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三十六卷 第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管国池奇怪,道:“梁中国,你到底有什么绝妙计策竟然能说来听听,让我也知道一下。”

梁中国微微一颔首,于是就把自己的计策给说了出来,管国池听了以后是仔细的想了想,他发现梁中国的计策是没有问题,遂同意了。

梁中国听见管国池既然赞同了自己的计划,于是,他就转身就让在这里的原平老百姓回家把木头和稻草找来,然后重新集合在先前待的那所屋子那里,接着再把那些木头和稻草做成稻草人。

那些原平老百姓虽然不明白梁中国这么的意图的是什么,可是他们也没有多问,因为他们知道梁中国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用意,遂他们就作鸟兽散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了,管国池害怕那些原平老百姓忙不过来,所以他又让自己的士兵去帮忙老百姓。

很快,几百人只剩下梁中国和管国池两人在走路,他们两人商量着今天晚上的作战的具体细节,走着走着,他们就走到了那所大屋子的门口。

梁中国一把就把房门给推开了,然后他和管国池就走了进去,他们两人看见秦海夺在一旁熟睡,杜汉星也在一旁打盹起来,那些伤员也是无精打采的坐在一旁,欧承则是坐在一旁看着五色组中人是否有异样,看看她们有没有不规矩的的行为,只要五色组中人稍有异样,那么就她们给宰了。

欧承听见开门的时候,他马上站了起来,朝梁中国和管国池两人问了好。

梁中国道:“大哥,没有出什么事情吧?”

欧承不满道:“老三,这是什么话,有我在能出什么事情。”

管国池点了点头,道:“欧承,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欧承虽然不明白管国池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他还是哦了一声跟管国池出去了,梁中国就留在这里监视五色组中人,顺便他也累了,也想养一养伤,就来个一举双得。

欧承跟管国池出去了,于是后者就把梁中国说的计划给说了出来,常言道:“一人计短,多人计长”,管国池跟欧承说这些就是想让欧承一起参详参详,看看梁中国说的计划是否有破绽,或者是做出改正。

说实在的,欧承也不是那种军事奇才,他也不敢对梁中国的计划多做出指教,可是,他还是很耐心的听完梁中国想出来的计划,一直到欧承听完,他也没有想到梁中国的计划有什么不妥,就这样,欧承就把自己的实情和想法说了出来。

欧承虽然说梁中国的计划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管国池知道欧承不是什么军事家以后,他就对梁中国的计划抱有一定的保留,管国池决定等于广云旅长和姜玉贞旅长他们两位回来以后,再做打算。

欧承和管国池谈完话以后,前者就决定回屋子帮梁中国的忙一起监视五色组中人,管国池就站在门外,等那些原平老百姓和自己的士兵回来,看着他们干活。

大约过了半小时以后,那些原平老百姓和自己的士兵就回来了,他们人人手里面都是抱着家伙,是稻草或者是木头,大不一样,但是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这些东西在今晚都是用来打小鬼子的!

在原平的老百姓和六十一军的士兵在做稻草人的时候,晋绥军的两位旅长也回来了,他们看见原平的老百姓和六十一军的士兵在做稻草人,他们两人忙问这是为什么,于是,管国池就把梁中国的今晚的计划给说了。

管国池说完了梁中国的作战计划以后,他们两人就问在这里的晋绥军两位旅长,他问他们两人梁中国的计划是否有缺陷,在这里的晋绥军两位旅长听了以后是想了好久,也没有觉得梁中国的计划有什么问题,遂他们两人都支持了梁中国的计划。

管国池讲完了这些以后,他们就询问在这里的两位晋绥军旅长,问他们两人的战事怎么样了,于广云回答道:“自从我们在原平城内击溃太刀师团的士兵以后,攻打城西和城东的日军也很快就撤退了,我和姜玉贞旅长派了士兵在前沿阵地和城门驻守以后,我们就回来了,看看这里有什么要帮忙的。”

管国池欣然道:“于旅长,这里当然有你们需要帮忙的地方,来,我们三人也一起扎稻草人吧。”

在这里的两位晋绥军旅长为了激励士气,于是他们两人也参加了扎稻草人的行列之中,管国池见于广云和姜玉贞旅长也帮忙,他自然也不能闲着,他也加入了扎稻草人的行列之中。

与此同时。

太刀师团的指挥部。

南川原重脸上是面无表情的听着自己今天原平里面打了败仗的士兵的叙述,听着自己的士兵是如何打了败仗的。

南川原重为人随和,他听着这些的时候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七十二旅团旅团长吉科赤可是不一样了,他是十分的生气,他真的想把说话的士兵给推出去给斩了,以泄今天打败仗的怒气。

也难怪吉科赤会生气,今天太刀师团在攻打原平的时候,真可谓是损失惨重,几辆坦克全部被炸毁,飞机也尽数被打落,将近一个联队的士兵就这么没了,真是陪了夫人也折兵。

南川原重听完以后,他挥了挥手,道:“你们下去吧!”

那些汇报自己打了败仗的士兵听了以后是如获得大赦,他们是连忙说了几句“多谢师团长”以后就下去了。

吉科赤问道:“师团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南川原重没有回答吉科赤的问题,前者叹了一口气,道:“飞机没有了,我们可以再调,坦克没了,我们也可以再调,士兵死了可是再也不能复活了,这点明白吗?”

吉科赤是惶恐的点了点头,道:“是!师团长!”

井田造插口道:“我看我们这仗接下来这么打,今天我们是打了一场败仗,但是我们还没有处于败局,胜利的希望依然还是掌握在我们的手中。坦克我们连夜去申请调几十辆过来,飞机也没有去支援上百架,接着再改变战术,明天来个对中国军队疯狂大进攻,以报今日的血海深仇!”

吉科赤为人残忍,他一听完井田造的计划就相当的高兴,他连连鼓掌,道:“好!说得好!”

南川原重听见吉科赤是笑的这么开心,他是以手捂面的叹了一口气,然后颓然道:“吉科赤,你去打电话申请支援吧!”

吉科赤兴奋的笑道:“是!师团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