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已被尘封历史,毛泽东的越南战争

合肥东哥 收藏 5 7431
导读:这一段历史已被尘封,毛泽东的越南战争。 越战是美国人的切身问题,有刻骨锥心之痛,不断地进行反思是很正常的,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所以美国至今记述和讨论越战的书籍多达一万二千多本,有关的专论、小说、杂文、电影,更是不计其数。可见美国人对越战是多么的重视,多么的刻骨铭心! /来自***社区 *//来自***社区 */ 然而,反观越战中作为美国主要对手之一的中国人,一个饱受帝国主义侵略战争之苦的当代中国人,一个关心中国南大门安全的中国人,是怎样看待这场与中国国运密切相关的战争呢?说来颇令人失望。首先是後

这一段历史已被尘封,毛泽东的越南战争


越战是美国人的切身问题,有刻骨锥心之痛,不断地进行反思是很正常的,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所以美国至今记述和讨论越战的书籍多达一万二千多本,有关的专论、小说、杂文、电影,更是不计其数。可见美国人对越战是多么的重视,多么的刻骨铭心!


/来自***社区 *//来自***社区 */

然而,反观越战中作为美国主要对手之一的中国人,一个饱受帝国主义侵略战争之苦的当代中国人,一个关心中国南大门安全的中国人,是怎样看待这场与中国国运密切相关的战争呢?说来颇令人失望。首先是後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不敢大声地像在朝鲜战争时将之称为「中国人的反帝卫国战争」一样,而把越南战争也说成是「中国人的反帝卫国战争」,也不敢把越南战争称之为「抗美援越战争」。其次是相对於美国有关越战的书刊文献而言,中文这方面的学术专著竟然少得可怜,当然偶尔也会有一些专论和回忆散见於报章杂志。

我认为这是很不正常的,是令人困惑的,甚至是病态的,不但有损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精神的发扬,还危及国家民族的安全意识。所以,我们应当正视这种现象,并加以纠正,明确指出越战同中国国运的关系。这是军事史家、历史学者和爱国主义者,不可回避的责任。

好在越战离我们并不太远,我们不妨回想一下,中国在越战前所处的恶劣的外在环境。那是冷战时期,是两极世界,是两霸横行霸道的时代,是国际矛盾极其尖锐的岁月,是中国夹在两霸的夹缝里讨生活的屈辱时代,是对中国充满敌意的时代。作为新中国的缔造者,作为中国的舵手,为了国家长治久安,为了国境四周安宁,为了创造促进发展经济的和平大环境,毛晚年朝思暮想的头等大事之一,就是如何突破美苏的围堵,突破两霸的包围,彻底打破这种不利於新中国生存发展的国际旧秩序、旧格局。否则,连国家的生存和安全都没有保障,还奢谈什麽经济建设!

但是,如何突破美苏两霸的包围圈呢?突破点在哪里?选定了之後,如何着手进行?在在都需要高超的政治和军事智慧、非凡的胆识和魄力、丰富的战争战斗经验和细致严密的战术安排。

毛把突破点定在越南。越南和印支是冷战时期六十年代两大阵营矛盾冲突的焦点,毛选择这个突破点是形势使然。但要在越南打开这个缺口,意味著必然要再次同美国兵戎相见。中国当时又正同苏联进行激烈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路线之争,也是水火不容。这就意味著可能同时同美苏翻脸,意味著中国可能两面作战,这可是兵家的大忌啊。

毛的许多老同志、老战友都认为,这是主席拿党国的命运孤注一掷,作一场胜负难测的豪赌。所以,对此深表疑虑不安。

所以毛晚年面临了他战斗的一生中又一次两难的困境:不突破两霸的围堵,中国将无法生存发展,但要同两霸摊牌,兵戎相见,中国又没有那麽大的有形物质实力。怎麽办,何去何从?

但毛面临的最棘手的难题还是无法说服党政军内握有实权的务实派。他们认为,美苏不是在封锁围堵我们吗,正好我们借此关起门来,渐进地、有秩序地发展经济科技,充实国力,以备将来有一天同两霸摊牌。毛认为这不实际,两霸不会让你关起门来搞建设的,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在两霸的围堵封锁夹击之下,你没有资金、技术、人才、市场、经验, 如何大搞经济建设?那只能是一厢情愿的空想。但这些人中不少是开国元勋、老同志、老战友,以及学术界和文艺界的权威、社会的名流啊!都是一些具有善良意愿的正人君子啊!

对毛来说,进退都是充满危机,他的革命生涯从来都是包围在危机之中,但都没有像这次这麽复杂、这麽令他呕心沥血,这麽险象环生。进虽然危险,可能还会伤害到一些无辜的正人君子,但却可能打出一条血路、生路;退,虽能暂可自保,但终将无法避免一战。毛的一生,曾经作过无数次的政治和军事豪赌,对他来说,再作一次冒险的决策不难,难在必须作最坏的打算,作全面的准备,才能「不打则已,一打必胜」,一打就要打出长期的和平。但作这样的打算,作这样的准备,就无法不影响到全国的正常生活秩序和生产秩序。这可是会搞得全国大乱、天下大乱啊!

具体而言,同时反美、反苏,涉及到一系列极其复杂的内政、外交问题,革命的理论和实践问题,军事上的战略、战术和策略问题,党内的团结甚至接班人等问题。这对毛一个身心俱疲的迟暮老人来说,的确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挑战。

首先,从理论上要打破两极世界的格局。实际上,毛在六十年代初,就已意识到来自南疆的美国的威胁,并预感到将无法避免同美国再次一搏。所以毛在当时就提出了「三个世界」的理论,先从理论上开始作出打破冷战两极世界的思想和理论准备。

其次是,反美帝是马列主义的应有之义,很容易得到党内同志和世界各国的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国家的同意和支持。但要反苏,反社帝,人家要问你为什麽要去反一个列宁所缔造的社会主义国家?

这就不能不在马列理论上有所突破,有所发展;也就是说,你必须要比苏联更革命,更红,更左,这样才能在理论思想上同苏联划清界线,才能同它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所以,毛提出了「不断革命论」,而且是文化思想领域里的革命,这就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产生的时代大背景和理论上的根本原因。

「不断革命论」,是一箭三雕,既可反美,又可反苏,还可封国内政敌之口,起到统一思想,统一步伐,集中意志的作用;此外,在世界范围内,可以争取到社会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共产党的支持,还可以进而赢得欧美广大进步人士和知识界的同情和支持。所以,文革是反两霸的整体斗争中的一个重要的文化思想方面的斗争,决不可孤立地单从中国国内的形势来考察。任何懂得毛泽东军事思想和理论的人,如果是正直的、不是别有居心的,都应该会看到这点,看到毛一贯极其重视文化、思想、理论在军事斗争中的密切互动作用。

但是,就纯军事上而言,中国如何南北两面作战,而且还要准备应付两霸可能发起的核子战争?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极大的政治军事智慧以及理论素养。毛巧妙地运用美苏之间的矛盾,在战略上以霸制霸,用苏联牵制美国;中国同苏联所争的是真假马列主义,是共产主义阵营内部的矛盾,不是争如何搞资本主义,所以苏联不敢因此而联合美国对付中国;不但如此,苏联为了表示它才是正统马列主义者,才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真正领袖,不得不率领社会主义国家援助越南对抗美国。毛同时反过来用美国牵制苏联,因为美国的谋略家一直梦想分裂共产主义阵容,以中制苏,缓解苏联对西方的压力,所以据说因此反对苏联摧毁中国的核子基地。

对於越战本身,美国讲明了是为了维护民主自由,必须遏制中国共产主义对东南亚的扩张,一旦失掉越南,将引起骨牌效应,波及其他东南亚国家。对中国而言,越南是中国的南大门,攸关国家的安全,岂能置於美国势力范围之内,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中国为了保障东北国防安全,抗美援朝,基於同一考虑,不惜以任何代价,抗美援越,直到取得全面胜利为止。所以毛决心要参战,要打越战。但是具体上怎么参战、怎么打呢?

鉴於朝鲜战争血的教训,中国直接参战,牺牲太大,而且会冒同美国直接开战的危险,所以毛采取了1954年「抗法援越」的奠边府模式,间接参战。实际上是一种隐蔽战争,或代理战争,也即让北越出面同美国正面作战,中国在背後全力提供战略、战术、人员和物资的支持。当然,如果美军敢於跨越十七度线,深入北越,则将改采「抗美援朝」模式,以志愿军名义派遣正规的野战军公开直接参战。结果,自始至终,美军地面部队一直未敢越雷池一步,中国的战略威慑,保证了北越的安全。

但以北越的贫穷落後,加上二十多年的抗法救国战争使国民经济残破不堪,可以想像,没有中国在政治、军事、经济、交通、後勤、人员、物资等方面的全力支持,北越的「抗美救国战争」很难长期支持下去,更谈不上胜利了。就是再有十个被西方吹捧为军事天才的武元甲,也抵挡不了美国的五十四万如虎似狼的、现代化地面武装部队的疯狂进攻和空中的狂轰滥炸。

必须强调,毛对「抗美援越战争」的最实质性的贡献是他的人民战争思想,特别是他出名的飘忽机动、变化莫测的游击战思想、战略、战术。这是他经过数十年革命烈火干锤百炼的以弱克强的绝招,他用它打败了蒋介石,现在他又传授给越南人,用来对付美霸。但越战期间,他的人民战争思想有所发展,从中国国内运用到世界范围;不仅在中国、越南形成了人民战争的海洋,还在世界范围内形成了波澜壮阔的人民战争海洋,也即反战怒潮,席卷欧美各国。毛的人民战争这一独家绝学,理论上并没有什麽深奥难解之处,表面上看似平淡无奇,但被他运用起来,却威力无穷,挡者披靡,使得美国的现代化武器起不了要起的作用。上面说过,美国前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对毛的人民战争甘拜下风,尼克松总统也领教了毛人民战争的厉害,最後不得不承认失败,形势迫使他必须从越南撤军,把美国从越南和印支的大泥沼中拔出泥足。

但是,进来容易,出去难。美国不但要其数百万大军(武装部队加後勤部队)安全地撤出,还要「体面地」撤出,真是谈何容易。

尼克松想到了中国,中国或许可以帮他这个忙,因为他知道中国有求于美国,联美抗苏。如果尼克松不知道是中国而不是苏联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在背後鼎力支持北越反美,老谋深算的尼克松怎麽会屈尊就驾接过毛泽东的橄榄枝,不远万里跑到北京—而非河内或莫斯科――去向毛求教、求救?

当然,毛帮助美国在越南拔出泥足,不是没有代价的,而且要的价钱非常之高;政治是很现实的,本来就是利益交易,有予有取:

第一、承认中国政治大国的地位;


第二、解除对中国的封锁围堵;

第三、撤销美台防卫条约,把美军撤出台湾;

第四、支持中国恢复联合国会籍;

第五、共同防苏制苏。


这些都在毛尼、周基的会谈和《上海公报》中得到了体现和谅解。这些可都是一个战争的胜利者才能获得的丰硕战果啊!

这不仅涉及到东亚的格局,更涉及到世界的格局;从此,越战後的世界,不再是二分天下,而是三分天下,国际政治由两极变为三极,中国由此转危为安,脱出两霸围堵的困境。毛终于赢得了可能是他一生中最大的一次豪赌,为中国杀出了一条血路。

尼基为什么同毛周不仅谈到台湾和越南问题,更谈到东亚和世界的格局?如果不是中国在越战中起著不容漠视的关键作用,中国有资格来谈这样的大问题吗?美国人是崇拜实力的,如果你没有把它打得口服心服了,尼克松会同你商谈如何安排国际格局这样的大问题吗?在世界的外交史上,只有战争的胜利者才有资格坐在谈判桌上同对手商谈重划政治地图的大问题。所以,这表明尼克松承认中国是越战的胜利者。难道不是这样吗?

而且,继尼克松访问中国之後,英、法、德、日等大国元首和政府首脑以及几十个二三流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争相前往北京,朝拜世界级的元老政治家—毛泽东。毛由此从中国的伟人一跃而成为世界的伟人;从此毛不仅属於中国,而且属於世界,特别是第三世界,世界出了个毛泽东!真是应了他在《沁园春》里所说的「数古今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预言。

这可是中国自鸦片战争一百多年来从未有过的伟大外交胜利啊!过去的旧中国一向是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越战後却大步走上了国际舞台,发挥举足轻重的政治大国的作用。然而,现在却只字不提当时中国国际地位所获得的这种空前的突破和飞跃,而只是把它当成是一个天下掉下来的既成事实。这只国史上前所未有的曲笔真是够「曲」的了!

总结而言,他在越战中,充分发挥了高超的政治智慧、非凡的的政治胆识和杰出的军事艺术,打破美苏对中国的围堵,为中国人打出了广阔的生存空间,为千秋後世的子孙留下了丰厚的遗产,并直接为改革开放,铺平了道路,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国际政治大前提

1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