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0.html


李云五一过的可真郁闷。农民房东借租期结束为由又涨了三百块,导致一家去韶关旅游计划泡汤了。好说歹说老婆才愿意改成看电影。吃完早餐,李云想赶个早场买打折的电影票。放假了,两口子睡了懒觉,吃完饭都快十点半了。李云在客厅等了一个钟不见老婆出卧室,催她化妆快点,不想又惹恼了老婆。没吵几句,老婆就上纲上线,一会说李云不爱她,一会说他窝窝囊囊,一会说他自私,网上只顾偷菜也不帮她偷。李云忍着没理她,谁知,老婆连他父母也骂上了。李云火气一下上来了,过去就给她一个嘴巴。女人立即对他又抓又咬,发泄一通后就直接冲到厨房,把盘子、碟子、碗全都摔到地板上,然后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号啕大哭。李云看了看摔得稀里哗啦的一地碎渣,知道和气头上的老婆没啥好说,就气冲冲地跑到卧室,背起和驴友登山的旅行包,到门口换了双运动鞋就摔们而出。

走出小区大门口,他才想到一怒之下,并没有想好去哪。但出了门,也不好意思再回家。他在路边的报刊亭买了两袋面包两瓶水,就去公交车站,在站台上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去爬梧桐山,一个人爬山还是去熟悉的地方好些,那里自己和驴友爬过两次。

到了山脚,天灰蒙蒙的,梧桐山山顶白雾茫茫的,李云从西北角开始爬,他的心情也和天气一样差。

李云高中毕业只考了个大专,在如今硕士遍地走本科不如狗的情况下家里父母少不了把他埋怨一顿。李云一气之下,干脆不去读了,年底报名参了军。退伍后父母没门路,李云被分到一个快倒闭的工厂,上了几个月班,还没领到一分钱,无奈之下他只好南下打工。在工厂里,李云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迟,干的比牛多,一同进厂的二十多个人不到一年全炒了老板鱿鱼。李云的坚持得到了回报,一年后李云被厂里任命为主管,实际就是个小工头。又干了两年多,父母眼看儿子成了大龄青年,催他回老家找了姑娘结婚,又一起出来打工。开始老婆还满意,小两口住在租来的65平方农民房里倒也甜蜜。老婆在外边做餐厅服务员,天天看到的都是有钱人,眼界大开,就开始埋怨李云没出息,赚钱太少,让自己受累,不到半年吵了五六次架。

花了四十多分钟,李云爬到半山顶,山体险峻陡峭,灌木丛生,云雾缭绕,十米开外就看不到东西了。李云一边沿走过的线路爬山,一边心不在焉地想着心事,不知不觉就走错了路。李云只好停下来,举目四望,周围都是一人多高的灌木丛,哪和哪都一样。他把背包里的指南针拿出来,确定了方向,他决定向东先爬上山顶再说。

过了十多分钟,李云终于走出了灌木林。山体却变的陡得厉害,李云小心翼翼地踩着岩石,双手揪住山上的小树,不一会就大汗淋漓。李云想一口气爬上山顶,这时汗水流到眼里,把眼睛迷得睁不开,他只得停下来,右手从衣袋里掏出纸巾搽汗。突然,李云听到哧哧的响声,定眼一看,原来是一条胳膊粗细的眼镜蛇正从右上方向他扑来,扬着头,吐者信子,发出恐怖的攻击声。李云一看眼镜蛇离他不到一米远,心里一惊,抓树的手一松开,脚一滑,一头就从山坡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