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二战中的“东方马其诺防线”

世界王牌 收藏 0 1839

海拉尔要塞是日本关东军为进攻苏联在中国东北边境设立15处军事工事中最大的两处之一(另一处为黑龙江省东宁要塞),1934年6月动工,1937年末竣工。


海拉尔海拔610-760米,西、北、东三面地形突起,而市区凹下,伊敏河从西南向东北贯通市区北部的海拉尔河。市周突起之地,比高约60-70米,坡高10-15度,为丘陵地貌(海拉尔人通称丘陵地为山,如北山、东山、西山)。


北山、东山顶部均很平坦,西山稍有突起,形如球状。市周各高地均便展望,俯视市区一目了然。市区东北部的敖包山是制高点,环视无阻。


以海拉尔为轴心,向西有滨洲铁路与同俄罗斯接壤的边城满洲里相通;北上,有海-拉-黑公路可通中俄边境重镇三河和黑山头;南下,有公路通中蒙边境地区的草原城镇阿木古郎。三地距海市均为150公里左右。


海拉尔要塞面积9053平方米,干道长5481米,总共有11个入口,每个入口分别与地面部队集结地、火炮阵地、观察所等相通。


海拉尔要塞利用市周高地,分为5个抵抗枢纽部(阵地),即分5个地区,另有4个辅助阵地,共占地21平方公里。以各抵抗枢纽部为防御主阵地,以设立在各抵抗枢纽部空隙间高地的辅助阵地为策应,从整体上构成一个严密的防御体系。


包括海拉尔要塞在内,日军要塞所有筑垒都构筑有钢筋混凝土工事、永备火力点,有钢帽堡、装甲观察哨及土木质火力点,有步兵掩体、机动战壕、反坦克壕、连环铁丝网和防步兵地雷区,有弹药库存、粮秣库存、发电站、给排水系统和浴室等,有以班、排为单位的兵室、会议室、医务所、厨房、电话机房和军官指挥所,有电动钢轨运输车和专用通道、竖井、通风口等,设施完善,设备一应俱全。


为防备飞机轰炸和大口径重炮轰击,地下要塞都是从坚硬的岩石山体中部或底部开掘,洞口顶部和四周还要浇筑混凝土,一般都是1至2米厚。

为了达到进攻苏联的目的,在乌苏里江边的虎头镇,日军当年设置了一门名为“丸一号”的巨炮,这门巨炮是当时日军使用过的亚洲最大的陆火炮。据介绍,这个炮可打到二十公里远,正好打到〔俄罗斯〕伊曼的环形铁路上。它配置在这儿,就是为了摧毁远东铁路,切断海参崴和哈巴之间的联系。


一九四五年八月八日,苏联对日宣战,日本关东军龟缩到黑龙江的虎头要塞和东宁要塞中负隅顽抗,战斗一直持续到八月底,日军才完全缴械。因此,虎头、东宁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战场。


如今,在这里,稍一留意就不难发现,硝烟散尽的土地上,战争的痕迹仍历历在目。一座座坍塌的碉堡、淤塞的反坦克壕、交通壕以及错落的掩体依稀可辨。那些深埋于废墟之下的地下要塞更是变得幽深莫测。


号称坚不可摧的虎头要塞隔乌苏里江与俄罗斯相望。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九日到八月二十日,苏军占据了山体的表面,就往地道里面、要塞里面灌上了汽油,由于里面燃烧爆炸,整个都塌下来了,一千六百人,仅逃脱了五十三名。


其中仍健在的冈崎哲夫回到日本后,根据自己的经历和收集到的有关资料编著了《虎头永久要塞秘录》一书。除此之外研究人员没有找到更多的相关资料。


直到一九九七年初,黑龙江省东宁县在日军遗留的军用仓库中意外发现了一批日军军用地图。这批地图的发现,使日军筑垒地域的考察研究工作有了突破性的进展。黑龙江省革命博物馆的专家经过几年的考察和研究,基本掌握了日军筑垒地域和地下军事要塞情况。笼罩在日军要塞上的神秘面纱被慢慢揭开,侵华日军在亚洲最大的军事要塞峥嵘初露。


在中国东北与俄罗斯近三千公里的国境线上散布着长达一千公里的日军筑垒地域和地下要塞,它们分别修筑在吉林的珲春,黑龙江的东宁、虎头、黑河,内蒙古的海拉尔等十四个地区。那么,日军号称的“东方马其诺防线”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东宁县位于黑龙江省的东南部,东部与俄罗斯接壤。一九三三年一月十日,日军关东军侵入这个仅有三万五千人的县城后,在这里驻扎了包括步兵、炮兵、骑兵、坦克兵、工程兵等各种兵种数目达十万之众,他们还修筑了密集的军事工势。


在东宁七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目前共发现六个地下要塞,每个要塞都配备了大口径的火炮,并且要塞都是依着面向前苏联的山坡修筑的。据当地老百姓讲,这里还有一处叫核心阵地这么一个地方,据说从一九四五年到现在,这个要塞从来没有人进去过。


海拉尔距离东宁县一千多公里,当年日军构筑在这里的军事要塞是十四个筑垒地域中较大的一个。位于内蒙古东部的海拉尔,是伪满时期兴安北省的省会,距中苏中蒙边境均为一百五十公里,是当时日军布防的战略要地。由于当时激烈的战斗,日军修筑的十四个筑垒地域基本都被摧毁了。


当时地下要塞里有发电室、仓库、弹药库、卫生所、兵营,还有宿舍、将校室、指挥室,可以说什么都有。地下坑道呈拱形,高两米,宽一点七米,坑道两边排列着大小不等的房间五十九间,最大的宽二点六米,长四十二米。每个交叉路口或转弯处设有射击孔,便于在坑道战时实行狙击。坑道底部两侧有用于排水的沟槽,坑道顶部每隔五十米即有一个通风孔,直通山顶。


这么深的工事,全部靠人力挖掘,做完了以后再把它被覆上。据说,当年被俘虏的日军在走出山洞后透露,洞内物资供应齐全,在没有任何外来供给的情况下,一万多人的部队,可以在这个洞中生存半年。


日本关东军司令菱刈大将一九三四年五月十二日颁布的《关东军关于在国境地带东宁、绥芬河、平阳镇、海拉尔附近修筑阵地的命令》。据介绍,命令发出之后,日本关东军随即在上述地区展开修筑军事要塞的第一期工程,并组建了第一至第八国境守备队。


日本明治维新后意欲实行大陆政策。所谓大陆政策,就是要控制亚洲大陆。要达到这一目的,面临两大敌人,一个是俄国,一个是中国。一九三一年,它占领了东北三省。从那时起,它开始大兴地下要塞,主要目的当然是想永久控制中国东北的富饶资源和领土;另一个方面,它也藉此获得对苏联作战的一个基地。


所以这些工事的特点,跟一般的国境工事不太一样,表现在它是一种进攻性的工事。一般防御性工事都是纵深配置,有第一道防线、第二道防线、第三道防线,而且不能紧贴着边境线,需有一定的纵深;而日本苏满这些工事却与此大不相同,它们基本上都是一线配置,而且恰恰是配置在最靠国境线的地方。


两次试探均遭重创 工事规模随后缩小


随着侵华战争的步步升级,日军加紧了在东北修筑军事工事的进程,展开了修筑要塞的第二期工程,同时组建第九——第十三国境守备队,为进攻苏联继续进行周密的战争准备。这期间,日本对苏联发动过两次试探性的进攻。


一次是一九三八年八月份的“张鼓峰事件”,“张鼓峰”是一个山头名。当时有一队日本士兵去那里修工事,引起苏军的干涉,后来引发两国交战,越打规模越大,最后发展到上万人规模的冲突,日军最终被打退了。


第二次比较大规模的就是一九三九年五月份到九月份的“诺门坎事件”——一九三九年六月,日本侵略军已陷入侵华战争的泥潭,盘踞在中国东北的关东军向中蒙边境诺门坎地区的苏、蒙联军发动了军事挑衅,双方出动兵力近三十万,战争持续了三个月,结果日军遭到苏军优势兵力的沉重打击。诺门坎事件的教训,使日本对苏联采取了谨慎的态度,它的北进政策由此发生了动摇,暂时全力巩固在中国侵略的地盘。


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德军对苏联发起闪击战。六月二十六日,日本内阁决定予以配合,但是采取什么形式配合?是进攻呢,还是威胁呢,一时举棋不定,最后决定先搞一个关东军特别大演习——即日本军事史上很有名的“关特演”。


当时,关东军猛增八十五万人,有三十五万人进入到中苏边境一线的作战阵地,处于临战状态。最后为什么日军没有北上,反而南下了呢?


黑龙江省革命博物馆副研究员赵宁说:苏德战争爆发后,日本期望德国把苏联打得狼狈不堪。这样,它再在东边出击,这样就非常有利了。可是,苏联虽说在战争当中损失也很惨重,却还没有像日本人所期望的那样不堪一击。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日军偷袭美军珍珠港基地,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轴心国之一。此时它的战略目标已有所调整,在中国东北修筑的用于进攻苏联的军事要塞暂时转为防御,修筑要塞的第三期工程,规模也随之缩小。至此,日军在中国东北构筑的十四处筑垒地域基本完成,呈扇形分布于中苏边境线上。


面对强大的苏联,日本关东军从1934年至1945年,在中国“满苏”、“满蒙”边境修筑了一条长达4700多公里的军事要塞群——为实现战略预谋,日本仿照法国修筑的“东方马其诺防线”。这是日本军国主义思潮的产物,然其预谋性注定了它的失败。


它南起吉林珲春,西至内蒙古海拉尔,东北部经黑龙江的东宁、绥芬河、密山、虎林、饶河、黑河、孙吴等地。日本关东军耗尽巨资,强征役使百万的中国劳工,历经十余年,共秘密修筑了14处要塞群。这组要塞群共有8万多个永备工事,其中仅地下要塞相加竟约1700多公里。


如此庞大的数字,单就国境军事筑垒体系已是举世罕见,千古之最。其最初的修筑目的、工程规模、战略功能等,都已远远超过马其诺防线。如此浩大的军事工程,显然非日军冲动的盲目的决策,而是有其深刻的历史预谋性。


首先,从日本的历史文化层面来看其修筑“东方马其诺防线”的预谋性:日本人认为他们的整个国家是由天神创造的国土,而天皇则是天照大神的后代。因此,维持“万世一系”的天皇制是跨越神界与凡间的媒介。


因此,从武士到庶民都有“报国恩”的观念,这种信仰力的作用足以使他们无论对于什么事,都能够百折不回,能够忍耐一切艰难困苦,能够为主义而牺牲一切,能够把全国民族打成一片,从而在历史之流中去展现日本的“国运”。


至于作为全国效忠对象的天皇制,则是一种制度化了的凝聚中心。这便是日本大和民族武士道精神的思想渊源。为更好的张显国威,誓死报效天皇,军国主义者便推出一项向外扩张的“大陆政策”,妄图称霸东方。这种大陆政策侵略扩张的对象不仅包括朝鲜、中国和东南亚各国,同时还包括苏联的远东地区西伯利亚。


第二,从当时日本的国际环境来看其修筑“东方马其诺防线”的预谋性:在20世纪初期,日俄战争爆发。小小岛国的日本打败了沙皇俄国。消息在日本传起,激发了日本更大的战略野心。日本以战胜国的姿态不仅夺取了库页岛,又接管了沙俄在中国东北的部分权益,把辽东半岛的租借及中东铁路南满支线旅顺至长春的铁路都控制在自己手中。


日本接管这些权力,绝非表面化的权益拥有,而是有着更大的侵略意图。果不其然,日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大批兵力调往中国东北,建成了几座大型机车车辆厂、飞机制造厂,又迁搬一些本国大工厂,利用中国东北丰富的原料资源,大造军备物资,为其预谋打下完备的军事基础。


1917年俄国爆发震惊世界的“十月革命”,帝国主义联合出兵干涉,这时日本就有侵占苏联远东的野心。1924年,日本的大川周明便积极鼓吹要进行对外扩张,张扬国威,提出“统治万国国民是日本的天命”,主张不仅要占领中国,还要占领西伯利亚和南洋群岛,野心十足。1927年,日本田中内阁召开了东方会议,制定了“欲称霸世界必先占领中国,欲占领中国,必占领满蒙,视满蒙为日本之‘生命线’的政策”。


为达到上述战略目的,日本发动了早已蓄谋已久的“九一八事变”,迅速占领中国东北。为了以东北作为其扩大侵略战争的基地,从而进攻苏联远东地区,日本帝国主义作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首先,在法律上,日本占领东北之后,于1934年5月15日签订了《日满议定书》,使日军在中国东北驻扎合法化。其后,日本又在国策上作了很多文章,发表《大东亚皇化圈》论文,制订《大东亚共荣圈土地处理方案》,《大东亚共荣圈建设方案》等,把侵占苏联东部领土纳入国策之内,为侵略寻求合理借口。


中国东北沦陷后,国际局势紧迫,苏联已看出日本的战略野心。当然不会坐以待毙。1931年,苏联政府向日本当局提出双方缔结互不侵犯条约。这是与日本的侵略预谋相违背的。于是,日本当局便拖拖拉拉,迟迟不予回应,拖至1932年9月却以“目前尚非两国之间正式开始此项交涉的时机”为由,拒绝了缔结条约的建议。


1937年苏联再次表示诚意与日本友好相处互不侵犯,又遭到回绝。这六七年的拖沓与回绝,足以暴露了日本的预谋。日本之所以不与苏联和平相片,是因为苏联的远东地区是日本的战略进攻目标,日本岂可用条约约束自己的手脚?


当然日本也不敢贸然宣战,这无疑公然树敌,大大增加冒险性,如此胜算甚微。于是,日本便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中国东北,以东北作为进攻苏联远东的战略基地,并着手拟订侵略苏联的军事计划。同时,日本又积极寻找军事同盟者,企图两面夹击。为欺骗世界舆论,1936年1月16日,日本与法西斯德国以“防共”为由,达成军事协议。


最后,从“东方马其诺防线”的修筑过程来看其预谋性:九一八事变后,日本迅速占领了中国东北地区,苏联意识到了日本的战略意图。为了加强远东武装防御力量,苏联在国境及沿海重点地带扩大巩固筑垒地域。苏联这一军事行动,完全在日本的侦察视线之内。


1932年,日本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宫崎义一发现并向上级提供了苏军在国境及沿海修筑防御工事的状况。日军获得了这一可靠情报后,为防苏联这一防御手段,进而进攻苏联,称霸远东,开始了两手准备。一面策划扶植满洲国傀儡集团,一面谋划对苏联作战的军事基了建设。日本把眼光投到了满苏、满蒙、满朝国境前沿,一幕幕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的战略镜头——修筑满洲国境筑垒阵地和地下军事要塞上演了。


1933年初,日本挑出陆军参谋本部作战课长铃木率道大佐全权负责此事。他奉命在本部内广泛挑选得力的幕僚,组成了以工兵专家为主的考察队,赴满苏国境进行筑垒的秘密踏查,搜集地理资料,选择战略要地,为筑垒阵地做好一系列准备。从挑人选,组队伍,到实地考查,样样慎思秘重,可谓深谋远虑。日军修筑“东方马其诺防线”的预谋性从这可见一斑。


被日本尊称为“战争幽灵”的铃木率道,带领其专家考查队,在满苏国境地带行程1000多公里,走遍了国境地区的重点战略要地。为完成一项重大军事使命,他们秘密地进行研讨、绘图、记录、计算,并对要塞阵地的选址、国境侦察、要塞建设、火炮配备、工程资金筹划、开工视察等做了大量详备的工作,其速度和规模,在当时的条件下可谓罕见。在一切准备工作之后,铃木率道便又回到日本大本营,调配组建了以工兵、专家为主的测量队,秘密赴满蒙国境进行要塞修筑。


1934年5月,长春的关东军司令部审阅并签发了一份绝密文件“关作命第589号”,也即《关东军关于在国境地带东宁、绥芬河、平阳镇、海拉尔附近修筑阵地的命令》。这一道命令便是修筑“东方马其诺防线”的第一个官方文件。6月份,根据这一命令,关东军便开始正式组织施工。


有一份日本要卷的译文也许能更清晰地看出日军的预谋:


一、我军将在国境地带之必要地点修筑阵地。


二、第3师团和在东宁、绥芬河及平阳镇附近,第16师团长在海拉尔附近,分别根据阵地修筑计划尽快施工。


阵地修筑人员配属如下:第3师团山田工兵中佐等27名、第16师团岩仲工兵少佐等14名


三、第7师团长及独立混成第1旅团各自向哈尔滨出1个工兵小队,进入第3师团长指挥之下。有关人员及派遣时间等,由双方直接商量。


四、骑兵集团长须为第16团长所实施之阵地修筑作业提供支援。


五、有关保密问题,须做到万无一失。


六、有关具体问题,将责成参谋长下达指示。


上面便是根据吉林省档案馆藏3—7—736号日文原件译文。不难看出,日本分工精细,配合密切,保密性强,若非计划在先恐难如此周密。还有,妄想与德国、意大利划分世界的日本,不可能不吸取马其诺防线的教训。


面对强大的苏联,在战略上日军从筑垒阵地之初,便贯穿一根针对苏联的军事防御思想线。所以,在满苏满蒙国境筑垒阵地的设计、施工、兵力、兵器的配备无一不是以苏军碉堡的强度,阵地的规模为出发点的。


随着1945年日本的战败,“东方马其诺防线”的修筑工程也随之被遗弃了。“东方马其诺防线”的修筑从1934年5月第一道命令开始,一直实施到1945年日本战败,有些筑垒阵地直到战败时也没有完工。


修筑要塞群,并非日本人的发明。早在二战前,法国为了防备德国的进攻,法国陆军部长马其诺主持在法德边境上修筑了一道长达750公里的防御工事体系——马其诺防线。


1933年起,日军在极其秘密的状态下,在南起珲春、北至海拉尔近4700多公里国境地域间修筑了14个要塞群、综合起来约有1700多公里的永久性地下工事,自誉为“东方马其诺防线”,其军事功能、建筑规模都远远超过马其诺防线。


关于筑垒的图书,包括部队番号等有数千册曾被保存在陆军筑垒总部秘密图书室里。随着日军在太平洋战场的溃败,按照军部命令将明治以来关于筑垒要塞的一级机密图书全部烧毁了,致使筑垒真实面目很难全面揭示出来,因此便成为二战后留下的最大一个谜团。


早在十多年前,以日本学者菊池实为代表的“关东军国境要塞遗迹研究会”及黑龙江省革命博物馆有关人员对要塞进行了调查并取得成果。2002年3月,市社科院组成以李茂杰、徐占江、金成民为首的“侵华日军要塞”课题组,对日军要塞展开全面调查与研究。课题组采取以实地调查为主,多方征访、搜寻国内外相关资料,并采取GPS定位、摄像、测绘等手段,累计行程万余公里,实地考察了日军所有要塞和守备阵地,获得大量的第一手资料,揭开埋藏地下半个多世纪的秘密。


“战争幽灵”踏查国境线并进行研究、论证


1933年春,关东军黑河特务机关发现对岸前苏联自1932年夏季起即在动工修建军事工程,而在1933年春再度开展沿岸碉堡的构筑,并且一部分工程已向纵深延伸发展。这一情报引起了日本军部的密切关注,他们迅即召开形势研讨会议,拟定应对办法。


1933年10月,被日本军部称为“战争幽灵”的日军参谋本部作战课长铃木率道大佐在部分骨干幕僚陪同下,分乘三架飞机对边境部分地区进行秘密踏查。他们首先以东部的牡丹江为中心,侦察了东宁、绥芬河、密山以及虎林各地。接着,经佳木斯、富锦到哈尔滨,再经由北正面的奇克、霍尔莫津、黑河到海拉尔,并在海拉尔就国境地带必要地点修筑阵地问题进行了最后的研究、论证。


回到日本后,铃木率道迅速在全军中调配组建了以工兵、专家为主的测量队,接受陆军省筑城本部的直接训练,后于1934年正式编入关东军,成为关东军筑城部的核心力量。1933年11月中旬,关东军司令部召开会议对国境阵地构筑、备炮及其他有关事项进行研究。同年12月以后,关东军测量队人员陆续向军事筑城地出发,进行实地测量。


根据吉林省档案馆藏资料,1934年5月12日上午,根据日军参谋本部铃木率道大佐一行在所谓的“满苏边境”有关地区经过长期勘查、精心设计而制定的国境阵地军事筑城方案,关东军司令官菱刈隆大将签发了“关作命第589号命令”,决定把东宁、绥芬河、平阳镇及海拉尔等地作为建筑要塞,于是关东军在中国东北中苏边境第一批要塞工程施工作业正式全面启动。


同一天,关东军参谋长西尾中将根据“关作命第589号命令”,发布《关于修筑阵地和轻便铁路所需民工、器材、经费等问题的请示》。


随着关东军国境“军事筑城”预算资金的到位,更加推动了东宁等4个要塞工程进度,不久,关东军又决定进一步扩大国境要塞施工范围,将第一批开展施工的要塞由原定的东宁、绥芬河、平阳镇、海拉尔4个增加到8个。从此,关东军在东北中苏边境要塞建设工程更以空前的规模开展起来,一直持续进行到1945年8月战败投降为止。


关东军的要塞建设工程全部施工过程可划分为三个时期:


第一期(1934年-1940年)


1934年—1939年,在中苏国境的东北及西正面的重要地点,基本完成筑城的修筑并编成第一至第十四国境守备队。


在守备要塞时期内,又可再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934年到1937年,构筑完成东部正面的东宁、绥芬河、半截河、虎头,北部正面的霍尔莫津、瑷珲、黑河,西部正面的海拉尔等8处军事要塞,并编成第一至第八国境守备队进行守备时期。


1934年—1937年要塞第一阶段构筑情况表:


第1国境阵地(东宁) 1934.6—1937春 7个


第2国境阵地(绥芬河) 1934.6—1937末 3个


第3国境阵地(半截河) 1934.6—1937末 3个


第4国境阵地(虎头) 1934.6—1939春 3个


第5国境阵地(霍尔莫津) 1934—1937末 3个


第6国境阵地(瑷珲) 1934—1937末 6个


第7国境阵地(黑河) 1934—1937末 4个


第8国境阵地(海拉尔) 1934—1937末 6个


这一阶段完成的8个国境要塞对关东军来说,是最重要的国境据点。1937年10月,关东军向参谋总长报告这些国境要塞所需兵器装备的假定数,并对阵地规模作出最后决定,于1938年2月下令编成第一到第8国境守备队(简称国守)。


各守备队官兵主要从驻东北的关东军各师团及其在日本国内的留守部队独立守备队、炮兵、工兵各队抽调,兵力合计为27781人。从总体看,关东军配置在国境阵地方面的兵力非常多,合计拥有步兵162个中队,炮兵力量更强,总计有55.5个中队。


第二阶段从1939年到1940年,主要填补第一阶段建成各要塞的空隙,这期间关东军在东正面的五家子、鹿鸣台、观月台、庙岭及北正面的法别拉5个新的要点上修筑要塞,并编成第九至第十三守备队驻守,并强化第一阶段筑城的设施。此外,还在兴山、富锦、阿尔山等地修筑了一些局部加固并驻有守军的野战阵地。


第二期(1940年—1944年)


始于1940年而在1944年底结束的第二期要塞的构筑工程,由于其任务是一方面进一步扩充已建成的国境要塞并填充其空隙,另一方面又在萝北的凤翔新建了供第14国境守备队驻扎的要塞,西正面则开始了新的大规模的国境要塞构筑,使国境地区要塞设施更加密集,其工程量远比第一期大得多。


第二期首先实施的是增强和扩充第一期设施工程,即增设掩蔽部、弹药库、粮秣库、蓄水库等。1944年,在西部正面的大兴安岭地区乌奴耳开始修建可容纳三个师团的大规模要塞。资料显示,1944年关东军筑城预算1.1亿元的大部分都用在了大兴安岭要塞的修筑上。这个要塞是在关东军筑城史上规模最大的,但是,由于资财和人员不足,未来得及完成就战败投降。


到1944年底,关东军已在东北中苏边境地区从珲春的五家子开始,向北经乌苏里江再向西沿国境线至黑河和海拉尔共建成多处要塞,另外还修建了一批未设要塞但有常年驻军部队的野战阵地。其中,除海拉尔要塞属内地防御性质外,其余全部系进攻出击时的战术支撑点。@pages@


第二期建成国境要塞情况表:


东正面:


珲春正面:以水流峰为右翼,以五家子为中心,至东兴镇区间


东兴镇正面:大小马鞍山和马谪达山之间


东宁正面:以白刀山子为右翼至绥芬河的区间


绥芬河正面:以绥芬河为中心,由鹿鸣台到清弧岭庙之间


平阳正面:以南天门至石头河子东方高地为右翼,经小鹿台、四排、半截河、二人班之间


东安正面:以庙岭和蜂密山为中心


独木河地区:虎林北的独木河


饶河地区:虎头北方的饶河


北正面:


凤翔正面:包括延兵镇西南方、名山镇的设施


孙河正面:以孙河为中心,向南北延伸的地区


瑷珲正面:从霍尔莫津经瑷珲、黑河至法别拉


西北方地区:孙吴周围


西正面:


大兴安岭以乌奴耳为中心


五岔沟周围:五岔沟的周围洮南正面,乌勿林、户地、


吐别木吐附近


林西周围


第三期(1945年)


1945年,关东军国境要塞进入了第三期,这一期的修建要求是“不仅要使国境要塞化,而且要使全满洲国要塞化”,重点抓内地二线(如大兴安岭地区)和主要城市的防卫筑城。


据此,重点在东北正面的三江地区、松花江右岸的富锦及乌尔古力山附近和小兴安岭东侧的凤翔附近及海拉尔二线、牙克石附近等地进行了野战阵地建设。与此同时,1944年即已开工的大兴安岭要塞建设工程以更大规模进行续建,直到日军战败投降为止。


在东正面要塞中,密度约每60余平方公里就有一个要塞;在一期建成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永久性阵地群中,有26个阵地群分布在东正面各要塞,占总数54%以上;进攻性强的远程重炮全部配置在东正面,配有49个守备中队、29个炮兵中队、各种火炮269门。


此外,还将唯一一门41厘米重炮装置在虎头要塞——锁定前苏联远东滨海地区,从东正面突破,得手后再向贝加尔湖进军,日本侵略军的野心昭然若揭。据分析,这一地带的战略攻防基地的国境要塞有如下特点:


1. 要塞数量多,密度大、强度大。在全部要塞中,分布在正面的多达8个,密度约每60余平方公里就有一个。在一期建成的48个“A级”,即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永久性阵地群中,有26个阵地群分布在东正面各要塞,占总数54%强。按国境线长度,平均每202公里便有一个“A级”阵地群。


2. 兵力和火炮配置强,进攻性强的远程重炮全部配置在东正面。全部国境要塞守备兵力有49个中队分布在东正面,55个炮兵中队有29个在东正面。各要塞总计配有各种火炮547门,东正面要塞有269门。


此外,关东军还将号称亚洲第一、日本试制的唯一一门41厘米重炮装置在虎头要塞。可见,东正面要塞从本质上看并非单纯防御性的支撑点,显然是预计展开攻势、进行出击时的战术支撑点。


为防备飞机轰炸和大口径重炮轰击,地下要塞都是从坚硬的岩石山体中部或底部开掘,洞口顶部和四周还要浇筑混凝土,一般都是1至2米厚。


侵华日军在中国国境的要塞群的设计、施工和经营,是在极其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其保密措施由始至终贯穿着秘密侦察、秘密设计、秘密施工,修建要塞的劳工采取骗招、强抓、秘密输送等形式,在各地下要塞工程竣工后,采取各种秘密屠杀的暴行,杀人灭口,现已查阅到的有关日伪档案资料均标注着“绝密”、“机密”等字样,其原文中无一不多次反复强调“秘密保持”的重要性。


日本关东军修筑国境筑垒工程,采取当时世界最先进技术,耗费巨资,征用中国百万劳工,在茂密的山林深处秘密施工,其隐蔽程度即使白天走到近处也难以发现。该问题研究专家程鹏汉指出,筑垒地域一般都是通过山中地下坑道相连接,其正面从50公里至100公里,纵深50公里,设有7个抵抗枢纽部,每一抵抗枢纽部都由3至6个支撑点组成,相互连接并形成火力交叉网,筑垒侧翼一般依托难于通行的山林或沼泽地带。


相关信息


钢材7.1万吨、木材3000万立方米、煤炭600万吨、大米7万吨、小麦5.4万吨、大麦8万吨、蔬菜10万吨、肉类4万吨、香烟33亿支、干草10万吨、马5万匹。


当年,侵华日军动用了十几万中国劳工,在虎头镇附近的猛虎山一带修建了一个庞大的防御工事,日军称之为虎头要塞。虎头要塞是日军在二战时修筑的最大军事设施,一度成为日本皇军军威的象征。


这里有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巨炮阵地,还有完备的地下工事,日军称这座坚不可摧的阵地为“东方的马其诺防线”。1945年,随着法西斯在世界范围内的覆灭,日军精心构筑的虎头要塞成为其埋葬地。


虎头要塞范围广阔,规模宏大。其地下要塞南起边脸子山,北至虎北山,西起火石山,东至乌苏里江。形成正面宽12公里,纵深长6公里的要塞守备区。其中心要塞区主要集中在猛虎山、虎北山、虎东山、虎西山、虎啸山等五个标高在100至150米的丘陵上,形成了以猛虎山为中心枢纽的地下要塞群。


五大要塞中,猛虎山为主阵地,虎东山、虎北山为其两翼前沿阵地,呈南北两线护卫阵势,虎西山、虎啸山两大阵地为依托,从背后支撑和护卫猛虎山主阵地。这样便构成了三道防线。


猛虎山由东、中、西猛虎山三个山头组成,是虎头要塞的主阵地和指挥中枢,日军虎头“第四国境守备队”司令部即设在这里。其地下工事直通各山头阵地,隧道宽高各3—4米,长达8公里。


地下要塞五脏俱全,成直角走向的几个大曲廊联络地下深处的指挥所、通讯室、发电所、军官和士兵休息室、医务所、伙房、浴池、厕所、蓄水井、弹药库等。工事顶部全部由钢筋水泥浇注,厚达3米。工事上面自然植被茂密,不见一点人工痕迹。通往山顶地面工事的通道有观察所、竖井、排气口、射击口等,便于出入、观察和发射火力。


其他山头地下要塞的设施与猛虎山相似,但规模略小。在要塞地面上,日军配置了多处炮兵阵地、军用机场、医院、军营,设置了纵横交错的交通壕、掩体、电网以及连通地下要塞的各通道等,使地上工事和地下设施连成一体。


虎头要塞的兵力、火力配备极为强大。1939年3月,关东军建立了“第四国境守备队”,为一个旅的编制,司令官几任均为少将。1941年虎头要塞鼎盛时期,仓库中储备的粮食、被服、弹药、燃料,足可供养超过10000名士兵持续作战三个月以上。


各要塞的火力配备方面,除步兵常规武器外,还装备了各种远射程炮和高射炮。日军甚至运来了当时亚洲最大的火炮——400毫米榴弹炮,以求在作战时炸毁苏联西伯利亚铁道桥。


虎头各丘陵地下被掘穿成巨大的隧道,钢筋混凝土的隧道壁厚1米多。密如蛛网的战斗掩体、交通壕、暗堡把分散的工事组合起来。军用机场、巨炮阵地隐藏其间。


虎头要塞一度为日军最高军事机密,甚至于当时参加要塞建设的日本工程技术人员回国后,他们的行踪也受到严密监视。冈崎哲夫是当年驻守虎头要塞的一名上等兵,也是虎头要塞幸存的日本守军之一,具有反战情绪。他回忆说,在要塞,日本守军也被严格限定在一定范围内活动,即使是将校也不能进入其防地以外地区。这样,即使是一处被攻陷,其他地方仍能坚持战斗。


当时,日本关东军认为,虎头要塞之坚固、守备兵力与火力配备之雄厚,远胜过法国的马其诺要塞,将其夸耀为“东方的马其诺防线”,“可坚持6个月不怕围困的坚固要塞”。甚至狂妄宣称:“当日苏爆发战争,只要在虎头坚持3天,即可打赢日苏战争”。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