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就是大妓院 最终挥刀自宫彻底崩溃

pnxon 收藏 2 303
导读:无论用任何指标来衡量,中国房价之高,泡沫之严重,都是令世界叹为观止的。 所谓高处不胜寒。任何依托房地产的经济体,都经历过泡沫破灭带来的巨大痛苦。中国能成为唯一例外吗?如果我们把中国远远脱离民众购买力的房价称为一个神话,那么,泡沫再多也期望它不破灭,无疑在制造另一个难度更大的神话。 不幸的是,我们生活在现实中而非神话中。 从“营业税征收2改5”,到“国四条”,再到“拿地首付不低于50%”、“督办全国18宗房地产闲置土地”,再到“国十一条”,调控声声紧,伴随着调控,一线城市的商品房成交面

无论用任何指标来衡量,中国房价之高,泡沫之严重,都是令世界叹为观止的。


所谓高处不胜寒。任何依托房地产的经济体,都经历过泡沫破灭带来的巨大痛苦。中国能成为唯一例外吗?如果我们把中国远远脱离民众购买力的房价称为一个神话,那么,泡沫再多也期望它不破灭,无疑在制造另一个难度更大的神话。


不幸的是,我们生活在现实中而非神话中。


从“营业税征收2改5”,到“国四条”,再到“拿地首付不低于50%”、“督办全国18宗房地产闲置土地”,再到“国十一条”,调控声声紧,伴随着调控,一线城市的商品房成交面积明显下滑,但价格跌幅依然非常有限。而另外一些地方的房价,则乘风破浪,屡书传奇。《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问世前后,海南房价暴涨。海口某一楼盘2008年的售价为每平方米4000多元,2010年1月已经高达1.7万元,翻着倍上涨。


海南房价疯狂,让其他地方心生“小巫见大巫”之感,对本地房价的上涨空间,陡然生出无限的遐想来。中国房价真的疯了!在当下,这种疯狂是很难实现理性回归的,它的结局只有一个:在疯狂中走向崩溃,通过崩溃之痛,人们彻底正视风险而回归理性——其他经济体走过的痛苦轮回,将在中国重现。


政府也曾试图通过调控手段挤压房价泡沫,但是,其所有的选择,都是首先确保自身的利益不被压缩,不仅不被压缩,还要在调控中增长。于是,我们看到,在一系列调控政策当中,增税总是成为首选。除了自身的利益,GDP增长压力,也使政府的行为受到约束。这直接影响了其政策选择。


房价要回归合理,必须构建起多元化的市场供应主体,而现在这一供应渠道是单一的——基本上都通过开发商建造的商品房来满足需求,而没有诸如自建房、合作建房这样的供应方式与商品房形成竞争关系,加之保障性住房供应严重不足,商品房一手遮天,开发商这一群体在事实上具有了垄断定价权。而在垄断之下,价格必然被操纵。


政府难道真的连这点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吗?应该是太明白了才对。


各地政府在建设保障性住房方面的动力严重不足。全国人大报告指出,保障性住房建设进度缓慢,截至2009年8月底仅完成投资的394.9亿元,完成率为23.6%(即使这一数字也有很大水分,比如,一些地方建造的福利房也列入到所谓的经济适用房当中,公然窃取民众的福利而没有丝毫的廉耻与愧疚感)。出现这一结局的原因一点也不难理解:地方政府如果建设足够多的保障性住房,会拉低当地的房价,进而拉低地价,不仅会减少地方的财政收入,更会直接拉低当地的GDP指标,在GDP而非民生指标来考核干部政绩的大背景下,地方政府官员做何选择,是不言而喻的。


不难看出,中国的房地产调控,实际上陷入了一种悖论当中:调控房价直接损害地方政府官员的切身利益,作为调控的主导者和具体实施者,他们对房地产调控的措施只会阳奉阴违,做一点面子活,或者仅仅是喊一点动听的口号而已。只有到拯救房地产的时候,地方官员才会加倍用力,使得相关措施高效率地执行。


另一个悖论是,2008年年底大规模的救市政策,不仅成为房产商等利益集团的救命稻草,也把需求房子者的希望再次冷却,而另一部分人的热情则被熊熊燃烧,那就是投机群体——许多人对政府不会让房价下跌这一结论深信不疑,以至于更放心大胆地投入到炒房当中去。也因此,投机热鹊起,不计其数的资金,涌入到炒楼的洪流中。海南房价在中央调控政策出台后,我行我素的高速上涨,除了开发国际旅游岛的利好消息,与这一心理因素也不无关系。


我相信,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决策者会痛悔当初的那个选择。


但现在不会,画出来的一个又一个圈,成为力托圈中房价的有力推手。许多人在这种快速增长中,感受到的是无法抑制的喜悦,而住房民生,成为官员作秀的一个道具。然而,所有的行为都有极限。GDP魔咒及由此衍生出来的一系列错误的行为,正在一步步地把这个多难的国家,引向歧路。


开发商和地方政府官员,很好地利用了拉动经济增长的旗号。就开发商而言,他们已经习惯了通过强调房地产对GDP的重要贡献,而换取政策层面的强力支持。在这个冠冕堂皇的旗号下,这一群体悄悄攫取着巨额利润,而把所有的风险给推给了国家。商人目之所视,永远都是利益至上,即使这种利益是摧毁道德体系、损害民生和民族利益的,也在所不惜。事实上,久经暴利侵润的中国地产商们,已经习惯了借助权力的羽翼快速累积自己的财富。政府官员也一样,他们或他们的家属、亲戚、朋友及利益相关者,或明或暗地做着房产商,借助权力的羽翼,快速地累积财富。偌大的中国,成为一个巨大的房地产楼盘,成为强势利益集团载歌载舞的平台,成为权力与商人媾和交易的巨大妓院。


房地产构筑的光环,繁花似锦,而房地产之外,一片疮痍。


房地产领域中最重要的利益主体:官员、开发商、银行、投机者……都没有真正抑制房价的意愿,希望房价下落的普通民众又缺乏足够的利益诉求渠道,难以对房价真正产生影响力。尤其是权力者,缺乏对民生遭到伤害的痛感。他们可以便宜买到福利房,可以吃专供的食物,对民众之苦怎么可能有丝毫的切肤之感呢?在北京《向高房价宣战》新书发布会上,第一位提问的读者说:“高房价说白了就是我们手中没有选票,有了选票,房价还可能如此之高吗?”


在高房价催生房奴的环境下,摆脱奴隶身份本身就已经成为奢望。民主永远都是民生的基础和前提。在民主之下,民生是一种权利而非施舍。


因此,中国的房价走势,不可能有什么理性可言,也不可能有什么理性的政策挤压泡沫。人们所能够欣赏到的,无非是形形色色的表演而已。房价只能在既得利益集团无论采取什么措施都不能推高之时才能发生根本性逆转,唯一的结局便是房价的彻底崩溃,由于缺乏购买力的支撑,这种价格的崩溃将延续较长的时间,直到所有的下跌动能释放殆尽。


中国的房价早已踏上疯狂的不归路。由于市场已经疯狂,市场主体已经丧失理性,官商构成连体儿,政策被房地产绑架……中国的房价在相关利益主体痛感减弱时虽然会有回调,但难以真正实现理性回归,而只能通过一次痛苦的洗礼完成泡沫的挤压过程。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