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一卷 实习 第三章 荒淫生活 (17)女人的粉红名片

枪通条 收藏 1 22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待那女人消失在门口,我方迈开了脚步往外走去,一路抱歉着和那些热情的人打着招呼,趁那两个小丫头不注意,飞快地闪出门去。 我一路闻着那独特的淡淡的清香走出酒店大堂,见那女人正站在海边的栏杆上,旁边站在一位提着公文包的小白脸,心里不由暗笑。 女人用眼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待那女人消失在门口,我方迈开了脚步往外走去,一路抱歉着和那些热情的人打着招呼,趁那两个小丫头不注意,飞快地闪出门去。



我一路闻着那独特的淡淡的清香走出酒店大堂,见那女人正站在海边的栏杆上,旁边站在一位提着公文包的小白脸,心里不由暗笑。



女人用眼角看了看我,对那小白脸说:“你先回去,我和康经理有事谈一下!”



那小白脸看了我一眼,朝女人点了点头,转身走了,我贪婪地呼吸着海边清新的空气,笑道:“真是舒服啊!”



女人宛然一笑,拿着我的名片看了看说:“不喜欢那种场合?”



我掏出烟,朝女人看了看,见她点头表示不介意,我才弹出一支点上,说:“恩,也不是说不喜欢,就是不习惯,穷人家的孩子,见不得这样的场合!那位是?”



女人笑道:“哦,我的下属而已。你还真‘谦虚’啊!”



我拱手笑道:“过奖过奖!谦虚是我的缺点,我就是太谦虚了,这样不好,呵呵!”



女人噗嗤一笑,晃了晃我的名片说:“哼,你倒是记仇,不接你名片,就找个机会出我的丑,你行啊,这样还谦虚?”



我哈哈大笑道:“不好意思,开个玩笑,搞下气氛,哈哈哈,对了,美丽的主管,还未请教您尊姓大名?”



女人笑得跟花似的,把名片放回口袋,掏出一张淡粉红色的名片说:“郭紫!”



我拿过那名片看了看,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张很艺术很可爱很有创意的名片,只见那上面居然没有公司名称,只有她的名字,还有联系方法,居然还把QQ、MSN什么的,都印在了上面。



我奇怪地问道:“郭姐,你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呵呵,这个……”



郭紫笑了笑说:“私人卡片,交朋友用的,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我心里那个爽啊,当然没问题啦,嘿嘿,晚上我就找台电脑加你的QQ,聊QQ可是我的长项啊,嘿嘿……



我笑道:“不不不,呵呵,实在是太荣幸了!”



郭紫笑了笑说:“油腔滑调!”



我哈哈大笑道:“对,我这样的人有一份工作不能干!”



郭紫顺口问道:“什么工作不能干?”



真是太配合了,挖哈哈……



我诡异地笑了笑,比了比给车子加油的动作说:“加油站的工作不能干,因为我会‘油枪滑掉’!”



郭紫很淑女地捂着嘴笑得直抽肩膀,直笑道差点喘不过气来,有这么好笑嘛,不就是吴宗宪那个叼毛的“老梗”了嘛,哎,看来这些女强人平时都是不屑于看那些低俗的综艺节目的……



良久,郭紫才缓过气来,掏出公司的名片说:“好了,朋友交完了,谈正事,这是我的名片!”



我拿过来略略看了一下,放进口袋说:“呵呵,郭姐有事请说!”



郭紫认真地看了看我,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的,就一句话,到我那组来吧?”



我笑道:“哈哈,财务人员果然都是性格梗直,郭姐这算是发出邀请呢,还是命令?”



郭紫笑道:“给你脸你还真瞪鼻子上眼了,算是邀请吧,怎么样,考虑一下?”



我摇了摇头说:“不好意思啊郭姐,其实这里挺好的,呵呵!”



郭紫严肃地看着我说:“难道你真的想在这里一直混下去?做一些低层的统计工作?还是因为这里除了韦军,你可以任意妄为一手遮天?哼,如果是这样,算我看错人了!”



我赶紧解释道:“不是的郭姐,你误会了,其实我也没打算在这里长久地呆下去的!”



郭紫笑道:“那不就得了?集团总部可是在市里哦,小妹妹的素质可是比这里高哦,难道不动心?”



我笑了笑把烟头扔道说:“其实我没打算走会计这条路,最起码这几年还没有这个打算,我想出去一个人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好好看看深圳是什么样子的,呵呵!”



郭紫点了点头说:“原来是这样,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你了,什么时候走?”



我又弹出一支烟点上,说:“不确定,最早年前,最迟年后,半年内会做决定!”



郭紫叹了口气说:“以你这样的性格,也确实不合适在张氏这样复杂的家族式企业呆,如果说有个地方合适的话,也就是这里了,我也一早就看出这里是留不住你的,还算你头脑比较清醒,呵呵,以后有空常联系,到了时市里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



我真诚地点了点头说:“谢谢郭姐!”



郭紫笑了笑说:“好了,回去吧!”



“我就不回去了,呵呵,郭姐慢走!”我做了个请的手势,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大堂的拐角,方转过身来,摸着自己的脸。



难道我真的这么帅?天哪,如果帅是个错误的话,我岂不是错了二十多年了?罪孽啊,上天啊,你就不能让我丑一点嘛,真是讨厌……



“叮……”



谁这么大胆,居然敢打断生哥的思考,厄,好吧,是自恋……



我看了看手机屏幕,是一个陌生的深圳区号的固定电话,按下接听键说:“你好,我是康饶生!”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哈哈哈,你小子,做服务业做成职业习惯了,接个电话都这么公事化!”



我想了想,突然高兴地叫道:“浩哥?你是浩哥?哈哈哈……”



浩哥带着不满的语气说:“原来你小子还记得我,哈哈……我爸不是把我的联系方法告诉你了吗?怎么来深圳这么久,也不联系我?”



浩哥,大名康雄浩,比我大五岁,但因他的辈分比我爷爷还高一辈,所以在族里我必须喊他“太叔公”。他在我们那一带曾经是混出了极大名声的大哥级人物,我便是依靠他的势力,当年才会如此嚣张。



浩哥后来洗心革面到深圳打拼,便与我甚少联系,知道我要到深圳工作,他的父亲也就是我要喊“太太叔公”的从小对我极其疼爱的秀伯伯,把他的联系方法给了我,但我一直没去市里,也一直忙着,所以就没和他联系。



我讪笑道:“不好意思啊浩哥,我不是忙么,呵呵,得空我过去找你玩,哈哈哈,以后还有可能要到你那里落脚呢!”



浩哥哈哈大笑道:“好,没问题!对了,你要辞职?”



我恩了一声说:“是的,半年内吧,呵呵,有什么好介绍啊?”



浩哥似乎沉吟了一下说:“那个再说,对了,我这几天要带人去你那度假,12个人左右,帮我安排一下,当天来回的,中午在你那吃个饭,一千元左右的就行,下午游泳,帮我搞点门票,晚上烧烤,东西我会带,帮我找个冰箱冻起来,然后安排两到三个烤炉,你看看哪天人没那么多的?”



我想了想笑道:“好的,没问题,我办事你放心,后天来吧,后天这里比较空闲!”



浩哥又是哈哈大笑道:“行,你的事到时过去我们再详细谈,挂了!”



我把手机放回口袋,笑了笑,真是要什么来什么,估计浩哥也是想叫我过去帮他的忙,之前打电话回家的时候,听老妈的口风有那么点像,但老妈怕给我带来什么心理上的摇摆,也没说那么清楚,当时并没有决定要辞职,所以我也没在意。



现在想起来,还真有那么点意思。不过我也没透口风回家呀,呵呵,可能就是个巧合吧……



我整理了一下思绪,回到贵宾厅,发现那些老大们已经不在那里了,留下管理层和员工代表们在那里唱歌的唱歌,打牌的打牌,喝酒的喝酒,一片声色犬马。



想都不用想,雨姐肯定在打麻将,我走到那几张围满了人的麻将台边上一看,果然,那个老娘们正在那里红光满面地砌着“长城”。



我伏下身凑到她耳朵边说:“雨姐,你来一下!”



很显然的,雨姐今天是赢钱了,她高兴地应了一声,让旁边的人帮她继续,走到一边说:“什么事?”



我笑了笑说:“后天我有个朋友带人过来玩,帮我订个包房,12个人左右的,一千元的菜单,再定三个海边的烧烤炉位,打个折啊!”



雨姐妩媚地一笑说:“没问题,再送你12张海边浴场的门票,放心吧,全单八折,呵呵,一定给足你面子!”



我笑道:“那谢谢雨姐了啊,回头我再请你吃消夜!”



雨姐拍了拍口袋说:“不用啦,今天姐姐赢钱了,不如晚上陪陪姐姐?”



我四周找了找,没发现慕容和下君,推脱道:“厄,那个,今天晚上我还有点事!”



雨姐促狭地笑道:“嘻嘻,就知道你不会答应的,好啦,先去陪陪你的师妹吧!”



要不是有很多人在场,我恨不得扑上去抱住她说:“太体贴了,太体贴了!”



我笑了笑说:“好,后天送走我朋友,我陪你出去吃消夜!”



推脱掉众多的“赌邀”,我走出贵宾厅,给小君打了个电话:“在哪呢?”



小君在电话里高声叫道:“正找你呢,怎么电话老是占线,快来军哥办公室!”



我快步走到军哥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军哥应了一声,我方推门而进。



好家伙,十几个人坐在那里好象开家庭会议的感觉,见我进来,老爷子笑道:“小生来,坐下说话!”



我道了声谢,坐在军哥旁边,张政这个时候说话了:“小生啊,交给你一个任务如何?”



我笑道:“张总请说!”



张政和王董相视一笑,说:“小君马上就要去美国了,慕容也要去北京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明天你陪慕容和小君四处玩一玩,什么好吃吃什么,什么好玩玩什么。至于费用嘛,你直接找阿军报就是了!”



我心里暗暗冷笑,真是好手段啊……



小君一听眉开眼笑,但碍于众多长辈的面子没有发疯,慕容却明显地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她拉了拉小君,咬了一会耳朵,小君听完她的话,立刻脸色就变了,刚想说什么,小芹却开口了:“爸,明天还有分系统的会,小生哥哪有时间去玩!”



小君赶紧接话道:“是啊是啊,没关系的,师兄你忙吧,我和慕容姐姐自己会搞定的了!”



我没说话,略微扫了一下在坐的人,老爷子和老奶奶一脸平静,权叔笑了笑说:“阿生,你怎么看?”



我笑了笑说:“我服从安排,呵呵!”



王董这个时候张了张那肥厚的嘴唇说话了:“呵呵,有阿洪就行了,反正他一直也是兼着这个店的财务经理不是?”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那就听张总和王董的,反正张主管也很熟悉这里的情况!”



张政哈哈大笑道:“好,就这么决定了,我们老家伙先去休息了,你们年轻人好好聊聊,爸妈,我先走了,晚安!”



说完,几个头先后离去,权叔看了我一眼,还是没说话,轻轻地叹了口气,也走了。



剩下老爷子、老奶奶和我们几个年轻人,大家各怀心事都不说话,气氛有点沉闷。



老奶奶叹了口气说:“小生,你真的要走?”



我抬头看了看她,很真诚地笑道:“是的,董事长夫人!”



老爷子大手一摆说:“以后见了我们两个老骨头,叫爷爷奶奶!哎,既然你决定要走,我也不留你。不过如果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先留在这里帮下阿军吧,我们公司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好了,就说这么多,我休息了!”



送走两个老人家,王君和慕容坐在那里不说话,军哥一个劲地抽着闷烟,小芹也是黑着脸不说话,王奇四周看了一下,对我说:“小生,这不是我们的意思,我们也是才知道的!”



我笑道:“哈哈,这不正合我意么?”



小芹一脸愧疚地看着我说:“我没想到我爸会这么快就提出来,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现在我想压,想留,都不行了!”



军哥把烟扔到地上,狠狠地踩在地上骂了一句:“他妈的!”



慕容关切地看着我说:“有什么打算?”



我拍了拍胸脯说:“已经联系得差不多了,哈哈哈,你还怕我会饿死啊,反正找不到吃的,我就去你们那里蹭饭吃!”



小芹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勉强笑道:“恩,像爷爷说的,你不用急着走,即使洪哥回来,你还是做你的事,安排好了,和我说一下。走了,晚安!”



王奇抱歉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跟着小芹走了。小君哭丧着脸说:“师兄,对不起啊,都是我不好!”



我笑着安慰道:“哈哈,有什么对不起的,师兄还要感谢你呢,哈哈,明天请你去潜水!”



军哥怒道:“你他妈的是不是巴不得现在就走?”



慕容赶紧拉着小君往门外走,这丫头实在是太懂人心了,临出门的时候,做了个电话联系的手势。



我见她们把门关上了,才扔给军哥一支烟说:“你也看到了,呵呵,即使我不想走,也没办法了!”



军哥叹了口气说:“他妈的,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分店财务经理嘛,有必要联合董事来搞鬼么,真搞不懂,真替你不值!”



我哈哈大笑道:“这不就证明了我确实是有料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感觉到我的威胁嘛,你看权总都没说什么嘛!反正洪哥也和你很熟,没关系啦。”



军哥抱歉地看着我说:“熟是熟,但关键是配合起来哪有和你那样默契啊。我姨丈他也是没办法,你知道这里面很复杂的,你还得谅解他!”



我点了点头说:“我没怪他,哈哈,既然复杂,那我就不参合了,参合进去了我里外都不是人,况且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哈哈哈!不过我很好奇,他们怎么知道我要走的?”



军哥苦笑道:“你忘记了,经理级以上的人事变动是要集团审核的,他们为了斗争,成天往人力资源部跑,你明白?”



我松了口气说:“你越是这么说,我就越觉得我的决定是对的!”



军哥见我不介意,笑了笑说:“好了,不去想那么多了,安排好了告诉我,我送你过去,在此之前你还得安下心来和我站在同一战线上,还好,我们这一代人并不斗,不然,这集团迟早要垮了!”



军哥说得很对,虽然父辈斗得你死我活,但他们这一代人却很和平地相处,一起努力为家族出力,想一想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们康家村四贱客里,也有父辈不合甚至经常打斗的情况出现,但我们四个人恨不得穿一条裤子才甘愿。



父辈的恩怨就让他们去处理吧,没必要牵扯到下一代,这是我妈经常在我面前念叨的一句话。



我哈哈大笑道:“就是这样我才放心走嘛。没问题!以后来市里,我招待你!”



军哥促狭地笑道:“你就臭美吧!哈哈。好了,没事了,去找你的两个小妹妹玩吧,保重哦!”



我骂了句死变态,急急地冲出门去,刚才的事虽然让我有些须的落寞,毕竟我是刚出校门的学生,一下子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不过想一想这是我自己提出来的,不算是被炒,我很快便把自己的心态调整过来,扫去了心里的乌云。



哦,慕容,小君,亲爱的双羽燕,我来了……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