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证:粟裕参加过马德里保卫战

合肥东哥 收藏 2 1062
导读:剪接如下: 在国民军进犯马德里的同时,粟裕却指挥着3000国际纵队和近13000共和军民兵,化整为零,以团、营甚至连、排为单位,晓宿夜行,翻山越岭,从对方防线中间穿过,直接进入佛朗哥军队的腹部。 有趣的是,当在国民军驻地的腹部,由粟裕指挥的一场跨越了近百公里的大型会战如狂风暴雨般地打起来后,目瞪口呆的不只是敌方的佛朗哥将军。一群德国参谋们也在作战地图前茫然失措。这种如游鱼利刃般的穿插作战,以当时的技术条件,都无法和指挥中心取得联络。做事情有板有眼的德国人,根本无法面对这种“天下大乱,越乱越

剪接如下:


在国民军进犯马德里的同时,粟裕却指挥着3000国际纵队和近13000共和军民兵,化整为零,以团、营甚至连、排为单位,晓宿夜行,翻山越岭,从对方防线中间穿过,直接进入佛朗哥军队的腹部。

有趣的是,当在国民军驻地的腹部,由粟裕指挥的一场跨越了近百公里的大型会战如狂风暴雨般地打起来后,目瞪口呆的不只是敌方的佛朗哥将军。一群德国参谋们也在作战地图前茫然失措。这种如游鱼利刃般的穿插作战,以当时的技术条件,都无法和指挥中心取得联络。做事情有板有眼的德国人,根本无法面对这种“天下大乱,越乱越好”的战争方式。

中国式穿插打法与德国式的正规化作战的最大区别,是要求进行穿插作战的指挥官有极强的战机捕捉能力。穿插的部队在出发前,并没有明确的目标。他们手上有的,是前一段时间,飞机侦察和情报人员获取的敌方大致的驻军情况,以及可能的多个作战目标。在穿插过程中,他们将主动寻找一切啃得动的目标,进行破坏性作战。这种作战大到反插攻击敌方阵地,消灭敌方军营,袭击敌方后勤物资囤积点,炸毁桥梁等等。小到消灭敌方路卡岗哨,破坏交通标志,剪断电话线等等。

佛朗哥的共和军虽然是正规军队,但他们的一些驻防弱点已经被敏锐的刘伯承总结出来了。比方说,他们喜欢驻扎在交通方便的地方。他们的物资喜欢囤积在交通汇集点。他们不善于巡逻,通讯兵少,或者根本没有通讯兵。他们不善于打夜战,也没有在军营附近设置铁丝网和防备偷袭的绊索、响铃、地雷。

针对这些弱点,粟裕根据刘伯承的建议,让穿插部队顺着交通要道摸,自然能找到攻击的目标。战力弱的民兵的攻击多在夜间打,用夜色的掩护减少战力的差距。有的部队接到的命令是一旦打起来后,听见枪声,就往枪声密集的地方集中,自然形成以多打少的攻击。而有的部队则是听见枪声后,就往交通要道上埋伏。

共和军派出的一些以连、排为单位的突前穿插部队,还有如神助般地在遭遇战中,直接捣毁了国民军多个营级以上的指挥所。

穿插部队中,每个团级部队都有无线电收发报机,队伍中还有特别训练的通讯员,粟裕能在运动中,大致控制队伍。战斗的第二天,由于不断地抓到俘虏,从俘虏的口供中,敌方的大致布置也越来越清楚。粟裕获得了作战信息上的先机,并不断以新获得的信息调整作战部署。

******

当共和军的各个民兵部队在敌人的腹部进行各种破坏性作战的时候,粟裕的主力部队,3000人的国际纵队,却借助于其他部队的掩护,往马德里外80公里远的toledo市迅速穿插。根据预先得到的情报,这个地方有佛朗哥军队的武器弹药等军用物资仓库。

在国际纵队安静地急速行进的时候,粟裕却骑在一匹战马上,眉头深锁,闭着眼睛在想问题。根据这两天的战斗情况,他有一种很强烈的不安。

作为一个敏锐的指挥官,战场上的每一丝细微的变化,都牵动作他的神经。他经常闭目沉思,而他的心中,却奔驰着千军万马。

他强烈地感觉到,也是在马德里外围80公里左右的,另外一个叫aranjuez的地方,才是这次反击战役的关键。

把战场上发生的各种杂乱不堪的钢铁碰撞过滤掉,粟裕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幅越来越清晰的图像。他从各个地方的接战情况中,察觉出战役一打响,敌方的几支部队就想法往aranjuez市靠拢。这就像一个人,突然遇到袭击,会条件反射地眨眼睛一样。aranjuez市一定是一个重要的的目标。

相反,战场上并没有发现国民军部队特地去保护toledo市。粟裕开始怀疑我军战前的情报有误,aranjuez市才是敌军真正的弹药武器仓库。

粟裕立即给刘伯承发了一个电报。为了抓住战机,他并没有等待,而是果断地挥军斜上,准备攻击aranjuez市,同时要求突前的民兵往前移动,抢占高地,阻击敌方增援部队。

******

在粟裕急切地寻找敌方的心脏——其军用物资仓库的时候,马德里外的国民军也开始急切地寻找共和军阵线的软肋。

这批国民军有一个l个旅,约3500人左右。他们的指挥官是在阿尔卡扎尔之围中,英勇守卫城堡,儿子被共和军枪决了的moscardo上校。

moscardo上校一个稳健而精明的军官,他治军很严。他领导的国民军既没有贪功,也没有被城内的美女所诱惑,稀里糊涂当战俘。

当粟裕在外围的攻势一打响,再联系到马德里发生的巷战和士兵失踪的情况,moscardo上校立即意识到整个国民军陷入了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他立即向佛朗哥发电,阐述了自己的判断。他同时作出了一个英明的决定。他立即回师,脱离了在马德里市的纠缠。但他并不急于全面回撤,而是只回师一半,在马德里的外围的要道上,扎下阵地。并立即派小部队四处出击,抓俘虏。

为了迅速地获得共和军的部署,他对抓到的俘虏进行残酷的刑讯逼供。很多俘虏的双手、双脚的指头被枪托砸得粉碎。靠这种残忍的方式,他终于猜测出了马德里城外,共和军军用物资储放的几个据点之一。

他立即挥军袭击了这个据点。据点上的共和军民兵在激烈的战斗中,损失大半,终于溃散了。消息传到马德里市的共和军指挥所内,刘伯承大吃一惊。不得以,共和军民兵只好冒风险开到城外,寻找国民军的这支部队决战。

为了保证这次作战的持续性,共和军的作战物资除了随部队携带的一部分外,其他均存放在马德里城外的几个靠前的据点中。刘伯承深知作战物资储放点太靠前,虽然有利于对前线进行补给,但也很不安全。因此他将作战物资分布在几个据点中,减少风险。

丢失了一个据点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放任国民军的这支部队肆虐。共和军即使不能吃掉这支部队,也要缠住它,减小它的破坏力。

******

刘伯承接到粟裕期望更换目标,攻击aranjuez市的电报后,非常难于决断。从地理位置上看,toledo市处于交通要道,更适合建立物资仓库。同时战前的很多情报都指向toledo市。

就在刘伯承犹豫不决的时刻,古德里安提议道:“我们可以派飞机轰炸toledo市和aranjuez市。现在佛朗哥的防空炮火不足。哪一个地方的防空炮火强,那个地方的重要性就越高。”,这种方式在步兵作战中很常用,叫火力侦察。古德里安竟然将它灵活地用到了空军上。

飞机轰炸任务只花了不到2个小时,就确定了aranjuez城市有严密的防空炮火保护。即便不是弹药仓库,也一定是一个重要的目标。粟裕指挥一支共和军,想办法化装成为溃散的国民军,继续设法夺取toledo市。而国际纵队却星夜兼程,直插aranjuez市。

国民军似乎也预感到了危险,在不断地往aranjuez市靠拢。在途中阻击往aranjuez市增援的共和军民兵部队无法挡住训练有素的国民军正规部队,不断地被打散,形式非常紧迫。

粟裕脸色铁青,心中不断埋怨共和军的战力和战斗意志都太薄弱。他不断地派出骑摩托车的通讯员,到前方调度共和军民兵去阻击。

******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国际纵队中有一位叫穆勒的德国上尉,主动地向粟裕请缨,要求上前线去接替共和军的指挥。

“你有什么特殊的办法,让那些民兵堵住敌人?”,粟裕问道。

“给我十个袖标。”,穆勒说道。这个英俊的上尉只有不到30岁,神色中带着日耳曼人特有的骄傲和沉着。他蓝色的眼睛,如两颗冰冷的宝石。

“这十个袖标将戴在十个军官的臂上。在阵地最凸出的地方,总有一个带袖标的人。前一个倒下了,后一个就补上来!”,他补充道。这种战术,是一种在紧急关头,由将官直接顶在最前线,“身先士卒”的战术。

粟裕点点头。狭路相逢勇者胜。

“我将是第一个戴着袖标,出现在阵地最前端的军官。”,穆勒冷静地说道。

粟裕的眼睛顿时闭上了。当他睁开的时候,闪动着泪光。

在战场上,面临着危急关头,置生死于不顾的英雄人物大有人在。但主动请缨赴死的人,却如凤毛麟角。面前这个德国军人,是一个崇高的职业军人。

他向穆勒行了一个庄重的军礼,目送着他骑着摩托车,消失在尘埃滚滚的道路上。

“把‘穆勒的袖标’的故事,通电全军。以后面临同样的紧急关头,我只发一个作战命令:‘穆勒的袖标’!”

******

穆勒到达前线后,将袖标发给了一个共和军营部的十个军官,然后自己走到了最前端的一个机枪阵地上。敌方发起冲锋后,他坚持了大概三分钟,就壮烈牺牲了。

然而这支民兵部队却坚守阵地,足足支持了三个小时。当增援部队赶来时,战场上只剩下了二十多个士兵,没有一个军官。但这些士兵中,竟然还戴着十个染满鲜血的袖标。

每一个戴袖标的人倒下的时候,就有另外一个补上去。而牺牲者的袖标,又被另外一个志愿者拾起来戴上。

穆勒牺牲了。他的倒下,使得无数人昂然地站立起来!

在共和军其他部队的掩护和配合下,粟裕亲自率领的国际部队及时地穿插到了aranjuez市。他组织了疾风暴雨般的强攻。国际纵队第一次付出了伤亡近1000人的高昂代价。在国际纵队即将全面突破aranjuez市防线时,绝望地国民军军官引爆了弹药库,那强烈的爆炸,声震十余里。

巨大的冲击波,竟然将在指挥战斗的粟裕狠狠地掀翻在地。他爬起身来,沾满泥土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在这个时刻,这场战役已经取胜了,下面只是如何扩大战果的问题。

******

战斗一开始,佛朗哥的部队就已经被打得“僵化”了。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作战方式。各部之间,联络中断,谁都不敢轻举妄动。派出去联络的部队经常有去无回。经常是两三公里外,友军被消灭了,驻扎的部队却不敢有任何动作。派出去增援的部队,也经常成为伏击目标。

aranjuez市的物资弹药仓库被摧毁的消息一传出,国民军阵线开始出现紊乱。大家都明白了守在原地只能坐以待毙。由于各部无法协调,有的国民军部队开始闷头往前打,有的部队却开始节节败退,往后收缩。

粟裕的国际纵队在继续穿插前进的路上,竟然遇到了上万人的意大利雇佣军。这是墨索里尼派上前线来,帮助佛朗哥速战速决的。由于情报收集不到位,共和军竟然不知道这支部队的存在。

粟裕大吃一惊。若让这支部队成功地展开了,将彻底破坏这次战役计划,甚至可能对缺乏经验的共和军民兵带来巨大损失。

“穆勒的袖标!”,粟裕立即向周围的几支共和军队伍发出了最强作战的信号,而自己则率领国际纵队,如下山猛虎般,直接插入了意大利的阵营中。

法西斯意大利终于露出了其纸老虎的面目。墨索里尼的部队军心涣散,内部因为崇尚黑社会式的帮派统治,矛盾重重。当初攻击衣索比亚这样一个非洲小国,却打得泥足深陷,最后逼得墨索里尼使用了化学武器

恬不知耻的墨索里尼为了保住自己的独裁,在整个意大利炫耀其征服衣索比亚的武功,让新闻媒体把部队的“辉煌战绩”吹到了天上。实际上,意大利军队完全不堪一击。

“穆勒的袖标”竟然使得天生有海盗血液的西班牙民兵,在软弱的意大利军队面前,打出了凶猛的攻击战。在一片“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中,意大利军队溃不成军,大批地成为俘虏。

意大利军队还带有大批刚刚调集到前线的大炮、坦克等重装备,被狼狈逃窜的意大利军丢弃得到处都是。有些坦克大炮甚至来不及发一枪一弹,就莫名其妙地被共和军俘获了。

意大利军的溃败,终于冲乱了国民军的阵脚。粟裕的部队顺着从意大利部队驻扎地撕开的防线,彻底地分割了国民军,包围了包括训练有素的摩洛哥军团在内的国民军的大部。

******

佛朗哥暴跳如雷之际,用明码电报,命令部队合击,企图冲破粟裕的包围圈。他还派出飞机,向部队空投指令,进行作战协调。古德里安也不含糊,立即召集来了bf109,一边打击敌军飞机,一边向我军空投情报联络。

在国民军反复的攻击下,共和军的包围圈多次面临被撕开的危险。粟裕不断发布“穆勒的袖标”作战令。让共和军顽强地顶住敌人的攻击。每发出一次作战令,粟裕就对那个视死如归的德国军人,产生了更强烈的敬意。

终于,国民军的弹药开始出现短缺。由于moscardo上校的不断袭扰,共和军的弹药供给也不是很充分。双方又各自出动各种飞机,往混乱不堪的阵地上空投弹药补给。bf109趁机击落大批敌机。意大利的freccia也趁乱也击落了很多德国的老式双机翼飞机。

刘伯承出动马德里城内的民兵,强攻moscardo上校率领的国民军在马德里外围扎下的阵地。那批国民军视死如归,顶住了一个又一个惊涛骇浪般的冲击。为了减少牺牲,刘伯承只好在夜间靠人多势众进攻。同时,只能采用效率低下的大部队护卫方式,往前线运输补给。

又经过了三天的混战,被粟裕包围的摩洛哥军团终于弹尽粮绝。他们依然英勇奋战,用刺刀,石块甚至拳头进行最后的顽抗。但他们尝到了印第安人当初面临着持有现代武器的西班牙人时的绝望。一颗小小的子弹,可以轻易地夺走最强悍的勇士的生命。

粟裕命令部队对被包围的摩洛哥军团发起了总攻。同时,他倒头酣畅地睡了一觉。

佛朗哥几日几夜未眠,残缺的眼睛变得像野狼一般的血红。他终于下令让包围圈外的部队开始后撤,并立即在后方开始了梳状搜索,寻找还在敌后滞留的共和军。

当包围圈形成后,粟裕就已经下令,让在敌后穿插破坏的共和军脱离战斗,撤退回自己的包围圈。但也有一些部队因为种种意外,滞留在敌人的后方。

这时候,穿插作战的弱点也就开始暴露出来了。每支穿插部队带的弹药都很有限,滞留部队的规模一般都很小,一旦被包围,很难突围返回。那些滞留的穿插部队大多都被打散了,只好靠化装成普通平民,潜匿回马德里。当然,也有不少人成了俘虏。佛朗哥开始在后方镇压庇护和隐藏共和军的平民,造成了累累的血案。

在马德里附近战场上,刘伯承也在不断地取得胜利。当初国民军突破的阵地被共和军逐一收回了,同时,moscardo上校率领的部队已经被打得龟缩到了很小的阵地上,不能对刘伯承的运输线形成威胁。

******

moscardo上校一直拒绝投降。在北方战线上投降了的eimilio-mola将军前去招降,却被他一口唾沫吐在脸上,骂了回来。

最后,李睿宗牧师主动请缨,派出医护人员来到国民军阵地,将伤病员接了出来。

在解救完这些伤病员之后,李睿宗牧师再次回到阵地上,为国民军的军人们做了祷告。

又有很多天过去了,还有近100名国民军士兵,随moscardo上校坚守在阵地上,靠挖泥土中的小动物维生。最后粟裕命令发起进攻,轻松地消灭了这支已经被饿得奄奄一息的部队。粟裕亲自到阵地上,记录了这支部队官兵的名字,并组织为他们安葬,竖立墓碑,纪念他们作为职业军人的英勇。这时,马德里已经进入了冬季。

这一场以民兵和劣势武器,打败现代化装备的正规军的马德里保卫战,因为主要的混战阶段共七日,被称为“马德里七日激战”,享誉欧洲。此战中,佛朗哥损失了人员11700人,大炮270多门,坦克67辆,机枪等重武器无数。意大利雇佣军失尽颜面,伤亡只有460人,俘虏竟然多达8300多人。而共和军仅有5800人伤亡,以及2320多人失踪,重武器上,只损失了一些反坦克步枪和机枪。佛朗哥的人员和辎重武器均损失过重,又丧失了其精锐部队摩洛哥军团的一大部,士气低落,暂时无力进攻马德里。反倒是共和军为了实战练兵,不断组织新兵,攻袭国民军阵地和后勤线。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