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湖畔守山人

新华网拉萨2月17日电: 穿越广袤无垠的错那高原汽车沿棒山口蜿蜒而下,再顺着勒旺公路陡转直上,绕过99道急弯后,便是公路的尽头。与记者同行的某边防团张干事喘着粗气说:“再爬4个小时的坡,就到无名湖哨所了。”


在后来的4个小时里,记者发现爬的根本不是坡,而是陡峭笔直、险象环生的山崖,有5个地方需要抓着手腕粗的绳子往上爬。“本来从团部到哨所通公路了,可一到冬天,大雪封山,上哨所还得步行闯这道‘鬼门关’。”张干事说。


无名湖,本没有湖,也没名,更没有人烟。


上世纪50年代中期,解放军在这里建起了营房。因为营区有个篮球场大小的土坑,所以大家就给这里起了个好听的名字——无名湖。海拔4500米的无名湖极度缺水,每年大雪封山长达8个月,空气含氧量只有内地的45%。


新春佳节,记者在这里围着牛粪火炉,聆听着守山人的故事。


吼山是无名湖官兵每天清晨的第一件“公事”。也许是又经历了一个漫漫长夜,天刚蒙蒙亮,官兵们都自发地来到巴掌大的操场上,站成一排,面对着雪山放开喉咙尽情地吼、尽情地唱。那“噢……噢……噢”的吼山声,先是在雪峰间震荡,接着又折回到无名湖。回声还未完毕,战士们又紧跟着唱起了《当兵的人》《什么也不说》等歌曲,一浪高过一浪,直到个个上气不接下气才罢休。


哨长次仁朗杰说,一代代官兵在这里吼山,一是排解寂寞,消除孤独,激发斗志,是为激励法;二是活动心肺,这里高寒缺氧,心肺负荷重,清晨起床一吼,可以使心肺得到缓解,是为舒缓法。“初来无名湖的人,要是不知道这些原因,还觉得我们每天早晨在这里犯傻。”次仁朗杰俏皮地说。


初上哨所,记者对着房屋四周用铁丝吊着的石头发愣。战士们说,这就是“风吹石头跑,地上不长草”的真实写照。每年冬季,无名湖的风达八九级,房顶经常被掀翻。后来,大家想了个办法:在四周房檐上吊了许多石头。


无名湖海拔高,山势险峻,每到冬天,常常会有一些小鸟飞不过雪山而掉在哨所。战士们看着心疼,小心翼翼将它们用衣服包回来。时间一长,小鸟快乐地和战士们一起生活,白天出门觅食,晚上飞回来与战士们“同床共枕”。卫生员官俊为了治小鸟的伤,还专门托家人寄来飞禽养殖和常见病防治书籍。气候转暖,他们又将小鸟放飞蓝天。


罐头、粉条、黄花、脱水菜是无名湖哨所的“四大名菜”。这里气候恶劣,种不出菜。官兵们每周都要下山背菜,可山势陡峭,背回的菜全被揉烂。因此,一到冬天,大雪封山,新鲜蔬菜就成了餐桌上的奢侈品。


一直以来,一代代官兵总想在哨所外巴掌大的空地上种出菜来,始终没有成功。2009年冬,他们把菜籽儿埋在罐头盒里,白天放在阳光下晒,晚上放在火炉旁,1个月后,奇迹出现了——菜籽儿发了芽。种着蔬菜的上百个罐头盒,成为无名湖哨所这个春节一道亮丽的风景。


离开哨所的早晨,无名湖下起了小雪,在操场边,记者不舍地与每名官兵握手道别。哨位上紧握钢枪的战士身上铺满了雪花,岿然不动,如同一尊雕塑,在这里守望着和平,守卫着祖国的边防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