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给二姐去拜年

阳信人 收藏 2 177
导读:[size=16]  以往过年时妈妈健在,家住农村的二姐和姐夫总是来给妈妈拜年,我也就借口招待客人不到她家去,而去年妈妈的去世,除了让我感到这个年过得特别冷清外,还让我有了一个很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到亲戚家去拜年。从初一到初四,一天不得闲。今天早晨8点半,我又携妻带女,叫上出租车,急匆匆赶往30公里外的二姐家。二姐知道我9点半左右到,早已等在门外。看到68岁的姐姐又黑又瘦,突然意识到她老了,心里酸溜溜的难过,感觉自己欠她许多……   我们姐弟四个,大姐大我十岁,二姐大我八岁,弟弟比我小一旬。大姐、我

以往过年时妈妈健在,家住农村的二姐和姐夫总是来给妈妈拜年,我也就借口招待客人不到她家去,而去年妈妈的去世,除了让我感到这个年过得特别冷清外,还让我有了一个很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到亲戚家去拜年。从初一到初四,一天不得闲。今天早晨8点半,我又携妻带女,叫上出租车,急匆匆赶往30公里外的二姐家。二姐知道我9点半左右到,早已等在门外。看到68岁的姐姐又黑又瘦,突然意识到她老了,心里酸溜溜的难过,感觉自己欠她许多……


我们姐弟四个,大姐大我十岁,二姐大我八岁,弟弟比我小一旬。大姐、我和弟弟都先后离开了农村,只有二姐一辈子在地里累着。二姐自小身体欠佳,我小时侯的记忆是伴随着她生病而慢慢长大的。二姐年轻时开过两次刀,不能生儿育女。但姐姐长得漂亮,聪明知礼,还是结了婚,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二姐自小聪明好学,成绩好,但因生在了那个最困难的年代,父母供不起她,在1959年刚上初一时就被迫离校。老师了解她的能力,给她找了一份“民办教师”的工作,一教就是十几年。后来因为要到外村教学,姐姐要照顾上了年纪的婆母,就忍痛辞掉了喜爱的职业。后来看到许多和二姐同样情形的民办教师转正,别人都在为她惋惜,而姐姐总是笑笑,淡然认命。


我是家中的长子,当然是全家的宝贝疙瘩,二姐更是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记得小时侯只要她有空就会看着我,领着我出去玩耍。以至于我长到十来岁后,还非要和二姐睡一个被窝。


在我刚上小学时,二姐曾是我启蒙的老师之一。仗着这个特殊身份,在学校里便感觉比其他孩子高一头似的,有时还时不时的给二姐老师出点难题。让我一辈子不能忘记的是1961年麦收时,二姐领着学生们去拾麦穗,我嫌热不愿拾,二姐生气的说,你不想干就走吧。我二话没说,转身就走。另外一个老师把我叫住,我看到二姐两腮挂着泪水,猛跑几步,搂住她的双腿,从嗓子眼里吐出了几个字:“姐,我错了!你打我吧。”


到了63年下半年,我到离家15里远的阳信三中读初中,因家庭贫寒,没有条件在学校食堂就餐,只能带“干粮”(一种用杂粮做的类似窝头一类的食物),带多了怕坏,给我送“干粮”成了二姐的义务,一周两次,三年来始终如一,我的同学们都知道我有一个慈母般的漂亮姐姐。



二姐虽然家在农村,但由于姐夫诚实肯干,日子过得还算殷实。再加我和大姐、弟弟都在外边,时不时的会帮她点。所以,二姐并不缺钱花。不过,姐姐太善良,总有操不完的心,整天惦着这想着那,每次打电话都会婆婆妈妈地问我“都缺什么啊?”尽管她明知我的条件比她好得多。平时还省吃俭用,说什么弟弟的两个双胞胎女儿就要上大学了,每个人要给她准备两千呢。


尽管我们相距才60来里路,只是,个人过个人的日子,平时极少去看她,唯一保持联系的就是电话,隔个十天八日,就会问候一声。而姐姐也总是千篇一律说着“一切都好,不要挂念”之类的话。


二姐所在的农村属于最贫穷的,村里还是老年间的路,老年间的房,门前的大道像小河,只要下雨就好多天不能出村。几前来,我和弟弟多次要二姐离开那破屋到县城住,由我们供养她们的生活,但她总是果断拒绝说,兄弟没有养姐的义务,仍和姐夫苦苦的在地里熬。尽管她这样想,但我还是有自己的想法,在不久的将来,二姐就没有种地的能力了,我一定把她接到县城来,像伺候母亲一样对待她,让她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