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一流军队在长筱遭歼灭

世界王牌 收藏 3 3301
导读:核心提示:有人认为,信长的胜利是由于创造性地发明了“三段击”和马栅栏相结合的战术。这其实只是一个原因。“三段击”并不稀奇,在中国和欧洲,这个战术已经不再新鲜。信长的胜,还是胜在战术上,胜在对地形、对兵种配合和战术的有效应用。而胜赖一开始强攻坚城,糜师费时,然后强行决战,又避己所长,扬敌之短,轻率冲锋,战术单纯而弱智。他的指挥失误实在是武田军在长筱合战中一败涂地的根本原因。 三方原的失败使浜松成了无法防守的据点。关键时刻,酒井忠次给德川家康支了一招,这招叫“空城计”。当武田的追兵到达浜松时,浜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有人认为,信长的胜利是由于创造性地发明了“三段击”和马栅栏相结合的战术。这其实只是一个原因。“三段击”并不稀奇,在中国和欧洲,这个战术已经不再新鲜。信长的胜,还是胜在战术上,胜在对地形、对兵种配合和战术的有效应用。而胜赖一开始强攻坚城,糜师费时,然后强行决战,又避己所长,扬敌之短,轻率冲锋,战术单纯而弱智。他的指挥失误实在是武田军在长筱合战中一败涂地的根本原因。




三方原的失败使浜松成了无法防守的据点。关键时刻,酒井忠次给德川家康支了一招,这招叫“空城计”。当武田的追兵到达浜松时,浜松城门大开,太鼓声声。武田军迟疑了一阵,疑窦丛生。不敢进攻,于是退却。


元龟四年(1573)二月,武田信玄屯兵三河的野田城下,在三方原合战中被打怕了的德川家康龟缩在浜松不敢探头。就在这个时候,命运之神突然开了一个大玩笑。


迫降野田城而且势如破竹的武田军突然转向,经过长筱转向凤来寺,放弃了原来西进道路转而向北。三月,武田军继续北进,同时要求与德川和谈。受了大惊吓的德川决定同意。四月,武田信玄在驹场病死。一代枭雄在上洛之战中戏剧般地结束了生命,武田军放弃上洛的谜团也因此解开。


武田信玄的死,对信长来说,是好得不能再好的消息。这个潜在的最可怕敌人终于被阎王爷所消灭。此时,信长和其他敌人摊牌的时间也到了。


四、人骨酒杯


武田信玄之死只能说信长的运气真是太好了,如果他不死,攻进尾张、美浓和信长决战,还未知鹿死谁手呢。


武田军如潮水一般退却,使德川暂时可以喘息一下,去抚平三方原的创伤。这场合战严重地伤害了德川家康的自尊心,他以后想到武田信玄的名字,一定会记得自己在马背上吓得拉出屎来的丑陋一幕。至于信长,则不需要再担心会有人越过三河地区在背后偷袭。他可以腾出手来,放心地解决畿内和近畿地区的危机。


他首先要对付的是足利义昭。他是一切罪恶的根源,是他一手打开了“信长包围网”这个潘多拉魔盒。信长对于这位自己一手扶植的幕府将军丝毫谈不上忠心,在他的眼里,将军不过就是必要时拿来用用的工具。


元龟三年(1572),信长发出了《异见十七条》。在这封文件中,信长以领导的口气把幕府将军教训了一顿,说他不安分守己,天天搞小动作,不尊重天皇朝廷,不爱护老百姓,搞得民怨沸腾,一句话:老百姓全都知道你足利义昭是个天杀的浑蛋,你给我老实点!收到这封文件的足利义昭,脸色当然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不过,在武田信玄上洛开始后,足利义昭就认为机会已到,他跳到了前台。信长对足利义昭的企图洞若观火,他早就派遣朝山日乘、村井贞胜和岛田秀满前去警告义昭,但义昭置若罔闻。元龟四年(1573)二月,足利义昭指使近江地区的一向一揆众集结坚田,公开谋反,信长立刻派遣柴田胜家、明智光秀、丹羽长秀等出兵镇压。一群乌合之众当然不是信长身经百战的老将的对手,近江的叛乱很快被平定。足利义昭认为武田上洛会牵制信长,但他万万没想到武田信玄竟然半路上翘辫子了。三月,信长离开岐阜上洛。足利义昭的家臣细川藤孝是个识时务的人,立刻抛弃幕府归顺信长。四月,信长屯兵二条城下,义昭这才知道自己又错了,他手忙脚乱地请出朝廷来调解。信长是个“尊王”的人,所以他看在天皇面子上又一次放过了足利义昭。


狡猾的信长知道这次足利义昭教训没吃够,他一转身,足利义昭肯定又故态复萌,所以他也就不忙着回岐阜,先在近江逗留一会,顺便教训教训六角义贤的儿子六角义治,同时烧了支持义治的百济寺来证明自己“第六天魔王”的外号名副其实。接着又慢腾腾地在佐和山城造大船,同时窥视着将军的动静。


足利义昭果然是个笨蛋,信长转身以后,他立刻又跳出来了。他逃离二条城,移到岛城。信长正好造完船,立刻把船放进琵琶湖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京都。京都的公卿大为惊恐,把二条城送给了信长。信长渡过河水暴涨的宇治川,旋风一般卷到岛城下,足利义昭的小城在信长大军面前就像一片在秋风中瑟瑟发抖的树叶。足利义昭成为阶下囚,被流放到河内国,室町幕府就此灭亡。


解决了足利义昭,信长很快就歼灭了一乘寺、木户城、田中城、淀城等畿内势力,返回岐阜。这时,传来一个大好消息。


淡路守阿闭贞征是山本山城城主,作为浅井重臣的他成为羽柴秀吉的说降对象。在羽柴秀吉的运作下,阿闭贞征倒向信长一方。这个消息对信长来说是大好消息,他立刻出兵前往解决浅井和朝仓这两个夙敌。八月十日,信长绕过小谷城,屯兵山田山,朝仓虽然倾巢而出,但是就在山田山被信长拦住,朝仓与浅井无法合兵。实力单薄的浅井保护小谷城都不足,当然不会冒险跑出来,所以信长决定首先解决朝仓援军问题。十二日,信长冒着风雨离开虎御前山本阵,攻克大岳,把朝仓和浅井之间的联系彻底切断。信长判断:朝仓一定会因此退兵。


果然不出所料,朝仓于十三日引兵退去,在川以后,朝仓已经变成了惊弓之鸟,每次都有模有样地出兵,但始终不敢进行决战。这一次也是如此。朝仓军在恶虎拦路的情况下,丢下浅井退兵,而且退得很没战略性,行动仓促,军容混乱。这一情况被信长看在眼里,他很快判断出了朝仓的退兵路线,在刀根山一线,织田军追上了朝仓军,一阵混战以后,朝仓义景丢下了3000多具尸体仓皇而逃。朝仓家的人才在这次刀弥坂合战中损失殆尽,连投奔越前的斋藤龙兴也在这场合战中阵亡。


十八日,信长兵临一乘谷城,当日破城,将这座战国三大文化中心之一的名城付之一炬。朝仓义景逃到大野郡山田庄,向朝仓氏中唯一仍有实力的朝仓景镜求援。朝仓景镜却不想为朝仓义景殉葬,他立刻包围了朝仓义景所在的据点,逼迫朝仓义景自杀。八月二十四日,朝仓景镜投降并献上义景的头颅,朝仓家灭亡。


解决了朝仓的信长调过头来攻打小谷城,外援断绝的浅井家灭亡只是时间问题了,八月二十七日夜,织田军的羽柴秀吉开始发动攻击,占领小谷城中段的京极丸。住在本丸的浅井长政和住在山下小丸的浅井久政的联系被切断,信长派出使节要求长政立刻投降,并说久政已经投降。浅井长政摇头不信,正应了那句话“知父莫如子”。长政将阿市和女儿送出城外后,决定顽抗到底。


山下的小丸和京极丸陷落,浅井久政切腹。次日,小谷城本丸陷落,浅井长政和赤尾清纲自杀。浅井长政的年仅十岁的长子并非阿市所生,被处以磔刑。浅井家灭亡。


信长曾经对浅井长政寄托了很大的希望,认为他是能帮助自己平定乱世的助手,阿市和长政的婚姻虽然是政治婚姻,但也有信长对“近江之鹰”的欣赏和信任的成分在内。但这只近江之鹰却在父亲和家臣的胁持下走上了和信长敌对的道路。从小失去母爱、面临众叛亲离局面的信长又一次被自己的妹夫出卖,他的失望和怨恨可想而知。第二年新春,在新年宴会上,织田家的群臣云集岐阜,恭贺新春。信长在席上拿出了各种精美的食物和华丽的器具,席间有两件器具让所有的人惊讶之余还有点反胃:信长将朝仓义景、浅井久政、浅井长政三人的头骨漆上金漆,当做酒具,盛满酒遍请诸将。这些在战场上血腥杀戮的猛将也不禁觉得毛骨悚然。


历史上,以敌人的头颅为器具的典故比比皆是。中国春秋末年,晋国的韩、赵、魏三家联合灭掉智氏。赵襄子无恤把他最痛恨的敌人智伯的脑袋当成了夜壶。不知道赵襄子对着人脑袋是不是能尿得出来,反正信长对着三个脑袋是不会喝不下酒的。他反而得意洋洋地向人宣扬他的独特的暴力美学。在这个乱世之中,信长独特的生活经历养成了他乖戾暴躁的脾气,而他最终也死在他的性格上。


五、长筱合战(上)


元龟四年(1573)七月二十八日,日本朝廷决定根据织田信长的意见进行改元,当时,信长只是一个小小的弹正忠,但天皇却给了他面子,连年号的选择权都交给了他。信长在几个年号之中,挑选了“天正”这个名字。天正在中国历史上也曾多次使用:南朝的梁豫章王萧栋、武陵王萧纪都用过。有人说这一词出自《老子》:“躁胜寒,净胜热,清净为天下正。”在经历了倒霉而又纷乱的“元龟”以后,信长的确很希望“清净”。另外《周易集解》中也有一句:“甲子天正之位而乾元所始也。”看来,天正改元,也应该寄托着一种新的希望。


改元的确意味着一种转变。在改元之前,武田信玄死了。接着,朝仓和浅井相继覆灭。足利义昭被放逐则标志着室町幕府时代的结束。一个崭新的时代到来了。


天正元年(1573)九月,结束近江越前战事的信长腾出手来南攻伊势长岛,准备一举解决这里的一向一揆。进攻的效果令人沮丧,在长达一个月的战事中,只取得不多的成果。十月二十五日,信长引军退回,在多艺山中遭遇埋伏,一阵嘈杂的铁炮声响中,信长的军队损失惨重,林秀贞之子林新二郎阵亡。幸好一阵大雨浇熄了铁炮,拯救了织田军,使他们得以狼狈逃跑。一向一揆游击战的威力又一次让信长吃了苦头。


气急败坏的信长对长岛一向一揆埋下了深深仇恨的种子。他决心给长岛的那群佛教徒一点颜色看看。此时,十一月,有位“谋反爱好者”又在蠢蠢欲动。松永久秀又一次呼应了足利义昭。而信长一到,这位识时务的大爷很快又投降,信长啼笑皆非地又跟往常一样饶了这位“谋反症”患者。不过松永久秀的哥们三好义继就没那么好运气,他配合松永久秀谋反,却得不到家臣多罗尾左近、池田丹后守等人的支持,当织田军一拥而入的时候,这位被松永久秀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悲剧人物只好切腹自杀了。


近畿又一次安定下来,一切似乎都向着对信长有利的方向发展。改元似乎真是转运的开始。然而,天正二年(1574)正月,当人骨酒杯的闹剧刚刚结束。一个个坏消息又接踵而至。首先是越前一向一揆蜂起,前波吉继被杀。信长只好派出羽柴秀吉、武藤宗右卫门、丹羽长秀、不破光治等一群大将前往征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甲斐武田氏又于正月二十七日侵入岩村城,随后攻入美浓包围明智城。二月五日,信长出兵,明智城因为内奸投诚武田军而陷落。信长在高野进行普请(修筑),保证防御后于二十四日返回岐阜。


甲斐武田家一直是信长的一块心病。自从元龟四年武田信玄在上洛途中死去以后,武田家相对安静了一段时间。但是,武田家上洛之战的失败只是因为武田信玄本人的原因,武田家的整体实力,包括他的领地、军队、人才一无损失,损失的仅仅是一个甲斐的有能力的统治者。武田信玄上洛的时候身体素质很差,他早早做好了继承人的准备。这与今川义元死后,今川家日薄西山、德川乘机自树一帜的情况大有不同。武田家仍然是一支强大的力量。作为家督的武田信玄之孙武田信胜年幼,他的父亲,曾经过继给诹访家的武田胜赖就成为武田家的实际掌权者。武田胜赖没有他父亲那样的威望,所以他希望能通过几场胜利的战役来树立威信,从而压服家里那群如狼似虎的猛将。如日中天的织田家和他的小兄弟、近在咫尺的德川家就成了年轻气盛的武田胜赖立威的最好对象。


天正二年(1574)六月五日,武田胜赖再度出兵,包围德川家的高天神城,德川家康在三方原顶不住武田家,这一次也一样,他立刻求助于信长。织田家的援军第一时间出发,但还没赶到战场,高天神城就因为小笠原与八郎投靠武田军而陷落。旋风一般的武田军又一次占了便宜。信长对家康心中有愧,不但不要支援的谢礼,而且送给家康两袋黄金作为补偿。


武田军咄咄逼人的态势使信长不得不加快脚步,他需要以最快的速度镇压伊势长岛一向一揆以及三好三人众,这样他才能掉过头来和武田决战。六月二十三日,织田大军倾巢而出,目标是伊势长岛。东路军统帅织田信忠,率织田信包、津田市介、斋藤新五、森长可、池田胜三郎等人出市江口,西路军由佐久间信盛、柴田胜家、稻叶一铁等渡过松之木;信长率中路军,率木下小一郎、浅井新八、丹羽长秀、不破光治等出早尾口。信长这次投入了大成本,决心一次性解决长岛一向一揆。七月十五日,九鬼嘉隆的水军也赶到战场支援。织田军水陆并进,气势汹汹地扑向长岛。八月二日,织田军包围了一向宗的大鸟居砦,眼看织田军攻势凶猛,大鸟居的信徒要求投降,被信长拒绝,无奈中,他们只好趁夜冒雨逃跑。这一行动被织田军发觉,织田军展开追击行动,不论老幼一律杀死,死者上千人。八月十二日,织田军攻克筱桥,剩余居民逃到长岛、屋长岛、中江三砦,被织田军团团包围,粮水俱绝。到九月,长岛砦中的一向宗信徒饿死大半,剩下的人不得不要求投降。信长下令接受投降,但当砦门打开,投降的一向宗信徒乘船过河而来的时候,一阵铁炮声击碎了他们活命的希望。信长下令:不分老幼男女,一律杀死。一场大屠杀再次上演。而中江和屋长岛砦则陷入一片火海,砦中百姓约两万多人全部身亡。长岛一向一揆被残酷镇压。九月二十九日,信长返回岐阜。


长岛的血腥是信长继人骨酒杯以后又一起暴力事件,这一下子或许的确起到了吓服某些宵小之徒的作用。天正三年(1575)四月,当信长兵指西方的时候,三好笑岩代表三好三人众宣布投降。河内平定,本愿寺也相对老实了很多。同时,在前一年,畿内的道路全部平整。在信长的领地中一片祥和。然而,信长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东方,他时刻注意着最近上蹿下跳活跃至极的武田胜赖的举动。


天正三年(1575)四月,武田胜赖出征,于十二日从踯躅崎馆出发,进入三河。一场决定未来命运的大战拉开了帷幕。


六、长筱合战(下)


武田胜赖是一个颇具争议的人物。他的兄长在一场权位争夺中成为牺牲品。他本来在兄长死后能成为第一顺位的继承人,但却被出继给了诹访家。而偏偏武田信玄去世,原来准备的继承人是胜赖之子,一个年幼无知的孺子自然镇不住武田家那伙如狼似虎的家臣。于是,胜赖就成为实际上的家督。一个“外姓人”因为种种原因成为家督,这使胜赖的威望先掉了一大截。父亲是全日本闻名的大人物,大人物的儿子,这顶帽子是会压倒很多人的,武田胜赖的脑袋上就压着这样一顶大帽子。所以他透不过气来,很希望能干出一点大事情来透气。长筱合战,就在这样的背景下爆发了。


在决战前,信长也做了不少准备工作,胜赖的行动处处表现出大战将即的样子,这个情况信长是清楚的。因此信长将领地内的道路整顿一新,方便军队快速移动。


天正三年(1575)四月,武田胜赖终于行动,集结了甲斐、信浓、骏河、远江以及三河一部分地区的兵力15000多人,攻击长筱。长筱的奥平贞能手里只有可怜的500多人,只好向德川家康求助。俗话说,“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在三方原吓得拉屎的德川听说是武田大军来攻,他保持了沉默。虽然救兵如救火,但德川家康拖了整整半个月,到五月六日才从冈崎向吉田进军。原因很简单:信长同意救援。


武田胜赖本来的目的就是把德川家康引出来,所以他立刻丢下长筱来围吉田城,但没占到半点便宜,于是他又转回头去攻打长筱,但长筱就像一颗顽固的钉子一样,怎么都拔不掉。兵法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这个是中国兵书《孙子兵法》中谆谆告诫的道理,而且历史上不乏反面教材。南北朝时,东魏高欢在西魏名将韦孝宽防守的玉壁城下浪费了大量的时间,不但打得精疲力竭,损失惨重,而且一无所获。武田胜赖犯的也是这个错误。他花了很多时间去攻打长筱城,但城中却越战越勇。正在僵持之中,信长的援军到达了,战场的形势从这一刻已经开始逆转。


信长的援军速度很快,五月十二日出阵,十四日进入冈崎,总兵力达3万人。在休息一天后,于十六日继续前进,十八日在设乐原布阵。


武田胜赖在此时已经不占优势,兵力不如对方,而且攻城不下,士气低落,疲劳不堪。在这种状况下进行战略决战并不明智。但武田胜赖抱着“一战成名”的态度,力排众议坚持进行决战。


其实,信长非常清楚地形的重要性。设乐原地形狭窄而崎岖,不适合骑兵的驰骋,而武田军正是以凶悍的骑兵闻名。如果下到开阔地进行决战,信长的军队就将成为凶悍的武田骑兵砍瓜切菜的靶子。另一方面,信长命令,在连子川岸一连布下几道防马栅栏,信长的意图昭然若揭:最大限度地限制武田骑兵的发挥。


于是,战役开始就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兵力优势方处防御状态,兵力劣势方反而发动了主动攻击。五月二十一日,武田军分为三翼,左路山县昌景骑兵疯狂攻击德川一方,右路则是马场信春,中路为内藤昌丰,分别攻击佐久间信盛和泷川一益。武田军的猛将倾巢而出,如山一般压来。织田一方在略做抵抗以后,退到防马栅栏后,马栅栏后突然响起了铁炮声,在连续不断的铁炮射击下,施展不了冲锋优势的武田骑兵纷纷倒下。武田军的第一波冲击失败。


武田胜赖吃亏以后并没有改变战术,他只是集中兵力再次进行冲锋。问题就在于,设乐原的地形以及信长的防御策略限制了骑兵优势的发挥。所以武田军只是单纯依靠愚蠢的硬攻进行冲锋,而且冲锋很难获得效果。第二波小山田信茂和武田逍遥轩在信长的栅栏和“三段击”面前同样一无所获。第三波攻击由小幡信贞领导他的“赤备军”进行冲锋,小幡信贞却战死沙场。武田军的士气遭到极大冲击。第四波则是武田信丰率领的“黑武者”。第五波则由马场信春再次率领。武田军就是这样一波一波疯狂地进行自杀性冲锋。


就在武田执著于冲击信长阵地的时候,鹫之巢山的武田军阵地出现了一股浓烟,原本胜赖将部分兵力留在鹫之巢山监视长筱城,但信长却秘密派酒井忠次配合长筱城端了这个据点。这个据点的失陷是对武田军士气的又一次打击。


在设乐原,战役已经到了胶着阶段,疯狂的武田军硬是在崎岖狭窄的设乐原突破了两道拒马栅栏。这得益于马场信春、内藤昌丰等猛将的实力。虽然武田胜赖下达的是傻瓜命令,但这群虎将愣是把傻瓜命令给打出了效果,也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马栅栏和铁炮已经不是决定性的因素了,武田军和织田军混战在一起,双方拼的是士气和意志力,信长再次投入柴田胜家、羽柴秀吉、丹羽长秀三支队伍加入战团。山县昌景从侧翼杀入,被德川手下的本多忠胜发现,本多忠胜立刻指挥铁炮队将这名叱咤风云的猛将击毙。山县昌景的落马使武田军一阵惊愕,他们连日作战,加上数次疯狂自杀性的冲锋,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早已到了极限。猛将山县昌景的死则是给他们在精神上最后的一次重击,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武田军陷入崩溃,向凤来寺方向逃走。


在混战中,小幡信贞、真田昌辉、真田信纲等数十名武将倒在了设乐原。信长发起了追击行动,在途中,内藤昌丰阵亡。马场信春为掩护胜赖撤退,突入敌阵战死。


长筱合战的结果,对武田家而言是悲剧性的,尤其是山县昌景、内藤昌丰、马场信春三名重量级人物的阵亡,对武田家打击尤其巨大,武田家的人才储备力量在这场战役中损失殆尽,从此一蹶不振。


有人认为,信长的胜利是由于创造性地发明了“三段击”和马栅栏相结合的战术。这其实只是一个原因。“三段击”并不稀奇,在中国和欧洲,这个战术已经不再新鲜。信长的胜,还是胜在战术上,胜在对地形、对兵种配合和战术的有效应用。而胜赖一开始强攻坚城,糜师费时,然后强行决战,又避己所长,扬敌之短,轻率冲锋,战术单纯而弱智。他的指挥失误实在是武田军在长筱合战中一败涂地的根本原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