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退伍汽车兵寻工记[蓝剑军团]

小西天的兵 收藏 19 6527
导读:那是一九九四年的四月一日,春节过后的日子,我乘座了四十八小时火车后,脚踏上了广东的土地上,然后在火车站出口外约一千米处找到了直达深圳的客运班车,那时,广深高速还没有通车,还是走的老107道,不过公路路况较好,也没有现在的车辆多,路上还算通畅,大约近四个小时的车程后,到达深圳的宝安国际机场路段,当时在车上看到这个机场的飞机起降繁忙,没曾想到自己以后会经常的路过这里。 车子在这里停下了,车上的人用广东话和别的人在联系,后来跟上一辆中巴车,把我们全部转过去了,还好,那辆车没有再收我们的费用,个中原因当时不明白,

那是一九九四年的四月一日,春节过后的日子,我乘座了四十八小时火车后,脚踏上了广东的土地上,然后在火车站出口外约一千米处找到了直达深圳的客运班车,那时,广深高速还没有通车,还是走的老107道,不过公路路况较好,也没有现在的车辆多,路上还算通畅,大约近四个小时的车程后,到达深圳的宝安国际机场路段,当时在车上看到这个机场的飞机起降繁忙,没曾想到自己以后会经常的路过这里。

车子在这里停下了,车上的人用广东话和别的人在联系,后来跟上一辆中巴车,把我们全部转过去了,还好,那辆车没有再收我们的费用,个中原因当时不明白,若干时间以后,我才明白自己是被车主卖“猪崽”了,可能是该车没有合法运营手续或是线路牌,或是车上人少不合算,于是就倒腾给另一辆车。

其实从宝安机场到我的目的地宝安西乡也没有多远了,十多分钟的车程就到了,我在处于107国道边的西乡汽车站下了车。

那时的西乡镇还不是很漂亮,街道也不是很美丽,只是要比内地要繁华得多,高铺林立,没有大型的超市,多从新城市酒店外绕过西乡街往小店主指给我的方向前进,在西乡邮局大门外,我再次打听我要去的共乐工业区三益厂,一帮老头在那闲玩,但可能是本地的土生土长的老人,对普通话不太明白,我就去问附近的保安,他看了我的地址后说不远了,但怎样走他也说不太清楚,这时他叫一个在边上玩的年轻男人,让他用摩托车载我去,要价十元钱,自己想想十元就十元吧,但提出到了再给钱,因为人生地不熟的,对方也答应了,于是,这个人就载着我从西乡街向共乐工作区驶去,途经华宝路口(那时还没有修西乡大道,华宝路口是107国道上的一个丁字路口,从这个路口出107道可以到共乐村、盐田村、劳动村和海边的红树林地带)经过三分钟的时间就找到了我姨妹的那家工厂,我看到这个厂名的地址是我要去的目的地,就付给此人十元钱后,他离去了。

我去的时候正是工厂上班时间,看不到工人,只有门卫在值班,我问明是这个工厂后,门卫指点我去后门找人好找,前门上班时间不能找人的,于是我又扛着行李绕到五十米外的后门去,向门卫室的保安打听,当然我也出门在外几年了,懂得一些人情事务,我打开在动身前买的大中华香烟发给保安,礼貌地询问他,没想到这位保安也是刚入厂没几天的新人,不熟悉工厂的员工情况,他翻看了相关名册后给我说有这个人,现在上班,不允许上班时间叫人的,并且答应等下班时帮我叫人找。

于是,就在门外和这保安聊起来,陈机象,广东人,也是来深圳打工的,刚进厂不到十天,二十多岁,由于是广东人会讲白话而被录取,我向他打听我妻子工厂的地址,他也只能说个大概位置,原来就在不远处,我向他提出把行李放大值班室,因为他也是新人,不敢接收,我也理解,就让行李放在保安室的窗子外边,托他照看一下,他也答应了,然后我又抽出二根大中华烟送上,就按他指的方向去寻找妻子的工厂。

还真好找,就是刚才我经过的大路边的一栋楼房,一问就找到了,这是家香港人开的作坊式的制衣工厂,妻子由于在家时就会做衣服,所以很容易就进了这家小厂,由于是小厂,管理相对要宽松一些,在向值班保安送上大中华烟以后,这位兄弟帮我传话进去,一会我妻子就从里面出来,让我等一等,她返身向内去给领导请了一会假,把我带入她的宿舍里去了。

那时宝安地区的打工条件还相当艰苦,最艰苦的是没地方住,妻子叫我不要出宿舍就在里边,等下了班和工友们打饭回来吃,晚上就把我藏在宿舍睡了一晚,因为上铺有个工友不在,我就偷偷的住在上铺一晚,这是我到深圳后住的第一个晚上,我和九个女人睡了一晚(宿舍是五张上下床共住十人)

妻子下班后,就给我介绍当地的情况,工业区情况,寻工情况,说让我明天开始出去一个工业区一个工业区的去找工作。

第二天,我潜出宿舍,带上证件去附近的工作区去寻工,我就在西乡附近的工业区去熟悉情况,那时西乡到处是工地,搞修建的工地,我年轻不想做建筑,就在工业区内转起来:共乐工业区、盐田工业区、劳动村工业区、西成工业区、河东工业区,这些工业区都是原地的村民在改革开放后修建的工业园区,工业区内有外资企业、有三来一补企业、更多的是村上自己用取得的土地转让资金修建成的标准的厂房设施,而大量的香港个人老板就会在这些工业区内租上一层楼几百平方或是几千平方米用于小型的产品加工生产,然后运回香港包装后出口欧美地区赚钱,那时大量的五金小厂、电子小厂、制衣小厂、玩具小厂、休闲用品小厂等等多如牛毛,这些香港人利用内地廉价的劳动力成本,免税的优惠政策,低价的水电成本进行组装和生产,赚取和欧美市场巨大的差价而获利,他们都是短期投机心理,不愿投入大的资金,所以都以租用房屋为主,这样船小好调头,一有风吹草动就可以收手,因为这些产品都是附加值相当小的产品,也有个知识产权问题,随时都会有风险,所以,这个群体就在这种状态下生存,也有许多从内地来的打工仔打工妹们就成了他们的工仔。

这些工业区的工厂几乎每一家的门口都贴着招工广告,比如:压模工、啤工、焊工、钳工、车工、烫工、质检、纸样工、库管、文员等等普通职位,但都要熟手,不要生手,因为都是急功利利的私人小厂,要的就是效益,不会给你学习的机会,还有就是劳动力的丰富让这些工厂有选择的余地,众多内地打工者象潮水般涌入深圳,工业区内一拨一拨的找工人员,让这些工业区充满了活力。

由于自己不会这些专业技术,所以,想找个保安来做,因为自己有退伍证,但这个保安又不是天天有工厂要招,只有当出现空缺时才会补进人员,所以要等机会,于是我就在这些工业区内转,寻找着工作的机会。

那个年代找工最难的是住宿和遇到查证件(深圳当年的查三无人员害了许多人,有过这种经历的人终身难忘)晚上住宿对寻工者来说是头等大事,工厂都是集体房间,不准住宿外来人员,如有被管理人员发现,当即取消本人居住资格,赶出工厂,想想现在的工厂的工人们想想人性化管理的工厂,比比当年的打工生涯,真是天上地下的差距啊。而那些年根本就没有低廉的居住旅馆,宾馆都是上百元一晚的房间,对于找工的人来说是根本住不起的,幸好我运气好,就在共乐工业区内遇到一个工地上的省内老乡,被留宿了几晚,后来姨妹一工友的姐夫当时在现在的西乡政府大门外的新城市广场工地的发电机房工作,那里可以让我暂时栖身。(那年新城市广场还是个大工地,没有房子,只有工地和脚手架,而西乡政府大楼也是后来才修建的)

再一个大问题是查暂住证的事,早年在深圳打工的人都有过体验,由于深圳寻工人员和流动人员太多太多,造成一些治安问题,隐患特别大,所以,各派出所和各村治安办都有一帮治安员在辖区内成天骑着摩托车在巡查,发现有行为可疑或是看着不顺眼的人就可以查验,要是没有暂住证就马上抓进治安室关起来,让你自己找人来保或是自保,就是要交350元钱,才能放出来,当进你想人们刚从内地去,工作没找到,没有工厂给你办你是办不到暂住证的,于是大量的内地寻工人就只得成天提心吊胆的在工业区内躲闪着这帮治安人员,也时常有人被堵在某个地方被治安办的五十铃治安车一车车的拉进治安室关起来等着亲戚去交钱保人。

所幸本人可能刚从部队退役不久,还有军人的气质还有就是长相也是堂堂正正,不象是盲流之类人士,虽然数次遭遇路上查暂住证,但就是没被查过一次,真是万幸,有一次在路上我前面的人都被抓起关上车了,自己内心也怦怦跳个不停,但仍然是有惊无险,顺利通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