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凌晨,妙龄女小红在酒吧内与一名陌生的“失恋男子”阿斌相遇,把酒畅饮一番之后,男子欲带她去福田区一家休闲会所共同按摩,到那儿之后小红拒绝,随后双方因意见分歧大打出手,小红被阿斌打到头破血流,手机也被对方抢走。


警方通过本报提醒市民,新春期间,“泡吧”放松未尝不可,但对陌生人需有所防范,避免给自己带来麻烦和纷扰。


◎酒吧


1 遇人“失恋”顿生恻隐之心


昨日上午,二十出头的小红头部包裹头套,脸上贴满纱布,鼻孔塞着棉球,血痕仍未洗去,正在输液治疗。福田派出所民警刚给她做完笔录。回想起凌晨的酒吧遭遇,她觉得“恐怖”,后悔莫及。


小红说,自己在布吉一家K TV上班,前一天晚上与几个朋友一起前去罗湖区乐巢酒吧聚会。当晚11时许,酒吧里人头攒动,气氛热烈,还不到一个小时,她就和朋友们喝了几瓶酒,一个个醉意醺然。


到凌晨3时许,一名年轻男子携酒过来跟她搭讪,看得出男子也喝了不少,心情有些郁闷的样子。两个人边喝边聊。聊天中小红得知对方名字叫阿斌,来自普宁。晚上跟女朋友一起来到酒吧,但女朋友跟他话不投机,弃他而去,他“失恋了”。同是天涯寂寞人,小红也未设防,边喝酒边安慰对方,一直到酒吧里的人群渐渐散去。


小红的朋友们也都喝醉了,小红叫她们先走,自己则在酒吧内陪着阿斌继续聊天。聊到后来,阿斌的情绪有些烦躁不安,小红说,她担心阿斌因为失恋而情绪不稳定惹出祸来,所以在那里照看着他。


阿斌到最后情绪越发不可收拾,不依不饶地声称“要把乐巢掀了”,小红死命拽住他,没让他在酒吧里闹事。一直到5时许,和他一起从酒吧里出来。两个人都已经喝得醉不可支。一路上阿斌的情绪仍然没有平复,“又哭又闹”,又没有其他的朋友照顾,在小红看来这样一个男人也有些可怜。一直在路上照顾他。


◎会所


2 拒绝按摩被打头破血流


最后小红也有些受不了,她表示自己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想回布吉。但阿斌也坐上车,说让她一个人回去不放心,叫小红跟他一起去福田区福盛大厦的嘉洋城国际俱乐部按摩一下,等天亮了再走。


小红表示自己当时就没同意,但无奈之下,还是同意先把他送到那里,自己再回家。但到了嘉洋城国际俱乐部之后,阿斌一再对她表示她一个人回家他不放心,最后还是把她拉下了车,让出租车先走了。


小红说,下车之后,开始有些害怕,并准备想办法逃走。她先是说上厕所,但没走多远,就被一名保安看到,说这里没有厕所,随后阿斌拉着她一同进了嘉洋城的一楼大厅。


“进去之后服务人员问两位是不是一起,我说我根本不认识他。”小红说,当时说这话是希望会所工作人员能帮助她,但她感觉他们好像是一伙的一样,也没有敢说太多。她在俱乐部内的厕所里面躲了起来,很长时间没出来,阿斌又叫了一位阿姨进去找她,把她叫了出来。


出来之后,小红就直接告诉阿斌说她不去了,让他一个人去。阿斌则坚持要两个人一起去按摩。小红称自己要报警,但阿斌一脚把她踹到地上,小红拿出手机想打给朋友,但被阿斌一把抢过去。并对服务人员说这是他的女朋友。


“当时在一楼大厅里面,也没有人来帮助我,感觉很无助,太恐怖了。”小红说。最后阿斌对她大打出手,抓住她的头往地上撞,她的脸部也被他打得满是伤口,缝了很多针。“现在这个样子,已经破相了。”她说。


◎报警


3 血流满面上街找人帮忙


一名嘉洋城工作人员见证了两人扭打的全过程。她表示,一开始女的躺在大厅的沙发上,男子想把女的抱上去,但被女的挣脱开,并对他说:“我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跟你上去?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


小红表示要走,并要那名男子把手机还给她。男子死活不肯给她,她就上去抢,男的一脚把她踢出很远。“我们是有劝架,但不知道那个男的到最后会打到这么狠。”工作人员说,最后男的要走,但小红死死拉住他,不让他走,男的就用脚不停地踹她。


最后小红仍然没放手,男子开始向她求饶,希望她不要报警。但小红不让。一直到女的没有力气,被男子挣脱。工作人员表示,保安也觉得有问题,就开始去追他,但没有追上。随后找了外面的人报警。


对于嘉洋城工作人员的态度,小红颇有微词。她说,整个过程有20分钟左右,他们完全可以帮她报警。最后还是她到外面拦了一辆大巴,血流满面的情况下让司机帮忙报的警。


现在,小红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医院病床上,她不想让父母知道,也不想让太多朋友知道,想联系一些贴心朋友,但手机又被阿斌抢走了。脸被破相,她也不想再回原来的单位去工作了。


“现在我只想找回那个男的,好心帮助他,为什么这么对我?”小红哭泣着说。


福田警方表示,目前已对事发地和当事人进行了全面调查,并试图从视频监控中追查线索。但会所称视频监控无法拍到当时两人所在的角落,目前警方只能根据小红的描述对涉案男子进行追查,希望有知情市民能继续提供线索。同时,也安排给小红择日进行法医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