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见妻子在夜店找90后寻欢

世界王牌 收藏 25 20315
导读: 年底公司核对账务,临时通知今晚要加班。于是张凯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对妻子说晚上不回去了,和同事在公司凑合一晚。小敏听后,象征性的嘱咐两句便挂了电话。   北京的冬天,其实有时候和夏天一样的狂热。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甚至在大雪天也是一派火树银花的热闹景象。办公间里暖气开得十足,每台电脑都卯足了劲儿,竭尽全力地散发着所有热能,致使那些赶夜车的员工们一个个还欠连连。想起晚饭吃的那份套餐,张凯顿时一阵反胃。这已经是他第十六天吃同样的饭菜了。   起初的一段时间,每次加完班回去还总能吃到小敏特地为他准备的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年底公司核对账务,临时通知今晚要加班。于是张凯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对妻子说晚上不回去了,和同事在公司凑合一晚。小敏听后,象征性的嘱咐两句便挂了电话。


北京的冬天,其实有时候和夏天一样的狂热。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甚至在大雪天也是一派火树银花的热闹景象。办公间里暖气开得十足,每台电脑都卯足了劲儿,竭尽全力地散发着所有热能,致使那些赶夜车的员工们一个个还欠连连。想起晚饭吃的那份套餐,张凯顿时一阵反胃。这已经是他第十六天吃同样的饭菜了。


起初的一段时间,每次加完班回去还总能吃到小敏特地为他准备的夜宵。可最近好多次晚上到家的时候,房里都是漆黑一片。打电话给小敏,小敏说她害怕一个人在家,所以就到朋友那里借宿。因为已经很晚了,也不方便多说什么。所以每次挂了电话之后,张凯的心里总会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


也许是工作太忙,他们已经好久没有在一起亲密了。相爱着的两个人,时间久了,不是爱情变淡。而是彼此当初那颗火热、赤诚的心渐渐地不堪重负。累了,也倦了。婚后两年,张凯越来越觉得自己对于爱情的驾驭能力正在逐步衰退。尽管他有时也想竭力讨好小敏,但是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热情,总会不经意便夭折在小敏冰冷的回避里。


热分子不断快速的扩散着,张凯的思绪也在一眼万年的速度中翻山越岭。文件夹里整理出的材料不断被Word自动保存了N次,直到整个电脑屏幕突然一瞬间变得漆黑。切切喳喳的办公间顿时沸腾起来。有气急败坏的抱怨声,也有类似于抵达彼岸时的欢呼。因为整栋工作大楼突然停电了。在手机微弱荧光屏的映射下,所有人都暴露出匪夷所思的嘴脸。


一个身影晃到了张凯的办工桌前,在他耳边悄悄地嘀咕了几句。张凯思索片刻之后,用眼神回应了对方。虽然满屋漆黑,但是窗外依然璀璨的霓虹同样能够把张凯的双眼映射得雪亮。或许是某种可以更好反射光线的物质作祟,那一刻他的眼神是犀利而坚定的。其实他是茫然无措的,因为不这样,等待他的或许将会是更大的空洞与无奈。


很快收拾完行当,张凯和同伴一起走出写字楼,在路边拦下一辆的士,然后朝目的地方向驶了过去。一路上,张凯反复拨弄着手机查看时间。如果换作平时,这会儿他一定还在办工桌前奋笔疾书地整理着档案,或者幸运的话已经坐上了回家的最后一班地铁。可是今晚一场停电,让张凯的日常轨迹发生了偏离。此刻,他与同伴正往工体附近的花街柳巷走去。


他们在一家夜店门口停了下来,就在张凯最后抉择究竟要不要走进去的时候,他被一个同伴拉了一把:“走吧,这里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于是在买完票、盖完戳以后,张凯便置身于一个漆黑的“洞穴”中了。妖孽横生,其实一点都不夸张。因为这家黑泡Mix的顾客许多都是90后,油头粉面、奇装异服的大有人在。


为了避免与熟人或者其他同事碰面,张凯用手牌换取一杯最廉价的芝华士以后,便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了下来。他并没有企图能在这里找到快乐,只是不愿意回家罢了。不愿意看到相顾无言的小敏或者黑洞洞的空房间,不愿意一个人在冰冷的被窝里辗转难眠。不愿意……其实是更加没有勇气。


Disco音乐响起,聚光灯开始闪烁。所有妖孽仿佛斗法般,各自使出浑身解数扭动着身姿。张凯起初无法适应,有种想要呕吐的冲动。可是猛喝几口芝华士以后,反而稳定了许多。然而没多久,眼前便开始出现许多扑朔迷离的画面,还有幻听。仿佛是一道道撕裂的笑声,从音乐的罅隙中传来。张凯闭上眼睛,笑声便越发清晰。


幻听的发生,就像恋爱时和小敏常去的那片南部海域,在海浪撞击礁石时听到小敏快乐的尖叫声一样。这种笑声让张凯的内心汹涌澎湃,似火的热情在心底开出一朵朵骄阳的花。然而此时此刻,在这个漆黑的“洞穴”里为什么也会听到那种似曾相识的笑声呢?于是张凯睁开了眼,去寻觅声音的来源。在聚光灯此起彼伏的闪烁中,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


尽管有着浓妆艳抹的修饰,却也无法掩盖那道早已深刻于心的轮廓。张凯一眼便认出了笑声的主人——妻子小敏。那些每天总是紧扎着的卷发,此刻已经柔顺的披散开来。那张久违的笑脸与明眸朱唇,似乎是上辈子里最美妙的剪影。原来小敏化妆以后,竟也是如此美丽青春。原来小敏在别人面前,依然可以开心得无以复加。


舞池中,小敏随意灵活地摆动着身体的每一根躯干。仿佛天生就是一个舞者般把节奏与频率拿捏得十分到位。她还不时地扭过头朝身边的男孩微笑,甚至把双臂搭在他的肩膀上亲吻对方的脸颊。完全像一个放荡的妖精一般,用魅惑、成熟而性感的眼神挑逗着身边的每一位异性。


闪光灯黑白交错的瞬间,张凯感觉到此刻的小敏竟是如此飘渺与陌生。他突然一阵胸闷,想要站起身朝小敏走去。可是,可是他走过去以后要对她说些什么呢?说她不守妇道,背着丈夫偷跑出来厮混?还是说她不知羞耻,找这么一帮孩子来寻欢作乐?那么他自己呢?不是在加班吗?居然加到了夜店里来。


与其说这是一个巧合,倒不如说是冤家路窄。张凯是这样想的。他终究没有走过去,走到小敏面前去。他没有和同伴道别,自己一个人离开了夜店。


张凯用几秒钟回忆了一下自己婚后两年的爱情生活,似乎里面充斥着万千的无奈与嘲讽。是小敏吗?还是自己被命运作弄?也许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团结,剪不断、理还乱。宿命安排好的事,我们只有拿妥协来与之抗衡。在爱情中其实没有对与错,只有谁更爱谁多一点。但是遭遇背叛之后,爱与不爱便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张凯在濒临崩溃的边缘留下了眼泪,然而是恨是爱、抑或痛,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4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