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入赘豪门 我竟成为情爱傀儡

世界王牌 收藏 0 928
导读:本文出自:新浪博客“飘雨桐” “屁屁”一直在脚边蹭来蹭去,这只孟加拉母猫偏偏喜欢和我呆一起。任凭丝琪千呼万唤,它总是意志坚定地寸步不离。丝琪悻悻地说:“它实在太2了,分不清谁才是真正的主人。”畜生本来就是难以教化的,而我则不同。入赘刘家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很傻很天真。倘若丝琪不爱我,又何必与我结婚?爱我的话,何以忍心如此相待? 512汶川地震中,我失去了至亲。从此,选择四处漂泊。赤条条的来、孤零零的去,人生的整个过程无非是由生到死、由存在直至消亡。如非那次交通意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出自:新浪博客“飘雨桐”





“屁屁”一直在脚边蹭来蹭去,这只孟加拉母猫偏偏喜欢和我呆一起。任凭丝琪千呼万唤,它总是意志坚定地寸步不离。丝琪悻悻地说:“它实在太2了,分不清谁才是真正的主人。”畜生本来就是难以教化的,而我则不同。入赘刘家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很傻很天真。倘若丝琪不爱我,又何必与我结婚?爱我的话,何以忍心如此相待?





512汶川地震中,我失去了至亲。从此,选择四处漂泊。赤条条的来、孤零零的去,人生的整个过程无非是由生到死、由存在直至消亡。如非那次交通意外,我也不会认识丝琪。飞驰而来的宝马离我只有0.01公分,为免无妄之灾唯有极力闪避。一个踉跄,我站立不稳居然摔倒在地。从宝马出来的,正是丝琪。四分之一炷香之后,我彻底地爱上了她。




缘分妙不可言,无暇理会这到底是偶然相遇还是故意安排。我掉进感情漩涡里,并且无法自拔。丝琪是地产大亨刘浩龙的掌上明珠,也是他事业上的得力助手。怎么都没有想到,我所钟情的女子是商业强人。我为丝琪那特立独行的个性深深吸引,魅力与美丽在她身上得到最恰如其分地展示。仓央嘉措说: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还是缘。



也许,我正是丝琪命中注定的那杯茶。没有谁认为我们会注册结婚,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不受到任何人的祝福。无所谓,我心甘情愿地倒插门。新婚当晚,丝琪婉转告诉我、她很累了。深爱一个人,首先要学会尊重她的意思。虽然早已迫不及待,最后我还是忍住了。丝琪估计有点性冷淡,我也不方便勉强她。些微的不和谐,对我们的生活没有丝毫影响。



身为丝琪的丈夫,我在地产公司挂了一个“副经理”的职务。不是我不求上进,我在日常会议上只需充当旁听的角色。无须发言讨论,更无须决策判断。反正领取的是刘家的钱,别人何必有无谓的意见?丝琪笑我:“你就是一只可怜兮兮的寄生虫。”我不以为然:“换个比方,我是你手中的扯线玩偶。”“傀儡?”“应该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可说不上来。”



公司里的蜚短流长,纵然没有特地打听还是会源源不断地传入耳中。我知道,丝琪与助理乐乐经常出双入对。她们本是大学同学,私交甚好。如今更为主仆,关系亲密更不值得大惊小怪。当再次听到有人拿这个说事儿的时候,我义正言辞地申明:“我是丝琪的丈夫,她喜欢男人还是女人没有谁比我更加清楚。来说是非者,必是是非人!”然后,扬长而去。



那个热闹非凡的酒会上,丝琪突然失踪了。她说出去一下就回来,可临近散场还没有见到人影。唯有电话给她,却听到了来自走廊深处的熟悉铃声。天啊,丝琪与乐乐正在拥吻之中。意乱情迷?不,应该是真情流露。原来,甚嚣尘上的流言蜚语并非空穴来风。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二话不说地转身离开。丝琪在喊我名字,一概听而不闻。



那是个怎样的夜晚?我与丝琪第一次促膝长谈。她告诉我,刘老先生的遗嘱清楚注明:丝琪一定要结婚,还要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否则,名下的所有动产与不动产皆捐赠慈善机构。丝琪在无可奈何之下,开始物色丈夫的合适人选。我,这个一穷二白对她又死心塌地的愣头青出现了。丝琪便顺水推舟地与我结婚、陪我演戏,就是不愿意与我上床!



入赘豪门,不是为了贪图荣华富贵。可悲的是,我居然成为了丝琪的情爱傀儡!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