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坦克兵 外交之行 第三十三章 牡丹江会战(下)

当过兵的人81 收藏 27 1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169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李斌没有想到,敌人的援军居然来得那么快,这就意味着自己在进攻牡丹江城的时候,还必须分出一支兵力阻挡敌军。

“敌人的先头部队有多少人?”李斌问了一句。

那名侦察兵回答说:“敌人先头部队有鬼子的一个旅团,是第十九旅团,外加伪军的一个满员师,一共有近两万敌人!”

“敌人动作也真快!”李斌说了句。

说完,他走到沙盘前,用马鞭指着沙盘说:“各位请看,鬼子的援军要来支援牡丹江,他们必须经过新合一带!目前,我们原本计划是用我们两万五千人进攻牡丹江城。但是因为敌人援军的到来,我们的计划必须改变!”

坐在下面的肖柏点了点头道:“我明白!我们采取围点打援的战术!派遣一支部队,在新合拦截鬼子和伪军!”

“是!我也是这个意思!但是,我们能给用来阻敌的部队不可能太多!”脸色严峻的李斌说,“毕竟在牡丹江城内敌人守军数量不少!有近一万日军和三万伪军!我们一共只有两万五千人,还要分兵阻敌,这仗的难度很大!”

“我觉得,我们分出两千人去阻敌即可!把坦克和装甲车全部配备给阻敌部队!”洪彪提出自己的意见。

洪彪的话是有道理的,以两千人,加上坦克装甲车,完全可以抵挡住一支有两万人马的日伪军部队。

但是肖柏却觉得洪彪的建议十分不妥:“不可!我们以两万之众攻击四万之敌,凭借的就色坦克装甲车!若是没有那些先进的武器,我们不要说进攻,恐怕连防守都是无法守得住的!”

肖柏坚决不同意,让坦克装甲车去阻敌。

然而,李斌却说出他的想法:“其实,洪彪的提议也是正确的!我们应该派去一部分的坦克装甲车去协助防守!而且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一旦进入巷战之后,我们的坦克在巷战中如果没有步兵保护,也容易被鬼子‘敢死队’所炸毁,所以我认为,进入城内的坦克不宜过多!”

其实,装甲车进入巷战之后,相对比坦克更加灵活,因为装甲车视野好,机枪转动更加灵活,不容易存在射击死角。

最后,李斌决定说:“可儿,你开上零五式坦克,带上两辆八九式坦克,两辆T-28坦克,四辆T-26坦克,再给你配上十辆BA-20装甲车,外加第一旅第一团的两千名战士和一个高射机枪营,火速赶往新合一带阻挡住敌人的援军!此外,我再配给你炮兵旅的一个152毫米重炮营在远距离上对你们进行强有力的火力支援!在我们牡丹江拿下之前,你必须给我守住新合!”

“是!”可政领命退下。

她带上李斌配备给她的这支精锐部队,带着坦克装甲车和重炮兵,一起前往新合准备打一场阻击战。

李斌看了一下手表,时间指向九点四十五分,他下令道:“还有十五分钟,即将对牡丹江城发起大规模攻击行动!大家都去准备吧!”

城内日军的重炮已经被摧毁,城外修复铁路的义勇军战士加快修筑铁路的速度,尽力保证在部队发起攻城的时候,那列装甲列车可以直抵牡丹江城外,用240毫米重炮轰击坚固的目标。

与此同时,加农炮兵和高射炮兵正在悄悄向前推动,这些直射炮被压低炮口,对准前方的牡丹江城。

看着城外忙碌的义勇军战士,再想到自己手中的重炮已经全部被毁,此时的嘉村少将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他知道自己的末日很快就要到来。

此时的嘉村少将,只能寄希望自己的军队能给坚守住三日,等待援军到来解救自己的牡丹江之围。

指挥所内,李斌,肖柏,洪彪等人紧张的对着手表,当指针指向十点整的时候,李斌猛然一拳砸在桌子上:“打!”

城外义勇军的三十多门大口径榴弹炮,五十多门加农炮和高射炮,一百多门70毫米和75毫米步兵炮,野炮和山炮,以及一百多门各种口径的迫击炮齐声发出怒吼。

三百多门火炮的齐射,是何等的壮观,以各种火炮平均每分钟射速为八发的速率来说,平均一分钟就能射出两千多发炮弹!

更何况,高射炮和迫击炮的射速更高,几乎可以达到一分钟四十发甚至是六十发的速率!而苏联进口的37毫米高射炮,更是一分钟可以倾泻三四百发炮弹!

平均每秒钟,就有五十颗各种炮弹落在牡丹江的城防工事上炸开!这一次,李斌可是不惜血本,把自己从宝清带出来的炮弹全部倾泻出去。

短短的三分钟之内,上万发炮弹把城外日军的工事耕耘过数遍,壕沟被炸平,各种明碉暗堡变成埋葬鬼子的坟墓。

一团团的大火球连成连绵的火海,形成一道火焰和弹片的焰墙,所有的日伪军只要敢于靠近的全部都尸骨无存,在火光中飞上天空变成起火的碎尸。

城外的日军根本就抵挡不住如此强大炮火的猛烈轰击,很快外围工事就被炸得七零八落,残余的少数敌人躲在防炮洞中根本不敢露头。

猛烈的炮击进行了三分钟之后,李斌一声令下:“攻击!”

四辆T-28中型坦克带着十六辆T-26轻型坦克从攻击阵地上冲出,向残破不堪的日军阵地猛扑过去。

二十辆BA-20装甲车,一辆九一式装甲车和十五辆土装甲车跟在坦克后面,步兵战士们跟着坦克和装甲车,如同出闸的猛虎一样猛扑向日军的阵地。

二十辆坦克和三十六辆装甲车疯狂吐出火舌,在一分钟内就能倾泻出数百发炮弹和五六万发的子弹。

坦克带着装甲车,装甲车带着步兵,很快就冲到日伪军的外围工事外面,那里残余的敌人根本就无法抵挡得住如此强劲的冲势。

坦克装甲车沿着壕沟外围一路行驶一路扫射,子弹炮弹打得壕沟内飞溅出阵阵飞沙走石,里面的的残敌接连倒在血泊中。

控制住外围敌人的防御阵地之后,步兵战士们纷纷把步枪往肩上一背,拔出大刀片冲入日伪军的战壕中。

日伪军的战壕内闪着耀眼的寒光,鬼子和伪军的脑袋纷纷落地。

警卫连的战士随后跟上,狙击手和神枪手躲在后面远远的射击,把那些拼刺技术最高的鬼子一个个用冷枪击毙。

经过四个小时的激战,日伪军在牡丹江城外的三道防线全部被义勇军冲破,外围的六千多名日伪军被全部歼灭。

义勇军已经控制出城外所有的防线,面对着坚固的城墙和钢筋水泥的城防工事,那些榴弹炮,迫击炮,小口径火炮和高射炮都无能为力。

此时,李斌下令:“暂停前进!等待装甲列车到来!”

就在攻击牡丹江城的战斗打响了三个小时的时候,可政带领的那支阻敌部队已经抵达新合一带。

已经学到李斌作战精髓的可政观察一番地形,她知道时间紧迫,是根本无法构筑坚固的防御工事,只能依靠自然的地形,构筑简单的防御线。

“工兵在铁路线两边埋伏,等到敌人军列过来,就引爆!把敌人挡住!主力部队在碾盘山和蛤蟆山之间的山谷公路两边布置防御,少量部队和高射机枪上两座山,防止敌人从我们背后绕过来偷袭!”可政俨然一名优秀的军事家那样,有条不紊的指挥战士布置临时防御工事。

她让工兵炸毁铁路线,在公路上设伏,准备以出其不意的方式,首先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再进行节节的防御。

她带去的那个营的苏式152重炮,被部署在后面,那些榴弹炮比日军旅团一级携带的那些山炮,野炮和步兵炮的射程都要远得多,可以及时压制敌人的炮兵。

主力部队被埋伏在公路两侧的草丛中,坦克和装甲车则隐藏在树林中,高射机枪部署在山顶,不仅可以居高临下提高射程,而且万一有敌机来的时候,高射机枪也能组织防空火力对空射击。

刚刚安排妥当,从坦克顶部探出头的可政就从望远镜中看到远处的公路上,出现一大群黑压压的敌人。

“敌人来了!各单位做好迎战的准备!”可政下令道。

前来牡丹江救援的日伪军分兵两路,一路大概有八百日军和一千多伪军,他们乘坐火车沿着铁路线前进。另外一路是日伪军的主力部队,那些敌人是通过公路,准备前往牡丹江救援嘉村少将他们。

蒸汽机车牵引着长长的黑色巨龙,喘着粗气隆隆驶来。

此时,负责先行一步保证铁路交通安全的那些日伪军的巡逻队早就被特种兵战士消灭,火车上的敌人一点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正面临着一场灭顶之灾。

埋伏在铁路线边上的张敏帆下令:“大家都沉住气!等敌人的火车进入埋伏圈,马上就引爆炸药!”

铁轨上,已经埋下三百公斤黄色炸药,接好了电雷管,只等待满载着日伪军的军列驶过来的时候就隐蔽。

喘着粗气的蒸汽机车从埋设炸药的铁轨上驶过,后面的车厢驶上埋设炸药的路轨时,张敏帆一声令下:“起爆!”

一名工兵战士压下起爆器,电雷管电源接通。

强烈的亮光一闪,“轰”一声巨响,从烈性炸药上方驶过的火车就好像玩具车那样,被一个顽童用力一推,一节节车厢猛然离开铁轨,腾空而起,在半空中被拧成麻花,在火光中翻了几个滚,再重重落在路基两边。

剧烈的爆炸,一瞬间就把整列火车都掀翻出铁轨,车厢从路基上滚下,沉重的铁轮子飞上天空,再重重砸在车厢顶部。

爆炸中心处车厢上的那些日伪军当场毙命,后面的车厢虽然没有处于爆炸中心处,却全部翻下路基,车内的日伪军非死即伤。

“飞雷炮,预备,放!”张敏帆一声令下。

战士们点燃导火索,数十个经过加固的油桶发出一阵轰鸣,炸药包从“没良心炮”的炮口腾空而起,向那些翻倒在路边的火车车厢上狠狠砸落下去。

一连串巨响,扭曲变形的车厢遭到飞雷炮一阵猛烈轰击,木头和铁架碎片四处横飞,大火顿时吞噬了那些车厢。

满满一整车的日伪军顿时死伤超过三分之二,残余的数百名日伪军士兵打开扭曲变形的车门,从翻倒的车厢内钻出。

跟随工兵一起的机枪连猛烈开火,暴雨一样的子弹向那些残敌泼洒而去,把那些刚刚从翻倒的车厢中冒出来的日伪军接连击毙。

听到铁路方向传来的爆炸声,在公路方向前进的日军指挥官井书宣时少将大骂了句:“八嘎!该死的支那人伏击了我们的军列!”

“井书将军阁下,我们是不是去铁路那边去看看?”鬼子参谋军官提出他的建议。

“八嘎!现在我们必须尽快赶到牡丹江!最重要的是去牡丹江解围!其他的一点都不重要!”井书宣时少将吼了声。

那些从公路上行进日伪军并没有料到,义勇军早就在公路两边埋伏好了等待他们的到来,只要进入伏击圈,他们就会遭到惨重的损失。

不过,铁路线方向传来的爆炸声,使得日伪军也有了一定的准备。

井书宣时少将命令所有的日伪军机枪手向公路两边开枪射击,进行火力侦察,他要判断没有埋伏,才敢通过山谷。

歪把子轻机枪和九二式重机枪吐出闪闪的火光,呼啸的子弹从埋伏在路边的战士们头顶掠过。有人不幸被流弹击中,他们强忍住疼痛,硬是没有发出声音。

经过火力侦察,井书宣时少将很自负的认为,在公路上是安全的!

“支那人一定不知道我们还有一路人马从公路过去!快,抓紧时间通过!”井书宣时少将拔出指挥刀向前一指。

密密麻麻排成长队的日伪军从他们认为安全的公路上通过,就在此时,可政对着话机一声令下:“打!”

战士们瞄准了冲过来的敌人开火猛烈射击,机枪,步枪,迫击炮和掷弹筒射出的弹雨压制住敌人,被打了一个猝不及防的日伪军顿时倒下一大片。

与此同时,埋设在公路下面的地雷和炸药包被引爆,一连串滚雷般的巨响声响起,进入伏击圈的日伪军被炸得血肉横飞。

还没有等到遭到突然打击的敌人醒悟过来,架设在山顶的高射机枪一齐向山谷中通过的日伪军吐出一道道橘黄色的火舌。威力强大的高射机枪子弹所到之处,那些日伪军被打得血肉横飞,有的人腰部中弹直接就被“腰斩”。

在自卫军队伍的后面,骡马拉着各种山炮,野炮和步兵炮,正跟着队伍向牡丹江的方向进击。

行进中的日军炮兵手忙脚乱卸下火炮,准备向路边设伏的义勇军开火射击。

由于日伪军人数多,队伍长,埋伏的义勇军人数不足,因此步兵战士们无法对后队的鬼子炮兵进行攻击。

但是,鬼子炮兵却是首当其冲的打击目标!

这些鬼子炮兵还来不及架起火炮的时候,空中突然出现数个猩红色的火球,向日军炮兵的方向呼啸而来。

那些是苏式152毫米榴弹炮射出的炮弹,根据火炮观察员的指挥,炮兵早就把火力集中向鬼子炮兵,对敌人进行致命的轰击。

鬼子炮兵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重炮炮弹就接连落在他们之中炸开。

仅仅在短短的两分钟只能,鬼子炮兵和他们的野炮,山炮和步兵炮一起,被重炮炮弹炸成无数的碎片。

“八嘎!我们遭到埋伏了!”井书宣时吼了声。

他拔出指挥刀向后一指:“快!先布置防线,等我们知道对手的虚实再攻击!”

进入伏击圈内的日伪军已经死伤大半,那些侥幸活下来的鬼子和伪军迅速向后撤退,企图退回到一块小高地,在那里准备组织火力进行防御。

灼热的子弹从日伪军的背后追赶过去,打得那些兔子一样四处逃窜的日伪军纷纷仆倒在地上。

炮兵消灭了日军的炮兵之后,重炮炮弹就开始砸入日军步兵的人群中炸开,每一颗炮弹落地,都能把乱成一团的日伪军炸翻一大片。

后队的日伪军眼看着进入伏击圈的同伙死伤无数,他们也无可奈何,只能是趴在地上,利用简单的地形掩护,向埋伏在公路边的义勇军开火射击。

但是,那些日伪军很快就听到一阵令他们心惊胆颤的声音。

茂密的树林中突然冲出一个咆哮的庞然大物,后面还跟着八辆中轻型的坦克,十辆BA-20装甲车也吐着火舌冲出。

乘坐在零五式坦克内的可政兴奋地看着车外四处逃窜的敌人,她指挥坦零五式主战坦克,向日伪军的临时防御阵地发起冲击。

日军的炮兵已经荡然无存,此时日本人除了组织“敢死队”还能对坦克造成一点威胁外,其余的日本人只能成为坦克装甲车枪口炮口下的活靶子。

一路疯狂射击的坦克装甲车把那些来不及逃出伏击圈的日伪军连连射翻在地上,沉重的履带从日伪军伤兵和尸体上碾压过去。

很快,来不及逃出伏击圈的日伪军就全部被击毙。

后队的日伪军经过短暂的慌乱,很快就在井书宣时的指挥下,向山谷中发起疯狂的攻击。

然而,日伪军已经失去了炮兵的火力支援,再多的人冲向立体交叉的火力,都只能被无情的收割去生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