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祭奠阵亡战友后,发生的离奇事情

张贵丁 收藏 89 61922
导读:越战31周年奠祭文章。

祭奠阵亡战友后,发生的离奇事情



去年的2月17日,是对越自卫还击战30周年纪念日,相信这一天很多老兵都喝高了。我也一样。

此后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情,一年来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说出来大家听听。


去年的这天晚上,5位一同打仗的战友聚在一起,4瓶杜康全打开,先朝着广西方向扬撒一杯,以祭奠天上的战友,剩下的按老规矩平均分配。想想牺牲的战友,看看身上的疤痕,眼濡心酸,大家都喝高了。

午夜开车回家,飘忽行至“羊城新八景”的广州火车东站草坪处,车前反光牌一闪,被警察拦住了。

打开车门,警察闻到了熏人的酒气,于是非常专业地一把拧下车钥匙,随手又收了手机和驾照,并唤来测试酒精的仪器,对我说:下来吹气!

太太下车到一边打电话去了。我这边,几个警察围着,仪器杵到嘴边,不吹气不行,可吹了气后果会很严重:拘留15天,重罚一笔款,吊销驾照,重考又得五千。

然而后来的事情说来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警察居然放我走了。

为什么会放我走?因为证据显示我没有喝酒。其实我比警察更纳闷。


这中间我用了个“手段”,但是不是手段起了作用? 我说不清,也不大相信。

话得从头说起。

15年前我检查身体时发现血脂偏高,遵医嘱运动、节食几个月后,再做检查,一点不见轻。体育学院格斗气功教研室一教官对我说,跟着学气功吧,养生吐纳功,试试管不管用。于是就跟着学了。

习练吐纳气功,基本在于先天的悟性,有的经人一指点,抬手就是气;有的修炼一辈子,到老还是门外汉。

练了一个半月,去广州军区总医院再做检查,血脂指标竟然降了一半,十分高兴;又练一个了半月,再去检查,60多项生理指标竟然全部正常!于是兴致更高,此后每晚熄灯号响过,便在学院硕大的草坪上习练一遍,坚持10年之久。后来到地方工作了,断断续续,终于停了。

健身气功流派繁多,但本质上都在传统养生吐纳术的范畴内。功者含胸拔背,目光内敛,渐渐入静;随着绵长的腹式呼吸及古朴的身形动作,把躯体中的逆碍之气呼吐而出,呼吐时感觉周身毛孔开涨,热流从劳宫等穴涌出;继之再随吸掬,纳入天地浑元之气,灌顶且入胸腹,缓缓荡漾,周身通畅;功罢收回意念及动作,如同午觉方醒。如此习练十年后,渐渐有了些造诣,无论坐或站立,闭目稍时即可入静,三五分钟亦可见功。

吐纳气功没有什么玄机,用教授的话说无非就是一套调息养气的体操而已。我从来不相信关于气功特异功能的神话,甚至连硬气功的抗击打功能都表示怀疑,尤其反感前些年的广场气功,总觉得其背后有许多诡秘。到后来,多如牛毛的气功流派烟消云散,却又涌出满街的印度瑜伽馆来,引得白领、富婆、胖子、抑郁者和亚健康们大把烧钱,汉奸似的。而集东方哲学、医学精华于一体的中国传统养生吐纳,反倒成了一个陌生而遥远的梦,随即被国人忘得一干二净。


此刻被警察围在中间,百无一计,我想起了吐纳。

我对警察说,我血压有些高,休息一下再吹气好不好?

警察挺好,说,不急,你在路边先坐一会儿。我说站着就行啦。

于是我面向路边那个羊城新八景700亩大的草坪,半闭双目,意念归于丹田,渐渐入静后,开始做腹式深呼吸。那几分钟里,感觉热流从咽喉和掌心涌出,身上出了大量的汗。。

感觉差不多了,我回到警察那儿,说,吹气吧。

吹了气,仪器开始显字:正在分析——6、5、4、3、2、1——酒精浓度:0

在场的警察连同我自己都瞪圆了眼睛。我原本只是企望能降低些酒精浓度,降到“饮酒驾车”而不是“醉酒驾车”的等级,处罚轻点就行了,谁知数字竟然是零。

那位拦车的警察更是愤愤不平:“打开车门时好大的酒气,走路都晃荡,怎么会是零呢、真是见鬼啦!不行,再测一次!”

再测一次还是零。

另一个像是领班的警察说,可能是仪器出问题了吧?调一台重新测试。于是呼叫另一站点速将仪器送来调换。趁着调换的功夫,我面对草坪继续“养生”,警察见我只是在那儿站着,也没在意。太太胡乱打了一通电话,忧心忡忡走过来,看了一眼,便立即知道我在干什么了。

另一台仪器急匆匆送了过来,照着原样又吹一次,结果还是零。

警察们面面相觑,都不说话。

我小声说,“是不是可以把驾照还给我啦?” 警察不大乐意,磨蹭片刻,还是给了。又磨蹭了一会儿,手机、车钥匙一一都给了。

废话少说,拉上太太赶紧上车,趁着警察叔叔还没回过神儿,走了。


回到家,喝了一大缸子水,把肚皮撑圆,又用勺柄儿在喉咙里搅和了几下,哇哇吐了个净光,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就算重回越南打一仗也不喝酒了,自己难受不说,还怪对不住警察呢。

吐罢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对劲儿,警察叔叔没说错,真是“见鬼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找中医教授赵主任,他是我的好朋友。听了昨晚的事,他说这不奇怪,于是讲了经络、吐纳方面的许多道理,我听得一头雾水。赵教授又说,只有一点说不清:正常人就算不喝酒,测试指标也不会是零,因为食物在体内会发酵。至于你那3个零,恐怕只有一种解释:两台测试仪同时都坏啦!

后来,我又把这事儿讲给几位战友听,他们无不哈哈大笑,说,你到现在都没醒? 还说醉话呢!

我没醉,而且从此以后严格限酒,哪怕只喝一杯酒,也绝不再动方向盘。我不相信奇迹会再次出现。以后每每开车上街,见到警察就会有些愧意,整个夏天车上都放着些瓶装水,递给烈日下的警察和协警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广州火车东站,700亩大的草坪 (网上照片,非笔者所摄)


(后记:这是我去年写在博客中的一篇文章,今年又到2月17日,拿来用以奠祭,若有异议,贵丁理解,因为这一年来各种说法都有,有人说是天上的战友保佑你,显了3个零,让警察放过你,对此姑且一笑了之。越战31周年之际,贵丁不打妄语。)


http://blog.sina.com.cn/zgd1219《我阵亡的和生还的战友》图片链接



本文内容于 2010-2-19 22:19:31 被张贵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