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14章 圈套

寒光在此 收藏 13 18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九日早上九点三十分。平邢岭岭下宁原公路边。


日本华北方面军直辖第五师团师团长板恒征四郎中将站在他的指挥车前担忧地看着从面前经过的滚滚车流和步兵纵队。


部队已经连续作战八天了,现在突然要改作为独立第一混成旅团解围,离预达目的地‘三巡检司’还有十几公里,辖下的帝国勇士们虽然还保持着旺盛的斗志但是身体已经非常疲劳。若以部队现在的状态,还让他们对支那人的守军进行进攻,对勇士们来说末免太勉强了,估计很难以达到预想中的效果。


自己现在有直属的第五师团,华北司令部还把原本助攻中路的独立第五混成旅团也交给了自己指挥。这样的话,就可以替代那根本已被打残了的酒井旅团,用来负责堵住正面战场。


而酒井旅团,只要稍为休整一下,紧急补充些经过训练的新兵,还是能有些战力的。


板恒转过身来再一次仔细地看着铺在车罩上的地图,思索,板恒从昨天起都在思索同一个问题:中国人只派出了区区两个团来堵自己的‘钢师’是不是有些太不自量力?


按照现有的情报来分析,前面的三巡检司只有中国人两个团在防守。而在南面北楼口的防线上,中国人也只放有两个团。现在如果按照自己一师团一旅团的实力,随便那边都可以轻易的突破中国人的阻击线,何况,南面北楼口的部队是大日本驻屯混成旅团在防守,据板恒所知,驻屯旅团可是配备了化学武器的。


怎么算,板恒都算不出,战情会对大日本帝国华北方面军有任何不利!但是,算早然这样算了,可板恒总觉得某些地方有点不对劲儿,他从中国人的行为里嗅出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最近一糸列的战事,中国新第十七军,可是把他们‘大日本帝国’打怕了,这不,都居然罢出了以二师团又四旅团来迎战他两个步战师的事实了。这在以前,是绝对不敢想象的。


纵就算如此,领帝国最精锐师团的第五师团长板恒阁下,也难以感到心安!


如果中国人设下的是个圈套的话,那么他们一定是在附近埋伏起了相当规模的部队。板恒就着地图思索着如果他是新第十七军指挥官的话,会把部队埋伏在哪里?


步兵师从‘和林格尔’到三巡检司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现驻扎在平原的纯机械化部队最快也需要半天。若是中国人设下了圈套,那就应该是在三巡检司的附近埋伏起部队,等到自己进攻三巡检司时伺机攻击自己的侧翼,甚至进行包围。但是如果是这样子的话,埋伏部队就必须在三巡检司附近十公里的范围内潜伏,否则就无法及时的进行有效攻击。


只是,新第十七军的所有番号部队都在帝国情报里,他们所在的作战区域帝国情报机关绝不会遗漏,这就引发出个新问题了,没潜伏部队,也没国民军大股部队在这附近调动,难道他们就这么放心仅以两个团来堵自己的第五师团?


狂妄!简直就是狂妄!


板恒又想:仅以两个团当然阻止不了自己突入三巡检司,那么自己的部队就能完全撕开这个口子和第十八师团,第一混成旅团及驻屯混成旅团联成一线。到那时,这新十七军的两个师就会被自己这些部队围而全歼……他们,没这么笨吧?!


不过这些都仅只是猜测,虽说今天早上得到的最新空军侦察报告都说,在三巡检司附近方圆三十公里之内没有发现任何末知中国部队活动的迹象,而在平原的敌番号三师的装甲部队还在那里进行着大修。


仅有的迹像,不过就是三巡检司的那两个步兵团正在大肆的修筑野战公事,挖掘战壕。看上去那两个团准备在那里死守到底。只不过,还没看出他们凭什么有死守的理由?


不过还是小心点为上。板恒一向以阴险第一著称 ,他拿定了主意,如果没弄清楚自己的侧翼是不是有敌人埋伏,自己决不能放松对侧翼警惕。虽然自己的第五师团堪称精锐,但也不能去冒险。


“小矶君!”


板恒叫着自己的参谋长。


“在,阁下。”


“立即命令酒井旅团各一联队在我们的两翼散开,把侦察部队的搜索范围扩大到两翼五公里外的范围,一有情况马上向师团报告。”


“嗨,我立即去办,阁下。”


板恒点点头,跳上了他的指挥车,汇入了滚滚的行军的纵队之中。


新第十七军方面。


攻下了平邢岭东面三巡检司的王慧敏支队,(含 01团、防空三营,以及三师重炮团早已各就各位,正严阵以待板恒之东犯。


不错,正如板恒所猜想的那样,秦丽此举,正是要用这个支队的两团之力,正面与日军第五师团一决胜负!


1937年12月9日早上11点正,王慧敏支队VS第五师团。


“呜。。。。。。。。轰!”


又一发155mm重口径榴弹打在了第五师团指挥所附近,整个大地先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然后一股狂爆的飓风带着沙石泥土从掩蔽孔里吹了进来,把正在那里膛目的参谋们猛的括飞在地上。


“八嗄!八嗄……”


板恒铁青着脸看着面前的一切,心里充满着难以言说的沮丧。一切都是从刚刚过去的十点三十分开始的。


当板恒率领着他的军队终于在大本营指定的时间内到达了三巡检司城下时。他已经从帝国航空军的报告里确认了附近三十公里内并无末知的中国军队存在。得知最终情报后,他再不犹豫,沉下心来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即将要发动的进攻准备上。


板恒首先命令各部队立即修筑进攻用的野战工事,设置各自部队前沿指挥所。将各炮兵分别散置在各自适合进攻的地方。他这样做是知道对面的两个团有炮兵部队,为了保证自己的炮兵不被对方一次性覆盖,只好放弃了在进攻时能获得的最大火力支援。


板恒一切都做得很小心,只可惜,他从来不知道会有155mm重口径的火控炮也能轻而易举地跑得飞快。


(该系统达到27千米的射程;3分钟内的最大射速3发/分。 可由5名士兵操作。最大特点是重量轻,仅4吨;比21世界各国陆军现役的牵引155榴弹炮轻一半,威力依然不减;光学瞄准设备。在地面机动时,只需一辆2.5吨的卡车即可拖动。)


一切安排下去之后,板恒向华北司令部发去了他就要攻击的电报。然后他带着参谋人员来到了前沿指挥所开始观察对面那两个团的布防情况起来。


现在,对面的中国人明显已经知道了他的部队的到来。整个三巡检司城笼罩在一片沉静里,除了隐约听到城里传来的短促的命令声外,整个城市寂静的就像是一座空城,这种诡异的气氛让人怀疑城里还有没有守军。


还别说,在板恒指挥的几次攻城战里,倒还真让他碰到过类似的情况,也难怪他会有这种想法。


“命令,第1****队作试探性攻击。我倒要看看,中国人到底给我准备了什么。”板恒微一沉吟,发起了一次小规模的试探进攻,至少可以作为进攻前的火力侦察。


的确,他在这里光盯着看也不是办法,还搞得心情压抑,所以他想侦探出对方的实力。


“嗨,将军。”


前线指挥官开始调配起部队。过了一会儿,他向板恒报告第1****队已准备完毕,并且师团附属第233中队炮兵也已经做好了进行炮火掩护的准备。”


“哟西,开始!”板恒那时还很满意。


随着一声令下。整个日军的前沿阵地立即沸腾了,各种轻重武器齐齐向着中方守军阵地开着火,汇集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向着中方阵地罩了过去。


随着一阵阵刺耳的厉啸声,第一轮的75榴弹在中国人的第一道阵地上爆炸了。爆炸的泥柱与飞溅起来的泥土将整个中国前沿阵地变成了地壳运动,那种震人心脾的充满原始罪恶感的景象让所有的日本军人发出了由衷的赞美。


中国人看来被炮火的突然袭击给打蒙了,他们完全没有做出什么反应。那两个团的前沿阵地在默默的承受着炮火的蹂躏。


对那两个团的前沿阵地进行了三连射炮火覆盖之后,炮兵们将炮火向着三巡检司城的内里延伸了过去。作为步炮结合的老牌军队,那117日军步兵大队的士兵自然懂得该到他们出征的时候了,他们跳出了自己的战壕端着三八大盖呐喊着向着新第十七军前沿阵地冲去。板恒和他的属下们则紧张的盯着新第十七军的前出阵地观望。


117步兵大队的步兵们已经冲离那个阵地只有100米死亡线了,但是中国人的前沿阵地还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想要反击的迹象。有一瞬间板恒阁下甚至怀疑是不是前面的那顿炮火好象太猛了,以至于把那阵地上的守军都轰灭了。他紧跟着又推翻了自己的观点,那种情况是不可能的,以前的战斗中自己还有发出过更猛烈的炮火,但是也没能把那些阵地里的中国人怎么样。


中国人到底在搞什么花样?!一种不祥的预感突就布满了他的脑中。


士兵们已经冲到那阵地五十米之内了,那些士兵们倒是对中国人的反应不疑惑,他们早在很多场战斗里冲过没人防守的阵地,所以他们显得很奔放,嘴里喊着胜利的词,脚 下步子也迈得越来越沉稳。


突然,三巡检司城里响起了一片尖锐的哨子声,然后无数的黑影从城上的天空冒了出来。


猛的,一种沉闷的呼啸声在他们的头顶响起并声音越来越尖利刺耳。一群恐怖的东西降临在了这群日本步兵的头上。


“炮击!卧倒!”


一个军官大声喊叫并迅速卧倒。下一秒,一股巨柱就在他的身边突然出现,柱波所及,更把他直接撕裂成蒸汽,直至彻底地消失……


随着一声声剧烈到震人失聋的爆炸,方圆800米内的士兵都在一瞬间被弹片撕成了碎片,冲天的30个泥柱被抛起了足足有三十米高,然后以不同的轨迹重重的回落,地上留下了30个足有八米深直径有十余米的大坑。


那一刹那的威势足以用造山运动才可以相媲美!


“八嗄!重型火炮……” 板恒在指挥所里惊呆了.


怎么可能,对方只是两个步兵团啊,怎么可能在快速行军中拥有这种超重量级的重型火炮?这是至少在150毫米以上的重炮啊!帝国情报机构究竟是干什么吃的?居然漏掉了这么重要的情报!一定要控告……要控告……


“中国人至少有三十门以上这种重炮!” 小矶参谋长惊呼到。


板恒阁下如梦初醒,也跟着叫:“这是个圈套,这是中国人早就安好的圈套。立即联系大本营,我要亲自向相川陆军大臣报告这个情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