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锋 第三卷 孤胆神枪 第96章 神枪营

米加步 收藏 6 2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135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


围观在场的所有的八路军战士几乎都听见了秦克会说日本话,心里无限地羡慕之情。

但是,当秦克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渡边深井的脸气的成了紫猪肝一样,挥舞起了他的东洋弯刀,哇哇大叫着,踩着鬼子的尸体,就向吴大力冲了过来,眼睛瞪的像电灯泡一样,刷刷地闪着红光。

“砰砰!”两声枪响,秦克的盒子炮把渡边深井的两个膝盖打中,子弹在一瞬间就把他的膝盖骨打的粉碎,两条腿好像一下子变成了四截儿,沉重的打击的感觉之后,钻心剧痛随之而来,他咬紧了牙关,没有让自己叫出声来,他还要他的军人的尊严。渡边一下子感到不到了小腿的支撑力量,身体很自然地一个漂亮的自然下沉,双腿一弯,膝盖拄地,一个漂亮的双膝下跪姿势就呈现出来。

渡边深井的上一阵疼痛还没有消失,这一阵剧痛又接踵而来,他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发出了一声兽性的嚎叫,他已经失去了人声,就跪倒在吴大力身前五六米的地方,他用左手支在了地上,才不致于趴下,东洋弯刀也在地拄了一下,弯了几弯,还好,没有断,作了一下支撑。

秦克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微微一笑,小鬼子,你也有今日。

“唉,孙子,现在才八月份儿,还没有到过年呢?你就是下跪,我也不能给你压岁钱呀。再说了,你都多大了,还要压岁钱呀?”吴大力调笑着渡边深井,他一扭头,对秦克说,“把我的话说给他听。”

“我们营长说了,这个头没有磕下去,头还没有着地,不算数,站起来,重来,再磕。”秦克用日语说。

渡边深井啥时候也没有遭受过这样的阳罪,他实在是受不了了,他现在不怕死,他怕活。他的右手握着刀,就用左手去掏出腰间的王八盒子,想要做出攻击的姿势,让八路军把他打死。

“温小宝,给你爹报仇的时候到了。”秦克大声喊着。

一直站在秦克身边的温小宝早就等不及了,手里的盒子炮枪口抬起,射出了愤怒的子弹,打中了渡边深井的胸膛,他可没有秦克的好枪法,他还没有打出第二枪,所有站在第一排的八路军战士们的枪都响了,乱枪齐发,复仇的子弹极速狂暴地像闪电一样刺入鬼子的肉体,渡边深井这个小鬼子的全身就像一瞬间长满了血窟窿,每一个血窟窿里都在向外流淌着悔恨的红色的眼泪。这就是一个日本侵略者,一个法西斯炮灰的下场,也够瞧的了,也够悲惨的了。

收拾了最后一个小鬼子,吴大力下令清扫战场,把还有口气的,假装死的小鬼子都要弄死,绝对不能再让他们翻过身来,兴风作浪。然后把鬼子的尸体全都集中在了县政府的大院里,和这座三层楼一起,一把火给烧了,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才把鬼子的尸体基本上给烧了个差不多,却引来了许多的乌鸦来这里觅食。


当天夜里,三团长高洪涛带着三营和团部驻进荣城,对吴大力和李九松的成绩作出了很高的评价。吴大力不贪功,把独立加强连的连长秦克在这次荣城之战中起到的关键性的作用向高洪涛详细地作了汇报,并把秦克的枪法夸的是神乎其神。高洪涛也是一个打枪的高手,对于盒子炮他也有着很强的驾驭能力,不敢说是百发百中,那也是八九不离十,由于多年带兵带的多,真正参加战斗的时候少了,枪法有些生疏,此时听到了吴大力夸奖秦克的枪法,就来了兴致。但因天色已晚,高洪涛就没有再麻烦秦克,等天亮以后再说。

三团现在只有高洪涛一个团长,副团长和三营的营长现在都空缺,都由他一个人兼任,现在这个时期,当兵的好找,就是能带兵打仗的干将太缺了,像秦克这样的将才,这样的得力干将应该委以重任,为打击日本鬼子作出更大的贡献。他就有心提拔秦克。高洪涛一夜都兴奋的没有睡好觉。

第二天一大早,高洪涛就让吴大力把秦克找来,他要亲眼看看这个神枪手长的是什么样子。秦克来了,他的身边还跟着如花似玉的花如月,走在一起,还真真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

高洪涛一看,心里就不住地赞叹着,真是一个一英姿挺拔的好小伙子。

李九松以及刘阳也来了,他们围在高洪涛的身边,也想看看高团长找秦克干什么。

“秦克,你表演一下,让我看看你的枪法到底有多神。”高洪涛笑着说。

“咋样的打法?请团长示下。”秦克说。

“我们到外面去。”高洪涛说着,和众人一起就来到了屋外。

外面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街面上的人稀稀拉拉的,没有几个。临街的店铺也大多没有开张。

这时,又有五只乌鸦向县政府的方向飞去,这是几天来一直都出现的现象。乌鸦是食腐动物,它们闻到了鬼子的尸体散发出的腐烂的味道就飞来了。

“刘阳,你来代表我和秦克比试枪法,我的枪法肯定是不行的。你们一人打一枪,就可见分晓。刘阳,你先来。”高洪涛笑着说。

刘阳一听,就不想打,因为他和秦克比试过,败了,还失去了侯小玉的心。其实,刘阳根本就不知道,侯小玉只是拿他当个临时的出租房,暂时栖身,只要秦克和花如月分开,她就马上回到秦克的身边。但是,她和秦克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远了,现在的秦克不光有了花如月,而且,更加的变本加利,又多了两个日本娘们儿。侯小玉和渡边小杏和美子也已经来到了荣城,并且,找着了秦克和温小宝,此时的温小宝也在渡边小杏的小院里,美子也在,秦克却没有去,他和花如月在一起。美子也没有好意思来找秦克,因为她知道,秦克是不会辜负她的。侯小玉这个连部的女参谋,虽然也和秦克在一起,却很少和秦克说话,她只是偶尔和花如月说说话,虽然花如月是她的情敌,但是,现在,她总不能再找一个男人去说话吧。她也不想再找刘阳了,刘阳的枪法不如秦克,长相上也比秦克差远了,她现在不想和刘阳在一起,以前是装出来的,现在的她是再也装不出来了,她也水想再让刘阳误会自己的意思,长此下去,她会耽误刘阳找老婆的。

刘阳心里对秦克的枪法,也很服气,所以他不想再在众人面前出丑。但是,今天是高团长说话了,团长的话就是命令,军人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他也不能有过多的考虑。一会儿乌鸦就飞跑了。

刘阳抬起了头,甩手就是一枪,一个乌鸦叫了一声,就掉在了地上,众人齐声叫好。

“我也打一枪。”高洪涛看的眼热手痒,另一方面,据吴大力说的样子,刘阳肯定不是秦克的对手,他也不想让刘阳在众人面前出丑,索性陪着刘阳一起打,大不了自己出丑,就说道,他拦住了秦克,掏出了自己的盒子炮,也是瞄也不瞄,枪响了,同样打下一只乌鸦,乌鸦同样地也叫了一声,叫好声又起。

“秦克,该你了,我命令你把剩下的三只乌鸦全打下来。”高洪涛大声地说。这时的乌鸦已经飞到了众人的上空,正在头顶上。

秦克微笑说:“是!团长。”

秦克仰起脸,“砰砰砰!”连开三枪,三只乌鸦却一声也没有叫,就接二连三地掉了下来。众人大声叫好,声音明显是最高的。

别人没有注意,而高洪涛却听的很清楚,因为他知道,只有一枪打中乌鸦的头,乌鸦才叫不出来。胜负已分,刘阳和他都只是一般的枪手,虽然也能百发百中,但是,和秦克比起来,却是差了一大截儿。

高洪涛让战士们把乌鸦拿过来,他一看,真是的,和他猜的一模一样,两只乌鸦的肚子被中弹,三只乌鸦全是头部中弹,直接就把喉咙给打烂完了,哪里还能叫的出来呢。高洪涛微笑着,秦克还真是个将才,杀鬼子的利器。

刘阳也很高兴,他和高团长一样,也是打下一只乌鸦,秦克只是在高团长的命令下,多打了两枪,要是让他打的话,也同样能打下三只乌鸦,这没有什么,他心里这样想。他也就没有去看乌鸦的枪口都在什么地方。刘阳有些粗心,男人吗,细心的才有几个,像秦克这样枪法如神的又有几个呢。

高洪涛没有耽误时间,真接就向郝师长递了战报,同时,也把秦克作为重点向郝师长作了说明汇报,他有意直接把秦克破格提升为三团的副团长,兼任三营的营长,让秦克把三营的八路军战士们全都训练成神枪手,成立一个神枪营,去执行一些比较困难的艰巨的任务。高洪涛知道,他的举荐一定会得到郝师长的恩准的,他了解郝师长,他同样也是一个爱才如命的将军。

战争时期,是非常时期,高洪涛那边命人把战报送走,这边就向全团作了通报,正式任命秦克为三团的副团长兼三营的营长,并且,正式把三营改名为“神枪营。”秦克的独立加强连也一起并入神枪营。

通报一出,全团沸腾,三团有了神枪营,秦克当了神枪营的营长,三营的战士们更是高兴的屁颠屁颠的。

但是,有享福的就有受罪的,有高兴的就有不高兴的,最不高兴的就数刘阳了,他现在有些心灰意冷了,一个人躲在屋里喝闷酒。

侯小玉见了,觉得刘阳怪可怜的,就去屋里劝刘阳,没有想到,她自己的心情也不好,两个人同病相怜,都是被情所困。自己爱的人,却不爱自己。爱自己的人,自己又不喜欢。侯小玉本来是想劝刘阳少喝一些酒的,没有想到,她却在刘阳的劝慰下,两个你一杯我一碗地喝了起来,刘阳一个大老爷们儿,还没有侯小玉的酒量大,侯小玉还没有事儿,刘阳倒先醉了。

人们说,酒后吐真言,刘阳酒虽然喝多了,但是,他的心里却清楚的很,他借着醉劲儿,就一下子跪倒在侯小玉的面前,抱着侯小玉的一双大腿,大哭不止,把个侯小玉也弄的没有办法。只好轻轻地抚摸着刘阳的头,陪着他一起哭。没有想到刘阳竟然得寸进尺,他在侯小玉的抚摸下,突然身子一长,就站了起来,把个侯小玉搂的紧紧地,不想松开。并且,在酒精的作用下,开始抓揉侯小玉胸前那两个丰满的乳房。

侯小玉这一下子就急了眼,猛地挣扎起来,想挣脱开刘阳的拥抱,但是,她却没有成功,刘阳反而把她搂的更紧了。

侯小玉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没有能挣脱开刘阳的怀抱。她在刘阳深情而狂野的拥抱里,不知不觉地就和刘阳拥抱在了一起。她闭上了眼睛,心里想着秦克,就暂且把刘阳当成秦克,和刘阳深深地吻在了一起。

刘阳在侯小玉如此的鼓励之下,更加疯狂,他觉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过了黄河可就没有渡口了。刘阳一较劲儿,就把侯小玉的整个身子抱了起来,他想把侯小玉放在木板床上,而他的身子却始终也不敢,也不想离开侯小玉的身子,他怕一旦离开侯小玉,侯小玉就会逃脱他的控制,他就这样和侯小玉一起倒在了木板床上。

刘阳去解侯小玉的武装带,侯小玉并没有反抗,由着他。去脱侯小玉的衣服,侯小玉也没有动,侯小玉的一双玉乳就跳进了刘阳的眼睛里。刘阳馋的口水直流,一口就吻了下去。

“刘阳,刘阳,我找你商量个事儿。”正在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秦克推门走了进来。

此时刘阳正在抱着侯小玉,在她的玉乳上疯狂一亲吻着,揉搓着,雪白的乳房已经泛起淡淡地红。

第九十六章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