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转基因主粮--历史空前的反人类罪


作者:子虚先生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批***时,曾经学会了一个新词语——反人类。上网搜索,又发现了一个司法史上的新罪名——反人类罪。


欧洲国际军事法庭宪章》对反人类罪作了如下界定:“在战前或战时,对平民施行谋杀、灭绝、奴役、放逐及其他任何非人道行为;或基于政治的、种族的或宗教的理由,而为执行或有关本法庭管辖权内之任何犯罪而作出的迫害行为,至于其是否违反犯罪地法律则在所不问。”


按照这种解释,在转基因主粮技术尚未成熟、并被实验证明对动物生命和繁衍存在严重危害的情况下,偷偷摸摸大规模种植和销售供人类食用的转基因主粮,完全适用于反人类罪。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人口最多和历史最悠久的民族,尽管今天它肥大得象一头猪,软弱得对谁都退让,但对任何一个企图称霸世界的国家和民族而言,它永远都是酣睡在卧榻之旁的一个巨大潜在威胁,永远都是一块令人必欲去之而后快的心病。


上世纪九十年代苏联的解体和冷战的结束,大大刺激了美帝国主义主宰全球的野心。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把其最终战略目标锁定在中国身上,不仅在政治上培养了一大批汉奸走狗,在经济上抽干了中国的血液,在文化上麻痹了中国人民,而且在军事上已经完成了对中国围堵追杀的最后部署。一旦时机成熟,美国对中国的军事摊牌必不可免。可以说,几十年来,美国对中国所做的一切,都是其对中国最后一战的战前准备。通过收买中国国内的汉奸走狗,在中国大规模种植转基因主粮,更是其希图兵不刃血而灭亡中国和整个中华民族的最阴毒的一招。因此,有足够的理由认定,美国这一招完全符合反人类罪的性质规定,而且是历史空前的反人类罪。


当初,英帝国主义为了征服中国,卑鄙地向中国大量输入鸦片,用以毒害中国人民,也是一种旨在谋杀和灭绝中华民族的反人类罪。然而,鸦片之毒只能对吸食者产生作用,大多数人可以不吸食;鸦片之毒只能加速个体消亡,不能改变人类基因。因此,尽管英帝国主义做梦都希望灭绝中华民族,但鸦片本身尚不具备如此能量。今天的转基因主粮,已不是人们可食可不食的鸦片,而是人人天天日日必食的主食;已不在毒化人的个体,而在改变人的基因,将人变为非人。其毒之甚,实乃历史之空前。


二战时,纳粹德国公开叫嚷要灭绝所有犹太人,公然大规模使用毒气,将犹太人成批成批毒杀。史载,当时欧洲960万犹太人,被其消灭者达600万,接近三分之二,因此纳粹们首次受到了反人类罪的追究。日本帝国主义为了灭亡中华民族,不仅野蛮地推行“三光政策”,制造南京屠城,开展乡村“扫荡”,还秘密组建“731部队”,以中国活人为标本,进行毒气、细菌等实验,并在战争中大量使用毒气、细菌,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行。但将这两头法西斯怪兽与今天的美帝国主义比较,也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了。转基因主粮谋杀和灭绝的是占全球人口五分之一的13亿中国人,是纳粹消灭犹太人的二百二十倍,是南京大屠杀的4400倍。除了恐龙灭绝时代的冰川之祸外,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如此规模宏大和惨烈的针对平民的谋杀和灭绝。


当初英帝国主义以鸦片戕害中国人,纳粹德国用毒气灭绝犹太人,日本鬼子实行杀光、抢光、烧光政策屠杀中国人,都是明火执仗甚至是公开叫嚷的。它们的反人类,尚有点堂而皇之的味道。相比之下,美国使用转基因主粮谋杀和灭绝整个中华民族,其手段之狡猾与卑下,也是历史空前的。它们明知转基因主粮对人类有着不可预料的巨大危害,所以就象投毒犯一样,偷偷摸摸背着13亿人干。它们恨不得13亿人立马鸩酒而绝,可手中总是摇着橄榄枝,嘴里总是叨念一本和平友好、普世价值、高科技经。正可谓“口里喊哥哥,手里摸家伙”,让你成了它的腹中物,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自由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就已失去了它的任何历史进步性。帝国主义从本质上说,就是战争,就是反人类。从英国的鸦片到纳粹的毒气到日本的“三光”到美国的转基因主粮,贯穿着一条帝国主义反人类罪在规模与手法上的发展红线。转基因主粮不仅将帝国主义反人类罪发展到了最高峰,而且更为滑稽的是,反人类罪反而成了它们反人类的口实。当时不足800万人口的柬埔寨,一时说被波尔布特政权屠杀了170万人,一时说屠杀了200万人,一时说屠杀了250万人,连基本事实也没有弄清,就组成专门法庭审判红色高棉的反人类罪。它们还收买一批美国鹦鹉,一时说中国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了3000万人,一时说饿死了4000万人,一时说饿死了7000万人,同样连基本事实也没有弄清,就企图以反人类罪指控毛泽东毛泽东的共产党。谋杀灭绝13亿者,居然审判、指控莫须有的250万和7000万,栽赃嫁祸,贼喊捉贼,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13亿华夏子孙是人类最大的种群,决不能,也决不可能被人为改变基因而灭绝,做异类!


谁罔置13亿民意于不顾,非要强行在中国推广转基因主粮,就是13亿人民的异类,历史必将追究他们的反人类罪!


201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