于被解除了,他们怎能不欢欣鼓舞、心花怒放呢?他们要亲眼看一看这个不可一世的“龙瓜屋子”的下场。

上午9点多钟,褚贯一充当大会的司仪走上台子,激动地宣布:“山东省运河县人民政府公审龙希贞大会开始!”

这时,人们的议论停止了,欢闹停止了,一齐把目光集中大会的主席台上。只见县长关百胜,副县长弥斌全,公安局长侯搴蓝,各区和运河支队留守人贾的代表,健步娉上主席备:会场垡顿时掌声雷动,群情激昂。

当大会宣布把龙希贞押上会场时,人们屏气注目,鸦雀无声。

曾经是气焰嚣张、跺跺脚涧头集就摇三摇的龙希贞,双手反剪着,戴着一顶纸糊的高帽子;被押上了审判台。他耷拉着眼皮,脸色腊黄,浑身哆哆嗦嗦象筛糠,往日的那个威风不见了。

人们看到龙希贞的丑态,立刻沸腾起来。有的比划着,有的议论着。

有人振臂高呼:“向龙希贞讨还血债!”一呼百应,上万只手同时高举,口号声惊天动地,充分显示了人民群众的巨大力量。

公安局长侯季五公布龙希贞的反动罪行:

龙希贞是峄县龙口人。虽然只有39岁,却犯卞累累罪行。他1940年叛变投敌,当了卖国贼,被日军封为涧头集伪区长、伪大队长。他亲手枪杀了我抗日战士赵建德、刘兆相等人。涧头集是我运河支队活动的中心地带,龙希贞熟悉我军情况,多次带领日军扫荡,屠杀我爱国军民。1944年8月23日,他撤离涧头集时,兽性发作,手提大肚匣枪,见到拆除碉堡的民夫就开枪。他的儿子端着刺刀跟随,打倒一个用刺刀挑一个。有的被大开膛,有的被砸烂头盖骨,撤走时,杀害我泉源乡抗日干部刘克已和20余名无辜群众。涧头集上血流遍地,残暴景象,触目惊心。龙希贞心狠手毒,六亲不认。为了祭奠他的恶霸父亲龙传道,他亲手杀了族祖父龙六、龙八,作三牲祭礼。五年来,他屠杀我抗日干部、八路军战士、革命群众30多人,双手沾满了人民群众的鲜血,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县长关百胜也在会上讲了话,他说:“今天召开公审汉奸龙希贞大会,也是庆祝抗日胜利的大会。汉奸龙希贞作恶多端,罪大恶极,血债景暴。现在,运河两岸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苦战8年,终于取得了胜利。但是,胜利来之不易,我们还要警惕蒋介石反动派下山摘桃子,保卫胜利果实,保卫解放区,守住南大门,积极参军支前,直至自卫战争的最后胜利。”

最后,县长关百胜代表运河县人民政府宣布:“对龙希贞执行枪决!”

“枪毙龙希贞!”这是运河县几十万人民群众的共同呼声。

听到县长的宣判,会场上群情激动,又一次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响亮的口号声。

这时,执行枪决任务的连长孙茂模,跳上审判台,一把把龙犯拉出去,“‘砰——砰——”两枪,龙犯就地枪决。

听到枪声,人们潮水一般涌过来。

一个中年妇女跑到龙希贞的死尸旁,从怀里掏出一把明晃晃舶尖刀,弯腰割下了龙犯的耳朵,站起身来还朝龙犯的身上踢了两脚。此人是田董氏,她的丈夫惨遭龙贼毒手,她熬寡五年,受尽了折磨,有冤无处伸,有苦无处诉。现在,这口冤气终于出了。她要用龙犯的耳朵来祭奠死去的丈夫。

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也大步流星地来到死尸前,割去龙犯的左腮,还狠狠地骂道:“狗娘养的,你也有今天!”这位老人就是我抗日烈士刘钦相的父亲。刘钦相是被龙希贞杀害的。今天他割下龙犯的左腮,为的是替死去的儿子伸冤报仇。

又有十几个妇女持刀冲向前去,他们家里都有亲人死在龙犯的手下,和龙犯有不共戴天之仇。她们也要象田董氏,刘老汉那样,割一块龙犯的肉祭奠自已的亲人。。。。。。

要不是警卫战士劝阻,龙犯身上的的肉是一点也剩不下的。

公审龙希贞的大会胜利结束了。参加大会的群众喜笑颜开地离开了会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