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之城 第十六章步兵攻击 第八节以动制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11.html



余飞无奈的拿起掌上电脑,他给伍俊文发了一个简短的邮件,‘狮子城遭到地毯式轰炸,城市将变为废墟,请从速消灭敌人,迫使他们求和。’邮件很快的通过无线网络发出去,在敌后的伍俊文还在睡觉,一白天用M110狙击步枪的瞄准镜寻找目标,谁的眼睛能舒服呢,伍俊文抓紧时间睡觉,没时间去看掌上电脑里的新邮件。

太阳升起来很高以后机械化步兵团的战车才从新抵达大桥东,当韩景崎上校看见自己部队丢弃的战车和尸体后开始担心自己的前途,被炸毁的BTR-80战车上的两挺机枪被拆除,枪管已经被抢走,地上的尸体全部被解除了武装,一发子弹也没留在尸体上,韩景崎看见战场上的尸体已经害怕了,这样的场面只会让聪明人发现,其他傻乎乎的士兵只是看见战车的残骸还在,战友的尸体还没被运走。

“报告长官,尸体上没有武器弹药。”

“报告长官,战车内的尸体上也没武器。”几个参谋下车看了看就回来报告,韩景崎问手下的参谋,“为什么所有的武器弹药都不见了,为什么连炸毁的战车上的机枪都不见了?拿来昨天写的战损装备表,我看一下。”

机械化步兵营的军需官递上一张报告,纸面上不但写了被炸毁几辆BTR-80战车,还有更为详细的报告,损坏车辆的车号也登记在这里,韩景崎挨个核对情况,他依旧坐在指挥车上没有下车,依次看了看车外的情况,忽然他发现少了一辆车,有个被炸毁的车不见了,桥头怎么也看不见这台车,但是损失清单上有它,“怎么回事,为什么少了一辆车?”

昨天参加过战斗的士兵也说:“少了一个车。”

很多士兵都惊慌起来,韩景崎团长没有这么慌张,毕竟就是一辆步兵战车么,有什么了不起,丢失的战车上只有KPVT大口径机枪,该型机枪可以击穿BTR-80战车的装甲,不过机械化步兵团还有很多战车是机枪打不穿的。今天机步团的行军序列是,团部指挥车和团部排,然后是团属坦克连,以及履带式步兵战车营,公路上是很多辆T-72坦克,还有BMP-2步兵战车,这些战车比BTR-80战车坚固的多,况且坦克披挂着反应装甲,火箭弹根本无法击穿,敌人都是些狙击手,恐怕也没带更厉害的反坦克导弹,他们只能打击暴露在车外的步兵。

“各车注意,没有我命令不许下车,炮长注意观察,发现目标后及时报告,并开火指示目标。”韩景崎用车载电台下达了命令,不过这样的相持不会太久,必须派人打扫战场,他看看排成一列纵队的BMP-2战车,“战车一营成两列纵队停在公路两侧。”

战车营变换战斗队形非常快,韩景崎又调动运输排的开车开到公路上,卡车的帆布车篷可以遮蔽敌人的视线,他们从两侧低矮的山头没法看见卡车后下来的士兵。在团长的亲自指挥下,步兵从战车里下来,依次把昨天丢弃的尸体放在卡车上,运输派的十几辆卡车很快就装满了,卡车第一个从战场上撤回军营,在家属来参加葬礼前,阵亡军人的尸体会一直放在军营里。

机步团就在此地跟伍俊文相持着,等雇佣兵们睡醒了以后发现战场都打扫干净了,被炸毁车战车也被抢修车和其他战车拉走,公路上一点战争的痕迹都没有,就像机械化步兵团在这里演习一样,没有步兵随意走动,战车的武器指向公路两侧的山头和密林,伍俊文吃着早餐看着敌人,“忽然来这么多人,他们都干嘛呢?”

早晨值班的士兵说:“打扫尸体。”

“刚打扫完么?”伍俊文又问。

“是的,先把尸体用卡车运走,然后抢修车把击毁的战车拉走了,似乎是要腾出地方继续打。”雇佣兵没端着枪,也没拿望远镜,一点准备打的意思都没有,伍俊文伸了个懒腰,“他们缩成个刺猬,让我们无从下手,不过不知道他们是想好了怎么收拾我们,还是正在想,不过我已经有办法让刺猬把脑袋露出来。”

“什么办法?”士兵们凑过来问。

“我们想办法下到山涧里,然后在上去,就绕到敌人侧面,收拾几辆战车就往南边的山区里撤,他们要是追归来那更好,脱离战车的掩护,进入坦克的射击的盲区里跟我们打,他们都是自己找死。”伍俊文背上缴获的火箭弹背包,里边是五发火箭弹,他把包里的火箭弹都换成了破甲弹,非破甲弹暂时还用不上,除非打破铁乌龟之后才有用,他把一支AKM步枪也背上,身上的弹药包也是缴获敌人的,武装好以后他还从背包里拿了一盘绳子。

“我们一起去么?”士兵们围过来问。

“留下一半的人,保护好我们的武器弹药,拿敌人的PSG-1狙击枪警戒,遇到下车找死的就打,一会我要击伤敌人的战车,你们尽量射杀暴露出来的步兵,他不出来我们就把他们弄出来,总不能在这里白白耽误时间。”伍俊文起身准备出发。

雇佣兵们开始选武器,加消音器的RPK和RPK-74班用机枪被两个士兵背在身上,另一个拿着加消音器的AK-74,还有两个人不知道该选什么武器,地上放着的武器是在太多,伍俊文看他们不知道选什么就说:“带上一支M110,其他人把打剩下的子弹都给他。”

“那我用什么?”

“你什么也别带了,带上一些火箭弹,再多带步枪弹,你给我当副射手就可以。”伍俊文做出细致的安排后带领五个士兵出发,剩下的雇佣兵用两支PSG-1和一听PKM守着堆满战利品的阵地。

带头往前走的伍俊文很快的走到山涧附近,这片山区被山涧割裂成两部分,只有一座大桥方便通过,要想不走公路必须从山上下到山涧里,然后在从另一侧爬上去,通行是在不够方便,不过要不肯走这段路,很难迂回到敌人两侧,冲到公路上跟敌人打,那就正好撞在敌人的炮口之上,从地形不利的地方向左侧迂回,不打火力强悍的前队,从敌人后队下手。卡车牵引着的火炮,以及没有战车保护的炮兵,还有其他保障部队,都是非常好的软目标,

伍俊文走到山涧边上,选了一颗粗大的树,把绳子牢固的拴在树上,然后把一盘绳子扔了下去,绳子顺到山涧底下还有一些富裕,伍俊文第一个抓住绳子滑了下去,最后安全的降落在山涧下,他感觉自己的手套就跟被火烧过一样烫,刚才滑降时候摩擦的太厉害了。

士兵一个又一个熟练顺着绳子滑下来,然后一行人继续往东走,山涧下的河流不是很深,伍俊文淌水就度过非常浅的河流,对面的山势不是很陡峭,顺着坡度小的地方可以一点点的往上爬,携带过多弹药的士兵们感觉有点吃力,不如刚才下山涧那么容易。伍俊文选的路线不算是太难走,用了十几分钟就登上山顶。从山顶上往下看,他们已经迂回到了敌人的左侧,不过还要往东走一点,才能彻底进入敌人的侧后方,伍俊文找勉强能下脚的地方在前边开路,后边的雇佣兵背着枪紧紧跟随在他的身后。

在山路上走了一个多小时伍俊文才来到距离公路不远的一片密林中,虽然吃过早饭时间不长,可体力消耗也很大,大家都是热汗直流,拿出水壶喝了几口,也不用伍俊文提醒吃午饭,大家都拿出随身携带的野战食品开吃,不少罐头都是从敌人的背包里缴获的,尽管味道不怎么样,不过军队的野战食品里营养很丰富,什么热量蛋白质维生素都很全,吃了之后体能恢复的很快。

“他们做的罐头可真难吃。”士兵发着牢骚。

“打完了他们我找最好的酒店好好请你们,我们在总统套房里吃,好好庆祝几天。”伍俊文提着枪看看远处,公路就在北边一公里处,只要往前走一点就可以使用火箭筒攻击停在路上的战车,战车在火箭弹面前永远是鸡蛋壳,既然你们不下车那我只好下狠手了。

六个人从新出发,走出去一段后抵达公路附近的一个山头,距离公路不足四百米,伍俊文把AKM自动步枪放在这里,“你们全在这里,如果遇到敌人进攻就往死的打,咱们有消音器,不容易暴露目标。”

“我们明白。”几个携带机枪和步枪的士兵一起回答。

携带弹药的副射手问:“我跟你去么?”

“把子弹全部放下,带着火箭弹跟我走。”伍俊文提着火箭发射器离开高地,走出去十几米他就放下一枚装了引信的火箭弹,直到把十枚备用火箭弹全部放下,然后伍俊文打法弹药手回去,他扛着火箭筒潜伏在公路边上,一辆BTR-80战车距离他只有不到两百米,伍俊文站在树下瞄准战车扣动扳机,火箭弹呼啸而出,瞬间命中了脆弱的战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