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前的国宝失窃大案[转]

1959年8月,举世瞩目的十年大庆筹备工作进入冲刺阶段。天安门前突降晴天霹雳,国家博物馆(原中国历史博物馆,下同)西周青铜器“史孔和”一夜蒸发。故宫珍宝馆,乾隆皇帝御用金册也被盗。两案报告迅速摆到周总理案头。由公安部、国家文物局牵头组成专案组,限期侦破。故宫金册盗窃案迅速告破。史案则黄鹤杳然,不能排除敌特背景。


那时候,我是个刚刚走进博物馆的高中毕业生。


1959年8月,新建成的国家博物馆依靠党中央,火速从全国无偿调集数万件国宝重器。因为陈列方案涉及五千年历史诸多重大问题,陈列方案必须报请中央政治局甚至征得毛主席同意(如奴隶社会与封建社会分期采用郭沫若论点,是经毛主席首肯)。加之时间有限,方案仓促出台,反复修改,文物来回码放,折腾得脚丫子朝天。


博物馆可谓铜墙铁壁:本馆人员贴身守护;荷枪实弹的解放军层层密布,出入几次检查证件。馆领导决定:8月18日前陈列柜暂不上锁。案情就在此刻发生。


17日临下班前,我把包括21号展柜(陈列着史孔和等共17件青铜器)在内的本段展柜文物数了一遍。第二天早上,史孔和蒸发了!作案现场已被破坏。昨晚馆内工作人员杨文和、赵桐臻前后夜值班。一根绳拴仨蚂蚱,谁也跑不了。当晚,对我的问讯凌晨三点结束。专案组宣布:史案是监守自盗,内部作案。


“史案”牵动国魂。周总理对国家博物馆情有独钟,1958年,他号召民主人士捐献文物。一批大收藏家给博物馆送来了稀世珍藏。周总理对陈列内容慎之又慎,要求对涉及几十年来重大原则问题和重要人物,必须实事求是地评价。陈列中牵涉到边界历史沿革等诸多敏感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周总理在极度繁忙中,竟抽出三天时间,亲自坐镇审查。


史孔和到底是什么宝贝?从铭文、成色、品相上断定,这是3000年前西周时期青铜器。因铸有“史孔作宝和,子子孙孙永宝用”这一西周特有标志性铭文而身价陡增。它很可能是西周法定量器——合。考古学家郭沫若、夏鼐等都称它可与著名的商鞅量、秦权秦量、汉尺等量器相媲美,是中国计量史、农业史上一件不可多得的文物。


公安人员天天加班加点,讯问、外出调查,熬夜成了家常便饭。事后,领导告诉大家,公安部曾计划淘干金水河,估计罪犯无处隐藏赃物,极度恐惧,有可能扔进金水河,后因耗资不菲,动静太大没有实施。公安部发往全国两大麻袋史孔和照片140斤!一斤照片是多少张?难怪我当兵后一提及史案,保卫干事马上就拿出资料,上面印着“公安部通报:A级特急绝密要案”。


经过数月奋战,赵桐臻疑点逐渐扩大。他自视清高,心胸狭小,报复心强,害怕下放农村劳动。突出的毛病是好占小便宜,近来神情压抑,举止反常。1960年4月6日,“引蛇出洞”方案实施。博物馆安排干部下放顺义县板桥公社桑园大队劳动。队伍中竟然闹起了鬼,毛巾肥皂之类的玩意儿转眼间就没了踪影。那时候,这些按票供应的东西连连丢失着实恼人。


1961年2月13日,农历腊月廿八,下放干部要回家过年。有人发现赵桐臻正鬼鬼祟祟把秫秸垛里的赃物往怀里揣,便冲出去大喝一声。赵桐臻脸都吓绿了,支支唔唔嘱咐千万别声张。两人扭搡起来。别人闻声赶来,只经过简单问讯,赵桐臻便低头认罪了。下放干部炸了窝,批斗会上宣布,大家抓紧回城,赵桐臻要作深刻检查,听候处理。


大年三十,赵桐臻给行政处长和专案组负责人之一的韩炳文去了电话。赵问:史孔和找着了么?韩答:还没有哇,你知道线索吗?赵说:我要向领导汇报,争取立功。


大年初二,赵桐臻直进韩炳文办公室,“我要将功折罪,汇报史孔和隐藏地点:它就藏在‘大盂鼎’腿肚子里。”赵桐臻对偷摸行为作了几句检讨,便亮出底牌。“行啊,只要找到史孔和,一切好说……”韩炳文不慌不忙地说。陈列大厅,保卫科长戴着手套,在“大盂鼎”内掏出了令人牵魂动魄的“史孔和”。突然,闪光灯刷刷闪亮。有人大声一喝:“赵桐臻,你被逮捕了!”随后,锃亮钢铐咔嚓一声戴在了他的双腕,震惊全国的大盗窃案终于告破。


看到破案报告,日理万机的周总理松了一口气。赵桐臻对盗窃罪行供认不讳:保卫科长张荣过去曾组织大家对他进行“帮助”,他想报复张荣。值班至后半夜,他下手,先放办公室专用柜内,因风声太紧,又转移到家中,后借职务之便放入大盂鼎内。


仅以盗窃国家一级文物罪行,法院判处赵桐臻无期徒刑!是不是判得有点重?


“不!我认为,赵桐臻是罪有应得!”在大会上,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的王冶秋斩钉截铁地说:“博物馆员工监守自盗,是文博界的奇耻大辱。此案祸国殃民,党和国家领导人跟着着了多少急,操了多少心。我们一定要杀一儆百,我可以如实告诉大家,如果他有谋利企图,就一定要判处死刑,格杀勿论!”

五十年前的国宝失窃大案[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