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走出“负责任大国”的迷思

黄鹤鸣 收藏 8 6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是联合国的五常,是代表联合国管理世界事务有发言权和否决权的五个大国家之一,这样的地位在中国的国力不张的年代,没有人提及中国所谓负责任大国的问题。但随着中国国力提升,影响力的彰显,自身利益要求也随之彰显,加上代表了第三世界国家利益和他们和各种要求,在许多国际问题上,跟现在把持世界事务的西方世界的碰撞日益增加,在这些占惯了道德高地的所谓文明国家在国际事务上的观点和利益有可能受到中国影响力所冲击时,要求中国做“负责任大国”的呼声也就应运而生。


用上面这种口气表达“所谓”负责任大国这个词,不等于中国社会和国民希望国家做一个不负责任的国家,这只是表述一个事实,那就是有很多所谓国际责任,大多来自西方媒体以及一些国家所谓专家或智库的“建言”所加予,而事实上中国还不必也不应负有相关的责任。正好相反,中国在常任理事国这一位置上的小心翼翼,多年以来对重大的国际问题,特别是各方有重大争执的问题,没有轻易地运用自己的否决权利,以免给一些复杂的事务造成不必要的争端,在美国一次次否决道义上受尽谴责的有关以色列的相关议案时,甚至在一些中国的利益受到损害的议案上,中国都采取隐忍的态度,这一历史上“最多弃权国家”名称的本身,就是中国负责任的体现。


不过,如果说中国以往以小心翼翼的态度对待一些国际事务,是一种负责任的作法,也可以认为这是一种自私的作法,因为中国需要默默发展的国际关系,需要那些在把持世界事务的世界列强少找我们的麻烦,而隐忍地附和他们。但是,在许多事务上弃权,是我们一直在道义上亏欠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自私体现,这是否像一个负责任国家,是值得商榷的。只要我们回顾中国重回联合国的历史,我们就更为惭愧,也更为感叹国际间利益和道义之间无法两全的残酷现实,也就是说中国靠隐忍和智慧取得今天的发展成就和国力,但是是否输了道义,是值得我们自己反思的。


在以往或现有的国际环境下,附和现在国际体系上有发言权和垄断舆论的列强,可能符合中国的利益,但未必真正是个负责任的国家。而反过来,如果中国或者中国社会以为所谓负责任就是迁就和附和,甚至于相信西方那一套,那就是天真,也就是没有真正成熟地认识到事情的本质,没有思考的能力,这是迟早会付出代价的。这是指,在国际事务上,我们要看到自身利益跟西方本质上的不同之处,隐忍只是一种策略,所谓的责任其实大多数是个陷井;在国内问题上,国情的不同,历史的各异,国民要认清西方一些清高嘴脸对中国人民的“人文关怀”会否只是一剂毒药。


就正常的逻辑来说,中国居五常之位,应当代表一些不发达国家对发达国家实施适当的制衡,营造民主的国际关系,但形势比人强,在现有的西方势力占绝对优势的条件下,中国不宜挑战过火。不过随着英法这些列强的过气,中国逐渐在力量上可以以一敌二,在某些条件下,单纯地以“负责任大国”的忽悠来要求中国,未免过于可笑,中国如果还在一些事情上胆怯,也多少是陷于这种惯性思维的表现。


现在,中国的利益遍及世界各地,在事关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事务,我们可以附和他们的作个所谓负责任大国,但在欠发达或不发达国家和地区,则不应受这一迷思所限制。上次否决对缅甸的制裁案,避免这一地区过多受西方国家的干涉是正确的,这次对伊朗的重大制裁,中国也应权衡地区平衡的主动权是否会过于让位于美国及西方,而有所作为。


总之,中国不仅在国家层面要理清所谓负责任大国的真正意义,一般国民也应真正认识这一真正内涵,不能单纯地理解国家以往对西方的隐忍和附和就是所谓的负责任,也不能在现在和未来的世界事务上,受制于一些表面上的所谓世界舆论,而不敢做出正确的决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