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时报:父母官不慈却逼民行善

fengyimin 收藏 0 70
导读:作为向2009年的告别,“汉语盘点2009”结果揭晓,“被”字高居年度国内字第一,成为去年最为形象的社会表达文字。原本想,这样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讽与盘点,能够让“被”字团成一团圆润离开,最起码,公民权利能够“被”得轻微一些。但是,现实中公权依然放荡不羁,甚至肆无忌惮地上演着霸权丑戏。   接续去年“被时代”烧火棍的是江苏泰州海陵区。当地教师在领取去年1月到8月的增补工资(即实行绩效工资后,新工资与旧工资的差额部分)时,却被强行要求“捐”出两个月增补工资计4000元左右,如果不事先在自愿捐款确认书上签字,

作为向2009年的告别,“汉语盘点2009”结果揭晓,“被”字高居年度国内字第一,成为去年最为形象的社会表达文字。原本想,这样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讽与盘点,能够让“被”字团成一团圆润离开,最起码,公民权利能够“被”得轻微一些。但是,现实中公权依然放荡不羁,甚至肆无忌惮地上演着霸权丑戏。


接续去年“被时代”烧火棍的是江苏泰州海陵区。当地教师在领取去年1月到8月的增补工资(即实行绩效工资后,新工资与旧工资的差额部分)时,却被强行要求“捐”出两个月增补工资计4000元左右,如果不事先在自愿捐款确认书上签字,则领不到一分钱,而且“捐”款连收据都没有,是为“被捐款”。


现实是,很多惠民政策到基层就被念歪了经。教师绩效工资改革,既关涉到基层教师的待遇“补偿”,也是事业单位改革与教育改革中的重要一环,改革能否顺利,关键之一要看绩效工资对利益的重新调整与分配是否科学。就是这样一项涉及深远的改革,其利益调配中的一部分也成了泰州海陵区眼中的唐僧肉,可见一些基层政府我行我素的惯性之重。


当然,在公民权利逐渐觉醒的现实语境下,任何私权之“被”都会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泰州海陵区的解释,一曰“捐”两个月增补工资用于政府建立慈善、解困基金,帮助困难群众;二曰“捐”款只是建议,“不强求,不一刀切”,自愿认捐率达到98%;三曰该区公务员补发增补工资时,也捐出了两个月增补工资。


但是,再冠冕的理由只要建立在违规的基础之上,都经不起推敲。泰州海陵区“克扣”教师的增补工资用于慈善、解困,政府强行“均贫富”,更是与本真意义上的慈善事业背道而驰,之于教师群体,政府首先不“慈”,又何来真善?


而到底是不是“强求”,从当地教师频频向媒体投诉即可窥一斑。“自愿认捐率”的数字更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在私权备受主张和保护的现代法治环境中,即使仅有一人不认捐,也不能用来反证没有强求。相反,“自愿认捐”的人数越多,倒是越可以证明公权力强悍、无度。公务员捐出两个月增补工资却风平浪静,也可见公权之下噤若寒蝉。公务员作为权利人尚且权益不保,遑论基本没有话语权的教师。


只是,如果行政权力在教育领域横行无阻,对教师的公民权利肆意盘剥,那么我们很难寄望于在权利上如履薄冰的教师,能够慷慨激昂地向下一代阐述公民精神。真不愿看到,公民社会将渐行渐远,有其名而无意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