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之帝国再起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庐山恋

烈焰红星 收藏 3 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URL] 3月24日,铁血党高层在庐山的会议基本结束了,有的人坐上飞机直接就飞回了北京,有的人还留了下来。由于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军队的部分将领很“凑巧”的留了下来。 说实话,同时管理着参谋本部、中央战区、保安总局三个战区级单位刘仁俊就已经忙不过来了,再加上视察,这一年下来刘仁俊感觉自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


3月24日,铁血党高层在庐山的会议基本结束了,有的人坐上飞机直接就飞回了北京,有的人还留了下来。由于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军队的部分将领很“凑巧”的留了下来。

说实话,同时管理着参谋本部、中央战区、保安总局三个战区级单位刘仁俊就已经忙不过来了,再加上视察,这一年下来刘仁俊感觉自己快要累散了架。

在这一年里,刘仁俊又按照军情总局的模式将保安总局进行了改革,同时进一步完善了诸多的武装警察部队的编制序列,使保安总局成为了军队手中可靠地对内维稳部队。

为了给刘仁俊搭一个台子,军队的四个老头子也心照不宣的作了安排。刘仁俊也顺利得把军情局交到徐海手中,北京卫戍区交到唐荣手中,军事科学院交到李子健手中,国防大学交到范厚忠手里,军事战略研究所交到汪良直手里,徐树铮也当上了保安总局的副局长,江美娜则担任《胜利报》编辑部主任。

同时,温尚武担任东北战区司令,杜宇衡担任东南战区司令,宋时建担任了西南战区副司令、宁伟担任了西北战区航空集群司令、薛庆功担任西太平洋舰队司令、王茂之则担任空军副司令员、李旭当上了海军副司令员、方挺调任总政干部部部长、其他的老战友们和原来第六方面军的老部下们也都基本官升一级。

特别是还有一些人就不是升一级的了,蒋巨辉一下子当上了参谋本部的作训部部长、王根生也在总后勤部担任仓储部副部长、就连于得水也调离了刘仁俊身边到总装备部担任处长了。

可以说,面对这一系列的任命,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的,被提拔的军官都知道这背后师刘仁俊的作用,逐渐的在军队内部,这些在朝鲜与刘仁俊有着生死之交的高级将领们有了这样一个称呼——“朝鲜帮”。乍一听还真的很吓人,帝国军队里出了朝鲜帮,而且都是身居高位的,军队里的其他派系之所以服刘仁俊,一是他的能力,二是老家伙们力挺,三就是这样一大批高级将领的存在。

办完了这些事情,刘仁俊也想好好的休息两天了,说实话,他自己都快扛不住了。当然,像他这样高级别的领导人一年是有一个月疗养假的,而到了庐山要是不好好疗养一下,刘仁俊觉得怕是对不起这里的美丽风景了。

“胡瑞祥!”刘仁俊叫着自己的新副官。

“首长!”这个小伙子不错,手脚很麻利。

“备车,咱们去山南景区的星子县看看,听说那里的温泉不错。”刘仁俊说到。

下午,刘仁俊带着随卫人员来到了距离九(九江)——南(南昌)公路7公里的星子县。在这里,有着庐山地区最好的温泉——庐山疗养区龙湾温泉,这也算得上是帝国高官们最喜欢的地方之一了。

晚上,刘仁俊一个人泡在小池子里,享受着着难得的宁静,自从穿越到了这个时代,快九年了,刘仁俊还是第一次如此彻底的放松。不知不觉中,刘仁俊睡着了,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叫自己。

刘仁俊睁开眼睛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小莹!是你吗!”

“啊?”对面的女孩也不知所措,一下子愣住了。只不过这个女孩长的太像徐莹了,“首长,我叫谢雅韵,是这里的服务人员。”

刘仁俊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在帝国的高级疗养区是有这样的一些潜规则的,作为前来疗养的高级官员们有特权享受一些特殊的服务。当然,对于刘仁俊这样级别的将领,疗养区选择的服务人员肯定不是曾经服务过别人的,肯定是第一次来干这些服务工作的。

“首长,我来给您搓背、按摩一下吧,这样放松一下对身体有好处。”谢雅韵说这话时脸都红了,显然是第一次干这种工作,这也说明疗养区的领导干得很好。

刘仁俊很听话,他当然乐意了,趴在一张按摩椅上享受着美女仔细温柔的按摩。

“首长,用力怎么样,还合适吗?”谢雅韵问道,声音很甜美,听起来让人非常舒服。

“啊,还行,哦不,非常舒服!”说实话,刘仁俊也是快一个月没那什么了,何况这样一个美女,而且长得那么像徐莹,刘仁俊觉得自己不该错过。

“哦,谢谢首长夸奖,嗯……”谢雅韵想问什么,但是又不敢问。

“嘿嘿,你有什么话要说吧。”刘仁俊转过头望着她笑,说实话,自从徐莹走后刘仁俊就很少在女人面前笑了,虽然他在新式武器面前笑过,在老战友们面前笑过,在老首长们面前笑过,但在女人面前,他却是那么吝啬自己的笑容,这次他却不自觉的笑了。

“我,啊……”谢雅韵一见他笑就更加害羞了,话都说不清楚了。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我就是想问问,你是刘仁俊,哦不,刘副总长吗?”

刘仁俊一下子坐起来打了个盘腿,双手抱在胸前笑吟吟的看着眼前这个羞涩的女孩:“我说,美女,你看我有那么可怕吗?”

“你不是刘副总长啊?”女孩有点着急了。

“哈哈,我当然是刘仁俊,如假包换哦。”刘仁俊得意的笑了,“至于副总长,哎,美女,你看我像吗?”

“哧……”谢雅韵一下子笑了,笑得非常甜美,刘仁俊看得差点鼻血都出来了,他的热血很久没那么沸腾了,女孩接着小声说道:“你不像什么副总长,倒是像……像……”

“嗯,像什么?说啊。”刘仁俊一下子来了兴致,直看着美女笑。

“倒是像一个哥哥,比我大不了几岁的那种。”谢雅韵说得很小声。

“那你多大了?”刘仁俊问道。

“20”谢雅韵很老实,“你呢?”

“我啊?”刘仁俊决定逗逗她,“我今年都42啦。你看,当你叔叔都行啦。”

“少来,你骗人,”谢雅韵倒是完全不害怕了居然撒起娇来,“人家都说了实话,你还……”

“呵呵,看来还是不够成熟啊。”刘仁俊乐了,“24总行了吧。”

“24啊?居然都当副总长了,我还是个准尉呢。”谢雅韵一脸羡慕,“诶,对了,副总长是什么啊,比我们疗养区主任还大吗?”

“啊,哈哈!”刘仁俊差点喷了,这女孩儿不知道还装什么啊,“差不多吧,我跟你们主任关系好,老战友了,他才安排的这么好呢。”

“哦,难怪呢,原来你认识我们主任啊”谢雅韵如释重负,“他在我来之前千挑万选的,还嘱咐我,说你是副总长,一定要伺候好呢,原来你有熟人啊。”

“是啊,呵呵,有熟人好办事。”刘仁俊脸上的汗下来了,“那行,今天就到这吧,明天咱们继续。”

“啊,那怎么行啊,我们这的规定是服务人员和首长是寸步不离的”谢雅韵脸又红了,“所以,我们……我们都训练过的,要……要……”

“哦,原来是这样啊。呵呵,那我们下一步干什么呢?”刘仁俊知道自己猜对了,果然有潜规则,“那你就是要服务到我离开了?”

“嗯,我们培训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谢雅韵说得很肯定。

“那好吧,咱们还是按程序来,不能搞特殊,破坏了规矩啊。”刘仁俊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说这就走过去,把女孩搂在怀里。此处省略一万五千字…………………………………………嘻嘻

刘仁俊第二天起来之后就和谢雅韵一起到周围玩玩儿,两人俨然一对恋人,刘仁俊还特地换了一件大校军装穿上和准尉一起走着。

两人似乎真的在谈恋爱,副官胡瑞祥敏锐的发现了这一情况,两人几乎是同吃同住,就像小夫妻。而且他也发现自己的首长心情大好,笑容明显多了,而且经常哼几句歌。

刘仁俊这次是真的全身心放松了,身边这个女孩儿似乎真的是纯洁的像张白纸,连自己也跟着受感染了。这样的恋爱状态他自己都说不清,也许真的是因为心里太空虚,而这个女孩儿适时的闯入了自己的生活,这也许不是爱情,但刘仁俊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因为太疲劳,他对这种感觉很着迷。至少在他看来,在谢雅韵面前不用戴面具,不用心里设什么防线,不用去勾心斗角,不用去操心什么大事。

这样迷人的生活使他想起了著名导演谢晋的那部不朽经典——《庐山恋》,但是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帝国高层的人早就走的没剩什么了,只是老头子们觉得他应该休息休息,所以才没来打搅他。

“雅韵,”刘仁俊站在一座石桥上抱着谢雅韵,他们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快十分钟了,他低下头在她耳边小声叫道,“明天我的休假就结束了。”

“啊,那……”谢雅韵抬头吃惊的望着他,“那我们……以后……”

“可我舍不得你啊,嗯。”刘仁俊再次把她抱紧自己的怀里,“可我必须回北京,一大堆工作等着我做呢。”

“那我等你,等你下次来的时候……”谢雅韵软在他怀里悄声说道。

“如果你愿意,跟我一起回去吧。”刘仁俊说到,“我去找你们主任。”其实上刘仁俊早就跟疗养区主任打了招呼,这个主任还有什么好说的,赶紧办调档手续吧。

“可我们主任要是不放人呢,你别笑我。”谢雅韵很害羞,“我是我们这里各方条件数一数二的,我们组长说像我这样条件的培养一个不容易,将来要接她的班。”

“哈哈,你们主任敢不放。”刘仁俊很自豪的说,“哼,接班,见他的鬼哦!才不去伺候呢。”

“嗯,我信你。”谢雅韵兴奋得脸都红了,“你有熟人嘛,我跟你走,不过我去了之后干什么呢?”

“干什么?”刘仁俊心想小姑娘忒单纯了,“就当我的生活秘书,每天都在我身旁,怎么样?”

刘仁俊说完就吻了下去,只见谢雅韵一脸的幸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