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06章 战役序幕

寒光在此 收藏 12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137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瓦溢口一战,中方军队只以千余兵力,在占据绝对优势的装甲战队的强攻下,才花了区区个多小时就歼灭了日军两个据险而守的大队,捎带着击毙了日酋松井乙三大佐,而自身却仅伤亡十几人,堪称抗日正面战场上又一“奇迹”。


告捷的好消息,飞到坐镇和林格尔县的新第十七军军部时,秦丽等人正在商议时下二师与日军第十八师团新形成的对峙之局。当这封无疑是锦上添花的告捷电报发到后,随着口口相传这种比电报的速度还快的方式,讯速扩散到几万将士当中,人人欢欣鼓舞、信心倍增自是不待多言。


而当此众人皆醉之际,却也不是没有独醒之人的。


“唉!打得太顺了!”对秦丽这声不大合时宜的谓然长吁中的言外之意,正在皱眉深思个中利弊的程家辉,便对秦丽的话深以为然。


是啊!无可否认,仅以二师一师之力,这一路南下连续作战,地对空那一仗暂且不论,其它三仗胜得确实是干净俐落,打得也是痛快淋漓,要说不振奋人心,那只能是矫情。可要仔细一算,二师在此战中所占的便宜,也实在是太多太全了。从军种上的出敌不意;到在火力、质量上的无不数倍于日军;理所应当要赚的“印象分”;甚至连日军向来稳吃中方军队的单兵战力方面,这次靠着比日本人先进地步兵武器地弥补。和投入战斗的步兵团本身就是新第十七军最有战斗力的精兵强将,而达到了基本持平的水平,象这种条件下打出来地仗,难以重演是肯定的了。这倒没什么可怕,只不过下回这种胜得过于轻巧的仗很难找到就是了。怕就怕在这一实力完全暴露出来,国府方面欲图染指而最后闹到得不到兵饷补充倒在其次,关键在于日本人吃了这一下老大的亏,自然不会再放任自己的部队一口一口地被吃掉,想来现在的日军大本营,应是正在考虑如何调兵布阵对新第十七军一举而歼之吧。


沉思有倾,秦丽突地一笑:“看来,也是到了我军全面出击之时了!”


“不错,也只能如此了……只是时机稍嫌早了些。”程家辉接过话头。


“早就早吧,若小鬼子真能拼残了我军,也剩不下几个战斗力,结果也差不多……来来,大家都来讨论下接下来怎么最大可能的吃掉鬼子在山西的所有兵力!”


日军在山西的兵力,光已知的地面部队就兵员高达近20万,且不提他们还能得到空中,水上的增援……头儿的这句话好大的口气,一时间,军指挥部内的其他军官俱都神情莫明,彼此相视一眼后,皆把目光对正了秦丽,倒是要听听,发出这句豪言壮语的‘头’儿,接下来要怎么布置。


既是敢于说这句话,早些时日里秦丽就已有过全盘考量,这时倒也不负众望,双手虚压,说:“我拟把我军兵力组成三路出击,第一路,由二师前锋支队负责困死住茹越口守军,二师主力需再次分出不下于两个营的兵力给予其有力支援;此外,二师主力还负有拖住、打痛日军第十八师团的责任,迫使其求援。尚在沿宁原线而上途中的一师则腾出师属所有运兵车,把01团、防空三营,以及三师重炮团输送至平邢岭东面三巡检司处。


这支部队将由一师副师长王慧敏领队,车队一到达三巡检司后,部队应立即在最快速度下全歼现有一个中队据守的三巡检司日军,攻下后要立即布置炮兵阵地并坚决守住,不得我的命令不准后辙。


至于一师主力,目标是距茹越口北面20公里的北楼口,一师主力占据这里后,要加紧布置,作好随时增援二师并围点打援的准备。”


很好,光这第一路,就动用了两个师及第三师的重炮团的兵力布置围点打援,接下来,军官们对头儿要说的第二、第三路兵力的安排更好奇了。


“第二路嘛……”秦丽喝了一口水,方说道,“这一路将由后勤旅出一个团与军直属防空团以及正在组建中的以18辆国产99式坦克为主体的部队组成,我拟将其配合还末及归建的二、三师的自行火炮部队组成一支特别纵队,再暂调军部后勤运输营,以坦克开路的方式强行穿插进现敌占区阳明堡外围,纵队强攻下现只有日军一个大队驻守的阳明堡后,就地展开战场,与敌大同守军及被我掐断了退路的敌军周旋……这路纵队,将由我担任支队长!”


“啊!头儿,前线血拼的事,还是交给其他人吧,军部离不开你啊……”情报支队长胡方梅不满道。


“没事,我坐在99式坦克里指挥,伤不着!”秦微微一笑,继续道:“至于第三路……”


“那肯定是三师的坦克部队了!”底下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


果然,秦丽接着道:“这一路由金师长率领的三师坦克部队担任,待下你们商量一下,要怎么才能让日军情报机关相信我坦克部队已被他们前一轮的空中火力炸残了,这一点很关键,我计划里的这一仗,就是要利坦克部队的机动性能强行割裂增援茹越口的日军援兵后,再赶到阳明堡战场参与对日山西兵力正面对决。


这一路是由303辆坦克和一个防空营组成,力量倒是够强的了,就是后勤方面还差着一点,这一路将是后勤重点补充部队,黄会!”


“到。”被点了名的后勤旅旅长黄会忙起立回应。


“你旅另一个团将负责保障第三路部队的后勤,至于另两路的后勤,则由军后勤部胡灵来具体负责!”


“是。”


“很好。”秦丽点点头,说,“各位,我的预案差不多就是到了这里,至于细则、路线、前后出击的时间划分,你们来补充加强一下,回头交给我……”


“遵命,头儿。”


秦丽点点头,揉着一边的太阳穴缓步走向自己那张巨大的办公桌。


秦丽在椅上坐了下来,程家辉连忙向一旁移坐了一点距离,秦丽愉快地伸起了懒腰——有一个智囊团真好!什么事都可以只要想出了点子,然后细活交给他们就对了!


“报,石家庄方面发来了电报,军长。”


“给我。”秦丽接过电文认真的阅读起来。


程家辉端着茶杯顺着电文的移动转向了胡方梅,他发现胡方梅正冲着那份电报眼神发直。


“小胡,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程家辉放下茶杯疑惑地问到。


“哦!对不起,程总,我走神了。”


胡方梅抱歉地对着程总工笑了笑。


“在想什么呢?方梅。”


秦丽抬起头好奇地问到。


“我在想,真希望自己能够在那里,我都有些嫉妒那指挥这次打草谷的家伙了。”


“呵呵……”秦丽端起茶壶倒了一杯茶递给了受宠若惊的胡方梅,说, “我亲爱的方梅,你不用嫉妒什么。实话说你并不适合那种工作,因为和那家伙相比,你太纯洁了。”


“究竟是那个家伙,头啊?”李沁梅在一旁疑惑的眨着眼睛。


“还能有谁,不就是周骅那个家伙么……”胡方梅在旁撇嘴道。


“周骅干什么了,要你这么脸色?”李沁梅不解。


倒是秦丽笑咪咪地解围,说出的话却石破天惊:“周骅那个家伙,终于拽上了寺内寿一!”


“啊,他终于拽上了啊?”


“嗯呐,所以我命令你,李沁梅!”


“到。”


“你带上军警卫团之第二营,速速赶到曲阳县以北60公里外,接应特战支队。”


“是。”


“保持通讯畅通。”


“是。”


--------------------------


“支队长,我们这次可是终于围上了!”


战士杨绪奎兴奋的高声叫道。


“倒是难说,也不知寺内那个老贼还在不在里面。”


他的支队长带着一脸狰狞的微笑回答道,看上去周骅的心情很不错。


这个能够把微笑都能添加上狰狞这个后缀的周骅,实际上长得并不丑陋,事实上还能划入英俊那一类。


一张拥有坚毅线条的面庞,黑黑的眼英挺的眉,一头精干的短发,不失柔和的唇线和百折不挠的自信。


总体来说,这是张对女性有着很强吸引力的面孔,特别对那些喜欢酷男型的少女们。


不过,在他的部下们眼里,这却是张越看越寒心的面孔,只应该存在于地狱和噩梦中,特别是当他渐渐地变本加厉地对待属下态度开始变化,展示他那充满邪魅的微笑时。


已深刻了解了他的人,都不会承认那种微笑是有魅力的。


有时候,他部下们倒是会庆幸这个上司会是自己这一边的,因为没人愿意在敌人身影中看到他,那会是终身的梦魇。


“自由射击,让步兵们全线压上去,他们现在跑不了了。”


神气的周骅高兴的喊叫着,手里的沙漠之鹰也在不断发出欢快的鸣唱,明亮的枪口焰给他那张黑黑的面庞镀上了一层金亮。


“压制住那挺机枪,炮兵,干掉它!”


“通讯兵!告诉王存志必须守住他的阵地,我看见有敌人正在向他们那里移动。告诉王存志,他的一连必须封住那一面,否则我亲自过去!”


“是,支队长。”


通讯兵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连忙大声的回答道。


“注意!”


周骅猛的一把抬起双手一连串快速射,而后蹲下了身体。而在那通讯兵身边,是一串子弹擦着那个通讯兵的身子打在了简易掩体的原木堆上,顿时扬起一股混杂着木屑和尘土的烟雾。


“呃。。。呃。。。。谢谢,谢谢支队长。”


惊回魂的通讯兵看看原木上那串还在冒着火星的弹孔,一边抖着双腿一边向救了他一命的周骅结结巴巴的道谢。


“寺内的护兵很不错,我们要承认,那群该死的鬼子确实枪打得很不错。还傻站在这里干什么,小子?快去发布我的命令!”


“是,支队长。”


通讯兵连忙手忙脚乱地发报。


“新兵就是新兵!”周骅摇着头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你知道些什么吗?怎么咱们支队的兵开始像躲瘟疫一样躲着我了。”


周骅向着掩体外又扫出了一夹子弹,他把空枪随手往皮带上一插,随后拿起望远镜向着远处夜色中的敌人望去。


“没有什么,支队长,好象是上次你亲自问舌头的那次示范演练吧。”


杨绪奎从腰间的弹夹包里抽出了一个新弹夹,卸下了空弹夹,随后利落的插上了新弹夹,潇洒的拉了下枪机上膛。


“问舌头?哪一次?”


军官疑惑的放下望远镜。


“你拨指甲的那次。”


杨绪奎说着,打出一串长射。


“哦,就那件事情啊。都要学的啊,算了,还是让他们自己去体验战斗吧。”


说完,周骅重新拿起望远镜向着林子里望去。


照明弹不停地发出,它们摇曳着缓缓飘落,在地面上投下一片片绿黄色的光晕,原本就显得怪异的灌木丛被这种诡异的光芒映照的更加奇异。


寺内的护卫队抵抗的非常坚决,做为一支战斗中的军队,他们的表现让他们的敌人都感到钦佩。


在照明弹的照映下,可以看到林子中有不少人趴伏在低矮的灌木丛后面向着这边打着长或短的点射,枪口火焰在漆黑的灌木丛里此起彼伏地闪烁着;还有一部份人则死顶在那座光秃秃到只有一层草皮的土坡上,那些日军士兵正顽强的依托着战死战友的尸体疯狂的向着黑暗中的敌人射击。


在照明弹的光环下,照射区的一切犹如白昼,暴露在明处的日军士兵被杀害着,在那里他们没有可以利用的地形。只有些日军士兵正在疯狂的挖着散兵坑,从望远镜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土坡上挥舞着的步兵锹和四溅的泥土,以及不断惨叫着加入死者行列的日军士兵,下一刻,就成为了另一位战友的掩体和沙包。


也由于是照明弹此起彼伏的关系,中国人的射击还是有些不适应在光感变幻的环境下得心应手,土坡上的战斗才没有变为一场单方面屠杀。


寺内的专职护卫队不乏拼命的决心,处身逆势,士兵们能够结合地貌展开有组织的抵抗。对方指挥官的优良素质让这边的周骅感到非常的满意,同时也不断煽动着他的战斗欲望,他突然非常期待能够面对面跟那个让他感兴趣的敌人比比枪法。


真是个热爱战场的家伙!


“对方的训练相当不错,看来要全吃掉他们还得付出些伤亡,不过他们这次可没有运气跑掉了。他们的重武器应该没了弹药,现又是夜间,更没有空中支援,虽然射击技术不错,但只有这一点还不够看,可以争取在半个小时之内解决战斗。”


想到最多半小时,终于将要亲手击毙寺内寿一,周骅兴奋地舔了舔嘴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