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幸福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正当齐楚雄和罗森巴赫还沉浸在又一次见到阳光的喜悦中时,施特莱纳走到了两人面前。

“齐,你喜欢过一种在阳光下的生活吗?”

“当然喜欢!没有人愿意永远生活在黑暗中!”齐楚雄并没有仔细考虑施特莱纳话语中的真实含义,连想都没想就给出了答案。

一抹忧虑从施特莱纳眼中一闪而过,他凝视着齐楚雄兴奋的面容,突然又问道:“如果我给你自由,你会离开雅利安城吗?”

“将军,您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齐楚雄楞住了。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施特莱纳固执的看着他。

“我……”齐楚雄在一瞬间陷入到深深的犹豫中,他不明白施特莱纳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问题。

“如果你愿意,现在就可以走,我将以自己的名誉保证你的安全。”施特莱纳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到齐楚雄面前。

齐楚雄接过这张纸一看,顿时惊讶得张大了嘴。“将军,您这是要……”

“这是一张十万美元的支票,你可以在瑞士银行取出这笔钱,这是我对你的补偿,我相信这些足可以保证你后半生衣食无忧。”施特莱纳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很平静,丝毫没有任何的试探成份存在。

齐楚雄的手这时抖得很厉害,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施特莱纳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那张支票从他手中跌落到地上,他弯下腰想去拾起支票,却一不小心滑到在地,他的脸颊紧紧贴在寒冷的冰面上,一股寒意从头到脚将他笼罩,他突然感觉到原来阳光并不能融化所有的冰雪。

罗森巴赫呆呆的望着齐楚雄,或许是施特莱纳的决定让他感到非常意外,他居然没有想到去拉齐楚雄一把。

一股寒风掠过,在施特莱纳身上披上一层白色的银装,他依旧一动不动站在冰原上,等待着齐楚雄从地上起来告诉他答案。

齐楚雄用双手撑住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掸落身上的雪花,把手中的支票递到施特莱纳面前,“将军,您还是把它拿回去吧,我想我这辈子是不会离开雅利安城的。”

施特莱纳身躯微微一颤,可是却没有去接这张支票。

“齐,可以告诉我你不想离开的理由吗?”

“将军,这件事情如果换在两年前,恐怕我不会有任何的犹豫,但是现在不同了,我不但成为了您的保健医生,还加入了党卫军,更重要的是,我还结识了许多真正的朋友,这其中就有您的存在,我常常在想,如果我离开雅利安城,是否还会遇到一位像您这样伟大的人物,所以我想,与其守着一堆金币度过余生,反倒不如和您一起在黑暗中等待光明的降临。”

“你不后悔吗?这样做也许意味着你将再也无法与自己的女儿相聚。”

一滴不听话的眼泪流出了齐楚雄的眼眶,“将军,我当然思念我的女儿,但是我更愿意守在您的身边,因为是上帝将我们的命运连在了一起,我不能拒绝您所描述的美好未来对于我的诱惑,我相信上帝一定会保佑我,保佑我的女儿,保佑我们在那一天相聚……”

“上帝一定会保佑你的!”施特莱纳突然打断了齐楚雄的话,他将手中的支票再度递回齐楚雄面前,“齐,在我心里,你不是一个普通的医生,你是我的朋友,是一个可以让我敞开心扉的人,我并不想让你离开我的身边,但是我也不想让你一直活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我在这里再一次发誓,只要你愿意保守秘密,你随时可以离开雅利安城,去过一种你想要的生活……”

“将军,既然您这样说,那我也再次告诉您,我愿意一辈子守在您身边,直到我们一起离开这个黑暗的地下世界!”齐楚雄把那张支票又推了回去。

“这一天不会遥远!我一定会率领强大的日耳曼军队走出这个黑暗的地下世界,德意志将再度成为世界的主宰!而你,我的朋友,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权力、财富、地位、还有你那可怜的女儿,请你相信我,这一切早晚都将成为现实!”

面对施特莱纳的激动,齐楚雄只是做了一个深呼吸,用一种复杂的眼神表达了自己的心情。但是在施特莱纳看来,这种眼神却意味着齐楚雄对自己的感激。

“齐,其实我很早之前就想作出一项决定,”施特莱纳将手中的支票撕得粉碎,接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委任状递到齐楚雄面前,“如果只是让你担任我的保健医生,那么未免有些大材小用,所以我必须把你放到一个更合适的职位上。”

齐楚雄接过这张纸一看,顿时愣住了!

“您任命我为帝国种族和解委员会主任!”

“是的,这些日子里,从爱伯斯塔克父子到布尔琴科中尉,从路德维希到罗森巴赫,无论是犹太人、斯拉夫人还是日耳曼人,他们都被你的人格魅力所折服,你的存在仿佛一剂天然的融化剂,让所有的不愉快都化为乌有,这些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尽管有人并不喜欢你,甚至还猜测你做这些事情是另有所图,但是我从来没有放弃对你的信任,因为我相信我的朋友不会背叛我,齐,如果你相信我是真心诚意的把你当成是自己的朋友来看待,那就让我们一起来开创一番伟大的事业吧!”

“我从来不会拒绝来自您的要求,”齐楚雄紧紧攥着这张委任状,“我将用生命来捍卫您赐予我的这份荣誉。”

“我知道我的选择没有错,”施特莱纳明显感动的说,“齐,好好努力吧,争取让更多的人走出集中营,聚集到帝国战旗下,总有一天,你的功绩将会被镌入史册,在第三帝国的历史上写下一部不朽的篇章。”

“我会的,将军!”齐楚雄高昂起头颅。

“我的统帅,齐!”罗森巴赫此刻如梦方醒,“请允许我对你们致以诚挚的祝贺,真希望可以早日看到我们走出雅利安城的那一天!”

“施蒂尔,你放心吧,到了那一天,你一定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齐楚雄用一句只有自己才懂的话回应了罗森巴赫。

“真可惜,我们不能一直呆在这里,”施特莱纳不无遗憾的看着正在继续升起的太阳,“我们回去吧,路上正好给我讲讲你是怎样让普吕格尔和霍克冰释前嫌的。”

三人踏着厚厚的积雪走向停在不远处的“地狱妖蝶”,当走在最后面的齐楚雄踏上舷梯的一瞬间,他突然转过身痴痴望着远处的那轮红日,心头悄然再一次重复了自己的誓言——“早晚有一天我会毁了这个黑暗的地下世界!我发誓!”

“地狱妖蝶”升上天空,在几个盘旋之后,就冲进了那条深不见底的冰层裂缝,阳光渐渐被黑暗吞噬,被束缚在座椅上的罗森巴赫眼巴巴的瞅着窗外,直到再也无法看到任何光亮这才极不情愿的扭过了头。

尽管有些疲倦,但是施特莱纳却依然兴致高昂,他仔细倾听着齐楚雄关于如何让普吕格尔与霍克冰释前嫌的讲述,从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真是辛苦你了,党卫军之所以能够赢得这场演习的胜利,这里面很大一部分功劳都要归功于你。”

“谢谢您的夸奖,这些事情都是我应该做的。”齐楚雄笑着说。

“是啊,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的能力。”施特莱纳说:“你知道吗,虽然普吕格尔与霍克已经消除了矛盾,但是泊尔茨曼将军和施塔芬将军之间却又产生了新的纠纷……”

随着施特莱纳的讲述,齐楚雄时而眉头紧皱,时而低头不语。在一番认真的思考后,他开口说:“将军,泊尔茨曼将军和施塔芬将军分别代表着空军和海军的势力,如果他们之间闹起了矛盾,那对我军未来的建设发展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认为您必须及时采取措施,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

“我当然想这样做,”施特莱纳无奈的叹了口气,“但是这两个人素来心高气傲,彼此之间互不服气,就连马克西米利安都对这种情况感到束手无策。”

“将军,我看不如这样吧,”齐楚雄沉吟道:“请您为我找一些关于一战后各国海空军发展情况的书籍资料,我想我应该可以从这里面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找到这些资料没有问题,但是我想知道你打算做什么?”

“很抱歉,我的想法现在还不成熟,不过请您放心,等我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之后,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