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二百九十六章 盖世太保的阴谋(中)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0 8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马库斯和施林茨双双走进病房,他们像一对贪婪的豺狼似的盯着梅勒,由于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埃里克吓得浑身直抖,死死抓住齐楚雄的衣角不放。

“小子,你好像对自己现在的待遇还有些不满意是吗?”马库斯不怀好意的弯下腰打量着梅克。

“我……我什么都没有说……”梅克的语气还算平静,可是眼中却露出了惊恐的目光。

“上帝讨厌说谎话的人,尤其是犹太佬!”施林茨突然在梅克的断腿处使劲按了一把,梅克顿时惨叫一声,差点没疼昏过去。

“住手!”罗森巴赫勃然大怒,手顿时放到了枪套上。

“施蒂尔,别着急。”齐楚雄眼疾手快,急忙将他拉到一旁。

“别拦着我!你没看到他们正在干坏事吗!”罗森巴赫吼道。

“这种事情用不着我们出手!”齐楚雄狠狠瞪了施林茨一眼,“如果我们的统帅阁下知道有人正在虐待一对即将被他接见的兄弟,我想他一定不会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个结果。”

施林茨脸色一变,“齐医生,您说统帅阁下要接见这对父子,这是真的吗?”

“如果您怀疑我在说谎,那么您自己去跟统帅阁下求证一番不就得了!”

“齐医生,您可真会开玩笑,”马库斯急忙讪笑着说:“统帅阁下平时公务繁忙,哪有时间接见我们这种小人物。”

“小人物也有出名的那一天!”齐楚雄喊道:“我倒是很乐意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向统帅阁下叙述一遍,也许他听了之后,就会接见你们也说不定。”

马库斯和施林茨顿时脸色发白,他们很清楚施特莱纳为了让集中营的囚犯们安心为纳粹帝国工作,已经不止一次下令禁止虐待囚犯,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他知道有人居然不把他的命令放在眼里,那后果自然可想而知。

“对不起,齐医生,我们其实对他们也很关心,”马库斯偷偷给施林茨使了个眼色,施林茨马上摆出一幅笑脸,亲热的揉着梅克的伤口,“很抱歉,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口是否痊愈,可是一不小心却碰疼了你……”

“你们要是真的关心我哥哥,最好离他远一点!”埃里克忍不住喊了一句。

“好……好……我们这就出去……”马库斯拉着施林茨,狼狈不堪的离开了病房,临走还不忘偷偷瞪了齐楚雄一眼。

齐楚雄对这两条豺狼的仇视报以冷冷一笑,丝毫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梅克目睹此景,忍不住留下了感激的眼泪,“齐医生……谢谢您又一次救了我……”

“感谢的话就少说两句吧,”齐楚雄伸手抹去他的眼泪,“抓紧时间养好身体,和我一起去见施特莱纳将军。”

“什么!难道您说他要接见我这件事情是真的!”梅克大惊失色。

“当然是真的,要不然你怎么能活到现在。”

梅勒眼中的感激与泪光同时消失了,他死死盯住齐楚雄,全身不停的颤抖。

齐楚雄并没有为自己的言行作出任何解释,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糖果递到埃里克手中,“拿着吧,埃里克,等到你哥哥的伤养好了,我就带你去艾德斯瓦尔宫,那里还有一个孤单的小伙子,我想你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

埃里克接过糖果,使劲的点着头,“谢谢您,我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来……”

“埃里克!把你手上的东西扔掉!”梅克突然吼了一声,埃里克惊恐不安的望着哥哥,可是却舍不得扔下那包糖果。

“你大概是认为让你们兄弟活下来只是为了收买人心,对吗?”齐楚雄对梅克的怒吼做出了回应,“不错,施特莱纳将军的确有这个想法,他希望生活在这个地下世界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日耳曼人将与所有其它种群的人们和平共处,共同建立一个全新的世界……”

“难道您也相信这种无耻的谎言吗?”梅克愤怒的打断了齐楚雄的话。

“我知道说这些话让你难以接受,不过我还是要说,施特莱纳将军和你以前见到过的德国人不一样,他仁慈宽厚,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如果没有他,你和你弟弟也许早就死在翁特林根黑暗的囚室里,所以我要劝告你一句,无论你是否接受这个结果,你都必须对施特莱纳将军表现出足够的尊重,这不仅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成千上万和你一样有着悲惨命运的人们!”

梅克吃惊的看着齐楚雄,短短的一瞬间,他突然从对方的眼中读到了某种意味深长的信号。

“埃里克,照顾好你哥哥,我会再来看你们。”齐楚雄对怀特兄弟投去一抹微笑,便和罗森巴赫一道离开了病房。

马库斯和施林茨并未走远,他们一见到齐楚雄走出病房,便满面堆笑的迎上前,“齐医生,接下来您打算去什么地方,我们将很荣幸的为您带路。”

齐楚雄还没来得及回答,罗森巴赫就在后面哼了一声,“这可真有意思,在雅利安城里居然还有赶不走的苍蝇。”

马库斯脸色一变,但是又不敢发作,只好赔着笑脸说:“上尉,您可真会开玩笑,其实我们也是一番好心,要知道齐医生可是统帅阁下身边的重要人物,我们当然要全力保护他的安全。”

“胡说!”罗森巴赫把脸一沉,“什么保护他的安全!我看你们明明就是在监视他!”

“您可别误会我们,我们真的是想保护齐医生……”

“行啦行啦!”罗森巴赫不耐烦的摆着手,“这里有我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赶快走吧。”

马库斯和施林茨对视一眼,谁也没有开口说话,脚下也未挪动一步。

“你们难道没有听到我说话吗!” 罗森巴赫忍不住加重了语气。

马库斯和施林茨依然没有反应。

罗森巴赫被彻底激怒了,他掏出手枪怒吼道:“快滚!不然我毙了你们!”

“别冲动!上尉,我们马上就走!”马库斯看到罗森巴赫是真发了脾气,急忙拉着施林茨落荒而逃。

一群德国医生与护士被罗森巴赫的吼声惊动,他们纷纷来到走廊上,望着他的背影议论纷纷。

“罗森巴赫上尉这是在干什么?他难道不知道得罪盖世太保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吗?”

“这还用问吗?刚才发生的事情肯定和那个中国人有关,我看罗森巴赫上尉恐怕是昏了头,天天和这种人呆在一起,早晚有一天会倒霉的。”

罗森巴赫此时收起了枪,他扭过头看着齐楚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齐,我把这些讨厌的家伙赶走了,我们总算是可以自由的呼吸了。”

看到罗森巴赫的笑脸,再想起刚才那些人说的话,齐楚雄的心突然像是被人扎了一刀那样痛,他很想扑上去大声告诉罗森巴赫就该这样对待那些卑鄙无耻的盖世太保,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又不能撕破这张纸,只好按捺住心头的郁闷,努力摆出一副微笑的神情。

“施蒂尔,谢谢你为我做的事情,但是这样可不好,其实那两个人也是一片好心,如果我们总是把他们拒之千里,时间长了,大家一定会对我们有看法的。”

“齐,你为什么要这样说,难道你很喜欢被人监视的感觉吗?”罗森巴赫一脸困惑,不明白齐楚雄为什么要反对自己的做法。

“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讨论吧。”齐楚雄走到他身边,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也好长时间没有出来呼吸新鲜空气了,我看不如这样,我去找路德维希和汉娜聊聊天,你趁着这段时间在城里散散心,两个小时之后再来接我。”

罗森巴赫先是一愣,但是很快就恍然大悟,“那好吧,正好我也想去为莱奥妮买些礼物,那就委屈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好啦。”

“你去吧,别忘了提我转达对她的问候。”齐楚雄笑眯眯的对他挤了挤眼。

“一会见!”罗森巴赫飞快的跑出了陆军医院,跳上吉普车疾驰而去。

马库斯和施林茨这会正呆在陆军医院外面的一条小巷里,两个人垂头丧气的望着医院大门,眼中写满了沮丧和恼怒。

“妈的,真是活见鬼!”马库斯将一支快要燃尽的烟头扔到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不是说罗森巴赫上尉和我们是一伙的吗?可是他为什么这么讨厌我们?”

“也许他这是故意做给齐楚雄看的,目的只是为了骗取齐楚雄的信任。”施林茨说。

“放屁!”马库斯瞪着眼睛吼道:“刚才要不是我们跑得快,恐怕现在已经变成了两具尸体!再说你又不是没看到他那种愤怒的表情,要我说他根本不是在演戏,而是铁了心要保护齐楚雄!”

“我说,这可能吗?”施林茨对同伴的推断有些不敢相信。

“有什么不可能的,就连我们的统帅阁下都被齐楚雄哄得团团转,更何况他一个小小的上尉呢!”

施林茨顿时感到情况有些严重,“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立刻向上司报告,老天,我越看那个中国人越不顺眼,他简直就是一个阴谋家的化身……”

“没错!他就是一个阴谋家!”一个男人阴沉的声音突然在两人身后响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